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返真

328.

    仔细分辨了一下地上的痕迹,林浩宇的脸上显出一丝笑意,看来天地教那些格物格的脑筋都有点不够用的家伙终于退步了,让魔教弟子布上了疑阵,而且前面魔教带队的那位真是自己的老熟人了,所用的手段自己简直再熟悉不过了。

    “不用仔细勘察,也别顺着血腥味去追,两条路都是错的。”林浩宇沉声说道,“对面魔教带队的是个行家,精通的就是这些隐蔽撤退、故布疑阵的手段,如果按照这两条线去追,肯定掉进陷阱里,等待着我们的不是魔教恶毒的阵法,就是天地教那些诡异的武器。”

    看着两人有些疑惑的眼光,林浩宇干咳了一声:“浩宇的师门虽说隐世,但与魔教的对抗却不曾断绝,不过作战的对象却是魔教中那些不经常露面的支脉罢了,因此对于这些魔教的低端伎俩,在门派内师长们可是没少传授。”

    在这个时候,林浩宇也只能扯起玄天观的大旗,反正光是他看见的,就有无争道人和魔教的冲突,这么说也不算是撒谎,至于修真界的玄天观到底算不算隐世门派,反正凡间五域之中的算,自己的师兄、师叔侍从仙界下来的,应该算得上地位尊崇,到时候也不虞这里的老道不给打掩护。

    济慈禅师和江宇对视一眼,倒是对这种说法并不反对,正道之中的一些秘密两人也是多少有些耳闻的,在正、魔双方水火难容,邪道一旁伺机而动的时候,没有门派能够做到真正的隐世,修真者也是人,修道的时候法侣地财四样那是缺一不可的,资源从哪里来?除了自己控制的一亩三分地里的产出,剩下的都要购置或者干脆强抢。

    “既然林道友如此了解魔教的伎俩,那便请林道友在前方领路吧。”江宇沉吟了一下,然后说道。

    林浩宇点点头,仔细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分辨了一番痕迹,然后挥了挥手:“和我来吧。”

    三人走在路上,林浩宇的眉头越挑越高,心里也是越发的沉重了,他在想,如果真的和对面带队的那位见了面,又是怎样一番情景?自己身边的这一僧一道又将会作何感想?自己以后在正道之中的位置,会不会……

    “船到桥头自然直。”林浩宇在心里默念了一句,然后轻轻地叹了口气,他也只能静下心去,任由事态的发展,现在根本不是退步的时候,那就称不上避而不见了,现在即便有了一万种想法应对当时的情形也没有任何用途。

    三人一路紧跟,很快就发现了对方的踪迹,前方甚至隐隐约约的传来了魔教和天地教双方的争吵声:“你们这帮蛮子,除了疑神疑鬼之外还有什么能耐?告诉你们多少次了要相信格物的能力,你们怎么就不信?”

    “如果格物真的有用,当年在凡间五域的时候怎么也没见你们捉到我魔教的同道?”魔教那位带头的冷哼了一声,“要知道,当年的那位弟子也不过是破障初期的修为,就能让你们整个天地教灰头土脸,让烂柯真人堂堂静云派掌门恼羞成怒,更何况现在?要知道,我们现在面对的可不是什么破障初期的魔教小子,而是中域正道派在这里的精英!”

    “那小子也只是运气好而已,后来不也证明了他的身后有高人护佑么?没有元婴期的实力,那烂柯真人和一大票的正道高人怎么会被逼退?”天地教弟子有些气急败坏,任谁被揭了伤疤都不会痛快,他的地位足够高,也算知道点上层的秘闻,但他总不能直接说出当年的缘由吧?

    以追捕林浩宇为名,对中域的西南地域进行资源勘探?这种有二心的盟友,无论是正道还是魔教都不太喜欢。

    “当年的那个魔教弟子我可认识。”化液期的魔教弟子冷笑连连,“当年他入门的功法可都是我教的,别人不知道他的底细我还能不知道?少给我扯那些没用的,你对你那些劳什子格物有信心,可不代表我也有!”

    林浩宇三人对视了一眼,眼中都有些无奈,江宇和济慈禅师对于当年的那段公案都有一定的了解,静云派此次被排除在正道同盟之外的原因也在于此,至于林浩宇,根本就是当事人之一,面色也是最古怪的一个。

    “动手?还是再看看。”济慈禅师沉声问道,视线之中,几个魔教的弟子刚刚从一间偏殿之中出来,将一个百宝囊交给为首的化液期弟子,“就怕这里再有什么适合魔教修士的法宝,我们就更加没有优势了。”

    林浩宇点点头,伸手抓出私印,在左手上抛动了几下,然后说道:“稍后,我会祭起私印,然后手挽雷诀冲出去,在这个距离上的速度为普通御剑飞行的三倍到五倍,私印攻击左侧的那名天地教弟子,雷法砸向右侧的那个,最中间的那个我会用剑解决。”

    “这太危险了。”江宇直接打断了林浩宇的话头,“我不怀疑你有实力有手段,可以瞬间干掉三个天地教的修士,但是对面可不止是这三个人,那名化液期的魔教弟子看着气息就是身经百战之辈,定然会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对你进行反击,到时候你旧力已尽、新力未生,与他之间又有境界上的差异,恐怕凶多吉少。”

    林浩宇摆手说道:“所以我需要你们的配合,你们先听我把话讲完,在冲出去进行刺杀之前,我能够保证气息不外泄,也就是说在我杀掉对面三人之前,对方是不能察觉到我的,而我冲到对方身前的时间仅需一个刹那。”

    顿了顿,林浩宇继续说道:“所以,在我冲出去的瞬间,济慈禅师就必须用佛法撼动对面的心智,让他们的注意力集中在这边,这与江宇道兄,你需要做到就是施展一个小小的幻阵,让他们对济慈禅师的位置进行误判。”

    用佛法撼动人心,实在是不值一提,济慈禅师本身修的就是神魂一道,敲敲木鱼念一段心经都能做到类似“度化”的效果;布置幻阵,对别人来说或许还要步罡踏斗、排布阵旗一番,但对于江宇这种混得在各种遗迹之中、靠着战时布阵吃饭的修士而言,也不过举手之劳罢了,想必之下,还是林浩宇的动作最为危险。

    “一切小心。”江宇拍了拍他的肩膀,同时掏出一面白幡,上面勾勾画画也不知写了些什么,倒是与常用的密讳相仿,虽然看起来很是平凡,但仔细用神魂感知,就能发现其中的妙处——似乎方圆百丈内所有的灵魂都在向这面白幡聚集。

    “多谢。”林浩宇有些感激地点点头,他知道,江宇拿出这面白幡来就是要给他创造条件,一旦他失手了也有了回旋的余地,这东西并不像寻常的道门法器那般平和,相反还透着一股子邪气,想必出身也不是那么多正统,使用它的代价也不会小到哪里去。

    深吸了一口气,林浩宇低声说道:“开始!”

    随后,左手的私印腾空而起,化作一道金光直奔天宇而去,体内接近两成的真炁被私印吸走,这一道光芒灿烂夺目,魔教弟子精擅战斗,当即发现了不对,向这边看来,而林浩宇则早已施展长虹贯日诀,悄无声息地向着三名天地教弟子方向冲去。

    济慈禅师轻敲木鱼,口中梵唱响起,但在江宇阵法的加持下,却是飘忽必定,犹如从四面八方同时飘来一般,三名天地教弟子当即有些慌乱,开始私下里张望,而佛光本就是金色,与庚金之炁相仿,因此没有人察觉到林浩宇私印之中内敛的真炁有何不同。若是实力修为出众,这一点还是能够判断,但眼前这些人实力不过尔尔,故此林浩宇也能如此出手。

    就在这时,林浩宇早已来到了三名天地教弟子的身前,他不是从背后暗杀,长虹贯日诀这种刺王杀驾的招数就不是背后偷袭用的,他左手向下一挥,紫色的掌心雷劈空而下,直接砸在了左侧的那名天地教弟子头上,天空中的私印受此牵引,猛然间砸下。

    紫色的掌心雷中灌注了林浩宇近三成的真炁,为了不惊动对方,将原本招引天地元炁的雷法当做掌心雷使用的林浩宇为了保证威力,也只能做出这般的牺牲,雷霆与那人刚刚接触,就见一阵黑烟腾起,那人整个化为一根焦炭,连神魂都不曾剩下。

    私印更是威猛,虽然没有法诀的加持但自身的材质着实太过骇人,这一砸之下带着的劲风直接将对方压成了肉泥。

    而林浩宇手中的龙潜剑则吞吐着寒芒,在为首的天地教弟子还有些迷茫的神情中,毫不容情地戳穿了他的喉咙。

    一阵劲风从背后传来,林浩宇撤剑回身,与其硬撼了一击,而后倒飞回了济慈禅师方向。

    “是你!”(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