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返真

361.山门打破了恩仇,浩宇从来未回头

    空色和尚听到叫声,下意识地转过头来,就看见浑身被笼罩在黑红色光芒中的林浩宇宛若杀神一般从天而降,一股浓郁得近乎化不开的杀意向他压迫而来。

    “你是谁?!”空色和尚手握着一柄禅杖,声色俱厉,不过眼中却有一丝丝恐惧!

    因为穿着铠甲的缘故,空色和尚并没有认出林浩宇,但此时林浩宇身上的声势着实是骇人,不看林浩宇本人,就算是他胯下那匹境界高得吓人的战马,也能让人吓一跳,虽然这战马看似没什么战斗力,但配合坐在马背上的林浩宇,却着实是有着强大的声威,胆子稍小一些的都会挺不住。

    林浩宇没有答话,在空色和尚转过头来的一瞬间,他的心底似乎有什么东西碎裂了开来,他身上的黑红色突兀地收敛起来,而后瞬间爆发开来,这股气不再是原本黑红相间的色泽,而是彻底变成了纯黑色,因此他铠甲下的身躯彻底隐藏在了黑暗之中,就连原本露在头盔外的脸庞,也彻底被覆盖住,只剩下两只通红的眼睛闪着骇人的光芒。

    “你是林浩宇?”空色和尚对林浩宇的记忆显然非常深刻,仅仅是一个刹那的观察,便想起了林浩宇的名字,声音中的恐惧也彻底的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刻骨的仇恨和毫不作伪的蔑视。

    只听空色和尚咬牙切齿地说道:“原来是你这个林家的小杂碎,你可是让你家佛爷吃尽了苦头,若不是你,佛爷怎么可能废了一身的内炼?若不是你,有怎能被掌门方丈责罚?现在你不过是破障期的实力,就敢和佛爷我叫板?让你那个狗屁的叔叔林一心出来回话!”

    林浩宇并未和他争辩哪怕一句,对于他来说,与眼前这个空色和尚的争论,根本毫无价值也毫无意义,他只是用目光凝视着对方,用冷冽至极的声音缓缓说道:“既然知道我是谁,那就好办多了,至少,我可以让你当一个明白鬼。”

    空色和尚的目光扫过平山、平水两个凝丹期顶峰的高手,再看了看修为和他不分伯仲的苏妙云,扬天狂笑两声,而后满是讽刺地说道:“依靠着这三位,你的确能够干掉佛爷我,轻而易举。”

    林浩宇没有回答,而是翻身下了马,直接将龙潜剑握在手中,剑尖斜指地面,缓慢而又有节奏地轻轻颤抖着,也不过片刻时间,黑色的血煞之气将龙潜剑也笼罩在了其中,只有剑脊上一条龙纹偶尔能穿过黑色,露出一点点的行迹来。

    平山、平水两名老道相视一眼,互相点了点头,成犄角形状将两人的战场圈在中央,苏妙云有些担心地站在林浩宇的坐骑旁,却没有靠前。

    “好!好!好!”空色和尚连说了三个好字,猛然间向前冲去,只是一步,便已经跨过了十余丈的距离,出现在了林浩宇的面前,手中那条九环锡杖劈头砸下,带着一股璀璨的佛光,显然他在回到大上觉寺之后下了不少的苦工,被杜傲天废去的功夫不但补了回来,还有不少的精进,似乎真是得了“不破不立”四个字的要义。

    林浩宇并没有去迎接这一剑,而是使了个“纵地金光术”,身形一闪,便已经闪开了这势大力沉的一记,他看着想要追杀的空色和尚,冷冽的声音中全是蔑视:“隔了这么多年,你还是老一套啊,那么我也就没有必要陪你玩下去了。”

    说罢,就看见林浩宇的身上的黑色瞬间多了一丝白金的色泽,右手中龙潜剑则完全被白金色所笼罩,他体内的所有真炁全部疯狂地流转了起来,原本就无限接近化液的真炁慢慢地凝聚出了一丝液体,玉液入体的效果也在这一瞬间完全展现了出来,凝聚出来的液化真炁呈现出一股晶莹如玉的色泽,在保留了庚金之炁的锋锐的同时,治疗的效果也随之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

    但此刻的林浩宇没有心思去体会这些,他只是将目光和神识同时锁定了空色和尚,精气神前所未有的高度集中,龙潜剑在高频地颤抖着,这个频率实在太快了些,以至于站在他身后的苏妙云都没有看出丝毫的端倪。

    空色和尚破而后立,境界上可以说是有所精进,但即便如此,现在他也不过是化液期的实力而已。林浩宇则不同,之前林浩宇就已经能与他有来有往,现在林浩宇又有了突破化液的迹象,再加上他那一身看起来就强横无比的法宝,再加上此时大上觉寺山门被破、无数正道弟子正蜂拥而入,他自己又怎能不慌?

    这种情况下,又受到林浩宇的气息压迫,空色和尚突然惊叫一声,掉头就跑,此刻的他显然还没有被赐予什么得力的法宝,只能驾驭起那柄禅杖化作一道金色的佛光,向着后山方向飞去。

    一声尖厉的呼啸声从他的背后传来,他只感觉胸口一凉,低下头看时,一截被黑色、金色真炁包裹着的剑尖从前心钻出,暴虐的血煞之炁与锋锐的庚金之炁如同两头脱缰的野马一般,在击碎了他的心脏之后,顺着经脉开始在他的体内肆虐,让他瞬间感受到了万蚁噬体的痛苦。

    林浩宇的冲击力量实在太大了些,带着他直接飞出去数十丈这才堪堪停下来,就在停下来的时候,他整个人体内的生机已经被完全扼杀。

    他艰难地扭过头去,眼角的余光看到了身后的林浩宇,看见了林浩宇体表的黑气越发的浓重,血红的双目不断闪烁着,惨烈的暴戾之气让他已然失去肉身庇护的神魂都感觉到丝丝的凉意。

    “杀!”

    林浩宇干涩的嘶吼从嗓子里传出,空着的左手捏了一个雷印,璀璨的紫光在他的掌心聚集,强烈的刺痛充斥着他的整个神魂,他想要张嘴痛呼一声,但生机已经完全流逝的身体并不能做出相应的响应,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道可以伤及神魂的掌心雷狠狠地扣在自己的天灵盖上。

    下一刻,一道如阳光般和煦的紫芒充斥了空色和尚的神魂,尽管知道这是痛苦到了极点出现的错觉,也是魂飞魄散的前兆,但他还是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享受着自己在世界上能够感受到的最后的感觉。

    在林浩宇的注视之下,空色和尚的神魂轰然破碎,短暂的痛苦近乎永恒,他的神魂猛地睁开眼睛,却再也发不出一丝一毫的声响。

    林浩宇缓缓拔出龙潜剑,看着空色和尚被雷霆劈得焦黑的身体从空中跌落尘埃,然后一步一步走向地面,黑色的血煞之气在他的脚下凝聚成一个个台阶,直到空色和尚的尸首前。

    面向着凡间五域中卧虎庄的方向,林浩宇猛然龙潜剑插在身前,单膝跪地,惨烈的血煞之气不减反增,口中默默祷告:“不肖孙林浩宇已于今日破开大上觉寺山门,诛杀恶僧空色,于此告祭祖父在天之灵。”

    说罢,他猛然间站起身来,龙潜剑掣在手中,迸发出如同太阳般耀眼的光芒,仿佛重逾千斤一般,他斜拖着长剑,向着大上觉寺后山一步步走去,他的身后留下了一条黑红色的路,那是血煞之气进入泥土之后留下的印记,几只爬进这一溜痕迹的蚂蚁连一个瞬间都没有挺住,直接被侵蚀成了飞灰。

    “天心不可欺,因有规矩;人心不可测,因无常性。”苏妙云看着原本云淡风轻的林浩宇变成如今的模样,不由得想起了这样的一段话,她深吸了一口气,摸了摸袖子中的符篆,又想了想幽隐道人之前对他的嘱咐,转身对平山苦笑了一声:“平山师兄,烦请帮忙定住林浩宇。”

    平山点点头,他知道,若是再这样下去,林浩宇定然会走火入魔,轻则性情大变,重则身死道消,只见他向前一步,直接出现在林浩宇的面前,掌中一颗碗口大的青玉珠子绽放出熠熠光辉,虽不及林浩宇龙潜剑那般耀眼,却也不能被龙潜剑的光芒所掩盖。

    “小师叔,请留步。”平山沉声说道,左掌平平推出,一道湛蓝色的光芒将林浩宇的前路挡住,凝丹巅峰的实力瞬间展露无疑,任凭林浩宇如何向前,都无法移动分毫。

    此刻的林浩宇显然已经被血煞之气弄得神志不清,他举起剑来,向前猛然劈出一剑,但龙潜剑却在光幕上砍出了一溜的火星,而后高高弹起,带着他整个人向后倒退了三步。

    平山再度向前一步,口中发出凝神清音,说道:“小师叔,请留步。”

    “迂腐。”一声有些恼怒的声音传来,白猫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林浩宇的身前,右爪轻轻一挥,一道乳白色的光芒飞起,将林浩宇牢牢缚住,“这种时候还讲什么辈分?先把他治好了才是真的,现在的小道士怎么都这幅模样了?!”(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