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八章

    (4o8)深夜,北洪门据点更是安静,工地里灯光皆无,鸦雀无声,北洪门和文东会连个站岗放哨的人都没有,大门口只有两名士兵在站岗。由于不是在军营,也不是在执行任务,站岗的两名士兵也比较随意,并肩站在一起,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

    正在二人说话的时候,街头快步走来三名身着t恤的男青年,这三人个头不高,相貌平凡无奇,衣着打扮随意普通,每人身上都背着一只旅行包,看模样像是到s市来旅游的。两名士兵都看到三名青年,只是谁都没放在心上,继续聊天。

    时间不长,三名青年走进,直到这个时候,俩士兵才停止交谈,举目看向对方。三人正中的一位青年来到两名士兵近前,满面堆笑,问道:“当兵的兄弟,你能不能帮我们指个路,我们刚从外地过来,找不到要找的地方了!”

    俩士兵本来就不是广东人,对s市更不熟悉,他俩刚要说话。那人回手摸向背后的旅行包,同时说道:“对了,我这里有地图,你帮我指指!”说话之间,他从身后的背包里抽出一张折叠的地图,边展开边递到两名士兵眼前。

    左边的士兵连连摆手,笑道:“不好意思,我们也是外地人,不太熟悉s市,你还是找别人问问吧!”

    那人拿着地图一个劲向士兵眼前递,几声说道:“我要去的地方叫昆仑酒店,听说在s市很有名气,你帮我看看大致在地图什么位置!”

    “我真的不知道!”左边的士兵有些不耐烦了,他挥手将递到自己面前的地图拨开,说道:“要问你也得找当地人问……”他话只到一半,突然顿住了,两只眼睛随之猛的睁圆。原来,在他拨开地图的同时正好看到对方藏于地图下的手,以及手中那把明晃晃的匕。士兵反应也算够快,只稍微愣下神,立刻意识到不好,对方图谋不轨,可还没等他来得及做出防备动作,那青年眼中突的闪出两道阴气逼人的凶光,手中的匕也如闪电般向前刺了出去。

    太快了,也太突然了,士兵的嘴巴已经张开,可连叫喊声都未来得及出,心口窝处正被对方的匕刺中。扑!致命的一刀。左边的士兵表情一僵,眼神中还带着迷茫和惊讶,人业已直挺挺的仰面倒了下去。

    “啊……”右边的士兵做梦也想不到来的这三名青年是心狠手辣的杀手,刚才还活蹦乱跳的战友此时已倒在地上奄奄一息,他尖叫出声,刚要举枪,另外两名青年如猛虎一般扑到他身上,将其压倒在地,随后二人将早已准备好的匕亮了出来,对着士兵的肚子一阵乱刺。

    只眨眼功夫,士兵的肚子至少被捅了七八刀,人业已两眼翻白,看样子像是要不行了。三名青年解决掉两名士兵后,片刻都为耽搁,拣起他们身上佩戴的长枪,拔腿就跑。

    那名肚子挨了十几刀的士兵看起来伤势严重,不过‘运气’却很好,数刀刺的都不深,而且未伤到要害,等三名青年逃跑之后,他颤巍巍的从口袋里掏出哨子,用尽浑身的力气,连吹数声。

    由于受伤在先,少音并不响亮,不过还是引起工地里士兵的注意。有两名耳尖的士兵没穿衣服便跑出营帐,冲到工地的门口一看,直惊得脸色大变,二人纷纷扶起两名受伤的士兵,其中那位胸口中刀的士兵已出气多入气少,眼看就不行了,另外那位稍好一些,他眼巴巴的看着同伴,断断续续道:“抢……抢枪!追……快追!”

    搀扶他的士兵闻言,脑袋嗡了一声,二话没说,放下同伴跑回到工地里,大声尖叫道:“抢枪!有人抢枪了!”

    他这一嗓子,令工地里立刻炸了锅,张松林提着裤子披着军装从帐篷里出来,急问道:“出了什么事?”

    “营长,有人抢枪,我们两名站岗的兄弟都被刺伤了!”

    “啊?”张松林听完这话,脸色也变了,他大步流星跑到工地的门口,此时,胸口中刀的士兵已没了气,另外那名士兵肚子上缠着绷带,正被战士们七手八脚的往车上抬。张松林这时候有点傻眼了,要知道他是不对的负责人,下面的战士被抢了枪,还有人牺牲,他难逃其咎,弄不好他这个营长的位置都要被一撸到底。愣了好一会他才回过神来,冲到那位受伤的士兵近前,急声问道:“是谁抢的枪?有多少人?往哪里跑了?”

    受伤士兵喘息着指向街尾,有气无力地说道:“有三人……向……向那边跑了……”

    张松林再不多问,他冲着手下人大吼道:“都围在这干什么?快追啊!”说着话,他率先向结尾跑去。众士兵们如梦方醒,紧跟随着张松林就向街尾方向追。跑出没几步,张松林回头瞧瞧,鼻子差点气歪了,怒喝道:“你们都跟着我干什么?取车!去取车啊!”

    “啊!是、是、是!”众士兵们急忙收住脚步,慌慌张张的又转身向回跑。

    士兵们的混乱自然也惊动了北洪门、文东会众人。这个晚上谢文东心里本来就不太舒服,睡得不踏实,外面的嘈杂声立刻将他惊醒,他翻身从床上坐起,皱着眉头看向窗外。正在这时,房门打开,金眼从外面快步走了进来。

    谢文东精神一振,问道:“金眼,外面生了什么事?”

    金眼摇摇头,说道:“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听说是门口站岗的两名士兵受到了袭击,枪被抢了,人也受伤送去医院了!”

    “枪被抢了?”谢文东忍不住皱起眉头,喃喃嘟囔道:“谁的胆子会这么大?”抢枪不是小事,对方不可能不做调查,在己方据点里的士兵虽然不是很多,可每人都配了枪械,而且还有重武器,对这里的士兵下手,不是找死吗?平常歹徒的胆子不可能这么大,难道……谢文东脑中灵光一闪,忙问道:“张松林呢?”

    金眼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茫然的看着谢文东。

    谢文东边穿衣服边说道:“就是那个营长!”

    “啊!”一说营长金眼才明白过来,忙道:“他带着他那些兵追歹徒去了!”

    “什么?”谢文东挑起眉毛,目光幽深的追问道:“把所有士兵都带走了?”

    金眼点头道:“差不多吧,我看那些士兵都想疯了似的,估计事态很严重。”

    谢文东穿上衣服,咬了咬牙,幽幽说道:“估计这是南洪门的调虎离山计。”

    金眼闻言,眼睛猛的睁圆,在他看来,南洪门和青帮不可能有那么大的胆子敢对军队动手,即使成功,他们也脱不开干系。他语气有些结巴的问道:“东哥,这……这不太可能吧,南洪门和青帮若是敢对军方动手,日后在中国哪还有立足之地?”

    谢文东也希望此事和南洪门、青帮没关系,不过在你死我活、尔虞我诈的黑帮争斗中,什么事情都可能会生。他向金眼甩下头,快步向外走去,同时说道:“预防万一,把兄弟们都叫起来,做好迎战准备。这个晚上估计不会太平了……”

    洪門Ω文東メ暗组8392262o

    金眼愣了片刻,随后急忙答应一声,快步跑出房间。

    谢文东从房里出来,到了外面一瞧,工地里已看不到士兵们的身影,几辆军车也都不见了,场内只有稀稀拉拉、衣衫不整的己方兄弟睁着朦胧的睡眼,脸上带着茫然和好奇,相互间窃窃私语,似在讨论究竟生了什么事。

    如果这真是调虎离山计,就己方兄弟目前的状态,敌人一旦打来,后果不堪设想。谢文东的眉头拧成个疙瘩,冲着下面兄弟挥挥手,喝道:“都做好应战的准备,今晚可能会生敌袭!”

    听了他的话,众人一下子都呆住了,场上变得声息皆无,顿了那么几秒钟,众人纷纷回神,睡意一扫而光,齐声叫道:“敌袭!东哥说今晚可能会有敌袭!”

    随着喊声传开,北洪门的据点瞬时间乱成一锅粥,喊叫声连成一片,也就在这个时候,忽听工地门口方向传来一阵呼啸声,没等众人反应过来,一辆黑色的轿车挂着劲风从外面飞奔而入。

    轿车如同了疯的犀牛,进入工地之后无视场内的人群,横冲直撞,直吓得北洪门和文东会众人四处躲闪。谢文东反应最快,立刻意识到是敌人杀进来了,他大声喝道:“大家不要慌,小心还有敌人……”

    真被他说对了,谢文东话音还未落,只见工地两侧的院墙之上不知何时多出十多号黑衣人,手中拿有清一色的消音手枪,对着北洪门和文东会的人群连开数枪。

    顷刻之间,人群中传出一阵惨叫声,有数人躲闪不及,中弹倒地。对方来得突然,手里又有枪械,而且一上来就下杀手,北洪门和文东会人员准备不足,心生怯意,阵营也变成更加混乱不堪。

    谢文东是想稳住大局,可混乱的场面已失去控制,他还要临阵指挥,这时,黑衣人们已注意到他的存在。(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