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返真

247.不患寡薄患不均,战乱临头无辜人

    在朝阳的照耀下,玄天观的山下升起了一缕炊烟,给这座秀美挺拔的山川带来了一丝人气,偶有几声鸟鸣从山上传来,静中有动,更让人感受到发自内心的宁静。

    林浩宇站在粥棚下,看了看锅里的粥,再看看东方的朝阳,为不可闻地发出一声叹息。锅里的粥,已经稀得不能说成是粥了,或许称之为米汤更为适合,持续了这么久的施粥,庙里的粮食也不是很多了,即便有着十方善信的供养,也不得不省着些粮食了。

    在林浩宇能够熟练运用自身的力量之后,无争道人终于是将林浩宇派下了山,只是这外界的一切,对于林浩宇而言,实在是太过刺激。

    日上三竿,远方的道路上终于出现了一队人影,人数不多,走的也非常之慢,林浩宇极目望去,就见两个瘦的不像样的汉子背着不多的家当,牵着妻儿老小,向着这个方向走来,他转过头,对宝心道人说道:“宝心师兄,来人了,七个。”

    宝心道人是个主修经忏路子的道士,所谓的经忏,便是通过念经、祈祷,让自己的意愿能够上达天听,进入祖师爷的耳朵里,借着祖师爷的法力办事,做的是水陆道场的事物;而修行“山”这一派的道士,大多自己有些法力,可以自行将事情搞定,也就是民间最常见的抓鬼道士就是他们。

    他有些诧异地看了看林浩宇,但还是拿出七个碗来。让林浩宇一一填满。

    当这一队人走近时。林浩宇很是僵硬地将粥碗送了上去,看着他们连道谢都没来得及,便狼吞虎咽地喝粥的时候,不由得安慰道:“慢慢喝,慢慢喝,粥,锅里还有。”

    宝心道人看了看他。想说什么,究竟是忍住了,每日里施粥的数量是有限的,若是每个人都管饱,后面的人那就真的要饿死了,可林浩宇毕竟初次做这个活儿,他也不好说太多,先把眼前这几位打发了再说吧。

    也就不大会儿功夫,面前的这几人便将碗中的粥喝了个干净。眼巴巴地看着林浩宇二人,宝心道人长叹一声,拿起勺子给每个人填了半碗,就在这个档口,远处又走来三四波人,同样是举家搬迁。

    看着这些衣衫褴褛、神情麻木的人。即便是林浩宇的脸上也闪过了一丝不忍。他下意识地想起了自己在北燕之时的种种,当时自己统领千军、驰骋疆场是多么的英武潇洒,将令一下便是人头滚滚,是多么的威风凛凛,相比当时南唐乃至北燕的百姓对自己的怨念,想必也是不浅吧?

    有些僵硬地拿起勺子来,将桌上放着的碗填满,林浩宇的眼前却不可抑制地浮现出战场上的那些画面,那些眼中闪着决绝、绝望、悔恨乃至自己最看不起的懦弱的南唐士兵,那些被自己下令处决或者监斩行刑的北燕逃兵……

    想着这些的林浩宇。手上的动作都顿时停住,直到勺子碰到锅底,发出金属的摩擦声,他才意识到眼前的锅已经空了,转过头来看了看端着碗眼巴巴看着自己的流民,林浩宇尴尬地笑了笑,走向第二口锅。

    宝心道人清咳一声,沉声说道:“各位施主,小观粮食有限,今日每人只能得粥一碗,否则后来的施主就只能喝清水了。”

    因为修的是经忏的缘故,宝心道人每日里也就是诵经、唱韵,因此虽然没有什么强大的真炁,但一口丹田炁却是深厚异常,吐气开声之下,堪称是声若洪钟,连粥棚都随之震了一下。

    这些流民看了看最先到的几人,已经喝完了两碗粥,纷纷叫嚷着:“凭什么他们就有两碗,而我们就只有一碗?你们道教宣扬的众生平等、男女平等,难道在这个时候就不好用了么?”

    说话的明显是个读过书的,只是不知道为何会沦落到这个地步,有了他牵头,其他人纷纷跟着叫嚷了起来:“就是就是,为什么他们能够喝两碗,我们就只能喝一碗?”

    有那些个性格柔软的,不敢直接和林浩宇二人对抗,而是连声哀求:“好心的道长们,就再给我们一点吧,我们都快饿死了……”

    听着这些或软或硬的哀求声,无论是林浩宇还是宝心道人都感觉一阵头大,直到现在,林浩宇才明白为什么每人只给一碗了,这些流民大多很久没吃顿饱饭了,看见免费的还不拼了命的吃?看见别人能够多吃,自然也想多吃了,可这样的话,一来二去,道观中的粮食就不够了。

    道观不是粮仓,玄天观也不是一帮餐风饮露就能过活的神仙,存储的粮食除了日常用度之外,还要过冬,毫无章法地施舍出去,那道观里的大老道小老道最后都会变成死老道。

    “不患寡而患不均么?”林浩宇有些苦涩的笑了笑,转过头问宝心道人,宝心道人默然点头,手中的勺子是舀也不是不舀也不是。

    林浩宇见状,叹了口气,说道:“给吧,在下愿意辟谷一个月,权当是受此教训。”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阵整齐的马蹄声,林浩宇侧耳倾听,以他在北燕军队中呆过的经验,他可以轻易地估算出,至少有十多匹战马冲了过来,而且是全副武装的轻骑兵,他转头望去,就见一队打着北魏旗号的骑兵冲了过来,为首一人张弓搭箭,放出一支鸣镝,尖锐的呼啸声让这些流民下意识地停住了叫嚷。

    “官兵,官兵来了,快跑啊!”

    也不知是谁先叫嚷了一声,众多流民也顾不得再讨要粥饭,扶老搀幼,一哄而散,可就在这时,一支长箭带着淡红色的真炁划过天际,直接没入一名老妪的后心,而后穿心而过,将扶着她的男子一起定在了地上。

    这支箭的轨迹林浩宇看得分明,但那老妪距离他实在太远,以他现在两张五岳真形符加身的现状,根本救不下来,他转头看向这一队全副武装的北魏轻骑,眯缝着的眼中闪过阵阵杀气,即便是在魔教之中,恒水派的弟子也不能擅自击杀百姓,更不要说是老弱妇孺,这队北魏轻骑的作为已经触碰到了他的底线。

    出家人都是方外之人,不入世俗争斗,因此林浩宇和宝心道人被这些骑兵直接忽视了,只听一名北魏骑兵大声吼道:“都站住,不许动,谁再敢动一下,杀无赦!”

    还在四散奔逃的流民纷纷停住了脚步,呆在原地一动不敢动,几个胆子稍大些的依旧在跑,但很快被带着不强的真炁的羽箭钉在了地上,死的不能再死了。

    这些骑兵在飞奔中有序地分成两列,用鞭子驱赶着,将这些流民聚成一堆,骑兵们的马鞭可是一点没有留情,那些步伐稍慢些的流民们纷纷被抽的皮开肉绽,几个身体羸弱的当即倒地不起,只剩下抽气的声音。

    但它们依旧没有被放过,战马的铁蹄毫不留情地踏在了他们的身上,带起一片又一片的血雨,林浩宇的眉头使劲的跳了跳,想要迈步上前,却被一旁的宝心道人硬生生地拉住:“流民本就违法,依北魏律法,皆当斩首。”

    对于昊天宗之类的大门派来说,修道界不干预世俗之中的事情,也不过就是一块遮羞布,有用的时候拿来用用,没用的时候直接扯掉了还能凉快一点,但对于玄天观这种小门小户而言,不被世俗王朝招惹就应该谢天谢地了,毕竟那两位莫测高深的没有显化于人间的意愿。

    为首的骑兵队长拉开面具,露出一张凶神恶煞、还带着一道横穿面颊的疤痕的脸来,他挥舞着皮鞭,大声呵斥道:“依照大魏律法,尔等流民等同叛国,依律当斩,然而……”

    他的话还没说到一半,就听见人群中有一个弱弱的声音传出:“兵爷,可我们都是北齐子民……”

    有人开头了,自然就有应和的,在这些流民“北周、南齐”的哀求声中,骑兵队长的马鞭划过长空,只见一朵红、白两色的花朵亮起,率先出声的那人已经被抽了一个脑浆迸裂,横死当场。

    骑兵队长环目四顾,声音里透着森寒的杀气:“都给本官听着,既然进了我大魏境内,便是我大魏的子民,不管你们究竟来自何方!”

    见到全场肃静,他指着粥棚的方向,继续说道:“现在,所有男丁出列,把行李都搬出来,在那边排成一排!”

    一个个瘦弱不堪的男人一步一蹭地走向粥棚,但随即有两个倒霉蛋被马鞭抽中:“快点,你们这群懦夫!”

    骑兵队长偏了偏头,两名骑兵翻身下马,开始检查行李,不过看他们满脸带笑的模样,显然这并不是单纯的检查,果然,行李中一件件稍显贵重的物品全部被他们拿了出来,塞到了怀里。

    “这可是小人的全部家当,兵爷饶命啊……”一个中年男子哀嚎着,扑向一名骑兵,死死地抱住骑兵的右腿。

    这名骑兵狠狠地踢了他两脚也没能将他踢开,顿时凶性大发,抽出马刀,直接将他的右臂斩断,而后一刀刺进他的心口:“全部家当?依照大魏律法,你们统统都要杀头,财务全部都要充公!”

    做完这一切的骑兵狞笑着抬起头,看着剩下的人,带着血的脸上写满了狰狞:“你们,还有谁反对?”(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