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二章

    392)见韩非现身,原本向下溃败的青帮人员纷纷停住脚步,向他望去。韩非暗暗咬了咬牙,故作轻松的大声喝道:“只来了这么几个敌人,你们都慌什么?统统给我回去!” ,。

    韩非的到来让青帮又找到了主心骨,其人员又合力反杀回去。在实力相当的情况下,心气能起到决定成败的作用,可是在实力过于悬殊的时候,心气所能起到得效果并不大。青帮人员向回反杀,却立刻遭到黑衣人的迎面痛击,这群黑衣人作战骁勇,伸手高强,下手也很毒,只眨眼工夫,反冲过来的青帮人员已有十多号中刀倒地,韩非见状眉头大皱,向左右随行人员看了看,甩头喝道:“你们顶上去,务必将对方打退!!”

    “是!”韩非的护卫人员齐应一声,接着,各抄家伙,向战场上冲去。

    向问天所料不差,这些黑衣人确实是文东会的血杀,只不过其中还有部分是暗组人员,姜森和刘波二人亦在其中,他两虽然是最为要好的朋友,但一起作战的机会并不多,这次又是要解谢文东之危,两人都使出了浑身的本事,主道的进攻也异常凶猛,青帮的普通帮众哪能顶得住血杀和暗组的联手攻击?溃败自然也在情理之中。

    韩非的护卫人员都可算是青帮社团中精锐里的精锐,人数是不多,但打起仗来却个顶个的勇猛,这些人向前冲杀,一时间还真把血杀和暗组的进攻给阻挡住了。

    姜森和刘波一心想着救谢文东脱险,哪有时间在这里耽搁,二人互相看了一眼,双双顶上前去。他二人与对方刚一交手便使出了杀招,随着两声惨叫,两名青帮汉子胸口喷血,仰面倒地。周围的青帮人员见状先是一愣,紧接着一窝蜂似地向他二人扑来。

    姜、刘二人久经战场,无论伸手还是实战经验都是一等一的,对方一齐杀来,他俩毫不慌乱,反而眼冒兴奋又嗜血的精光,抡刀与对方站在一处。姜森和刘波一马当先的顶在前面,血杀和暗组人员怎么可能不尽力,时间不长,韩非这些护卫人员也开始乱了阵脚,渐渐露出败迹。

    这时候韩非额头开始冒出冷汗,他转目看向身旁的向问天,后者明白韩非的意思,不用他开口,向问天已对他身后的手下兄弟说道:“你们也顶上去,与青帮的兄弟合力抵御对方!”

    “明白!”南洪门众人紧随青帮人之后,也加入到了战场。

    他们这边战场的规模不大,参与的人数也不多,但激烈程度丝毫不次于谢文东那边,由于两边都是最精锐的人员,拼杀在一起更是血腥,许多人已杀的满身是伤但仍留在战场上战斗。

    姜森正在左右拼杀的时候,前方突然冲过来一名大汉,到了姜森近前,挥手就是一刀,这名大汉是反手持刀,出到又快又诡异,好在姜森反应敏捷,抽身闪躲到一旁,接着举目一瞧来人,这名大汉他认识,正是向问天贴身保镖之一的李典。

    本来姜森还未看到韩非和向问天已到了这边,但见到李典,姜森估计向问天十之**是来了,他心中暗喜,可脸上没有任何的表露,冷哼一声,讽刺说道:“南洪门的人果然都是偷袭的高手!”

    李典不善言辞,也不说话,挥手连出三刀,分扫姜森的脖颈,胸口和小腹,对阵李典,姜森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他集中精力,加足小心,沉着应对,转瞬之间,两人你来我往打了十多个回合,谁都没占到便宜。

    姜森被李典挡住,而刘波也对上了一名青帮高手,这名青帮汉子是韩非的嘚意助手,头脑虽然一般,但身手十分厉害,尤其是力气大的惊人,刘波只与他对了两刀便被震的手臂麻,虎口生疼。

    看出刘波没自己力大,那大汉出到更是凶狠,一刀接着一刀,毫无顾虑的向刘备周身的要害猛砍,表面上看起来刘波形势被动,让对方逼的左躲右闪,而实际上他身法灵巧,大汉想伤到他也不是简单的事。虽然未将对方打退,但总算是把血杀和暗组的进攻阻挡住,韩非和向问天不约而同的暗暗出了口气,两人相视苦笑,他俩提起来的心还未落下,突然,向问天的手机响起,后者拿出电话,接起一听,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脸色也随之变了。

    韩非见状不明白怎么回事,忙问道:“向兄,难道又生了意外?”

    缓了半响,向问天才回过神来,双目直视韩非,急声问道:“贵帮是否有援军在向这里赶来?”

    韩非听的莫名其妙,他狐疑道:“我的兄弟都已经在这里了,哪里还有什么援军?向兄,究竟是怎么回事?”

    “糟了!”向问天幽幽说道:“我刚刚接到消息,又有一批车队向这边赶来,可以肯定的是,他绝不是我的人,如果不是贵帮的,那恐怕就是……”向问天顿住,转回头,看向正面的战场。

    听完他的话,韩非也傻眼了,又有车队赶来,既不是己方,又不是南洪门,那肯定是谢文东那边的,可是谢文东从哪来的援军?他们的主力不是都在这里吗?就连最神秘的血杀都现身了,那这波人又是怎么回事?

    韩非问道:“大约还有多久到?”

    向问天低声说道:“可能已经到了!”

    “啊?”韩非吸气,下意思的举目四望,同时问道:“在哪?”

    向问天摆摆手,说道:“不是我们这边,对方是从另一边来的!”

    南洪门的情报还是很准确的,只是察觉的太晚了。确实有一批车队在向这里飞驶来,不过当南洪门的眼线现时,对方距离战场已不足一公里。血杀和暗组是从街头杀出来的,而这批车队则是奔街尾去的,更要命的是,南洪门和青帮所剩不多的机动人员都已被血杀和暗组吸引到街头那边,街尾正是最薄弱的地方,一旦遭受敌人的背后袭击,后果不堪设想。这一点向问天和韩非都想到了,两人有心过去救援,但实在分不出人力。

    韩非慢慢抬起头,仰天长叹,喃喃说道:“现在,你我只能祈祷,这波人不是来帮谢文东的!”

    向问天看了一眼韩非,再次拿起电话,给街尾那里的兄弟打去电话,提醒己方兄弟小心敌人从背后偷袭。

    他的电话刚刚打完,那批车队也已到了南洪门和青帮人员的身后,十数辆汽车纷纷停下,随后车门齐开,从里面跳出来上百号黑衣青年。

    由于向问天事先提醒,南洪门帮众心里已有准备,见到对方,一名南洪门头目上前几步,冷声问道:“你们是谁?想要干什么?”

    没有人答话,回答他的是数把片刀。三名黑衣青年箭步上前,举刀就砍。南洪门头目吓得一哆嗦,边后退的同时边连声喊道:“是敌人!是敌人——”

    他话音未落,便被随后冲上来的两名青年扑倒在地,其余人等蜂拥上前,乱刀齐落,在一阵扑哧扑哧的闷响声中,那名南洪门小头目被砍的浑身刀口,躺在血泊中一动不动。

    即使南洪门做了准备,可还是被这群身后突然杀来的敌人打个措手不及,整个阵营也显得有些慌乱。

    其实这波黑衣青年人数并不多,只有一百多号,战斗力也不强,有没有骁勇善战的头目带领,若在平时,根本无法打乱南洪门和青帮这么多人,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南洪门和青帮正与谢文东一众打到最关键的时刻,而且精锐帮众都顶到了前面,留在后方的只是些身上带伤勉强还能战斗的人员,被来敌突然一冲,抵御不住,向后连退,后方一乱,直接影响到前面作战的人员,使其心中没底,出手也有了顾虑,不时地向后张望,无法全力作战。

    谢文东这边在街尾抵御敌人的头目正是高强,他和飞鹰堂以及北洪门人员也早已拼得筋疲力尽,只是在苦苦支撑,现在突然见对方阵营的后侧乱了,虽然看不清楚具体的情况,但经验丰富的高强已猜测出对方身后肯定生了变故。

    他心中大喜,哪能放过这样的机会,几乎想也没想,对周围的兄弟高声喝道:“兄弟们,我们的援军到了,大家都加把劲,别放跑一个敌人!”他这番话,一下子让北洪门和文东会变客为主了。

    对方身后有没有来己方的援军,高强并不知道,不过他明白以现在这种情况再没有什么能比援军这两字更能调动己方积极性的。

    果然,一听己方的援军到了,原本快要绝望的北洪门和文东会帮众顿时来了精神,像是被打了一针兴奋剂,累得麻木的身体不知道又从哪迸出了力气,一个个出野兽般的吼叫,不再死守,了疯似地反向对方猛力冲杀。(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