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返真

127.向来只有我坑人,怎能容得人坑我

    王忠领着林浩宇走在南疆城的路上,看似熟悉无比,但是又欲言又止,林浩宇问道:“你有话直说便可,我也不是那初入江湖之辈,去哪里赌石还要看你路数,莫要顾虑太多。+頂點小說,”

    王忠想了一下才回答道:“公子如此说就好了,若是公子想要玩玩刺激的,便去城外的集市上,那里是南域蛮子的聚集地,出售的都是直接从南域带来的石头,好的价值连城,差的一文不值,有不少人在那里一夜暴富,但更多的人却是倾家荡产。”

    “如果想要稳妥一些的呢?”林浩宇追问道。

    王忠笑了笑:“稳妥一些的,便是去城中、城外的几家庄子,他们虽然卖的也是些没开过的石料,但通过那里的鉴师鉴定,除了少数几块镇场子的奇石之外,其余石头的价值和标出的价格也不刽相差太多,一文不值的情况不会出现,虽说赚不到什么,但要亏也亏不了多少,故而不少初来南域的新人都会选择那里作为赌石的起手地点,一是可以熟悉一番赌石的流程,二是可以学习些相关的粗浅知识。”

    “去那些集市,去那些集市!”玉佩唠唠叨叨地在林浩宇的耳边说道,“有贫道在,你还怕个什么风险?只要贫道这个玉石的老祖宗在,什么好宝贝能逃脱得了贫道的感应?”

    林浩宇本想先去城中的庄子看看,可玉佩一直在这催促,他只好说道:“那就去城外的集市上,第一天玩个大的也算是讨个彩头。若是亏了,我当即收手便是。”

    听了林浩宇的话。王忠的脸上闪过一丝喜意,他笑吟吟地点点头。随手指向路边的一家成衣铺:“那就听从公子的吩咐了,这家店面我还算熟悉,衣服的质量价格也算得上公道,公子若是不嫌弃档次低了,大可以进去一看。”

    王忠见林浩宇进了成衣铺,便对着那边的掌柜使了个眼色,对方心领神会。

    没过多久,林浩宇就换上了一身带有浓厚的南疆风土气息长衫,这一套衣物的价值不菲。但价格也算公道,说得上物有所值,掌柜一见林浩宇,就眉开眼笑:“公子真个是玉树临风,这衣服配着公子的神气,也算得上是相得益彰了,若是走在大街上,也不知会迷煞了多少怀春少女呐。”

    林浩宇听到这话,也是心神舒爽。谁不喜欢听好听的啊,当即爽利地掏出钱,将这身衣物买下。

    掌柜恭维着将林浩宇送出了门,给王忠打了一个手势。王忠向林浩宇告罪了一声,便走了过去,等他回来之后。就对林浩宇说:“掌柜说今天做了笔好生意,正想着晚上请我吃酒呢。”

    “应该的。这里裁缝的手艺不错。”林浩宇含笑看着王忠,王忠是自己的向导。刚刚这一下,多半是掌柜在商量给王忠的提成而已,此刻的林浩宇和玉佩所想的事情,都在那赌石上面,行有行规,也不能砸了对方的饭碗,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也没有什么。

    和对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不多时,两人就出了南城门,看着城外那绵延不绝的山岭,林浩宇突然说道:“这南域,还真是望山跑死马的地方,中域的骑兵想要在这里展开,怕是要费不少的手脚?”

    王忠笑了笑:“当然需要不少的手脚,否则以南域那帮蛮子可怜的战斗力,岂不早就被中域吞并了?想不到公子不但博学,在军阵之上还有了解,在下实在是佩服,佩服。”

    林浩宇对王忠的恭维不以为意,他只是想到了以前的战场生活,故而心有所感罢了。相对于其他的几个地区,南域最显荒芜,除了南域的蛮人,很少有大的城镇和国家,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打仗的,若不是有这赌石产业,这南疆城恐怕也发展不出如今的规模。

    想着,林浩宇问道:“距离蛮人的集市还有多远?”

    “不太远,也就一里多的山路,只是道路确实崎岖,否则便骑马赶路,还能快上不少。”王忠回答道,自顾自地在前方领路。

    看着两边的山色,莫名的,林浩宇就感觉空气中多了一股杀气,这种直觉还是当年在魔教之时被李立权所培养出来的,他缓缓停下脚步,叫住了王忠:“我总感觉这山中多了些诡异的气氛,会不会有劫道的土匪?”

    王忠一听这话连连摆手,他肯定的说道:“南疆城赌石兴盛,无论是官兵还是附近各大武林门派,只要是在这产业中沾上些好处的,哪里有不用心维护的心思?这里绝对是安全的。”

    听了他的这一番说辞,林浩宇的心里也闪过了一丝疑惑,毕竟他已经远离战场很久,这直觉方面有所下降也是在所难免,说不得这也是自己的错觉,当下他便不再说话,只是用心地感悟着周围的动静,同时小心翼翼地戒备着。

    只听路边一阵弓弦声响起,起码十支利箭向着林浩宇射来,箭尖上涂着绿色的液体,定然是带有剧毒!

    林浩宇一脚踢在了王忠的后背上,让他趴下,同时抽出蛇麟剑,在虚空之中划了一道弧线,将袭来的箭矢全部隔开,大喝:“哪里来的蟊贼,敢在这里拦住小爷儿的去路?”

    “倒是没想到,一个小肥羊也有一身的好功夫,别以为换上了一身南域的服装,就以为大爷们不知道你是初来乍到的新人了,”一个凶戾的声音从路边传来,随即十多个面容精悍的汉子提着刀枪从里面走了出来,看他们老练的模样,这种事情显然是经常做了。

    王忠似乎是真的受到了惊吓,被踢开后慌慌张张地跑到了林浩宇的身后,身体还在不断地发着抖。

    “看来你们还真是个上老手了,杀人夺宝的事情没少做?”

    嘴上应承着。没有去管王忠,林浩宇双目微暝。只是心中在不断的盘算。

    面前这些人,也不过就是三个筑基期、八个入道期的蟊贼。对他来说实在没有什么威胁,虽然林浩宇现在只有筑基期的修为,但对他而言,这些人根本不在话下。

    “不对,我刚刚那一招已经展现了筑基期的水准,就算打不过也能逃得掉,这些人莫不是有什么后手?”

    但还没等他想明白了事情,就听那边为首的大汉发出一声咆哮:“还不动手!”

    大汉的吼声刚刚落下,林浩宇就感觉身后寒毛直竖。一股药粉随着风刮到自己的身上,自己只感觉到身上一阵酸麻痒痛,那药力便顺着周身的窍穴涌入经脉之中,一阵乏力感涌上心头,他只感觉自己的骨头都有些酥软了!

    下一刻,一股金风从他的脑后传来,方才还畏畏缩缩的王忠已然提着一柄匕首,恶狠狠地刺向了他的后心!

    到了此时,林浩宇哪里还能不明白自己的处境?恐怕自己一进城就落入了这王忠的眼中。那成衣铺的掌柜、甚至是客栈的掌柜,都是这个王忠的同党。

    林浩宇自然不无防范,对于自己的吃食和环境都有了解,可现在这情况。这些人必然是在自己的那张床上或者是在自己买的这一件衣物洒下了药剂,而现在这身后扑来的粉末,则是一种药引。两相结合之下,就能将这些早已粘在身上的药剂引出药性。否则自己身边还有老奸巨猾不知深浅的玉佩,怎可能如此轻易着道!

    但林浩宇好歹也算是久经战阵之人。虽遭王忠偷袭,自己肉身也酸软无力,但对付这普通人的王忠还不在话下,他侧身闪开王忠的攻击,随后运起气劲,一掌打在了王忠的后背上。

    若是搁在平日,林浩宇这一掌至少也能将王忠打一个浑身骨骼尽断,可他身中剧毒,一身实力百不存一,也只能将王忠打得口吐鲜血了。

    王忠吃力地直起身,狠狠地擦去了嘴角的鲜血,他的确只是一个普通人,不然也不能骗得林浩宇的信任,林浩宇这一掌他受的并不轻松,一口鲜血吐出,心中凶性大发:“娘的,别杀了他,弄残就好,这次的财物我少要半成都行,把最后一刀留给我!”

    对面为首的汉子大声笑道:“好说,好说,这话我爱听,这小子咱们一定招呼!你那半成收益就给我了,哈哈!”

    喊完,这汉子猛然举起了手中的钢刀,带着十个手下,向着林浩宇就冲了上来。

    在他们料想之下,林浩宇已经如此虚弱,他们想着的已经不是怎么和林浩宇斗了,而是在想将林浩宇弄个半死,多赚这半成的份额,赌石场上当然没有算计,大家讲究一个公平的环境,但是对于初来乍到的小肥羊,一旦落入有心人的眼里,不算计才怪;公平只能针对具有相同地位的人来说的,当你贸然闯入一个圈子,还指望有公平,真是痴人说梦。

    听着这些人将自己当成一头猪一般,讨论着各自该分多少肉,林浩宇只感觉一阵怒气冲天,连双眼都有些发红了,自从入了魔教到现在,他哪里还受过这种戏谑?!

    “慈了个悲催,贫道真算阴沟里翻船,平时只有贫道坑人的时候,这个世上还有人敢坑贫道!世上之后贫道坑人的时候,没有贫道背坑的时候!也罢也罢,贫道就替灵官爷超度了你们这些孬货!”玉佩愤怒的声音想起,一股比林浩宇平时感受到的强大到不可想象的真炁涌入他的经脉之中,玉佩怒极之下,露出了平时藏的私货。

    但林浩宇没有计较,反而觉得此时玉佩的声音无比悦耳,随着真炁的涌入,林浩宇眼中的厉色增强了几分,怒气减少了许多,毕竟,主动权已经落到了自己手里。(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