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419章

    谢文东笑眯眯的说道:“刘司令肯定能帮得上忙!今天你的手下抓了一个叫褚博的人,想必刘司令已经知道这件事了吧!” ,。

    刘司令故作茫然的想了好一会,才露出恍然记起的表情,脸色一沉,正色说道:“没错!今天确实抓了一个叫褚博的年轻人!此人嚣张,目无法纪,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当着我的士兵面杀人,是可忍孰不可忍,我准备把他交给警方去处理。”

    “刘司令不能把他交给警方。”谢文东含笑的说的:“他是我的兄弟!”

    “啊?”刘司令惊讶的瞪大眼睛,看着谢文东,满脸不可思议的表情,说道:“他是谢先生的兄弟事可不好办了!刚才我已经通知了警察那边让他们来提人,估计现在警察正在赶来的路上,若是我不给人,如何向警方解释?”

    谢文东多聪明,一听就知道这是老头子在诈自己。张松林向他汇报时不可能不说褚博是自己的人,而刘司令也不能明知道褚博是自己的人还去通报给警方,他摇头笑了笑,说道:“就算警察来了,刘司令随便找个借口也能搪塞过去,总之,褚博是我的兄弟,我这次来只想把他平安无事的带走,刘司令不会不给我这个面子吧?”

    “哎呀,谢中校,这件事情我也很难办啊.....”刘司令对谢文东还是很了解的,知道在他身上能挖出许多好处,如果不趁这次机会在狠捞一笔,估计以后也就没机会了。

    没等他把话说完,谢文东呵呵笑了,眯缝着眼睛,幽幽说道:“刘司令知道现在官场最怕什么嘛?”

    刘司令茫然的看着谢文东,没搞明白他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谢文东继续说道:“最怕就是查!无论你是什么人,无论你有多高的地位,多么两袖清风,只要查核的力度够大,就算是张白纸也能查出黑点,何况,这张白纸本就不白,刘司令,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政治部属军方分支机构,但又相对独立,而且确实有权限可以对军方的高官进行查核,他这话已失去往日里对刘司令的尊敬,反倒是变成赤1uo(百度)1uo的威胁,刘司令闻言面色顿变,脸色显得越阴沉,他在军队里已混了一辈子,什么样的人没见过,而且能做到司令员背景自然也不简单,和中央高层的关系密切,他哪里把谢文东的威胁放在心上,冷笑了一声,说道:“谢中校,不管你背后有谁给你撑腰,你毕竟只是个中校,别说是你,就算把你们政治部的袁部长找来我也未必放在眼里,想和我斗,你恐怕还嫩了点,现在我还忙,不送了!”

    谢文东可没有丝毫害怕的意思,脸上依然挂着微笑,但话语却毫不示弱,针锋相对的说道:“看来刘司令还没有搞清楚现在的情况,公安部刚刚被整顿,由上到下,高官被撤换了大半,当然,这一切都是政治部造成的,不过公安部记恨的可不仅仅是政治部,还有你们军方,现在公安部的人都在瞪大眼睛,等着盼着我们出问题,一旦刘司令被查出问题,那么公安部肯定会揪住不放,到时,就算刘司令和中央的关系再好再亲密,恐怕上面的人也未必能罩的住你,至少你在广zhou军qu的这个司令是很难再继续做下去了。”说话之间,谢文东站起身形,边向外走边说道:“总之,褚博是我的人,也是我的兄弟,谁敢动他,我就和谁拼命。连命我都可以不要,我还会怕什么呢?刘司令,我也不希望和你搞成鱼死网破的下场,不过你可千万别逼我无这么做。不打扰了,我先告辞,等刘司令你的消息!”

    说话之间,谢文东拧动房门把手,作势就要向外走。

    刘司令被谢文东这番话说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又恼又怒。其实此事只是件小事,他也只想敲诈谢文东一笔钱而已,只是没想到谢文东把话说的这么绝,连点余地都不留,另外,警方和军方的矛盾由来已久,这次公安部被整顿,也确实使双边的关系更加僵化,自己若真被谢文东查出问题,警方会不会揪住不放还真是不一定的事呢,但无论怎么说,为了这点小事和谢文东闹僵实属没有必要,刘司令身处高官要职那么多年,经验丰富,为人也老道,脸色变得奇快,见谢文东要走,他脸上瞬间布起笑容,站起身形,摆手道:“谢中校好不容易来一趟,先不要着急走嘛。其实,我和谢中校同属一脉,有什么问题我们坐下来慢慢谈,何必要闹到你死我活的地步呢?”

    谢文东哪是要走,刘司令不想事情僵化,他其实更不想,真与军方闹翻脸,即便最后能保住性命,在中国也待不下去了。他微微一笑,原本迈出去的脚又收了回来,将房门关好,重新做回椅子上,慢悠悠的轻描淡写道:“刘司令说的没错,我们确实没有必要窝里斗,让外人看笑话!”

    “对,对,对!”刘司令慢慢坐下,说道:“其实这件事麻烦归麻烦,但也不是不能解决,这样吧,等会我就给警局那边打个电话,声明此事我们军区已经解决,不用他们再来过问!”

    “如此当然最好。”谢文东含笑说道:“那我就多谢刘司令帮忙了。”

    “哎?谢中校不用客气,大家都是自己人嘛!”随着刘司令态度软化,两人刚才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瞬间消失,眨眼功夫又变成亲密融洽的样子。

    谢文东伸手入怀,同时说道:“我这人向来公平,别人对我的好我从来不会忘记,这次刘司令能帮我,我很感激,一点小意思,还请刘司令收下!”说着话,他从怀中掏出一张事先准备好的支票,放在办公桌上,推到刘司令的面前。

    “不用,不用,谢先生太客气了,只是小事情嘛!”话虽然这么说,刘司令眼睛却一直落在支票上面,看清楚上面的数字,他的双目还是一亮,暗道一声谢文东这人倒是很会做,先给一巴掌,再给个红枣。

    谢文东先兵后礼也是有他的目的的,一是担心对方狮子大开口,另外最重要的一点他也想压制住刘司令,一旦自己很轻易的妥协难保刘司令今日后不着自己的麻烦,无限的讹诈自己,后患无穷。

    他冲着刘司令笑道:“我说了,我这人很公平,刘司令肯帮我,我自然不会让你白白出力!”

    “哈哈。谢中校真是爽快啊!”刘司令心中的晦气一扫而光,满面笑容的拿起支票,随手放在身边的抽屉里,同时说道:“正好最近军区准备扩建,资金不够,这钱.....就算谢先生支援军区的改造吧!”

    谢文东心中冷笑,表面上还是笑呵呵的点点头,顿了片刻,他站起身形,说道:“刘司令,此时就拜托你了,我回去等消息!”

    “不用那么麻烦!”刘司令随着站起身,说道:“既然是谢中校的兄弟,那些繁琐的形势就不用走了,谢中校现在就可以带上褚博回去!”

    “哦?那我就多谢刘司令了!”

    “谢中校客气了!”

    有刘司令的指令,谢文东提出褚博基本没费周折,五行兄弟帮忙将昏迷的褚博带上己方轿车,然后飞快的驶离军区,褚博当众持枪杀人不是件小事,但对于军区来说也不是件大事,至于刘司令如何向警方解释,谢文东已懒着再去猜测,坐上轿车,他疲惫的闭上眼睛,心中暗叹一声好险!

    别看他和刘司令有说有笑的分手告别,但其中的风险可比对阵南洪门和青帮更甚,甚至要大上十倍,百倍,刚才一旦真闹翻了脸,谢文东自己也好不了,北洪门,文东会以及他一手建立起来的庞大势力都会随之而统统垮台。

    五行和袁天仲不知道这些,只看到谢文东进入刘司令的办公室时间不长就把褚博提出来了,纷纷笑道:“东哥,这个刘司令还真不错,小褚这次犯了这么大的事,说把人给咱们就给了!”

    谢文东眼睛都未睁,只是嘴角牵动一下,露出丝苦笑。

    开车的金眼问道:“东哥,我们回医院吗?”

    “不!”谢文东摆手说道:“回据点!”

    “东哥,你的身体.....”

    “不碍事。”谢文东面无表情的说道。

    北洪门据点内,北洪门和文东会的干部们都没想到谢文东受了那么重的伤,只是在医院住了一天就回来了,同时还把被军方抓走的褚博带了回来,谢文东刚下车,众人便一齐围拢过来,七嘴八舌的问道:“东哥,你身体没事了吗?”

    “小褚怎么昏过去了?是不是受伤了?”

    “.....”

    众人问什么的都有,谢文东环视诸人,扬头说道:“回屋里再说!”说着话,他率先向房内走去,众人相互看看,感觉谢文东的神情不太对,谁都不敢在多言,默默跟在他的身后。

    洪門Ω兲兴堂69293591

    洪門Ω雄霸堂64285764

    洪門Ω十二尊メ兲蠍尊57277537

    十二尊请对号入座,谢谢,请不要重复加群。(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