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返真

240.互道珍重道魔分,玄天观中峥道人

    以命搏命的紧要关头,无论是林浩宇还是杜傲天,都没有选择闪避,两股气势在这个时候就好像是洪流一样,爆发出一阵阵的闷响,两个人的眼中都是坚定无比神情,身上更是一往无前的气势。

    然而在最后的关头,他们的手却都不约而同地偏了偏。

    方天画戟从林浩宇的右侧划过,造成的伤害并不高,林浩宇的右臂被爆裂的真炁炸飞了一大块皮肉;林浩宇的匕首从杜傲天的左侧划过,锋锐的庚金之气在杜傲天的左臂上留下一条深可见骨的伤痕。

    二人错身而过,都没有试图治愈伤口,也都没有回头。

    “一击已过,你伤到了我,你可以走了。”杜傲天冷冷地说道。

    按照魔教的律法,若是叛教者能够逃脱行刑者的追杀,便不会再被追杀,但今后若在正面战场上再遇到魔教教徒,却依然只能不死不休。

    林浩宇沉默了一下,轻轻地点点头,说了声“谢谢”,而后又顿了顿,这才说道:“她的事情,我会去注意的。”

    杜傲天没有说话,只是体内的真炁波动了一下,林浩宇叹了口气,纵起剑光,向着东北方向一路奔行而去,口中作歌,调子很平常,也听不出是喜悦还是哀伤:“寻仙访道入尘寰,风起云涌作等闲。繁华开落三秋岁,机遇真师返自然。”

    轻轻地摸了摸手臂上的伤口,杜傲天摇摇头。向着西北方向行去。没有了碧秀的支持,他在魔教中的地位定然会受到威胁,他现在必须去拜会那些魔教元老以寻求支持,若是失了地位,他就算想要去寻找碧秀的真相,也怕只是万难。

    没飞出十里地,林浩宇便看见了优哉游哉的黄兴真。他连忙止住剑光,向着黄兴真稽首施礼:“弟子林浩宇,见过师叔。”

    黄兴真看了看他,点点头:“起来吧,灵觉还算敏锐,能够分辨出杀气和杀心的区别,还没被战阵蒙混了头脑。”

    林浩宇尴尬地站起身,方才与杜傲天的力拼,两人都是杀气盈野。声势惊人,光是外放的杀机都能将飞鸟惊得胆裂而死,但实际上双方都没有动丝毫的杀心,那些招式虽说是威力惊人,没有了杀心也就没有了一切,如果杜傲天在力拼之前便将自己的内天地外放。林浩宇就是连出剑都会变得无比困难!

    “你又欠了他一个大人情。想想到时候怎么还吧。”黄兴真毫不在意地抻了个懒腰,“正道对你的追杀应该是告一段落了吧,以后只要小心烂柯真人就好了,她可是护短的紧,至于其他人,只要给的好处足够多,也没有人会找你的麻烦。”

    说着话,黄兴真的脸色就变得很古怪了:“不过就只怕以后你会经常遇到她啊。”

    黄兴真的话必然不会有假,所以在听了这段话之后,林浩宇下意识的想到了那一曲洞破幽冥的《澄清韵》。只感觉一股寒气从脚底涌起,直奔顶梁而去,体内的真炁似乎又有了失控的迹象。

    “就怕成这样?”黄兴真睨了他一眼,伸手向天空一洒,只听凭空里打了一股霹雳,一股土黄色的光芒将林浩宇和黄兴真一起笼罩在内,随即,林浩宇只感觉脚下生风,眼前光怪陆离,就连神智都为之恍惚了不少!

    好不容易,林浩宇才回过身来,他知道眼前这番景象是因为遁光的速度超过他承受范围的一种表现。

    或许过了很久,也或许仅仅一瞬,当林浩宇再度睁开眼的时候,眼前已是一片起伏的山峦,二人虽然悬在半空,却依然可以见到山上云雾飘动,半山腰上一座并不奢华的道观在云雾的掩映中若隐若现,朝阳下宛若人间仙境,偶有阵阵经韵声传来,正是“蝉鸣暑夏意,耳听经韵徐;灌音清静早,纳风翠竹低。留心玄都处,赏木青山披;劳烦云唤醒,叨扰松铭记。”

    “地方不错吧?”黄兴真偏了偏头,问道。

    林浩宇深吸了一口气,点点头:“确实是一处好所在,这边是师门的山门所在?”

    黄兴真点点头,落下遁光,林浩宇抬头看了看山门,只见上面高悬着一副匾额,上书三个大字,“玄天观”,笔迹并不公正,甚至可以说是很烂,却偏偏给人以一种飘飘渺渺的感觉,很是舒服,长久观看,便有神合天地之感。

    不知不觉间,林浩宇只感觉自己的神识随着三个字的笔迹开始运转,飘飞,神魂直达九天之上,附身下视,一片渺渺茫茫,戊土、癸水、乙木各色天地元炁交相呼应,早已不见了原本的山色山景,正所谓“山不是山,水不是水”,天地万物不过是各种元炁的聚合之体,林浩宇虽是早有所悟,但知道这一刻才真正的明了。

    一股精纯的天地元炁从林浩宇的天灵盖涌入,直达丹田,令他浑身为之一清,一股股带着血迹的汗水从他周身三千六百窍穴涌出,打湿了他的衣衫,同时也治愈了体内的暗伤,心灯如有所感,如豆的灯火跳跃了一下,终究没有蹦出一点点火星。

    林浩宇的神魂继续飘飞,猛然间,他看到玄天观的后山,那里是一片虚无,又仿佛有一个巨大的漩涡,庞大的吸力传来,几乎将林浩宇的神魂摄入其中,林浩宇惊恐地发出一声尖叫,努力地想将自己的神魂从其中拔出,却是无能为力。

    “醒来罢!”

    一个浑厚的声音传来,林浩宇只感觉那股吸力一松,神魂归于体内,睁眼时,又是出了一身的冷汗,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看着一个方脸道士从山门中走出,手中拂尘轻扬,还有些法力波动未曾消散,显然就是他救了自己。

    林浩宇刚刚想开口打招呼,就见方脸道士对着黄兴真打了一个稽首:“师叔,您回来了,这位是……”

    “随手捡回来的,你流落在外的小师弟。”黄兴真回答的满是无所谓,“悟性尚可,资质却是差的一塌糊涂,你代师授业吧。”

    方脸道士谨慎地点点头,能从山门处的匾额上感悟到天地元炁的运行,这个悟性却是没的说,资质嘛,对于玄门正统而言,只要悟性足够总有办法弥补资质上的缺陷,还不等他继续说话,就见黄兴真飘飘摇摇地进了山门,口中说道:“这次师叔出去收获不错,后山那个烂摊子又能收拾一些了,你这个小师弟嘛,我就不管了,你把他那些乱七八糟的功法全废了吧,玄门嫡传的弟子把自己整的魔不魔道不道,带出去都嫌丢人。”

    林浩宇这一身功法魔道双修,但是却斑驳复杂,根本就没个定型,越是修炼下去,对自身危害越大,之前的走火入魔就是明证,唯有重修玄门正宗,才能彻底摆脱这种状态。

    方脸道士恭谨地向着黄兴真离开的方向行了一礼,刚刚张开嘴,就见一道金色的符篆飞了过来,直接落在了林浩宇的身上,黄兴真继续说道:“入门的第一课不能少了,这道五岳真形符让他一直背着,好好磨练一番心性才是。”

    林浩宇只感觉身上一沉,真个如同五座大山压在身上一般,无论是真炁的流动还是体内血液的流动都为之停滞下来,一身破障期的实力被愣生生地压制到了练气期,他抬起腿试图走上一步,却是打了个趔趄,险些栽倒在地。

    方脸道士伸手将他扶住,脸上满是古怪的神色:“贫道道号无争,现任的玄天观观主,你叫我无争师兄便是了,不知小师弟……”

    林浩宇龇牙咧嘴了半天,稍稍适应了突如其来的重量,这才回答道:“师弟名叫林浩宇,还未曾见过师父的面。”

    无争道人点点头,转身引着林浩宇向山门内走去:“既然师父还没赐下道名,我便先叫你浩宇罢。”

    话锋一转,无争道人说道:“既然是师叔发话了,让你从入门第一步做起,我也不敢违抗法旨。我看你修炼的功法中有很明显的道门痕迹,不知道你对道门有多少了解?给我说说,我也好给你安排入门的课程。”

    林浩宇一步一拐地跟着无争道人,有些气喘地将自己在青霞观中的那段生活说了出来,无争道人听罢,点点头:“单看入门的功夫,这青霞观,也算是玄门正宗了,想必是时间太过久远,失了根本的传承,你入门之后要做的,基本上还是这些。”

    “还做?”林浩宇有些不解莫名,这不是要给让自己修炼玄门正宗,以期彻底消除隐患么?

    无争道人拂尘一抖,将他卷起,说道:“知辱方能求荣,知动方能守静,这句话可是没有错误的。”

    貌似憨厚地摸了摸颌下并不存在的胡须,无争道人一道符篆打在了林浩宇的身上:“这道符篆嘛,也没什么大用处,不过只要你偷了懒,就会浑身痒痒。”

    说着,无争道人的方脸上满是正经的神色:“红尘虽然能炼心,但也能污浊了本心,所以愚兄也只能出此下策,还望小师弟不要见怪,不要见怪啊。”

    一阵难言的瘙痒从骨头缝里传来,林浩宇的脸上表情瞬间古怪了起来,他吃力地抬起手,想去抓抓脖子,同时颤声问道:“我什么时候能见到师父,现在我都不知道他的真名……”

    “师父啊?”无争道人又摸了一下下巴,“你现在看看你的那个小证件,应该就知道师父是谁了,恩,至于见面……等水到渠成便是。”(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