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返真

1.卧虎庄里争意气,浩宇纨绔邀约敌

    楔子:贫道全真教龙门派第三十代玄裔弟子梁兴扬是也,入道终南山子午峪金仙观,闲暇之余,创作《返真》,希望通过尽可能真实的修行心路让大家能够明了修行的方向和宗旨,其中会根据情节发展,放上一些真正能够修行或者度人的法门,留待有缘,也欢迎诸位朋友到我们道观相聚,慈悲慈悲。下面开始楔子:

    在那万恶的旧社会,陕北有一户人家,非常勤劳,品行非常善良,但是生活非常困苦,一直不得生财法门。有个道士路过,见他们可怜,便说:“因果因果,众人说得,人善人欺天不欺,既然有缘,我告诉你你们个办法;无论你起的早晚,哪怕回去睡觉,卯时开始点亮你们家的灯。”

    那家人听了,每日卯时便点亮他们家的油灯,每当有路过的人,便说:“这家真勤快啊,起的真早,肯定是富户人家。”

    过了几年,这家人真发家了,这句就是叫做众口有毒,也是信仰力量的体现,按照现在的话,就叫做舆论的力量。

    善恶就在人的一念之间,当世人被蒙蔽了眼睛的时候,亿万人称赞的恶人也会被树立成圣贤,亿万人唾弃的善人也会被打落地狱。

    当然,哈姆雷特也说过一句话:“哪怕把我关在一个果壳里,我也自认为是无限空间之王。”

    修道,便是寻真,便是在寻觅到真正的自我,于是,我们的故事便从一盏油灯开始……

    正文:

    天空湛蓝,万里无云,虽然天气还很清冷,但卧虎庄的十几名弟子却都穿着短打站在校场的战台之上,他们站成三组,互相瞪着对方,却是在暗暗较劲,不肯落于人后。

    今日乃是卧虎庄一年一次的岁末大考,这三拨人便是共管卧虎庄的林、张、王三家的子弟,在这个时候谁都不想弱于人后,故而在此时他们都憋着劲,免得被另外两家给比下去了。

    林承博、王岩松与张汝林三人便站在战台的前头边上,这番大考便就是由他们三人来主持,而在他们后面则是三家的嫡系,而在这台上,则是今年参加大考的子弟。这一群人凑在一起,一副好不热闹的样子,但若是仔细去看,便能发现他们每一个人的脸上都露着不肯示弱的神情。

    “不错不错,没想到才一年的时间,你们林家的这些子弟就已经将白虎秘法练就得如此威势啊!”王岩松一边抚着自己的胡须,一边打量着这些虎虎生威的子弟。

    只是,他这话听似赞叹,可在林承博这里却格外刺耳。这卧虎庄御三家之中,林家的“白虎神诀”与这卧虎庄有传承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这林家却是三百多年之前来的外族,和这有千年传承的王家和张家相比,根基浅薄,但自从三家建立了这卧虎庄之后,这卧虎庄的事务却都被这林家掌握,这王家现在这么说,分明是讽刺。

    “只不过是些凡俗套路而已,没什么了不得的。”林承博知道这王家觊觎卧虎庄大全久矣,这个时候他便准备将此事给含糊过去,一面引得其他人的议论,坏了这卧虎庄各家之间的关系。

    “二位,咱们不妨来猜猜看,今年的大考,谁家能够夺魁?”胖胖的张汝林此时岔开了话题,他也知道这王家对于这卧虎庄的传承被林家这个外乡人得了去而耿耿于怀,不过张家在这方面却是早就看开了,而这林、王之间的矛盾,也往往是由他们张家来调停的。张汝林知道,这王岩松现在出头,无非就是想要给今年才主持大考的这林承博一个下马威而已,林家的实力,两家也都是知道的,但林承博鲜有出手,加之还有一个问题儿子,故而现在是被人小瞧了。

    那王岩松刚要说话,这时候,那王岩松的管家却忽然走到了他的身边:“老爷,林家的那个又来了……”

    “嗯?”听到管家的话,王岩松将头瞥向了校场的另外一边。

    在校场的另一边,有一个穿着白衫袄的男子,这个时候正看着校场上的弟子出神。这个男子皮肤白皙,相貌也不错,打扮一番便是一表人才,只是和在场的这些虎虎生威的弟子相比,这个年轻男子的身上却没有什么特异,不如说,对方便就是一普通人而已。

    而林承博在看到这男子的时候,脸上也是显现出了尴尬的神色。

    “哼,管他作甚?”王岩松轻哼了一声,“再给他看上十年,也看不出花来。”

    林承博听得王岩松的话,然后又瞧了瞧那站在校场一角鬼鬼祟祟的男子,却是三尸神暴跳,这原因无他,盖因那个男子便是自己的儿子……

    “欸,我们林家这白虎秘法当真是威风凛凛,这还只是学习初级秘法的弟子,那学了高级秘法的弟子,却是更不得了了……不过更强的,却还应该是四叔才对。”

    这说话之人,名叫林浩宇,年十六,是林承博的儿子,他口中的四叔名叫林承照,却是天符宗的修士,神通强大,林承博感叹这白虎神诀乃是“凡俗套路”,到也不是空穴来风。

    林浩宇自小受四叔的影响,自小便对这修仙寻真颇感兴趣,那说书先生说的天书奇缘,林浩宇却都是背了个滚瓜烂熟。这白虎神诀虽然是凡尘的功法,但对这修炼而言,却是能让修士打下好基础,林浩宇因而一直想要学习这白虎神诀,而这岁末大考更是可以大开眼界的机会,他却是不想错过。

    “今日乃是卧虎庄岁末大考,你这闲杂人等来此作甚?还不速速离去!”

    正当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忽的从战台下面的人群这边传来,紧接着,一个男子便从这人群之中走了出来,此人却是王岩松之子王永元。

    “我也是林家之人,为何就不能来了?”这王岩松父子对林家一向看不顺眼,林浩宇对他们自然也没好脸色。

    听得林浩宇如此之说,这王永元的脸上却露出了讥笑:“你若是也学了这白虎神诀,到也无所谓,这大考也确实是要给子弟们参考的,可你这废物会么?”

    王永元这么一说,林浩宇顿时语塞了起来,本来按照规矩来说,这岁末大考是严禁闲杂人等进来的,林浩宇虽说是林家子弟,但却没有修行过功法,这要说来,到也真是“闲杂人等”。

    “那是我体质特殊!”林浩宇硬着脖子说道,“等我二十岁之后,我也能修行!”

    林浩宇虽然羡慕这白虎神诀,但林家却并没有人教他,而他父亲和四叔都曾和他说过“你的体质很特殊,是百年不遇的天才,但不能在二十岁之前接触内力,否则这种天赋就会白白浪费。等你到了年岁,便可开始学习!”

    是以林浩宇至今为止,依然只是普通人而已。

    “这岁末大考,只有我三家之中的修士才能参加,你是么?”王永元轻蔑的瞪了林浩宇一眼。

    “等我二十岁之后就是了!”林浩宇不肯示弱,回瞪了王永元一眼。

    “嘿,那就请你二十岁之后再来吧,大天才林公子。”王永元讥讽道,“竟然能编出这种无耻谎言,真够不知羞的。”

    “就是就是,明明就是一废人而已,竟然还跑到这校场上来撒野?”这王永元刚刚说完,又有几个王家子弟从后面走了上来。

    “是啊,就你这模样,赶快回家多找几个娘们,给你们林家传宗接代,没事别出来瞎逛,省得惹到不能惹的人!”又一个王家子弟在这个时候走了出来,这人刚刚说完,林浩宇便是一缩,因为他却是翘了相亲来这边的。

    只是林浩宇这一缩,这王家人还以为对方是怕了自己,更是笑声连天,这王永元更是讥笑道:“啧啧,这俗话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这位林大公子生的儿子恐怕也是废物……哦,是二十岁之后才能修炼的天才!”

    “哈哈哈哈哈!”

    这一说,周围的王家人都起哄笑了起来。

    “你有种再说一次?!”林浩宇这还没说话,旁边林家子弟也跳了出来。之前这林浩宇出现在这校场,确实是林浩宇理亏,但这王永元讽刺了一番之后,不仅没有见好就收,反而得寸进尺,这实在是孰不可忍。而且,王永元最后那句话,不仅仅是讥讽了林浩宇,更是把他父亲林承博,甚至整个林家都给嘲讽了。

    王家人看到林家子弟纷纷上前,也是不敢失落,战台上的十几名自己现在没打起来,这台下的众人,现在却要闹起来了。

    “哼!”

    这却是林承博发出的声音。

    只这一个字,便震得众人头昏眼花,刚刚差点打起来的王家人和林家人顿时都没了声息。

    “这林承博竟然到了这种程度?”见到林承博终于出手,王岩松却是心下大骇。

    这林承博的儿子据说体质有问题,不得修炼,他原本料想这林承博实力定然也不怎么强横,但现在刚刚这一下,却是内力外放而不伤人,控制精巧,他一对比,竟发现自己也做不到这点,换做是他的话,刚刚这一声,怕就是要躺下两人了。

    “今日乃是卧虎庄岁末大考,你们这是成何体统,退下!”林承博朝着众人怒喝了一声,然后便到了林浩宇的面前,然后把他揪到了一边,才低声说道,“你这逆子,怎么又到这来了?!”

    林浩宇对这功法修行有说不出的执着,从以前开始便经常跑去观摩林家弟子的修炼,而这每一年的岁末大考更是从不缺席,哪怕看不到,也要强行混进来。

    林浩宇听到林承博的话,脑袋缩了缩,嘴里却是死硬着:“这次就算是打死我,我也不回去!和那张家的大小姐结婚?小爷还不如死了算了!我林浩宇虽然算不上**倜傥、英俊潇洒什么,但最起码也是个眉清目秀吧?若真要我和那婆娘结婚,这比跳进粪坑还难受啊!”

    林浩宇这声音不大,但那张汝林却是听到了,他也不免有些尴尬。

    这张家大小姐,便是他张汝林的侄女,只是这张大小姐的相貌嘛……鹰勾鼻子蛤蟆嘴,草包肚子罗圈腿——这却用的已经是最文雅的形容了。

    而这时候,那林浩宇更是愤愤不已:“那媒婆说张家大小姐屁股大能生养……哼,这一个屁股都快有两个我这么宽的女人……我实在是不敢恭维!”

    这句话一出,旁人听在耳中,想笑却不敢笑,而那张汝林也是面色转寒,这张家人再怎么不堪,也不可让你在这里揭丑啊!

    “哈哈,林浩宇,你这小子就好好回家去修相亲吧,能把那张家大小姐娶进门,生两个不那么废物的儿子,却比在这难堪要好许多吧?”王永元又插了一句。

    “废物说谁呢!”林浩宇冲对方喝了一句。

    “废物说你呢!”王永元这刚接了一句,便发现中了套,脸色顿时铁青。他刚想要冲林浩宇回骂一句,却被王岩松阻止:“不得无礼!”

    王岩松说完之后,便向林承博稽首,然后告罪道:“犬子无礼,还请海涵。不过贵公子擅闯岁末大考,这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这今年的岁末大考乃是林二爷你主持,浩宇乃是你的儿子,若是偏袒之下,怕是不好。”

    林承博转头便看向了张汝林,希望他能够过来解围,但这张汝林却眼观鼻鼻观心,装作心不在焉的样子,显然是被林浩宇刚刚的那番话给气着了。

    “就是,这岁末大考乃是我卧虎庄的大事,怎能让这废物在这?”王永元这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只是这声音却不小,这句话给林浩宇给听了过去。

    “哦?那你肯否跟我这个‘废物’斗上一场?”林浩宇对着王永元喝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