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7章

    (417)张松林看看手边,强压心中的焦急,正色说道:“白小姐,不要在犹豫了,等会到了广州地界,我就算想放你走都来不及了!” ,。

    白燕闻言不在犹豫,问道:“你要我怎么逃?”白燕是很聪明,可即便她再聪明,也不会想到和她毫无瓜葛的张松林会对她起了杀机。

    张松林说道:“你跳车走,我可以保证我的人不会去追你,不过接下来怎么逃走,那就看你自己了!”

    白燕疑问道:“我现在逃走还来得及吗?是不是以后还会受到你们军方的追杀?”

    张松林暗道一声啰嗦,他随口说道:“不会,我没有把你的名字通报给上级,上面现在也并不知道那些杀手和白小姐有瓜葛!”

    白燕点点头,充满感激的看着张松林,轻声说道:“张营长,谢谢你!”

    张松林实在有些忍不住了,他急道:“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快走!”他早已盘算好了,只要白燕一逃,他立刻便开枪将其射杀,到时死无对证,上面的高官也拿他没办法。

    他急,白燕其实更急,但是在自己落难的时候张松林能如此帮她,这令白燕非常感动,她深吸口气,说道:“张营长,把你的电话号码告诉我,日后我一定会想尽办法报答你的!”

    张松林现在只想着把白燕支走,想也没想,从口袋里掏出通讯录,写上自己的电话号码,撕下来交给白燕,后者接过,小心的叠好揣进口袋里,然后抬头看着张松林。

    见她久久未动,张松林不耐烦的问道:“白小姐还有什么事?”

    白燕面带难色,低声说道:“车太快了,这样跳下去,你们不来抓我我也逃不走!”

    张松林恍然大悟的拍拍脑袋,回身走进军车里端,用力拍了拍棚壁,大声说道:“找个地方停一下,我要上厕所!”

    开车的司机答应一声,军车缓缓向路边靠去,度也随之慢了下来,张松林心跳加,冲着白燕又是使眼色又是甩头,示意她赶快跑,到了这时候,白燕也不敢再耽搁,将心一横,拉开军车车棚的帘帐,飞身跳了出去。

    车行的度是不快,但对白燕来说度也不算慢,落地之后,她控制不住自己的身躯,在地上连连向前翻滚,张松林精神一振,眼睛猛然瞪得溜圆,回手摸向腰间,将配枪抽了出来,边向下瞄边对身边的士官大声喝道:“犯人逃跑了,给我打!”

    在军车的后方,还跟有一行轿车,这队车辆里的人正是姜森带领的血杀兄弟,他们距离军车不算远,可也不近,一直在跟随着等待下手的机会,白燕突然跳出军车,后面的姜森等人看的清清楚楚,姜森暗道一声糟糕,白燕要跑!他对开车司机急声说道:“兄弟,开车撞过去!”

    车上的张松林要射杀白燕,后面的姜森则要撞死白燕,可以说这两波人都想致白燕与死地,可是还没等他们双方动手,一辆紧随军车之后的黑色轿车突然加,车头直接装在还在地上翻滚的白燕,随着嘭的一声闷响,白燕的身子从地上弹起多高,接着重重摔落在地,可那辆黑色轿车没有任何停止的意思,继续前冲,在白燕的身上结结实实的碾了过去。

    白燕只是血肉之躯,哪里能经得住这样的折腾,先头的那一撞已要了她半条命,接着再一压,白燕彻底一命呜呼,身子都被挤压的不**型,血流满地,足足拖出数米之长。

    “啊?”张松林和姜森虽然没在一起,却同时惊叫出声,他俩做梦都想不到,白燕没有死在自己手里,竟然被一辆陌生的轿车给撞死了。

    咯吱!黑色轿车从白燕身上压过去之后才急急停下来,接着从里面跑出来一名三十多岁的汉子,他满脸的惊慌之色,看看白燕,再转头瞧瞧停在路边的军车,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看其样子,似乎是被吓的慌了手脚。

    姜森等人的汽车纷纷停了下来,姜森看着前面那个手足无措的汉子,目光慢慢变得幽深。开车的血杀兄弟倒是咧嘴笑了,说道:”森哥,这回我们倒是省心了,白燕没被我们撞死,却是被这个倒霉蛋给搞定了!”

    “哼!”姜森冷笑一声,反问道:“你认为这是巧合?”

    “难道不是吗?”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人应该是南洪门派来的!”姜森语气肯定的说道。“白燕大张旗鼓的跑到我们据点来自,以南洪门那么达的眼线系统怎么可能会不知道,白燕想和我们、南洪门来个同归于尽,呵呵,南洪门又怎能留她活命?!”

    洪門Ω文東メ飞鹰堂8361o464

    “啊!原来如此!”开车的血杀兄弟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又摇摇头。

    这时,张松林等人也从军车上跳了下来,他先是冲到白燕的尸体近前,低头看了一眼,马上便把脑袋扭到一边。刚才还活蹦乱跳美的不可方物的白燕转眼之间变成了一团模糊的血肉,实在令人不忍多看。张松林的心里又是感叹又是惊喜,白燕死的虽然可惜,不过究竟还是死了,自己也终于把落到头顶上的祸端给甩掉了。他皱着眉头蹲下来,身手在白燕的口袋里摸了摸,掏出他刚写的那个电话号码,飞快的揣进自己的口袋中。

    那名开车撞死白燕的汉子踉踉跄跄的来到张松林近前,结结巴巴的说道:“军……军官大哥,我……刚才我不是故意撞死她的,我正开车就突然从你们车上跳了下来,我来不及刹车,所以就……”

    张松林挺直身躯,看向那名汉子,打量他片刻,张松林突然笑了,摆手说道:“这位先生,你不用害怕,她是逃犯,恰巧被你撞死,也算她倒霉吧!”

    “啊?逃犯?”那名汉子惊讶的大张嘴巴,过了半响才回过神来,小心翼翼的问道:“那……那我是不是就不用负责了!”

    张松林耸耸肩,说道:“我们不会追究你的责任,不过你要不要负责人,不归我管,你应该去问警察!”

    “唉!”汉子摇头叹气,自言自语的嘟囔道:“我今天怎么这么倒霉……”

    他话音还未落,在周围观察的人群里突然走出来一名黑衣青年,他面无表情,目光一直落在白燕的尸体上,但所行走的方向却是冲着那名汉子而去,他边走边说道:“没错,你今天是很倒霉!”

    那汉子一愣,惊诧的打量着青年,但脑海中对此人毫无印象,他疑问道:“请问,你是……”

    黑衣青年在他身边站定,到这时,他的目光才从白燕的尸体上挪开,慢慢落到那汉子的脸上。那是一双冷若冰霜的眼睛,也是一双杀机四射的眼睛。那汉子还没有搞清楚是怎么回事,黑衣青年手腕一抖,掌中突然多出一把黑漆漆的手q,他片刻都未停顿,抬起手来,枪口对准大汉的脑袋就是一枪。

    嘭!要命的一枪!大汉声都未哼一下,脑袋直接被击穿,受子弹的冲击力,身子横着到了下去。

    众目睽睽之下,又是在那些真枪实弹的士兵们的注视下,黑衣青年竟然一枪把大汉当场射杀了,这是在场所有人谁都没想到的,整个场面一下子安静下来,不知过了多久,人群中突然传出一声刺耳的尖叫,接着人群像是潮水般四处散去,人们边喊叫着边四散奔逃,一时间整段公路乱成一团。

    张松林和士兵们纷纷从震惊中清醒过来,本能的端起手中q械,枪口一致对准黑衣青年,大喝道:“不许动,放下枪!”

    抓捕歹徒的事并不归他们管,不过若是恰巧碰上了,身为军人也不能不管。张松林对眼前这个黑衣青年知识觉得眼熟,可在哪见过一时间又想不起来了,他伸手指着黑衣青年的鼻子,怒道:“你……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当众杀人!”

    黑衣青年看都未开士兵一眼,冷笑着说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张松林没把这黑衣青年认出来,不过不远处的姜森等人脑袋都嗡了一声,心中暗道:他怎么来了?!

    这位黑衣青年不是旁人,正是尾随着姜森等人而至的褚博。

    褚博对白燕被撞的经过也看的清楚,如果这人真是无心的,那么撞上白燕的那一刻他就该刹车了,哪至于还要再砸过去,这明显是故意杀人,褚博能确实此人不是己方兄弟,那么十之**就是南洪门的,白燕毕竟是褚博的第一个女人,此时眼睁睁的看着她被杀,心中的怒火烧晕了他的理智,加上对方又不是自己兄弟,所以褚博头脑热,连后果都没考虑,直接冲上去将其一枪射杀。

    张松林以及他手下的士兵可不管这些,一名士官绕到褚博身后,将手中步q举起,以枪托猛击褚博的后脑。

    希望大家在《坏蛋》这本书的陪同下,一起奋斗,都像流星那般,绽放自己。。。。。。

    (更多精彩期待第417章……)

    -------------------------------------------------

    洪門Ω文東メ飞鹰堂8361o464喜欢坏蛋的朋友加(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