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返真

318.不善之善是不善,临行之前天机见

    飞升,无论何时都是一个让人情绪复杂的词汇,除了那些能够拔宅飞升的先圣先贤之外,这个词汇意味着飞升者从此远离凡尘,也意味着飞升者与很多人就此诀别。

    就如同林友青,就如同刘万民,他们在成道之后,和凡俗之中的一切便已经全部斩断,他们相熟的人再想看见他们,就只有在仙界了,但修道一途,又哪里有那么容易?纵然修真界之中修炼更快,灵气更充裕,修真界中遍布的杀戮,修炼时随时存在的走火入魔的风险,突破境界时存在的心魔劫甚至是天劫的问题,这都比这些人之前所能够体会的要更加严重……

    可以说,凡间五域之中、修真界之中,修道者不知凡几,但能有成就者却不过万一,每年新入门的修真界弟子有如过江之鲫,但每年飞升的却难超过一掌之数,就是有些大门派有耋宿飞升了,也是秘而不宣的,毕竟那个等级的强者在凡间界已经是凤毛麟角,一日不飞升,他的震慑力无与伦比。

    所以,每逢有修士飞升了,门派都是红、白事一起办的,先办飞升的喜事,再办离开的白事,倒是与凡间界的帝王驾崩后那一套有些相似。

    所以林浩宇等人看着化作白光消散的林友青,心情总是有些复杂,即便接触不是很多,但这个可以算的上有些死脑筋的“秀才”却让众人肃然起敬。

    济慈禅师敲了敲手中的木鱼,唱了声佛号,这才低沉着嗓音说道:“是啊,现在看我们的了,江宇道友还请领路吧,总不能让林友青、张会昌二位道友白白牺牲。”

    江宇沉默的点点头,走在了队伍的最前方,林浩宇提着龙潜剑走在最后,只是他刚刚迈出一步,身形便是一阵的摇晃,即便方才有玉佩的帮忙,他受的内伤还是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

    感觉到身后林浩宇的气息不平稳,济慈禅师转过头来,问道:“林道友的伤势无恙吧?”

    林浩宇吸了口气,体内真炁流转,压制住伤势,摇摇头:“无恙,还是走吧……”

    站在左翼的刘向摇摇头,苦笑着说道:“这个时候不是逞强的时候,你还是恢复一下伤势再走吧,现在我们不能再丢下任何一个人了。”

    济慈禅师敲动了几下木鱼,沉声说道:“我们拥有拼命的手段阻止鬼王的分神,难道魔教就没有么?在天地教的辅佐之下,他们想必掌握了这里更多的情况,所以我们与他们的交手已经成了定局,到时候,贫僧可不希望你因为有伤在身而耽误了大事,甚至殒命于此。”

    看了看众人的神色,林浩宇点点头,说道:“还请三位为我护法。”

    说罢,盘膝坐下,吞下一粒丹药,灌下一口林友青送的酒,开始炼化其中的药力,那葫芦酒液果然是被仙灵之气冲洗过的妙品,一口酒液下肚,就仿佛吞下一颗小太阳,一股灼热从丹田处迸发,沿着经脉走遍了四肢百骸,药力过处,一处处因为各种原因所产生的暗伤被治愈,就连有些躁动的真炁都变得安稳了不少。

    “飞升之前都会接触到天道,哪怕不太明白八字命理,也能看到一些常人无法触及的部分,且清晰无比,林友青他该不会是看到了什么,才留下着一葫芦酒液的吧……”林浩宇不由得想道,随后只觉口中一阵腥甜,一张嘴喷出一股灰黑色的血泉,里面满是细小的黑色颗粒。

    在飞升的时候,人总能有所感悟,在这种时候,修为定能更进一步,林友青将东西留下,定然不会是因为他闲着没事做。

    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林浩宇站起身来,只感觉身上一阵的轻松:“内伤已经差不多治愈了,虽然功法上的问题没有办法彻底解决,但战斗上是没有任何影响了。”

    若是想要彻底的调息,在这种地方无论如何都是不行的,林浩宇只能暂时将自己调整到可以应对现状的状态,迟恐生变,现在没那个时间。

    江宇点点头:“那便走吧,别被另一个方向上的魔教余孽和天地教叛徒抢占了先机。”

    林浩宇咧了咧嘴,眼中虽然没有任何的杀意杀气,但话语之中自有一种一言九鼎的气质:“那便杀了罢,对不善者不善,善也。”

    “林道友由此觉悟,自然是好的。”济慈禅师轻敲了一下木鱼,面含微笑,“我等还是赶快走罢。”

    四个人各守一边,加速向着山门处推进,虽然出了那片树林,但这里实际上还是护山大阵的范围之内,只是不知道前半部分的鬼王到底是这个门派的灭门之人留下的,还是本身就是这个大阵的一部分。

    如果是前者,证明这个门派必然惹上了了不起的邪道高手;若是后者,就说明这个门派本身就不是什么好路数,但无论如何,里面的危险都不会小了。

    邪道高手可没有杀完人清理现场的爱好,邪道门派也没有在自己山门内部不放些邪门东西的习惯,按照这个鬼王的规格,里面就算稍差也不会让人轻松太多。

    “又是五行颠倒。”江宇突然开口说道,声音冷若寒冰,这也不怪他,毕竟一个大阵中连续使用多次五行颠倒,那么整片天地之中的五行之力就彻底的乱了套,五行颠倒极有可能变成五行混乱,想要解开就变得无比困难了。

    林浩宇感受了一下身边的天地元炁,眉头也皱了起来,庚金之炁和壬水之炁混杂在一起,还带了一点不多的甲木之炁,相克相生,却又构成了一个诡异的平衡,又和不患处的戊土、庚金、壬水三种天地元炁相互呼应,再找不到阵盘、阵旗、阵眼的情况下,若是乱动法术,极有可能造成整片空间之中的天地元炁失控,甚至发生一次大爆炸,将所有人葬送在这里。

    玉佩再度陷入了沉寂,似乎每一个五行颠倒混乱的地方都让他无法现身,这个堪称修真界宝典的存在无法动用,林浩宇也知道必须靠自己,也必须习惯靠自己了,他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我似乎想到了一个方法,不知可不可行。”

    “只管说就是了。”江宇回头说道,“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时间。”

    林浩宇斟酌了一下,然后说道:“道门最讲究的就是平衡,太极无疑是这个平衡最好的体现,我这里正好有一门功法可以契合太极之道,若是在这里演化,是不是可以慢慢将这里的五行之力平衡起来?”

    大道无形,太极无疑是大道的一种显化,如果真的有功法能够体现太极,那么即便在这里施展也不会有任何的问题,所以江宇在思索了片刻之后,说道:“可以试试。”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林浩宇慢慢闭上眼睛,调整了一下呼吸,而后摆了一个太极的起手式,开始慢慢地施展了起来,自从到了得到了卢新明的传承、回到了玄天观,他几乎将这门功法遗忘了,所以一开始的时候动作略显生涩,但越到最后越是顺畅。

    或许是因为正是进入破障期之后第一次使用太极,一股前所未有的感觉涌上心头,这是一种天人合一之感,似乎浑身上下的三万六千毛孔都随着他的动作,呼吸着天地元炁,体内的真炁愈加的凝实了。

    推己及人,以身合道,这就是道教一直推崇的部分,随着林浩宇的动作越来越快,他的身边逐渐凝聚起一道道黑、白两色的真炁,它们并不属于五行之力之中的任何一部分,却又比五行之力的任何一种都要强上不少,似乎更加接近本源。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

    无意识地,林浩宇的口中缓缓吟唱出《道德经》中的字句,站在他身边的三个人只感觉眼前一花,林浩宇的动作似乎在一刹那间加快了数倍,然后又放慢了下来,他的动过依旧慢慢悠悠,但三个人的境界比起林浩宇来说要高出少许,还是能够看出些许端倪。

    林浩宇的动作看似很慢,实际上却是一种错觉,他的速度已经快了不止十倍,所有看到的动过都是上一瞬间留下的残影,如果但靠着视觉与林浩宇争斗,绝对会死的很惨很惨。

    随着林浩宇的动作,四周的天地元炁开始慢慢波动,这不是常规意义上的剧烈波动,而是以一种最晦涩的波动,林浩宇的每一个动作,都会让一些相互纠缠在一起、构成奇特平衡的天地元炁慢慢分离,以免导致像戊土、壬水两种元炁碰撞在一起发生剧烈的爆炸。

    当林浩宇最后一个动作落下,四周的天地元炁已经恢复了原本的样子,不复纠缠,只听几声闷响从四周传来,四人循声望去,之间几缕黑烟从地下涌出,显然是阵旗被毁的缘故。(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