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7章

    吴昊带人反杀出来,刚开始靠这一股冲动,确实打得南洪门和青帮措手不及,逼得对方后退,可时间不长,等这股子冲劲过去之后,立刻陷入对方的重围之中。 ,。

    吴昊忽略了一点,他是主将,不是冲锋陷阵的头目,他带人杀出去,无人指挥大局,北洪门和文东会那么多人无法协调和调动。

    等吴昊意识到了这一点再想撤回来,已然来不及了,只见周围都是南洪门和青帮帮众,里三层,外三层,将他们这群人围个水泄不通。

    能号施令的主将被敌人所围,北洪门和文东会的人员越慌乱,临时组织起几次进攻,想把吴昊能救出来,可遭到对方强烈的阻击,结果都是损兵折将的无功而返。

    当他们还想再做一次救援时,外面的战斗已结束,吴昊**的人员一个没跑掉,大部分斗成了对方的俘虏,而吴昊自己的下场更惨,当场被对方乱刀砍死。

    争斗还在胶着讲台,可主将却被对方杀了,这对北洪门和文东会的士气又是一个沉重打击,而心气达到顶点的南洪门和青帮帮众再无顾虑,对残余的北洪门和文东会人员展开了最后一击。

    很快,南洪门和青帮连续突破北洪门八道防线,大批的人如同洪水一般向后撤退,而对方却穷追不舍,大有不把他们全歼不罢休的架势。

    此时,南洪门和青帮的追兵已接近谢文东所在的车辆,车内人员的神经也开始越绷越紧,众人都知道,己方的绝地反击要开始了。人员在累盯车外状况的同时,目光不时向谢文东飘去,都在等他的下达反击的命令。

    再谢文东毫无表情的脸上,看不出他是紧张还是平静,他闭着眼睛,坐在椅子上动也不动,好像睡着了一般。

    众人相互看看,谁都没有说话,又纷纷向车外望去,己方大批的兄弟从面包车的两侧仓皇而逃,在他们的脸上,看不见斗志,有的只是惊慌失措的恐惧。

    如果这时候再不下令展开全面反击的话,恐怕真就兵败如山倒,连挽回的余地都没有了,三眼嘴角动了动,想要说话,可一看谢文东那平静的没有任何波澜的面庞,他讲到了嘴边的话有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没到半分钟的时间,北洪门和文东会人员已经从面包车的周围撤离的干干净净,而接下来就是蜂拥而至的南洪门和青帮帮众。

    这时候,车内众人的神经都绷紧到了极点,人们再次把目光集中到谢文东身上,若是等对方杀到近前,把面包车围住,那还了得,自己是生是死不要紧,关键是谢文东也在这里。

    眼着对方得先头人员越跑跃进,眨眼工夫,已到了面包车的近前,片刀的刀锋扫过车身的铁皮,出咯吱吱刺耳的声响。

    正当三眼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眼巴巴的看着谢文东的时候,后者猛然间欠起身,离开作为的车底端抽出一把开山刀,毛着腰,几个大步来到车门前,没打任何的招呼,用力拉开车门。

    哗啦啦!面包车的车门应声而开,而车外正在向前飞奔的南洪门和青帮帮众同是一愣,不约而同的收住脚步,无数道目光齐刷刷的看向面包车里漫步走出来的谢文东。

    双方交战已有一会,在前面,北洪门和文东会的汽车里都是空无一人,南洪门和青帮帮众自然而然认为对方车辆都是空的,没人愿意浪费时间去可以搜寻,现在谢文东突然从车里冒出来,将他们都吓了一跳。

    停顿了两秒钟,周围的南洪门和请帮人员反映过来,大声叫喊道:“这辆车里有人!”喊话之间,已经有两名大汉向谢文东扑去,手中的片刀只取他的脑袋。

    谢文东现在还有伤在身,可应付对方普通人员还是绰绰有余,他身形微晃,脚下一个滑步,轻松闪过两把片刀的锋芒,随后他突地向前近身,手中的开山刀顺势刺进其中一人的胸膛,不等对方倒地,他已经飞快的将刀抽出,横的向外一扫,另一名大汉闪躲不及,脖子被滑了个正着,随着赤的一声,血溅喷射而出。

    谁都没有想到,来人竟然是如此厉害的狠毒,只遮掩功夫连续干掉己方两名兄弟,就在南洪门和请帮人员怔住的瞬间,谢文东纵起身形,显示踩住车门,然后登下车窗,身法敏捷。好似灵猴,快的窜上车顶,接着站起身躯,高声喊道:“我还没有死,你们慌什么?”

    他着憋足力气的一嗓子,在战场内真好像平地炸雷,别说南洪门和青帮人员惊得目瞪口呆,就连在前面败逃的北洪门和文东会人员也人不知边跑边回头,想看看是谁在叫嚷

    等他们看清楚站在车顶的人之后,一个个反射性地张大嘴巴,原本奔跑如飞的双腿纷纷停下,抬着头,仰望车顶怔怔呆。

    谢文东手持着还滴着鲜血的开山刀,在车棚的顶端来回踱步,振声喝道:“我的兄弟,向来只有被敌人打倒的,而从来没有被敌人吓跑的,哪怕是只剩下最后一个人!”说着话,他低下头,环视下面黑压压一片的敌方人员,冷声说道:“我不需要知道你们是谁,但你们的知道我的名字,我叫谢文东,如果今天你们还能活着离开这里,那就把这个名字记清楚记牢靠了!”

    哗——随着谢文东的话音,场内一片哗然,无论是北洪门还是南洪门,无论是文东会还是青帮,都以为谢文东在意凶多吉少,甚至命丧黄泉了,哪里能想到,此时他竟然会活蹦乱跳地站出来,而且没有半点受伤的样子。

    北洪门和文东会人员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有不少人都忍不住柔柔双目,仔细观瞧,站在车棚之上,身穿中山装的青年不是谢文东还是谁?!

    “是东哥!真的是东哥!”

    “啊!东哥没事,东哥没事啊---

    一时间,溃坝的北洪门和文东会阵营一片***,所有的恐惧、慌乱、忙乱统统消失,人们的情绪被突如其来的狂喜和雀跃所代替。

    反观南洪门和青帮,其人员的脸上都挂满茫然之色,搞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上面明明通知谢文东已经死了,怎么突然又完好无缺的活过来了?

    一个人,在如此大规模的争斗中根本起不到实质性的作用,但是对双方之间那种无形的士气却能起到极大的影响。

    谢文东看向又惊又喜的已方兄弟,嘴角微挑,朗声喝道:“你们还在等什么?都给我像个男人,统统回来,今天我们要一鼓作气打回广州,明天回家去和家人团聚!我说过,我既然能把你们**来,就有责任也有能力再把你们带回去!”

    对于北洪门和文东会的兄弟来说,谢文东不单单是他们的老大,也是他们的天,是崇拜的对象,谢文东死了,对于他们来说等于天塌了,而现在看到谢文东还活着,仿佛倒塌的天又重新被支撑起来,原本荡然无存的士气和斗志重回体内,上下人员仿佛获得重生一般,失去神韵的眼睛瞬间又泛起光彩,浓浓的杀气爬升到脸上。

    “吼---”

    不知是谁率先出怒吼,这好像是出冲锋的号角声,北洪门和文东会帮众瞪着血红的双目,抹掉夺眶而出的泪水,一个个如同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厉鬼,嘶吼着,咆哮着对还处于震惊中的南洪门和青帮动了反击,致命的反击。

    这时一场势均力敌的交锋,针尖对麦芒的碰撞,北洪门、文东会、南洪门、青帮四大社团的精锐力量基本皆集中于此。

    狭路相逢勇者胜。在双方势力相差无几的争斗中,比拼的是斗志和耐力。

    当、当、当。。。。。

    随着双方再次混站到一起,场内铁器的碰撞声连成一片,只刚一接触,双方不知有多少人员几乎同时中刀倒地,鲜血在地面汇集成小河,汩汩流向公路下的水沟里。

    谢文东的突然现身,同样也把在后方观战的向问天和韩非惊出一身冷汗,二人眉头紧锁,刚才的得意与欢喜一扫而光,原来是我的并没有遇刺,看样子,一切都只是他精心策划的假象,那他目的何在?难道他是故意引已方来追杀?

    想到这里,向问天和韩非同时一咋舌,下意识地望望周围,担心谢文东在这里安排的伏兵,可转念一想,二人又觉得多虑了,眼线已查的明明白白,对方并无伏兵,可越是摸不透谢文东的想法他俩越觉得事情诡异。

    韩非苦笑,突然说道:“谢文东花了这么大的心思演出这场戏,难道只是想把我们引出来和他来场正面较量?”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向问天激灵灵打个冷战,脱口说道:“会不会真如肖雅所说,谢文东引我们出来是要偷袭我们总部?”

    韩非闻言脸色顿变,急忙掏出总部那边有什么异常情况。(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