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9章 艳阳酒吧

    “叔叔,看来你的精神头很好啊。”凌浩走进卧室,看到这一幕,不由的笑道,之前他第一次过来的时候,陈彪基本是死气沉沉的,躺在床上,脸上满是灰暗,像是对整个世界都失去信心了,哪像现在这样,还知道看书了?

    “哈哈,原来是小浩啊,今天怎么有空过来?”要是换做以前,陈彪必定皱眉,但是现在,却是一声爽朗的大笑,心情非常的舒畅,看向凌浩的眼神,也是愈发的柔和,他的双腿能够有所好转,都是拜凌浩所赐啊。

    “过来看看叔叔的腿恢复的怎么样了。”凌浩笑道。

    “呵呵,多谢挂念,虽然这双腿还没有完全恢复知觉,不过经过你的治疗之后,已经好了很多了,最起码,我现在用力敲打双腿的话,已经能够感觉到一丝丝的疼痛感,不像以前那样一点感觉都没有。”陈彪笑着说道。

    “这恢复的的确还算不错,依照叔叔现在的情况,只要再施三次针,应该就能够恢复大部分的知觉了,到时候杵着拐杖下地走路,应该不成问题,不过随后的疗程,就得依靠您自己来了。”凌浩检查了一下陈彪的状况,然后道。

    “依靠自己?这是什么意思?”陈彪微微一愣,就是一旁的陈梦婷也是有些不解。

    “很简单,想要让叔叔你的双腿彻底的恢复,仅仅依靠针灸是不行的,这还需要你自己去做康复运动,只有这样,才能够真正的刺激双腿肌肉的活跃性,并且不会落下病根。”凌浩笑了笑道。

    其实,他这话也是半真半假,依靠银针,当然可以做到这一点,只是凌浩觉得没有必要罢了,毕竟这一步,已经可以人为做到,不需要银针刺激,而且依靠自己做复健,对于双腿的组织细胞恢复,的确比银针刺激要好得多。

    “原来是这样。”陈彪这才释然。

    “叔叔什么时候喜欢看商业型的书籍了?”凌浩瞥了一眼陈彪手中的书籍,这是一本专门讲述如何创业的,据闻此书的销售量不错,凌浩虽然从来没看过,但也知道有这么一本书。

    “呵呵,闲来无事,随便看看而已。”陈彪笑道。

    凌浩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

    两人聊了一会以后,凌浩这才把话题扯到了正事上面,笑吟吟的看着陈彪,道:“叔叔,以你双腿目前的情况,大概还需要施三次针,下一次施针是在后天,且数量也会随之减少,只有七针,不过你需要承受的疼痛是双倍!”

    看着凌浩那一副笑吟吟的模样,饶是以陈彪成年人的心性,嘴角都是忍不住抽搐了两下,他怎么觉得这小子有点幸灾乐祸呢?

    老实说,双腿能够复原,是陈彪一直以来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而今有机会复原,他自然是十分的欣喜,但是一想到在施针过程之中,那种折磨人的疼痛,他便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心生恐惧。

    伴随着双腿逐渐的恢复知觉,那种折磨人的疼痛感,更是给他带来了更加直观的感受。

    如果说,第一次施针的时候,带给他的痛处是一百分的话,那么第二次,就是三百分,这两次之间,银针的数量虽然减少了,但是疼痛却是双倍,双腿开始有知觉了,那对于疼痛的感知,无疑是更为强烈。

    虽说下一次施针的时候,银针的数量会少一根,但是疼痛居然又要翻倍,在这样下去,就算他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都得要哭死啊,而且在这施针的过程之中,还不能昏迷过去,这未免也太折磨人了。

    而且,就算下一次施完针之后,还有后续的两次,到那时候,将会是什么结果?他还受得了么?

    不过,虽然有些欲哭无泪,但陈彪却是明白,什么事情都要有代价,想要让自己的双腿彻底复原,就必须承受住治疗时的疼痛,所谓有失必有得,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因此,陈彪只能是一脸苦笑的点了点头,那般模样,倒是惹得一旁的陈梦婷轻笑了一下。

    凌浩并没有在陈梦婷的家中停留多长的时间,在婉拒了赵秋萍午饭的邀请之后,他便是开着车离开了,不过却不是直接回家,而是到车行管理处重新办了一张车牌,现如今的车牌,自然是不能用了。

    这换车牌号本来是一件非常繁琐的事情,需要走很多程序,需要一些时间,不过凌浩多塞了几千块钱之后,几乎是立马就拿到了新的车牌号。

    搞定了这些之后,凌浩这才开车回到了公寓之中。

    不劳而获的获得了一辆奥迪车,这虽然算不上什么珍贵的车种,但在市场价,也是好几十万,他本来就想自己购买一辆车来开的,但现在看来,似乎省了这笔钱了。

    把车停在公寓旁的一个停车位里面,凌浩下了车,锁好之后,便提着两袋东西走进了公寓,短短十数秒的时间,便是来到了居住的套房外,掏出钥匙,打开门,走了进去。

    折腾了足足一天的时间,凌浩也是感觉到有些疲倦,把手里的东西随手搁进冰箱之后,他就直接回到了卧室内,呼呼大睡了起来,至于为什么不见柳诗诗的人影,想来应该还在柳天雄那里吧。

    毕竟之前经历了那种事情,他们一家人自然格外的珍惜在一起的时光,今天或许不回来也说不定,不过这对凌浩来说,并没啥影响,他只要做好自己就行了。

    或许是因为太过劳累的关系,凌浩这一睡,居然直接到了晚上十点多钟,睡了足足九个钟头,起身洗漱了一番之后,凌浩走出卧室,四处看了看,并没有发现柳诗诗回来的迹象,当即也是摇了摇头,看来他猜测的没错。

    站在卧室门口沉吟了一下,凌浩最后还是回到卧室内,洗了个澡,换了套休闲服装,把换下来的衣服洗好之后,便是拿出手机,拨通了钱枫那货的电话号码。

    “呃,浩子,你还活着啊?”钱枫的电话很快就接通了,不过这第一句话,却是让凌浩有种暴打他的冲动。

    “钱胖子,你妹的,什么叫我还活着?我自然活得好好的,你还希望我出事怎么的?”凌浩没好气的说道,他本来还想翻白眼的,不过钱枫那货看不到,他就不浪费自己的组织细胞了。

    “嘿嘿,我这不是在开玩笑么?”钱枫嘿嘿一笑,作为凌浩的死党,他自然不可能希望凌浩出现什么不测,但是那说话的声音,却是相当的猥琐:“既然你现在安然无恙,那么柳诗诗你是成功救回来了?”

    在说这话的时候,钱枫语气虽然带着倜傥,但其实内心里也是颇为震动的,他当天也在现场,清楚地知道那个莫伦的实力,即便无法彻底感应,但想来应该也是一位二阶武者,然而没想到,这样层次的强者,居然被凌浩解决了。

    “那是自然。”凌浩的声音有着一丝得瑟的感觉,不过很快便是被他收敛了起来,转而笑骂道:“好了,钱胖子,我现在闲着无聊,要不要一起出来喝酒吃宵夜?”

    “拜托,我现在才一百二十斤,标准的消瘦身材,你得把称呼改改,不然我肯定跟你急。”钱枫在电话里不满的嘀咕了一声,然后这才说道:“在什么地方碰头?”

    凌浩回来也有半个月的时间了,他们两人还从来没有单独聚聚呢!

    “就在艳阳酒吧碰面吧。”凌浩笑道。

    “没问题,我这就出发,二十分钟内肯定到。”钱枫说道。

    挂了电话之后,凌浩便直接出了公寓,开着奥迪车,直奔艳阳酒吧。

    艳阳酒吧,在整个中海市之中,并不算太过高档的酒吧,但却是众多年轻男女聚集量最大的酒吧之一,酒吧的面积并不小,一楼底面积足足达到了八百多平方,酒吧共三层,第二层主要是包厢,第三层是私人使用的。

    如今虽然才十点多钟,但是酒吧里,早就已经是热闹声一片了,五彩缤纷的灯光笼罩着酒吧,伴随着音乐,不少的年轻男女在酒吧中央处载歌载舞,甚至相互抚摸,气氛非常的旖旎。

    “没有想到你居然会约我在这里喝酒,怎么,你想在这里寻找艳遇不成?”在这酒吧的一个角落里,坐着两个年轻的小伙子,正是凌浩和钱枫二人,手里各自端着一杯威士忌,笑眯眯地打量着周围的年轻男女。

    “我纯粹是来这里喝酒,艳遇什么的,我没兴趣,老子身边,从来不缺女人。”凌浩饮了一口威士忌,声音非常的平淡,目光懒散的在那些穿着打扮异常火辣的女孩身上扫过,不含一丝欲*望的成分。

    “嘁,我可不信,你要是没什么兴趣,咱们直接上二楼喝多好?那里有单独的包厢,也比较安静。”钱枫轻哼了两声,显然对于凌浩这话并不相信,那些打扮火辣的女孩子,一个个长得很不错啊,凌浩怎么可能一点兴趣也没有?

    “来酒吧喝酒,要的就是热闹,两个人单独喝,太无趣了,要是那样,还不如买两箱啤酒,直接在家里喝不更实际?而且还便宜很多。”凌浩淡淡的说道。

    “好吧,算你有理。”钱枫觉得在这件事情上讨论下去也没啥意思,目光一转,问道:“那你今天晚上找我出来,到底有什么事情?不会就只是单纯的喝喝酒吧?”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