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0章 痛不欲生

    卧室里的气氛很压抑,凌浩已经施了四针了,俊逸的脸庞上早已经不那么淡然了,虽然没有什么苍白之色,但也是忍不住汗流直下,喉咙都变得有些干涩了。

    无影神针虽然号称无所不能,但也很耗费心力,纵然是有着灵气的辅助,依旧不是什么轻松事,毕竟耗费的灵气量虽然少,但却需要精妙的掌控,若非他这几年对无影神针很是痴迷与研究,或许根本不会拿来救人。

    老头子能够拥有这么一套神奇的针灸之法,就连凌浩都十分的意外,根据他的描述,是一个比凌浩大七八岁左右的年轻人留下的。

    不过却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研究的,若非凌浩体质特殊,也根本无法习会,要知道,这个技能,连老头子都不会。

    陈梦婷站在一旁,她虽然在这场治疗之中,很难起到什么太大的作用,但依旧在默默的替凌浩和陈彪擦着汗。

    至于陈彪,这个时候,虽然剧痛没有停止,而且愈发的强烈,但他的脸上在狰狞到一定程度之后,已经是彻底的凝固了,确切的说,是已经彻底麻木了。

    不过从另外一方面来说,这也是好事,他这腿,平日里根本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但如今却有如此大的反应,这也就说明了,凌浩的治疗有效果。

    凌浩又是一针落下,这已经是第五针了,还好他的实力超群,要换做一个一阶武者的话,恐怕早就承受不住了,太耗费心力了。

    嗖嗖嗖!

    凌浩闭气凝神,下手的速度异常的快速,三针齐下,都落在了陈彪的右腿之上,脸色终于是苍白了一分。

    蹭!

    陈彪整个人瞬间就立起来了,就算是再怎么麻木啊,也经不起八根银针所营造的剧痛啊,要死人了都!

    “把叔叔按住,还差最后一针。”凌浩低沉的声音缓缓传出。

    陈梦婷急急点头,赶忙的把陈彪又按回了床上。

    “叔叔,忍过这一针就可以了!”凌浩的眼神在这一刻变得非常犀利,最后一针,落在了陈彪肚脐下的五公分处,这里是连接双腿机动性的关键穴位,只有这样,才能造成双腿之间的相互流通,修复破损的经脉。

    “啊!”毛巾落下,陈彪发出了一声惨叫。

    凌浩一指点在了陈彪的脖颈处,陈彪立即昏迷了过去。

    “凌浩,你这是干什么?”陈梦婷吓了一跳。

    “放心吧,叔叔没事,我只是让他先睡一会,这银针还需要持续一个小时的时间才能拔下来,若叔叔醒着的话,根本坚持不下来的,我这样也是为他好。”凌浩解释道。

    大约两年前,他曾经替一位生死弟兄做过治疗,那个家伙,乃是一名一阶初期武者,体魄强大的吓人,就连一阶中期的武者都不是他的对手,忍耐力就更不用说了。

    有一次他身受重伤,就差半口气了,凌浩用无影神针把他给救活了,这家伙一开始的时候还很硬气,说他承受得住,可是当凌浩第一次施针,九针落下,持续了半个小时之后,他就差点没哭出来,所幸最后坚持了下来。

    后来,第二次开始治疗的时候,凌浩还没开口呢,他就先把自己打昏了,说是昏迷了就不知道痛了,在那个时候,可是让很多兄弟们都哭笑不得,但也深表同情。

    陈彪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能够熬到凌浩下完九针而不昏迷,纵然在这过程之中,使用灵气的量相对比较少,但也足够惊人了,继续下去的话,陈彪肯定熬不住的。

    “要这么长的时间啊。”陈梦婷有些担心。

    “嗯,因为叔叔的双腿瘫痪了两年的时间,虽说经过手术之后保住了双腿,但后来又经过了各种西药的洗刷,虽说起到了一些作用,但也留下了不少隐患,需要彻底清除才行,今天只是预热。”凌浩解释道。

    事实上,若是一开始被凌浩进行治疗的话,以陈彪这种情况,根本不用耗费这么长的时间,最多十分钟便可以收针了,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既然要治疗,那么那些隐患就势必要彻底清除掉,不然以后肯定免不了出现麻烦。

    “原来是这样。”陈梦婷松了口气。

    “嗯,不过你放心吧,只要连续施针七次,叔叔的双腿,应该就可以康复了。”凌浩笑着说道。

    “谢谢!”陈梦婷很衷心的感谢。

    “呵呵,咱俩谁跟谁啊。”凌浩一脸坏笑的说道。

    陈梦婷脸颊泛红,羞恼的瞪了凌浩一眼,然后头也不回的跑出了卧室。

    “这小妞还挺害羞。”凌浩苦笑了一下,也跟了出去。

    凌浩和陈梦婷两个人出了客厅之后,聊了一会各自的事情,一个小时的时间,一下子就过去了,凌浩收回了银针,而陈彪也是随之清醒了过来,但还是能够看到他脸上的那种心悸之色。

    见到陈彪这样,凌浩不由得安慰了一句:“叔叔,今天的治疗已经结束了,不过这是一个疗程,所以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大概还有七八次左右的疗程,您得有心理准备!”

    原本听到凌浩前半句话,陈彪已经是松了口气,刚才的那种剧烈的疼痛,让他如今想起来都是心有余悸,他始终想不明白,区区几根银针而已,居然会引发出如此之大的反应,这简直是不可思议,超乎常理。

    不过还没有等他细想呢,凌浩那轻飘飘的后半句话,却是令他有种瞬间坠入冰窖的感觉,还有七八次?

    我的乖乖!

    这一次就让他痛不欲生了,七八次?这不是要人命么?

    凌浩看到陈彪这样,哪还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不由的笑道:“叔叔,这个治疗的过程的确会很疼痛,有些让你无法承受,但您要好好想想啊,再坚持七八次,您就可以不用整天呆在床上,可以起来走动了,你难道不想恢复?”

    凌浩这一句话,让陈彪彻底怔住了,是啊,这治疗的过程的确是让他有些痛不欲生,但倘若真的能够让他重新站起来,那么这点短暂的痛苦,也就不算什么了。

    “真的可以?”陈彪说话的声音有点颤抖了。

    “目前看来,没什么问题。”凌浩笑道。

    闻言,陈梦婷和陈彪顿时大喜。

    这个时候,赵秋萍也回来了,不过在她的身边,则是跟着几个人,其中一个,无论是凌浩还是陈梦婷,都不太想见到的人,李轩!

    赵秋萍和李轩他们刚刚走进家里,就看到凌浩也在,神色各有不同,赵秋萍是有些许诧异,而李轩则有些阴沉。

    “梦婷,你爸醒了没有?今天李轩同学可是专门带了几位专家过来给你爸爸诊治的。”赵秋萍并不去看凌浩,而是一脸迫不及待的对着陈梦婷说道,她只要想到自己的老公能够恢复正常,整个人就非常的激动。

    别看她似乎很贪财的样子,但是对于这个家,她还是有着很深的感情,本质也是希望一家人过得更好罢了!

    “妈,已经不需要了,刚才凌浩已经给爸针灸过了,而且很有效果,凌浩说了,只要继续针灸几次,爸的双腿应该就可以完全康复了。”陈梦婷看了一眼凌浩,发现他没有任何异样之后,方才开口对赵秋萍说道。

    “什么?”赵秋萍吃惊。

    李轩眉头则是一皱,有些狐疑的盯着凌浩,这个家伙真的有那么牛逼?居然可以给人施针了?

    就在昨天晚上,他已经从薛洋那里得到了部分关于凌浩的情报,据说这小子,在四年之前,那可是草包一个,性格懦弱无能,非常的内向,后来被女朋友抛弃了之后,就直接消失了四年时间。

    至于这四年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个以薛洋的情报能力根本不能搜集到什么,而这,也是李轩产生疑惑的地方,区区四年的时间而已,能够让一个人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甚至连性格都完全改变?

    这在他看来,十分的扯淡,因此,即便知道现在的凌浩有些本事了,打架很厉害,但他依旧不认为凌浩真的有那个本事可以治好陈彪的双腿。

    想到了这一点,李轩就开口了:“梦婷,凌浩同学只是跟我们一样都是学生而已,根本不曾涉及到任何的医学知识,就更别说针灸是一门博大精深的学问了,这样贸贸然的给叔叔施针,只会害了叔叔啊!”

    赵秋萍微微皱眉,觉得这有些道理啊,别人不知道凌浩以前是什么样子,她还能不知道么?

    不过还没有等赵秋萍开口呢,陈梦婷就先不乐意了,很是不悦的瞥了李轩一眼,说道:“李轩,在没有真凭实据之前,请你不要乱说话,我跟他从小青梅竹马,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比你了解无数倍,不需要你多说。”

    李轩神色一滞,有些不大好看,被陈梦婷当众这么驳斥,让他的面子很挂不住,尤其是听到陈梦婷说她有多么多么的了解凌浩的时候,这心里面的那一股嫉妒感,便是被无限的放大,让他很愤怒和郁闷。

    凌浩看了一眼陈梦婷,虽然没有开口说点什么,但是心里,却有一股暖意涌动。

    “梦婷,不要乱说话!”赵秋萍皱了皱眉,轻声呵斥道,现在她们家可是有求于李轩啊,要是惹得李轩不高兴了,带着几个专家愤怒离去,那她可就没地方哭了,这事关陈彪和他们一家人往后的一生啊。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