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返真

129.初入市场遇合作,浩宇随心得入伙

    匆忙离了此处,林浩宇寻了一处并无人烟的的林子,盘腿坐下。¢,

    他脑门上满是冷汗,心中也一阵后怕。

    若是在魔教之时,他方才那般折磨人的手段只能所做小儿科,但在刚才,他并没想那么多,便就出手将王忠打残,心中更没有半分感觉,被玉佩一提醒,他才恍然大悟,总算是回过了神来,不至于走火入魔。

    感受到他的情绪,玉佩发出一声嗤笑:“入道者三灾九劫,你这还算不得什么呢,想要真正的把守本心不为外物所扰,想要真正地锁住心猿意马,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

    林浩宇沉重的点点头,真炁运行之下,体内的气血缓缓平复,他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又默诵了一番《净心神咒》,才站起身来。

    “想不到啊,南疆的一个小城,就有如此多的门道,连我都险些陷在这里,看来任何地方都不可掉以轻心。”林浩宇喃喃自语,伸手将自己身上的染血的衣物撕下,换上一身干净的长衫,“财不露白,嘿嘿,财不露白。”

    “吃一堑,长一智,以后小心些就好了。贫道也是没有料到,这世道变化会这么大,人心不古,人心不古啊。”玉佩很是痛心疾首地说道,“贫道明明记得,以前坑人的都是些南域的土著,怎么现在连中域都玩上了坑自己人的把戏。”

    “无非名利二字罢了,常言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林浩宇恶狠狠地说着,“既然他们在我头上动土。就要付出代价了。”

    说罢,林浩宇拔腿就往城里奔去。看着他的动作,玉佩啧了一声:“你小子就不怕再度成魔?”

    “以直报怨尔,又哪里称得上是入魔,只要手脚干净些不就可了?”林浩宇说完,又停了下来,“这些人定是惯匪,也不止这些人,谁知道有没有更厉害的角色,我若是以现在的身份回去的话。也不定会遇到什么……”

    能够猖狂很久还没被打掉的惯匪,仅靠着手脚干净是不行的,想必身后很是有些根底,自己贸贸然回去找麻烦,很可能狐狸没捉到反而惹了一身骚。

    想通这一关节,林浩宇便从口袋中摸出一张人皮面具,这还是那“德川秀成”的人皮面具,当初林浩宇用自己的本来面目引诱静云派的弟子,这人皮面具放在百宝囊里面。倒是保留了下来。

    那面皮贴在了脸上,林浩宇正个人的气势都随之一变,阴狠而凌厉,就像一柄藏在刀鞘之中引而不发的尖刀一般。

    “啧啧啧。谁说魔教都是歪门邪道,没得一点的好东西了?贫道看这人皮面具就不错嘛,居家旅行、杀人越货必备的宝贝。”玉佩见到这面具出来。也是见猎心喜,又开始在林浩宇的耳边喋喋不休起来。

    将蛇麟剑收回鞘内。林浩宇没有将其放回百宝囊,而是悬在了腰间。之后他便步履轻盈地向着赌石的所在走去,今天既然见了血,那就肯定要红火红火,发发利市才能对得起那十二颗大好的头颅。

    王忠虽然是个骗子,但他为了博取林浩宇的信任,对他说的那些信息必然都是真的,赌石的所在地,他是不会欺骗林浩宇的。

    走了不过半个时辰,林浩宇就到了南疆城外的一处赌石的集市之中,这集市里面到处都是南疆风物,建筑景色与外界都有些不同,处处充满着南疆的风情,穿着各色异族装饰的蛮人,在此地随处可见,这些人比起中域人而言,要瘦小不少,乍眼看去,就好像猴子一样,很好辨认。

    集市里面,有传承千年的传统和规矩,所有南域来的蛮人都会在客栈中找地方住下,客栈中房间前挂着的牌子就是里面住着蛮人的证明。

    那个牌子翻开的时候,说明里面的蛮人处于空闲状态,现在的人可以敲门进去看货,双方谈妥了价格,便是一手交钱一首交货,事后再无一点瓜葛,无论这玉石之中开出来的是价值连城的宝玉还是毫无用处的顽石。

    那个牌子若是倒扣的时候,就说明里面的蛮人在谈生意或是外出,不接客的,此时若是敲门便有窥探双方财富的意图,严重破坏行规,会受到所有赌石圈子的人的鄙视甚至围杀,以后也别想在这个圈子里混了,即便房中的人直接动手杀人,也不会受到规矩的处罚,周围的人无论认识不认识,也会协助斩杀或者驱除破坏规矩的人,赌石圈子里的公正需要每个人去维护。

    买完的石头并不会当场切开,而是拿到手中之后自行处理,可以选择在指定的赌石坊中切开,每切开一刀就可能有人竞价,也相当于二次赌石,不少人靠着这个发了大财。

    如果不选择去赌石坊,也可以选择自己将玉石切开,到那时是赚是赔,自己不说没人知道。

    这处南蛮人聚集的集市异常的繁华,来自天南海北的玉石爱好者云集于此,大多抱着一夜暴富的梦想,不过能够实现这个梦想的人却少之又少,一夜之间倾家荡产的却是大有人在,同时,新入行的不断交着高昂的学费。

    林浩宇漫步在集市的街头,看着形形色色的人,他们或是兴奋、或是决绝,可无论是哪种人,他们情绪里都充满了对于下一次赌石的期待。

    “看,那个是老王,上次人家眼水准的很,都觉得那块石头一贯大钱不值,人家给蛮子砸了一百两白银,结果,切开后,满水满色啊!”

    “小刘,不要气馁,刚刚入行,没有经验哪里有不赔的?时间长了,懂得多了,赚回来也就容易了。”

    “我知道,今天我再去赌一次。就一次,不翻本直接就走。下次再来!”

    ……

    听着他们的对话,林浩宇不由得笑了笑。赌石一道,倒也能够显得出人生百态,那些满脸悲愤、决绝的固然是赔了不少,但那些意气风发的,又有几个是真的赚到了的?

    就在这时,一个有些粗豪的声音传来,明显是呼喊林浩宇的:“这位兄台,要不要搭个伴呢?”

    林浩宇转头望去,就看见两个汉子正站在右前方。看着他等待着回话,所谓的搭个伴,就是要组团一起参与赌石,共担风险、共接收益。

    这种搭伴在南疆很是寻常,或是几个志趣相投、脾气相仿的朋友,或是成本不够干脆临时搭伙的,林浩宇本想拒绝,可又听玉佩在他的耳边说道:“答应下来便是,和他们走走。看看如何与蛮人砍价,不熟悉价格定然会平白多掏出一大笔钱,贫道是能看透这石头,可怎么也不能便宜了那蛮人。”

    林浩宇应了声是。便笑着对两人说道:“两位大哥若是有意,小弟就搭个伴也无妨,可是这赌石由谁主导……”

    站位靠前的汉子想了想。说道:“既然是我们邀请的,当然就要我们主导了。无论大赚还是大亏,我们也拿大头的。”

    这说法的确中规中矩。风险和,林浩宇也没犹豫,便点了点头,在这种事上,没有人会联合蛮人蒙骗中域的赌客,因为一旦进入赌石圈子,所作所为不但关乎自己的声誉,还关乎着自己的身家性命,整个赌石圈子里没有人能够容忍这种败类出现。

    见林浩宇答应了下来,两个人明显松了一口气,站立位置靠后的那个指了指旁边的客栈:“来把文书签一下,多少是个保障。”

    林浩宇点点头,随着这个人进了客栈,这南疆虽然算得上是蛮荒之地,但这契约文书的使用却是最频繁的,想必也是这里地处南疆,常年与南域蛮人尔虞我诈造成的。

    看了看文书,林浩宇才知道这两个人一个叫做李威,一个叫做刘冉,他不由得有些好奇:“两位既然已经组团,为何还要拉人入伙?”

    这个叫做刘冉的汉子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倒也没隐瞒什么:“还不是因为成本的问题?我们兄弟两个这两天走了霉运,买的几块石头都没赚到,找几个朋友加入,或许能改下运势。”

    林浩宇点头,便不再多话,反正他来这里也是为了涨涨见识,学学砍价,自己有玉佩这么一个玉石里面的老祖宗在,熟悉了门路单干便是了。

    没过多一会儿,李威又带了一个人过来,这个人举止很是大方,丝毫不显得局促,显然是个熟手,他客气地向着林浩宇、刘冉笑了笑,他熟门熟路地在文书上签了名,上面写着“王翰”二字。

    李威见人差不多了,便拍了拍手,说道:“既然人差不多了,大家对于我这个条款也还算满意,那么我们就开工。”

    林浩宇当然没有任何异议,这处客栈也是南方蛮人盘踞的客栈之一,想要开工倒也方便。当下,四个人便向着楼上走去,李威轻轻地撬动一个挂着牌子的房门。

    “请。”一个古怪的语调从屋中传来,口音很重,但常年混迹于此的李威等人早就习惯了这种语调,轻轻地推开门走了进去,落在最后的刘冉伸手将门上的那个牌子翻了过去。

    林浩宇仔细地记住这些细节,跟着李威走进了屋子,随即开始上下打量对面的蛮人。

    这个蛮人长得瘦小枯干,像一个发育不健全的孩子,身上纹着各式各样的花纹,脖子上拴着一只用白骨造成的长笛,也不知是兽骨还是人骨。

    也不知为什么,当看到这个蛮人的时候,林浩宇就感觉一股冷气从脚底升起,让他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也不知怎么,他看着这蛮人总感觉自己就像是见了鬼一样。(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