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返真

246.傲天磨砺成尖刀,可堪造就方英豪

    天诛峰,律殿之内。

    律殿长老马庆轩端坐在自己的椅子上,除了他身后的那枝蜡烛,宽阔的大殿之中没有丝毫的灯光,一个个律殿的高手隐没在黑暗中,强横的气息交织在一起,让这片黑暗带上了难以言喻的深沉和威压。

    律殿,这个掌管着魔教刑律制定、功过评判的重要部门,说是魔教保守势力的总舵也不为过,没有人知道、更没有人能够想到,这里会成了恒水派的后援之一。

    当杜傲天迈步走入这里的时候,只感觉到一阵难以言喻的压抑,甚至凭着他此刻化液期巅峰的修为,都无法看穿犹如实质一般的黑暗,发现暗中潜藏着的人影,只能靠着战场上拼杀出来的直觉,隐约察觉出暗中潜伏的足足有三十余人,而且每一个的实力都至少有着凝丹期以上的实力,至于暗中还有多少他无法察觉出的高手,那是根本说不清的。

    从门口到马庆轩的面前,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杜傲天振奋精神,迈步向里面走去,但他刚刚走快一点点,就感觉周围的威压突然变得强横了不止一倍,他那刚刚迈出的步伐也只能为之一缓。

    顶着这样的压力,杜傲天的每一步都变得很慢,而随着他的深入,原本盘踞在周围的力量逐渐消失,然而此时在这空间之中也存在着一股诡异而磅礴的威压,这股威压愈发的强大,令人窒息。也让他的步伐变得愈发的缓慢。

    十余丈的距离。杜傲天愣是走了接近一刻钟,这才来到马庆轩的面前,他没敢抬头看这位律殿长老的阵容,而是毫不犹豫地单膝下跪,双手拄着自己的奇形战刀,大声喝道:“外事府执事杜傲天,见过律殿长老。愿长老魔心永固。”

    杜傲天的话音落下,马庆轩这才睁开眼睛,点头说道:“很好,很好。”

    能够顶着越来越大的压力走到这里,必然是很好了,随着这两句“很好”落下,杜傲天只感觉周围的压力为之一松,他长出了一口气,一身的冷汗刷刷留下。就听马庆轩继续说道:“起来说话吧。”

    漆黑的大殿中,杜傲天站起身来,似乎从马庆轩睁眼的那一瞬间起,大殿中便多了些光明,只是周围柱子上挂着的灯笼却是一直都没有亮起。

    “我魔教子真魔尔丹陛下建立至今,经历了无数的风风雨雨而屹立不倒。是因为什么?”马庆轩问道。

    即便律殿是保守势力的大本营。杜傲天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一番对答,杜傲天斟酌了一下,便按照入门时学的回答道:“因为真魔尔丹陛下为我们留下了一套完美的、行之有效的管理系统,也留下了一套严于律己的行为规范,让我们的本真能够得到最大程度的展现,更容易与‘魔道’形成一种统一。”

    “既然真魔陛下给我们留下的系统如此的完美,那为什么会出现锐金、恒水、厚土三派呢?”马庆轩步步紧逼,死死地盯着杜傲天的双眼,无形的压力散逸出来,杜傲天的头上再度浮现出一滴一滴的汗水。

    这种东西已经涉及到了魔教内部的派别之争。动辄就会闹出矛盾折腾出人命,因此在魔教的入门教育上是不可能出现的,就连某些手握实权的长老对此都是讳莫如深,如果方才的发问事事出突然,让杜傲天没有丝毫准备,那么这个问题就让杜傲天张口结舌,不止如何说起。

    魔教上层并没有固定的派系站队,以魔教的行事准则,而能让长老们改变站队的只有利益。只是以杜傲天的实力与地位,怕是触摸不到这个层面的,因此他根本不知道具体的原因,到底是恒水派的外事府长老倒向了厚土派的律殿长老,还是律殿长老倒向了外事府长老,而这种问题一旦对答上出现纰漏,失去的不仅仅是支持,还很有可能是生命!

    数十道凝成实质的压力压向杜傲天,让他再次感受到身上一重,一滴滴冷汗从他的头上滑下,落在寂静的大殿中,发出一声声脆响,过了良久,杜傲天这才抬起头,沙哑着嗓音回答道:“天行有常,魔道无常,为了更好地传播真魔教诲,先圣先贤们做出过无数的尝试,就爱那个无常的魔道化形于有常的天道之中,待真正地让人接受了魔道,就能过直接将天道推翻!”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马庆轩突然发出一阵洪钟般的笑声,杜傲天身上的压力随之尽去,“好,果然是好苗子,这么多年来,长老会十三人以下能够做出如此对答的,你还是第一人,哪怕你只是在耍滑头!”

    过了少顷,马庆轩的笑声渐止,他看向杜傲天,很认真地说了一句话,让杜傲天的神色为之一凝:“断天涯,刚走不久。”

    断天涯,刚走不久。

    短短的一句话,就让杜傲天心神震动,转而狂喜,马庆轩能对他说这些,就意味着他将会在种子之战中支持他而非是断天涯!

    还不等他从震惊与惊喜中缓过神来,就听得马庆轩继续说道:“既然你能领悟到‘天道有常,魔道无常’,日后的那件大事交给你,无论是老夫还是教主都是很放心的。”

    说到这里,马庆轩突然笑道:“世人皆道我魔教风波诡谲,恒水、锐金、厚土三派倾轧不休,但只要我们长老会十三人不乱,又有谁能够翻起浪花?目之所见,皆为虚幻,不能透过表象去看内在,不过蠢物一个罢了。”

    一个个消息如同惊雷一般在杜傲天的脑海中炸响,现在看来,魔教上层虽然有分歧,但整体看来却不如自己想象的那般严重,下层的倾轧想必是做出来的假象,让正道诸多门派疏于提防,若是表现出一派和气生财的景象,以魔教的教义恐怕早就被中域那些传承悠久的正道门派合作碾压得一点骨头渣子都不剩下了。

    魔教虽然猖狂,然而他们始终有温和派与激进派,温和派与正派接触,甚至表达善意,让他们看到能够轻易瓦解魔教的希望,而这激进派又与温和派都长,表面上是争斗,实际上恐怕只是演戏给对方看而已,无论温和还是激进,他们都只是魔教教众而已。

    断天涯在这里对答的时候,表现出的态度更加倾向于某一派,而非从全局角度出发,因此没能得到马庆轩的支持。

    杜傲天在心中暗暗揣测着,不过即便十三长老都支持自己,也必须拥有强横的武力作为底牌,魔教的某些规矩,并不会因为自己的几句话而产生改变。

    思想可以慢慢改造,而武力这种东西却更依赖于先天的资质,最重要的是,以自己和断天涯的私人关系,对方一定不会介意在残酷的种子角逐战中,“收不住手”将自己杀死。

    想通了这一关节,杜傲天的眼中一片清明,他抬起头看了马庆轩一眼,而后再度单膝跪地,恭声说道:“还请长老放心,傲天定然不负所望!”

    马庆轩满意地点点头,挥了挥手:“待领完了奖励,你就去后山的锻魔窟罢,参悟我魔教历代先知的感悟,或许你会有新的领悟,也能缩小一下你与他之间的差距。”他双目直视杜傲天,几乎是一字一顿地说道:“我,或者说我们,需要一个相对公平的战斗。”

    与断天涯相比,杜傲天入门时间和修行的时间还是短了不少,“相对公平”这四个字对于他而言,实质上就是最大的偏袒,因此他浑身一震,将头深深地低下,口中断喝道:“傲天自当竭尽全力!”

    马庆轩挥了挥手,缓缓闭上了眼睛,杜傲天等了半晌见没有动静,这才缓缓起身,一步一步地退到了门口,这次没有压力的影响,退得翻到比进来还要快上一些。当他退到门口就要转身离开的时候,马庆轩突然张口说道:“稍后你去授宝殿一趟吧,三层有一柄‘魔诛’,正合你用。”

    杜傲天回身一躬到地,而后再退了一步,转身离去,“魔诛”乃是刑殿第十代长老所铸,以杀伐而闻名,上面沾染的异教徒、魔门叛逆的血液,少说也有数万,堪称一件强大的魔兵,只是他的心中却不知是何滋味——拿起了那把刀,就意味着要扛起相应的责任,林浩宇叛教回归道门的事情,他不相信这些身居高位的魔教长老不知道,如今马庆轩让他拿起“魔诛”,也就是命令他清理门户,哪怕不出手主动追杀,最低要求是再见林浩宇的面不留手。

    走出律殿,杜傲天抬起头看了看天空,发出一声轻微的叹息,眼前闪过碧秀的脸庞,他不知道如果碧秀还在的话,会让他如何处置这件事情,但他现在已经是别无选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杜傲天转身向着授宝殿走去,他的速度很快,似乎是还怕自己慢上一点就会变了主意一般。

    律殿内,马庆轩再度张开眼睛,脸上泛起一丝微笑:“这个孩子,可堪造就。”(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