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返真

280.老道无赖最无赖,无争嘴贪把业坏

    老道士的话音刚落,天上的大洞便缓缓闭合,那一缕略显刺眼的阳光消失无踪,在一片昏暗中,一团似乎能够将所有光线全部吞噬的黑雾出现山门之前,围观的一众魔教弟子当即跪地,口中敬称:“属下见过教主。”

    这团黑雾正是魔教教主,只不过此刻他身边的黑雾淡化了不少,一双明亮的眼睛在黑雾中闪烁着皎月一般的银芒,端的是诡异无比。

    老道摸了摸颌下的胡须,手中拂尘一抖,说道:“你要是再不出来,老道我可就要将这天诛峰掀一个底朝天了。”

    这话怎么听怎么像是在吹大气,但老道的语气就是那样的平平淡淡,没有丝毫的波动,似乎就是在陈述一个人要吃饭喝水的事实。

    四周的魔教弟子顿时剑拔弩张,身穿七色外衣的他们脸上写满了蓬勃的怒气,站在魔教总坛的门外叫嚣着将魔教总坛掀过来,对面还站着魔教的教主,所谓的强行打脸也不过如此。

    但它们没敢动,因为此刻魔教的教主、老道口中的穆无极并没有对此表示有丝毫的异议,似乎是默认了老道的话,只是张口问道:“不知道长来此有何指教。”

    似乎很是气愤,老道对于他的礼貌视而不见,反而将胡子一撅,说道:“指教?老道可不敢有什么指教,现在你们魔教可是凶悍得紧了,老道在门口站着好生问候一句,险些被活劈了。说不得待会儿这漫山遍野的小魔崽子杀过来。老道可就要拍拍屁股跑路了。”

    穆无极身边的黑雾一阵波动,猛然间从其中闪过一缕刀光,将方才对老道动手的那名魔教弟子斩为两片:“请问道长有何指教?”

    这一刀的角度、力道,和那名魔教弟子斩向老道的一刀一模一样,甚至连斩中和切出的方向都是一模一样,老道见了似乎很满意,点了点头:“到底是在中域发展起来的教派。知道老道的脾气,也还算懂事。”

    语气很平淡,就像是在夸一个不懂事的小毛孩,不过接下来话锋一转,他的话语骤然转作凌厉:“你们这次闹出来的动静可是不小啊,害的老道连个好梦都没做成,一坛子好酒就这么荒废了,今天老道来这里就是说一个事情,你们魔教的气数还没到。若是敢乱动杀伐,伤了太多的黎民百姓,老道就真的将你这天诛峰整个掀起了!”

    老道每吐出一个字,虚空都会随之发出震颤,阵阵的天地元炁宛若怒涛一般,将对面的魔教弟子震得不断后退。修为稍弱的嘴角已经溢出了鲜血。

    “我魔教逆天而行。什么时候轮得到你这个牛鼻子来指手画脚了?!”马庆轩威严无比的声音传来,同时来到的还有一个六寸大小的轮盘,闪着耀眼的紫光,向着老道劈头盖脸地砸了下去。

    老道把眼睛一翻,左手抓着拂尘,右手隔空就是一巴掌,那轮盘倒飞了回去,随后就听见马庆轩的一声惨叫,显然被伤的不轻,老道睨了穆无极一眼。气哼哼地说道:“管好你的手下,否则道士我可不介意在这里开一番杀戒,逆天?当年的尔丹、穆破天倒是有逆天之资,但也仅仅是资质而已,你这劳什子的天诛峰,不也是顺着天地大势布下的?惹恼了道士我,就将你着天诛峰上的雷霆真个引下来!”

    说罢,也不等穆无极开口,摇摇摆摆地向西方去了,口中作歌,苍劲古朴:“性本随缘不做仙,繁华渐落始见天,仰乞祖师威神力,匡扶乾坤民安。”

    又是不做仙、又是仰乞祖师,听着矛盾无比,但字里行间自由一股不羁的气息,看着老道远去的背影,马庆轩铁青着脸色出现在穆无极的身后,问道:“教主,他是谁?”

    这也不怪马庆轩多话,魔教的有些传承属于绝密,由魔教的某些耋宿保管,只在教主之间代代相传,他地位再高,也是接触不到的。

    穆无极摇摇头:“人间界有所谓的‘守护者’,就一个不愿飞升仙界的老不死,你也是命大,这老怪物脾气不好,即便是动手杀了你,本座怕也不能给你报仇,不然魔教怕有覆灭之忧。”

    马庆轩倒吸了一口凉气,即便身居高位如此之久、修为已经达到了如此地步,他的心中依旧是波澜大起,无他,当年圣兽相争的那一役他可是亲历者,虽然那时候他还只是一个藏在远空观看的凝丹期小子,但如今看来也被当年老道的威势所夺,那可是守护四方的青龙白虎啊……

    原来那年的老道竟然是此人,马庆轩在知道这个真相之后,心中不震撼才奇怪了。

    “真神宗应当也会得到类似的警告,至少在数十年内,我们两教原本预定的计划是不会实现的。”穆无极淡淡地说道,语气里听不出半点的沮丧,“传令,所有的动作都停下来,凡间五域的势力范围保持原样,不得妄动。”

    “这……”看着一名教主近侍带着法旨离开,马庆轩眼中满是不甘。

    似乎是感应到了他的所想,穆无极缓缓说道:“这个老怪物早已经超脱了凡间的束缚,更不会被教派所拘束,在他的眼中只有天道运行。上德不德,说的就是这种人。”停顿了一下,他继续说道:“你也不要太过沮丧,只要天诛峰来到了凡间五域,我们就有足够的底气和正道的那些老不死讨价还价!”

    马庆轩默然,他当然知道这些,只是数代人的谋划在即将执行之际翻为画饼,怎么也不可能让他处之泰然,他叹了口气,转过身去,大踏步走向自己的居所,似乎是为了发泄心中的怒气,每走一步,虚空都会随之震颤不休。

    ……

    与魔教中人的难以置信不同,林浩宇此刻的心情简直可以用万马奔腾来形容,在黄兴真给他的那道金光中,他看见了许多修道者终其一生都无法看见的景色——仙界。

    这些奇妙的信息让林浩宇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现在呆在这里,他真就能够感受到周围的空气。

    同样是鸟语花香,仙界的景色就比凡间界凭空多了三成的灵气,各种凡间五域难得一见的珍禽异兽遍地都是,在林间悠然徘徊,不见半点敌意,但这道金光中的信息告诉林浩宇,这一切都是因为禁制控制了他们之间的杀伐。

    一个穿着青布道袍的道士行走在山林之间,林浩宇知道,这位必然就是自己的师兄无争道人,他一摇一晃的脚步显然和手中的那个酒葫芦有关,他的嘴里哼唱着不着调的歌谣,隐约可以听见几个词“皇上天尊”、“风雷地狱”、“拔度亡魂”之类的,想必是放焰口超度亡魂的时候必须用到的《破酆都板》。

    行走中的道士突然停下来脚步,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嘀咕了一声“饿了”,就在地上架起了锅子,喃喃自语:“反正不在道观里,师父不知道我吃面了,就煮一碗面吃罢,霸道的师父,古怪的师父,你自己不爱吃面就算了,怎么还不让我吃面?”

    嘀嘀咕咕地说着,他转头向四周望去,惺忪的醉眼里写满了对肉食的渴望:“做面条要有浇头,弄点啥呢?”

    猛然间,他就看见一只威武无比的仙鹤在高空之中盘旋,其他的灵禽异兽见了莫不躲避,顿时脸上泛起了喜意:“越是厉害的妖兽灵气越足,我可要好好补补,庙里的素食啊,吃的贫道都瘦了。”

    迷迷糊糊地一招手,一张金色的大网飞上天空,将这只仙鹤直接拽了下来,这仙鹤显然也是修炼有成的,拼命扑闪着羽翼,打出一道道锋锐无比的利刃,试图破网而出,但无争道人的这张网实在有些厉害,任凭它如何扑腾,也不能挣脱分毫,反而激怒了无争道人。

    “个扁毛畜生,让你家峥爷爷打个牙祭有什么不好的?稍后给你做个超度,下辈子转生人道不好么?”无争道人骂骂咧咧地说道,“出山方能争,师父这话说的对,现在道士我不在山上,争一下又何妨?”

    无争道人显然不是第一次做这个了,一套动作做的熟门熟路,三下五除二就将这只仙鹤拔毛下锅,依旧惺忪的醉眼里写满了期许,也不知怎么,看着那一锅子鹤肉,林浩宇的嘴角都不由自主留下了口水。

    想来也是,这些东西都是仙界之物,相比于凡间的肉食,味道更好才是应当的。

    就在无争道人打算吃喝一顿的时候,天上落下十多名金甲神将,这可不是什么撒豆成兵弄出来的缩水货色,而是货真价实的天将,领头的一个皱着眉头,看着一地的鹤毛,厉声断喝:“不顾戒律,私自杀生仙鹤,只为口腹之欲,你可知罪!”

    无争道人显然是喝大了,他夹着一筷子鹤肉塞进嘴里,支支吾吾地说道:“什么……什么仙鹤?这不就是一直会飞的野鸡么,来,吃肉,喝酒,一起来个痛快……”(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