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章

    此时,谢文东倒是很轻松,脸上带着似有似无的微笑,两眼弯弯,眯缝成两天黑线,他抬起手来,拉下衣襟,伸手入怀,就这一个简单的动作,直把南洪门和青帮众人吓的纷纷停住脚步,瞪圆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谢文东的手臂。 ,。

    谢文东脸上的笑容加深,深入怀中的手随之慢慢抽了出来,出人意料的是他拿出的并不是武器,而只是一盒香烟。南洪门和青帮众人不约而同地暗暗松了口气,同时又有些怒火中烧,还没等他们作,谢文东已从烟盒中倒出一棵香烟,叼入口中,随着咔的一声脆响,打火机点燃。

    打火机的火光很微弱,不过在漆黑的深夜里却显得格外醒目。就在南洪门和青帮人员被谢文东身上散出来的无形压力压的实在受不了,想要一齐上去与他拼命的时候,忽然,在其背后杀声大起。

    张顺德身子一震,满脑子的莫名其妙,己方和、身后怎么来人了?没听说老大又给自己派来援军啊?难道是敌人?可哪来的敌人?他心里有太多的问题想不明白,正暗自琢磨着,但场上的局势已然大变,只见在工地外围在暗处,涌出来数百号手持利器的黑衣人,这些人衣着统一,清一色的黑色西装,年纪都在二十五到三十之间,身材魁梧,提醒健壮,他们从暗处稀稀拉拉的走出来,如同一张大网,在张德顺一众的背后慢慢收拢。

    张德顺刚好位于阵营的后方,看得比较真切,知道这些陌生的黑衣人绝不是己方兄弟,但看起来又不像是北洪门和文东会的人,他将心中的镇静压了压,表面上还算镇静,跨前两步,大声喝问道:“你们是什么人?要干什么?”

    没有人答话,黑衣人们依然用不紧不慢的度想他们走来,时间不长这数百号黑衣人在张德顺一众的背后形成一个半环形的包围圈。

    暗叫一声不好,张德顺咧嘴吸气,如果对方真把自己围住,和工地里的谢文东一众里应外合,别看自己带的人不少,可打起来肯定支撑不住。这仗自己是打不下去了!张德顺心声怯意,打算撤退。

    他冲着众黑衣人一笑,说道:“我看你们和谢文东不象是一路的,叫你们的老大出来说话!”

    众黑衣人依然没人答话,不过却齐齐停下脚步,接着,人群一分,从中走出一名彪形大汉。这人皮肤黝黑,浓眉环眼,一脸的横肉,身上散出浓重的杀气。张德顺边打量大汉边问道:“你就是他们的老大?”

    凶恶大汉并不说话,迈步直向张德顺走去,同时,手中刀也缓缓提了起来。张德顺周围的手下极多,而对方又只是一个人过来,所以他并不担心,继续说道:“朋友,谢文东已经不性了,马上就要被我们消灭,你可不要选错了阵营,站在他那一边……”

    他话还没有说完,那凶恶大汉突然怒吼一声,这一嗓子如同晴天炸雷,又好似龙吟虎啸一般,直将张德顺以及周围的南洪门和青帮众人吓的一哆嗦。没等他们回神,凶恶大汉突然加力,身形如箭,直向张德顺射去。

    “不好!”张德顺周围的手下惊叫出声,有两名青年晃身挡在张德顺的身前,横刀拦阻凶恶大汉的冲杀。

    耳轮中只听当啷啷一声,刀与刀的碰撞迸射出一连串的火星,按两名青年被大汉的一刀直震的手膊酸麻,象过了电似的,半点力气都用不出来,手中刀也随之脱手落地。

    凶恶大汉不给二人喘息之机,手中刀向左右快的轮动,随着咔咔两声,刀把分砸在两名青年的额头。那二人双双惨叫出声,各捂着两脑袋,踉踉跄跄地退到一旁,他俩闪开了,把后面的张德顺完全暴露在凶恶大汉的刀口下。

    当张德顺意识不到,再想抽身向后退的时候,已然来不及了,只见凶恶大汉手中刀抡圆了,对准张德顺,斜肩带背就是一记重劈。这时,旁边的青帮人员有人仓促地出刀招架,只听喀嚓一声,凶恶大汉这势大力沉的一刀直接将阻挡的片刀劈成两截,同时刀锋从张德顺的右肩一直划到左肋下。这条大口子,接近两尺长,等于是将张德顺斜着剐开了。

    哗!顷刻之间,张德顺肚子里的零碎顺着伤口流了出来,淌了一地,此时他人还在站着,脸上还带着茫然和惊骇,但眼神已经开始失去神韵,脸上布起一层死灰。

    “啊!顺哥中刀了……”

    青帮众人尖叫一声,一拥而上,将奄奄一息的张德顺护住,可是此时再护住他已然没用了,只见张德顺张开大嘴,嗓子里咕噜噜直响,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倒是带着气泡的血水从嘴角不时流淌出来,出气多,入气少,眼看着是不行了。

    那凶恶大汉一击毙敌,脸上的杀机更威,他将手中刀想前一挥,大吼道:“杀!”

    “杀——”随着他一声令下,众黑衣人蜂拥而上,对南洪门和青帮这数百号人展开了猛攻

    这波黑衣人既不是北洪门的人,也不属于文东会,而是刚刚从香港赶过来的香港洪门兄弟,手刃张德顺的那位凶恶大汉不是别人,正是香港洪门最为骁勇善战,与杨少杰关系最好的赵虎。

    他们很早就抵达了s市,只是为了保密,谢文东并未声张,就连他身边的马力都不清楚此事,他派出刘波与杨少杰联系,同时提供武器。在刘波和暗组人员的指引下,香港洪门这数百号人皆埋伏在据点的附近,此时突然杀出,确实起到了出奇制胜的效果。

    双方还未交手,主将就被对方杀了,南洪门和青帮众人群龙无,士气低落,这是香港洪门的精锐再大举来攻,他们毫无招架之力,整个阵营乱得像是一锅粥,惨叫声、呼救声盖过了喊杀声。

    这是一场没有悬念的厮杀,打斗时间不长,南洪门和青帮的阵营就彻底垮了,人们无心恋战,像没头的苍蝇似的在战场上四处乱窜,一心只想逃跑,对付如此不堪一击的敌人,香港洪门自然干劲十足,满大街的追砍南洪门和青帮人员。

    很快,刚刚派出的试探人员遇到了埋伏,张德顺被杀的消息传回到停在广州郊外的向问天和韩非那里。向问天并不知道张德顺是个什么样的人,可韩非了解,听说张德顺被杀,他倒吸口凉气,冷汗流了出来,张德顺不是骁勇善战的猛将,但却是混迹黑道多年的老将湖,为人谨慎,心思周密,头脑也精明,怎么会这么快就被对方杀了呢?谢文东究竟埋伏了多少人?多少高手?

    想着,他问报信回来的手下人道:“对方有多少伏兵?”

    那名青帮小弟边喘息着边说道:“大概……有几百人,可能……可能也有上千人……”

    韩非听着大皱眉头,几百人和上千人完全是两个概念,若是前者,己方现在就可以一口气压过去,若是后者,那就得好好谋算一下了。他脸色铁青,没好气地沉吟一声。看出韩非的不满,那青帮小弟结结巴巴地说道:“当时的情况太混乱了,加上又是天黑,我……我没太看清楚……”

    “md,没用的东西!”没等韩非说话,一旁的孙开河受不了了,跨步上前,扬手甩了那小弟一记耳光,然后转身对韩非说道:“韩大哥,洪门那边的眼线没有现s市的异常,想来谢文东找来的援军肯定不多,我们现在打过去,依然有必胜的把握!”

    孙开河是急脾气,为人也暴躁,不招人待见,不过领人打仗还是很有一套的,也正因为这一点,他才稳稳成为青帮的核心之一。

    听了孙开河的话,韩非沉思不语,与谢文东作战不能存有丝毫的马虎和侥幸,一步走错,就可能全军覆没,孙开河推测谢文东的援军不多,虽然合情合理,但那也仅仅是推测而已,万一还隐藏有大批的敌人怎么办?草率攻过去,岂不要被谢文东逆转了吗?

    韩非拿不定主意,转头看向向问天,询问他的意见。

    现在向问天也没搞清楚谢文东的这批援军是怎么回事,从哪调集过来的,他喃喃说道:“若是能搞清楚谢文东这批援军的源头,我们就能判断他们的人数了……”

    听了他的话,那名报信的青帮小弟精神一振,忙说道:“他们。。。他们就是广州这一带的!”

    “什么?”向问天和韩非同时挑起眉毛,诧异的看着他。

    报信的小弟说道:“在战场上,他们说的话是白话(广东这边把粤语称为白话)!”

    白话?北洪门和文东会都在北方,其人员不可能也不会说白话,那这批人应该是广东这带的没错了,可是没听说过广东这边有哪个社团投靠谢文东了,向问天正低头琢磨的时候,韩非突然说道:“不会是谢文东把香港洪门的人拉来了吧?”

    哎呀!一句话点醒梦中人。向问天闻言眼睛突地一亮,暗道一声不错,对方的援军说的是白话,不是香港洪门还会有谁?想着,向问天连连点头,脸也露出了笑容,幽幽说道:“我们竟然把香港洪门给漏算了,这是我们的失误,不过,现在还来得及!”(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