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借刀杀人

    第113章借刀杀人

    令人感到惊奇的是,这个黑影,似乎并没有要躲避的意思,好像是想要硬抗两人的攻击。

    “找死!”煞跟风心里不约而同的冷笑,这些年里,他们见过很多不识好歹,自认为实力强悍的家伙,可是这些人,没有几个是长命的,死的往往比较快。

    他们两人虽然是敌人,但至少在这一刻,已经算是同仇敌忾了,这一拳,可是没有丝毫放水啊,不管这个人是谁,硬抗他们两个人的联手一击,除了死以外,不会有第二条路。

    这过程说起来挺长的,其实也就是瞬间的功夫,煞跟风两人凌厉的一击,很快地就落在了黑影之上。

    风跟煞两人,嘴角顿时微微一翘,这下知道装逼是什么下场了吧?

    居然敢硬抗,真是不知死活!

    可是,他们扬起嘴角的时间还不到一秒钟,就彻底凝固了下来,他们的拳头,并没有一种打到人的感觉,反而是在打中黑影的那一霎那,直接穿梭了过去。

    这一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得风跟煞脸色大变,不过好在他们是三阶后期的高手,战斗经验极其丰富,虽然震惊,但还不至于慌了阵脚,在近乎条件反射之下,他们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倒退了出去,速度极快。

    “嘿,你们躲的了么?”就在风跟煞以为躲过了这个黑影人的反击,正要松口气,然后继续开打的时候,在他们的耳边,突然响起了这么一道古怪的笑声。

    这一次,还没有等他们做出任何的反应,一双手便是在他们的瞳孔之中迅速放大,而后砰地一声,紧紧的锁住他们的脖子,那道神秘的黑影也是随即闪现,正是凌浩。

    这个时候,只要他稍微一用力,风跟煞两人,便只有魂归地府一途。

    意识到这一点的风跟煞浑身顿时一个哆嗦,不敢轻举妄动,这种擂台赛,并没有限定不可以取人性命,他们丝毫不怀疑,他们若是有丝毫的异动,这个家伙肯定会扭断他们的脖子,那可就太不值得了。

    他们虽然不怕死,但是能够活下来,谁又想要死呢?

    凌浩在这一刻,的确是有想杀死两人的冲动,毕竟这两个家伙,在各自的组织内,都算得上是一号高手了,尤其是在年轻一辈中,总是放眼整个修炼界,能够在这个年纪与他们匹敌的,人数不会太多。

    如果说这两人与他非亲非故的话,或许还会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说不定可以成为朋友,但是很可惜,这两个人身处的位置,注定与他很难走到一块去,做朋友,更是遥不可及。

    凌浩偏过头看了一眼那依旧没有丝毫异动的毒,他虽然没有办法看到对方脸上的表情,但也大致上可以猜到对方是什么心理,略微沉吟了一下,左手轰然一震,那被他擒住的煞,就跟断了线的风筝一样,直接飞出了擂台!

    根据规则,出擂台者,丧失资格!

    这不是凌浩心慈手软,而是他想要还一个人情罢了,要不是毒置身事外,他根本不可能擒住这两人,即便只是短暂性的置身事外,但这也足以让凌浩给予一定的报答了。

    而在这种情况下,最好的报答,就是让煞退出擂台赛,不取其性命!

    不过对于另外一个人,凌浩可就没有这么大的善心了,龙腾跟惊雀,一向都是死对头,双方一直对着干,相对的,跟武灵之间的关系还算一般,这也是他不击毙煞的原因之一,但这个惊雀的风,却必须得死。

    似乎是感受到了凌浩眼眸之中的实质般的杀意,风心头顿时一阵凛然,随即一股无穷的杀意便是涌现出来。

    他是一个高手,岂能够就这样死去,他虽然还年轻,但是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生死时刻,想要他的命,可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

    本来风还有些顾忌,担心自己一旦有所动作,会引来凌浩的杀机,在初始见到凌浩只是重伤煞,并将其震出擂台之后,他的心里着实松了口气,认为凌浩应该也不会杀他,但是看到对方眼中的杀意,他顿时就不这么认为了。

    他深刻地意识到,就算他不动手,凌浩也不会放过他,既然如此,那还有什么好顾虑的,他开始疯狂的运转体内的真气,打算发动最强一击,就算是要死,他也要拉着凌浩陪葬。

    可惜,想法是好的,但是实施起来,可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凌浩快速出手,在他的身上连拍了几下,这家伙体内运转的真气,就像是被堵了通道的流水一般,根本无法贯通,更不用说借此发动最强的武技了。

    “你……”风的脸色变得格外的难看。

    凌浩根本就不跟他废话,直接提着他,当成甩棍,朝着不远处正在激战的三人,运转真气,甩了过去,目标很明确,就是惊雀组织的另外一人,火。

    此时此刻,火,魔跟凌雪三人,正打得火热,彼此之间,并没有联手,几乎是见缝就打,格外的热闹!

    不过随着激战时间的推移,三人的身上,或多或少受了一些伤,虽说还不足以影响到自己的战斗力,但继续持续下去的话,迟早会有一人先倒下的。

    就在这个时候,凌浩提着风强势介入,把这个混蛋当成一个人肉甩棍,二话不说,直接扫向火,火这个时候,正在全心全意的对付凌雪跟魔呢,企图找到两人的空隙,一举将两人击溃,哪还有心思顾及周边啊。

    在感觉到身后有危机感袭来的时候,他几乎是没有丝毫迟疑,反手就是一掌,而且是卯足全力的,既然想要偷袭他,那就得有付出生命的心理准备。

    三阶后期武者的全力一击,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尤其是火这种变态,那可是足以匹敌一般的四阶初期高手的存在啊,触不及防之下,就是普通的四阶初期的武者都得重伤。

    一击落下,就听见砰地一声,某个人的身体彻底爆开了,鲜血掺杂着碎肉末,碎骨头洒满了一地,一股浓郁的血腥味道弥漫在整个擂台之上,令人不禁有股想要作呕的感觉。

    观众席上,凌天与孙振,面色平静,带着一丝笑意,反观金元,面色彻彻底底的阴沉了下来,一股狂暴的气息笼罩全身,瞳孔之中,满是凌厉的杀意,隐隐间有着火山爆发的趋势。

    虽说这擂台赛之中,死个人很正常,他其实心里也是做好最坏的打算了,但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解决惊雀组织年轻一辈高手的,并不是出自于龙腾或者武灵的人,而是惊雀组织自己人。

    这个结果,可就让人一阵郁闷了,这算怎么回事啊?

    要不是眼下局势特殊,他害怕惹怒不远处的老者,他都要赶紧叫停,然后把那个混账东西给一掌毙了,马勒戈壁的,你出手倒是挺伶俐的,可你特么的,好歹看清楚再出手啊,这不是自断手脚么?

    “啧啧,真是厉害,居然一掌就把人给打爆了!”在风肉体爆碎的那一瞬间,凌浩早就瞬移的离开了原地,那些沾满鲜血的碎肉末并没有溅到他的身上,见到这一幕,他笑得很开心。

    火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他目光一扫,发现凌雪和魔看他的眼神都怪怪的,这让他嘴角抽搐了两下,正欲开口说点什么,突然感受到了一阵心悸的寒芒,他浑身顿时一哆嗦,明白有人在注视着他,而且多半不怀好意。

    顺着目光,朝着那道令他心悸的寒芒所在之处看了过去,那是惊雀组织的所在地,这目光正是金元所发。

    一开始的时候,火还愣了愣,貌似他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吧?

    但随即他便是反应过来了,这脸色刷的一声,彻底阴沉了下来,骂了个锤子的,他居然被人设计了,刚才被他击杀的人,很有可能就是风了,因为刚才风还在擂台上呢,现在却已经是看不到了。

    “我草你妈的,你敢阴我?”火的性格本来就跟他修炼的心法属性一样,是个极其火爆的家伙。通过刚才金元的目光,他已经知道,自己彻底惹怒了首领了。

    此时此刻,要是不做点什么,就算安然无恙的回去,恐怕也是死路一条。

    而最好的办法,就是将凌浩彻底击毙,只有这样,才能算是将功折罪了。

    所以,他在第一时间,就冲着凌浩杀了过去,直接就是一招火焰拳,这是他的绝招,曾经凭借此招,他在三阶中期的时候,就秒杀了三阶后期顶峰的高手,威力极为惊人,但是消耗也是巨大的。

    之前在跟凌雪和魔混战的时候,他都没有使出这一招,他不想在解决了其中一人之后,却被另外一个人获利,但是现在,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凌浩,必须死!

    否则,他就活不成了!

    其实在火转身轰爆风身体的那一霎那,凌雪跟魔就已经退到一遍了,在那种情况下,火的确是露出了一个破绽,只要他们想,即便不可能击杀“火”,但也足以令对方重伤,但却没有这么做。

    至于原因,其实也跟火之前的顾虑差不多,不想便宜另外一个人!

    再者,先前消耗了不少,他们需要恢复的时间,只要有一个人率先恢复到巅峰状态,那么说不定就可以左右接下来的战局了。

    本文来自看書罔小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