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5章 思想不纯洁

    凌浩听完,顿时一惊,急忙问道:“怎么回事?我记得四年前,叔叔还好好的不是么?”

    小的时候,陈彪对他很不错,而且当时对于他跟陈梦婷的往来也比较支持,故而对于陈彪,他一向是非常感激。

    “两年前在工厂的时候,被机器砸到腿了,医生说是粉碎性骨折,并且伤到了神经线,虽然经过手术后,一双腿不需要截肢,但这一辈子,可能都要在床上度过了。”陈梦婷神色黯然的说道。

    凌浩默然,双腿粉碎性骨折,一般来说,只要手术成功以后,再用石膏进行固定,并且用中药进行调理一段时间,基本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可是伤到了神经线,这可就大条了,难怪陈彪这两年要躺在床上。

    “梦婷,带我进去看看陈叔叔。”凌浩沉吟了一下,对陈梦婷说道,这种情况,要是一般的医生,或许没有什么有效的办法,但他却是不一样,这两年他对医学有不浅的涉猎,而且运用灵气进行疗伤,或许能帮到陈彪。

    “嗯。”陈梦婷点了点头,起身带着凌浩走进了旁边的一间卧室。

    李轩和赵秋萍正闲聊天呢,反正现在才六点半左右,距离聚会开始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从这里开车过去,前后也就十分钟左右,来得及,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讨好赵秋萍,这可是事关终身大事啊,什么事情都不能比拟的。

    不过,这聊着聊着,他顿时就不淡定了,因为他见到凌浩和陈梦婷趁着他跟赵秋萍聊天的时候,一起走进了一个房间里面,这是干什么去啊?

    李轩从来就不是一个思想纯洁的人,他虽然从大一开始就在追求陈梦婷了,那叫一个勤快,那叫一个深情啊!

    但是,从他青春期发育开始,也就是十五周岁开始,他的身边,就从来是不缺女人的,身边的女孩子,是换了一个又一个,或者确切的说,是上了一个又一个,那种感觉,一个字,爽,四个字,策马奔腾啊!

    没办法,有钱人,就是任性!

    他的思想,已经可以说是相当的邪恶了!

    故而现在,一看到凌浩和陈梦婷单独走进了卧室,他瞬间就不淡定了,这两个人该不会是要进去那个吧?

    虽说这表面上看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是以他的思想观念来判断,这没什么不可能的,这是因为,他当初也是这么干的,而且那一次女方的家长什么都没有发现,他们就顺利完事了。

    而这一次,那就更加简单了,现场包括他跟凌浩在内,总共就五个人,陈彪躺在病床上根本起不来,至于他跟赵秋萍,都在大厅这里闲聊天呢,这凌浩和陈梦婷真要在房间里做什么的话,只要不发出声音,谁能发现?

    李轩是喜欢陈梦婷不假,更多的是贪恋对方的美色,但最为重要的,他更为看重的是,陈梦婷作为女孩子的第一次,也就是那个啥了,但若是被凌浩给夺走了,那他还争个什么劲?

    他堂堂中海市房地产商大老板李德龙的独生子啊,以后继承的,可是上百亿的家产,玩女人,能玩次货么?

    可是现在,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在啊,这样子贸贸然的站起来,然后冲进那个房间,似乎有些不妥吧?这万一让赵秋萍不满了,那他刚才的这些讨好不是全都白费了么?

    不过呢,好在李轩还是一个很有头脑的人,很快的便是想了一个说辞。

    在适当的拍了赵秋萍的一个马屁之后,这脸上似乎是有着一抹讶异浮现出来,故作疑惑不解的道:“对了,阿姨,我刚刚看到凌浩和梦婷走进那个房间里了,是不是叔叔在里面啊?”

    李轩这话可以说问得相当有技巧!

    试想一下,如果正如他所问的那般,先前凌浩和陈梦婷一起走进的那间卧室就是陈彪目前居住的那一间,那么也就意味着,他们两个并不是要去做那事,毕竟当着自己的老爸做,这种事情,无论是谁,都干不出来吧?

    倘若那里并不是陈彪休息的地方,那就毫无疑问了,他就必须另找借口,进去看看,要制止才行啊!

    不过,好在最让他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赵秋萍在听到他的话之后,虽然脸色略有些黯淡,不过还是点了点头,说道:“没错,那是我老公休息的地方,他的腿在两年前被工厂的机器压断了,所以不太方便。”

    赵秋萍虽然没有直接明说,但是李轩是什么人啊?这种话他一听就明白了,更别说之前调查过的。

    “原来是这样。”李轩故作一脸的叹息,沉默了一会,又是想到了一条讨好赵秋萍一家人的妙计来:“阿姨,你看这样如何?我给叔叔联系最好的医院,我们家认识几个全国最权威的神经科专家,或许他们有办法至于叔叔。”

    赵秋萍愣了那么一瞬,然后瞳孔瞬间放大,这本来略显憔悴的脸庞,有着难以遏制的激动之色涌现出来,这两年来,每个月都要给陈彪做医疗,家里的积蓄已经花得差不多了,但根本不见好转,这件事一直让她心急如焚。

    根据治疗的那些医生的说法,他们现在给陈彪所做的,是一些简单的医疗罢了,主要的作用就是疏通经络,保持肌肉的活动性,不让腿部的组织细胞在短时间内坏死。

    不过呢,那些医生也说了,这只是短暂性的,要想持续地保证组织细胞不坏死,那基本是每个月都要去一趟医院,每一次费用呢,都要在三四千块钱。

    三四千块钱,这对于一般的家庭来说,并不是一笔小数目,尤其是对陈梦婷一家而言。

    要知道,他们一家三口,陈梦婷要读大学,陈彪根本不能动,只有赵秋萍一个人挑起大梁,这每个月三四千块钱的医药费,全家人的生活费,以及一些琐碎的费用,一个月没有六七千块钱,根本不可能。

    赵秋萍一个人打了两份工,早出晚归的,可以说是非常的辛苦,要不然以她如今四十几岁的年纪,虽然不算年轻,但也不会如此的显老了。

    现在一听到李轩有意要帮他们家的忙,最主要的是,或许还能把她的老公陈彪的双腿治好,这个援助,对于李轩来说,或许算不得什么,但是对于陈梦婷一家人,却是一个难得的恩情啊。

    不过呢,赵秋萍其实也是在一开始激动了好一会,但是很快的,就觉得有些不大好意思了,毕竟他们跟李轩并不是很熟,虽说这小子在追求她的女儿,但两人毕竟没什么实际关系不是,于是她说话有些扭捏了:“这不太好吧?”

    “阿姨,这有什么的?您不用不好意思,我跟梦婷是同学,而且我又喜欢她,帮忙是应该的。”李轩微笑着说道,直言不讳的表达了自己的想法,这算不算是变相的威胁呢?

    赵秋萍沉默着没有说话。

    ……

    凌浩和陈梦婷走进了卧室,这里面的摆设十分的简单,只有一张双人檀木床,据说是有差不多一百年的历史了,传承久远,另外就只有一张梳妆台了,至于衣服什么的,倒是没有几件,看得出来,一家人的日子并不是很好。

    在那张双人檀木床上,躺着一个男子,男子大约四十来岁,面容十分的憔悴,微闭着双眼,在他的双腿上,绑着绷带,一股淡淡的药味从其中散发出来。

    凌浩走上前,直接扣住陈彪的脉络,闭上眼睛,仔细的感应器来。

    一旁的陈梦婷见到凌浩这样,也是愣了愣,不过看到凌浩并没有其他什么举动,再加上对于凌浩十分信任的缘故,她倒是没有开口说些什么,只是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

    这个时候,陈彪迷迷糊糊的从睡梦中起来,一睁开眼睛,就看到自己的女儿站在一旁,一个帅气的小伙子居然在给自己把脉,这倒是愣了一下。

    “爸,你醒了?”陈梦婷见到陈彪醒了,俏脸上顿时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

    陈彪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看了一眼凌浩,冲着陈梦婷问道:“梦婷啊,这位小兄弟是?”

    “爸,你不认识他了?他就是凌浩啊,以前经常跟我玩的其中一个男孩之一,性格有点内向的那个。”陈梦婷看了凌浩一眼,发现对方依旧闭着眼之后,方才小声的提醒道。

    “嗯?是他,他不是离开了四年了么?”被女儿这么一提醒,陈彪也是想起来了,不过随即便有些愕然,四年前发生的事情,他虽然知道的不是很清楚,但是凌浩休学了四年的时间,这一点,他还是十分清楚的。

    “是啊,不过最近又回来了,而且跟以前变化好大啊。”陈梦婷说道,脸颊泛红。

    “你个小妮子,小心沦陷啊。”正所谓,知女莫若父,陈彪岂会不知道陈梦婷的心中所想,当即忍不住轻笑着摇了摇头,不过自己的女儿要是真的跟凌浩走在一起,他也不会反对,对于这个小伙子,他的印象还是很不错的。

    “爸,你说什么呢?”陈梦婷嗔怒的看着自己的老爸,都一把年纪了,没想到还这么爱开玩笑。

    “呵呵。”陈彪笑笑不说话,能够看到自己的女儿流露出一个小女人的姿态,倒也是蛮有趣的。

    陈梦婷有些羞恼,自己的老爸太可恨了,张了张粉嫩的嘴唇,正欲说点什么的时候,一直紧闭着眼睛的凌浩,却是在此刻终于睁开了双眼,俊逸的脸庞上流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冲着陈梦婷笑道:“放心,叔叔的问题不大!”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