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返真

273.碧秀之事有因由,天涯之因傲天休

    交融,吞噬,反噬。

    一阵阵闷雷般的爆鸣从那片黑暗中传来,被杜傲天吞噬一空的天地元炁慢慢复原,随后被这些爆鸣声带动,渐渐向外扩散,直到化作滔天的巨浪,距离擂台稍近的那些修为低的弟子根本承受不住,止不住地倒退开去。

    马庆轩眉头微微一动,他身后的那名近侍恭谨地点点头,挥了挥手,一层无形的禁制释放,将这股剧烈的波动限制在了擂台中,剩下的两名“种子”眉头狠狠地跳动了一下,看了看这名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的近侍,眼中尽是恐惧。

    限制两名凝丹期修士争斗的波动、哪怕这是两个拔尖的凝丹期修士,也不是什么难事,他们身为魔教的种子,也算得上是出类拔萃的人物了,有阵法配合只会做得更好,但要像这名近侍一般挥手间完成,就和痴人说梦没什么区别了。

    而这名近侍,在马庆轩的身边也只能占据一席之地而已,实力在凝丹期中期到巅峰之间,可如今看来,在这个等级的战斗中,他足以碾压自己!

    两人深吸了一口气,同时向马庆轩施礼,而后退走,这名近侍在自己面前不假辞色和在杜傲天、断天涯面前的毕恭毕敬可以说名很多问题了。

    “碧秀的失踪,和你脱不开干系吧?”黑暗中,杜傲天低声问道,声音里透着一股沉重,带着一种威压,让人有一种无可违逆的感觉。

    这是杜傲天久居高位养成的气势。对普通人来说是个不小的负担。但对断天涯而言也不过是清风拂面,断天涯没有丝毫的沉吟,脱口而出:“没有。”

    杜傲天摇摇头,轻轻地叹了口气:“碧秀在失踪之前,从她的身边找出不少的叛逆,都是受了你的好处的。这些年,你一直在暗中布局。围绕着碧秀和秀云你做的还少么?我作壁上观,甚至刻意压制修为的进境,也不过是不想与你直接起冲突罢了。”

    说着话,杜傲天的语气陡转凌厉,森寒的杀气毫不掩饰,甚至他的内天地都因此带上了一股子冰寒:“但是,现在的你已经踩到了我的底线,所以我不得不放下那些顾虑!”

    双刀相撞,两人都是退了一步。但内天地的交锋依旧在持续,杜傲天的一片混沌和断天涯的满天繁星互相碰撞,断天涯长叹一声,缓缓说道:“我做过的,自然没有隐瞒的必要,没做过的。我是绝对不会承认的。你以为你能吃定我不成?”

    杜傲天的脸上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全魔教谁不知道你断天涯的隐忍?这句话若是别人说出来,我自然是深信不疑,但换成是你,只能让我更加地怀疑。”

    又是一刀斩出,璀璨的紫色真炁中映出杜傲天充斥着杀气的双眼,断天涯一刀回击,同时气急败坏地说道:“这种事情,我又隐瞒的必要么?你当律殿的那些老不死是坐在那喝茶的么?!”

    杜傲天没有回答,但他的动作表达了他的内心,那就是不信——只见他猛然间仰天长啸。浓浓的紫色将他包裹,待紫色散尽,他的身体上已经不见了原本的紫色袍服,代之以一身黑铁战甲,整幅战甲看不出具体的材料,但是上面狰狞的倒刺显示出它绝对不是粗制滥造的货色。

    直到这时,断天涯才发现,原来杜傲天的奇形战刀与这套战甲正是属于一套的!

    战甲一出,杜傲天的内天地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本混混沌沌的一片似乎有了清浊分离的趋势,就在混沌之中,有一缕若有若无的刀光,锐利至极,他不敢稍有大意,当即一声怒吼,内天地之中的日月星辰开始急速的变换。

    马庆轩身后的近侍见此情景,不由得眉头狂跳,低低地说道:“清浊分离,天地之分;斗转星移,宿命之始……”说着,他就伸出了双手,一团黑黝黝的真炁在他的双手之间凝聚,。

    马庆轩摆了摆手,示意他放弃这个举动,他的脸上终于有了些表情,不过不是看见两个天赋绝佳的魔教弟子之后的欣慰,而是一丝难以言喻的惆怅:“我问你,我魔教的气数如今如何?”

    近侍愣了一下,不知道该如何作答,气数这种东西,玄妙莫测,却又是真实存在的,每一个上位者对此都是讳莫如深,至于下位者,则是避之如蛇蝎,因为稍有不敬之言,都有可能影响到冥冥之中的气运,到时候诛灭九族都可说是最大的恩赐,万劫不复、永世不得超生才是更令人惊惧的。

    马庆轩也没有打算让自己的近侍犯这个大戒,他悠然说道:“如今,真魔的应许已经快要到了,按理说我魔教的气数应该达到了最旺盛的时候,一旦我们与真神宗的那些神棍完成了最后一步,即使仍旧不能与在修真界之中与中域正道那些传承了无尽岁月的老古董门派抗衡,锁死凡间界和修真界的通道,一统天下五域也不是什么难事。”

    近侍听着马庆轩的话,深深地埋下了自己的头颅,他知道,自己能够听到这些,就意味着这是马庆轩对于自己的信任,虽然如今没有种子的身份,无缘教主的角逐,但是今后占据一个长老的席位也在情理之中。

    只是这些话听到了便是听到了,烂在肚子了就好了,若是有一点风声传出去,自己就是百死莫赎,只听马庆轩的话音一转,叹了口气,说道:“但是物极必反,盛极必衰,这个道理无论是道教还是魔教都是知道的。所以,我们要自己压住一些气数,就比如眼前的两个人,若是能够好好相处也罢,现在起了矛盾,就必须要让矛盾激化。”

    月盈而缺,物极则反,这才是世间万物的真理,即便是魔教,也无法阻拦,有些事情顺势而为便是最好,强行阻拦,对于魔教自身而言,却是不美。

    马庆轩不再说话,轻轻地品了一口茶,近侍知道,这是要让两个人不死不休,只要死了一个,魔教即将达道顶峰的气数就会为之停滞,保持更长时间的兴盛——爬升可以减速控制,一旦到了盛极必衰的地步,就会免不了一落千丈。

    说话间,杜傲天和断天涯的战斗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两个人的内天地彻底交融在了一起,一颗颗星辰被混沌吞噬,一片片混沌被星辰照亮,战场无处不在。

    猛然和,杜傲天发出一声暴虐到了极点的咆哮,咆哮声穿过二人的内天地,也传过来近侍设下的禁制,回荡在众多观战者的耳畔,也回荡在他们的心间,破障期一下的修士们面色潮红,当即吐出鲜血,少数几个根基不稳的,直接爆成一团血雾!

    杜傲天的内天地中,亮起了一束光芒,明亮如刀,仅仅是一眼望去,就有锋锐之意扑面而来,近侍定定地盯着这道光,猛然间痛呼一声,用双手捂住了眼睛,汩汩血水潸然而下,已经被伤到了双目。

    马庆轩再度站起了身子,这一刻,他的后背挺直如剑,澎湃的气势从他的身上爆发开来,将杜傲天这一声怒吼驱散,也隔绝了整个战场,避免了更多人受伤,他将头扬起,一滴浑浊的泪水从他的眼角滑下:“混沌初分,渊面黑暗,神说,要有光……”

    内天地中,那道明亮的光芒划破苍穹,没入了断天涯的体内,断天涯不可置信地睁开了眼睛,缓缓倒地,他的神魂、血气,乃至于体内的一切生机都被着一道光芒灭杀一空,虽然没有流血,却比流血要残酷一万倍。

    杜傲天站在一片黑暗中,猛然间跪倒在地,血泪长流:“我给你报仇了,你看到了没有,看到了没有……”

    阵阵轰鸣在内天地中回响,断天涯的内天地并未因为他的死亡而消散,反而变成了杜傲天内天地的一部分,斗转星移,配合着那道光芒,缓缓演化着一个近乎真实的世界。

    一团黑色的雾气在马庆轩的身边出现,魔教教主的声音从其中传出,有些欣慰,也有些痛惜:“看来,本尊欠的东西都还了啊。”

    马庆轩闭上了眼,而后缓缓睁开:“得此子,魔教之幸。”

    “那就让他出去吧,李青烟可是等不及了。”魔教教主的声音转为淡漠,同时雾气一收一放,天空的乌云化作滚滚的雷霆,一时间整个天诛峰都被粗大的雷霆所笼罩,“而我们该做的事情,也不能等了。”

    马庆轩点点头,转过头看向右侧的虚空:“徐良胤,你们暗司已经动手了么?”

    话音未落,整个修真界一阵的地动山摇,而天诛峰拔地而起,穿过了虚空,直接向凡间五域落去,马庆轩带点点头,对着依旧在内天地中流泪的杜傲天说道:“你带着魔诛去了解了林浩宇之事吧,记住,不要留下遗憾,更不要留下首尾。”(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