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返真

304.临危仍需仙人助,儒家大义浩然出

    那边与沙漠火蚁缠斗的干尸,实力比起这边刚刚死去的干尸要弱上不少,所以林浩宇在决定要干掉它的时候并没有想太多,倒是那五只沙漠火蚁让林浩宇微感棘手。

    一物降一物,在干尸眼中如同朽木一样的巨形沙漠火蚁,在林浩宇看来却并非如此,无论是带有火毒的液体喷吐,还是坚韧的身体,都不是林浩宇在短时间内能够以微小的代价拿下的,肉身的脆弱一向是人类修士的短板。

    “桀桀桀桀,沙漠火蚁的蚁后?它的财宝都落到了你的口袋里了吧,赶快交出来,老祖我赏你一个全尸。”一阵怪笑传来,声音古怪,显然不是出自人类之口,林浩宇蓦然转身,就看见一个身高接近两丈的巨人站在自己的身后,浑身上下还有没有脱落干净的毛发。

    妖族,凝丹期的妖族!

    这是林浩宇的第一个念头,能够化身人形、口吐人言的妖族,至少也要凝丹期的水准,没有达到这个修为,它们也不过是有些智慧的野兽罢了,而眼前这个妖族虽然没有完成化形,但已经初步拥有了人类的形状,绝对不是自己能够对付的!

    林浩宇稍微后退了一步,龙潜剑微微转动,妖族和人类修士的关系向来不是很好,一方面是妖怪的天性喜欢灵气充沛的血食,另一方面则是某些实力强大、势力强大的修士为了面子之类的玩意,经常抓一些外形威武或者漂亮且实力不俗的妖兽作为坐骑。

    一来二去,双方的梁子就算是结下了,凡间传说的那些精怪与人的恋情,简直可以称之为传说,而林浩宇面前的这个妖族,很显然就是与人类修士不睦的大多数。

    “破障期的人族小子,不要挣扎了,老祖我对你的血肉不感兴趣,不会让你在老祖的肚子里永生,只会将你碾成粉碎!”妖族猖狂的咆哮着,狂暴的元炁随着他的声音开始波动,一波又一般,“交出宝物,老祖我赏赐给你一个全尸!”

    此刻的林浩宇,就仿佛风暴中的小船一般,身形不断摇晃,根本站不稳跟脚,凝丹期与破障期之间的差距,绝非是两个境界那么简单。

    林浩宇在百宝囊中不断地掏摸着,衡量着到底是用白猫的毛好还是用刘万民升仙之前给他的那道符好,面前的这个妖族绝对不是他的力量所能对付的,即便加上玉佩也不行,玉佩能够提供给他的不过是源源不断的真炁,而对抗凝丹期妖族还需要强横的肉身和相应的境界,毕竟那强横高大的身形绝对不是长着玩的。

    不过林浩宇并不着急,无论是财猫的毛发还是刘万民的符篆,发动起来都是存乎一心,只要心念稍动就会跳出来将他护住。

    财猫的毛发的威力自然不必多说,就连神降而来的穆破天都不是对手,对付这个凝丹期的小妖怪简直不费吹灰之力,但林浩宇说不准一根毛发的召唤是根据消耗实力来定的还是干脆用次数定的,如果是按照次数,那么用在这里就显得有些浪费了。

    至于刘万民的符篆,乃是能解一切苦的北斗符,虽然这个“一切”有些泛泛,但以刘万民仙人的水准,抵御凡间的一切自然不是什么问题,最重要的是,这道符的作用不仅仅是用来防御,更可以用来治疗各种伤势,北斗主死,南斗主生,这章北斗符拿过来对这个妖族,也是有效的,但林浩宇并不知道符咒对对方究竟能有何等效果。

    “死!”

    就在林浩宇犹豫的时候,这妖族终于按耐不住,两只蒲扇大的大手轰然派拍下,厚重的土行之力夹杂着火行之力的酷热,如同一座喷发的火山,让林浩宇一瞬间有了一种窒息的感觉,对方真炁形成的灵压直接让林浩宇的双腿陷入了沙子之中!

    林浩宇自知已经不能等待,他抓起刘万民的符篆迎风一抖,整张符篆无火自燃,顷刻间化作一捧金光将林浩宇罩住,向着西北方向飞去,这道金光穿过妖族的攻击,堪称恐怖的攻击犹如纸糊一般,身居其中的林浩宇甚至连一点阻碍感都没有,一时间他甚至有了一种对方不足为虑的错觉。

    这名妖族明显没有想到林浩宇会有这样的后手,一时间来不及阻拦,待回过神来,林浩宇已经远去,让它追之不及,远远地,林浩宇便听见一声充满愤怒和杀意的嘶吼,就见一股暗红色如同岩浆一般的真炁腾起,从声势上看,方圆百丈之内无论是干尸还是沙漠火蚁,都会顷刻间化作焦炭。

    林浩宇攥了攥拳头,喃喃自叹:“实力……果然还是实力最重要啊,即便是修真界,这个道理也是不差!”

    “把握好机会,这次你的运道不会太差。”玉佩突然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而后再度飞进林浩宇的百宝囊中,那里面还有一块从蚁后体内挖出的百结石。

    ……

    且不说林浩宇一路向西北方向深入,单说龚振明带回门派的消息,已然引起了整个正道联盟内的地震,联盟的会议第一次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召开两次,而这一次出席的无一例外都是各个门派的掌门。

    他们的讨论点只有一个,那就是如何对待天地教,至于让龚振明和林浩宇心慌意乱的蚁潮攻击绿洲,在这些掌门们的眼中却成了细枝末节——三名元婴期的修士早已经动身前往沙漠,再多的沙漠火蚁也是沙漠火蚁,元婴期的修士只要出手,所有的沙漠火蚁都会变成死蚂蚁。

    “天地教的作为,已经严重背叛了正道同盟,将会给正道弟子重大的伤亡,甚至动摇整个正道的根基。”一名中年儒生开口说道,此人面如冠玉,齿白唇红,一身玄色的长袍让他整个人透着三分的威仪,仅仅是坐在那里,便有凛然不可侵犯的正气,显然是属于儒家一脉。

    “阿弥陀佛,颜青松施主,贵派乃是儒家分支,最讲究‘恕’之一道,为何施主如此愤慨,岂不是失了本心?”白马寺的方丈圆通禅师微笑着说道,他自然知道儒家颜回一脉建立的宗派、乃至整个儒家的所有门派为什么对天地教心怀恨意,直接说出了严惩的话语。

    很简单,儒家讲究的是入世修行,修齐治平循序渐进,最后才能神升上界,所以这些儒家弟子在世俗之中为官的同时,没少被天地教的武器坑害过,尽管动手的不是天地教的弟子,但这笔账却是实实在在地记在了天地教的头上;再加上儒家有些保守,对于天地教做出的“奇淫机巧”之物看的不顺眼,要求严惩也在情理之中。

    颜青松看向圆通禅师,缓缓说道:“圣人孔子曾云‘以直报怨’,身为圣人门生,自然要聆听教诲,天地教既然做出来叛离正道之事,就必须受到应有的惩罚,否则法理难容!”

    坐在他身旁的老者点头称是:“正是,唯严刑峻法,可开万世太平,一切自然还是要以规矩为准,不可因为恻隐之心坏了规矩啊。”

    “你法家和儒家倒是知道同气连声了,只是那浩然宗回禀的弟子也是说过,那边得到的消息不过是二长老一脉的私下动作,并非是整个天地教的集体决定,仅仅因此便针对整个天地教,是不是有内耗之嫌?”一名穿着蜈蚣衫的武者沉声说道。

    他是内家拳一脉的,对比起众多佛、道乃至儒家门派,无论是底蕴上还是实力上都有差距,并且也没有不许仰仗外力的门规,有时还要从天地教买些特定的器械锻炼门下弟子的体魄,或者是购买些武器给门下弟子防身,因此,太过压榨天地教对其本身并没有太大的好处。

    天符宗的清泉上人轻咳一声,缓缓说道:“天地教早就该付出些代价了,他们制造的那些东西已经在凡间五域引发了许多不必要的动荡,现在又有二长老一脉背叛正道,谁知道他们是在两面押宝还是其他?”

    “无论如何,也要给他们一个解释的机会。”易宗掌教虚灵道人摇摇头,“这样的消息虽然惊人,但谁也不知道这是不是魔教的伎俩,若是真事还好,但如果这是魔教使出的离间计,要让我们正道出现内耗,那才是糟糕。若是我们真让打击了天地教,而后魔教便有便宜可捡,如果我们不谨慎对待,生生将天地教逼到了魔教一方,那么……”

    虚灵道人没有说处后果,但在做的诸人都知道,一旦天地教中的那帮疯子和魔教那些无法无天的家伙搅在一起,天地教制造的各色器物在世俗之中广泛流传,那么对整个修真界来说都是一场灾难,失去了修真界控制的凡间五域会有很大的几率出现一个大一统的帝国!

    到那个时候,修真者在凡间五域一言九鼎的日子就算是彻底过去了,各大正道门派不但不能给那个帝国的权贵脸色看,反而要小心翼翼地伺候着,因为气运这种东西,并不是修真者能够轻易触碰的。(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