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三章

    方天化的身手可不简单,身材虽壮,可异常灵活,见对方一拳打来,他快地侧身闪躲,将其避开,身子顺势向前一靠,以肘臂猛击大汉的面颊。大汉暗道一声厉害,收起轻视之意,但并不退让,反向靠过来的方天化撞击。 ,。

    嘭!方天化这一肘是打在大汉的脸上,可后者的脑袋也重重撞击在方天化的鼻梁上。两人的身子都是一踉跄,方天化鼻口窜血,眼前直闪金星,那大汉也好不到哪去,大槽牙被撞掉两颗,面颊又红又肿,嘴角血水直流。

    这一轮硬碰硬,两人可谓是两败俱伤,可二人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双双吼叫一声,又战在一处。他二人拼的更加激烈,打斗时间不长,两人手中刀都撞飞了,两人干脆用手脚厮打在一起。

    这种缠斗没有用刀拼杀那么凶险,但及耗力气,没过两分钟,方天化和那大汉都累的满头是汗,气喘吁吁,可二人又都不肯善罢甘休,仍死抓着对方不放手。见状,双方小弟纷纷上前,有的拉己方头目后撤,有的则已战在一处,场上乱成了一团。

    此时,躲在人群中的田启眼睛一亮,暗道一声机会来了。他迅的向那名大汉冲去,同时还带着台湾腔大喊道:“忠哥怎么样?忠哥有没有受伤?”

    青帮和文东会人员一样,都是一身黑衣打扮,双方站在一起,很难分出敌我,现在田启边用台湾腔喊话边向前靠,青帮人员根本没注意到他,加上场面太混乱,田启几乎未受任何阻拦便到了那大汉身侧。

    他故意露出关切的样子,伸手搀扶大汉,说道:“忠哥,你没事吧?”那大汉此时何止是个惨字能形容,衣服在撕斗中已变的破烂不堪,脸上、脖子上被方天化抓的都是血印子,鲜血直流,他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看都未看田启一眼,两只眼睛冒着凶光死死等着被文东会人员拉走的方天化,双拳紧握,牙关要的咯咯作响。

    看得出来,大汉是恨透了方天化,他正琢磨着如何能把对方揪出来,将其置于死地的时候,突然间,他觉得左侧的肋下一凉,接着,钻心的巨痛从软肋传来。大汉忍不住惊叫一声,低头一瞧,只见一把寒光闪闪的片刀深深刺进自己的肋下,只留有半截刀身在外面,而持刀的人,却是一手搀扶着自己,满面关切的青年。

    “你……”大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两眼瞪大,难以置信的看着田启。

    这时候,周围的青帮人员也都傻眼了,不明白己方的兄弟怎么向忠哥突然下了杀手。

    见自己一击得手,田启脸上的关切之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阴笑,他嘴角高高挑起,趁着周围对方还未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他手臂猛然用力,将刀从大汉的体内硬生生抽了出来,随后以讯不及掩耳的度反手一刀,直取大汉的脑袋。

    这名青帮头目,身手过人,骁勇善战,是十分少见的冲锋陷阵的能手,可谁能想到,竟然不明不白的惨死在田启的手里。耳轮中只听扑哧一声,大汉连半点反应都没来得及做出,脸上还带着惊讶与愤怒,脖子却已被田启猛劈的一刀砍中,随着血光喷射,那硕大的脑袋从肩膀上滚落下来,鲜血溅了田启以及周围众人满脸满身。

    田启片刻都为停顿,一把将大汉的断头抓了起来,高喊道:“青帮的头目完蛋了,兄弟们,快杀啊!”

    哗——他这一嗓子,顿时让两边的阵营炸开了锅,文东会众人当然是又惊又喜,反观青帮众人,无不面露惊骇,张大嘴巴看着被田启高高举起的断头。

    对于青帮人员来说,时间仿佛突然停止了一般,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忽听文东会陈盈利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喊杀声,接着,文东会人员像疯了似的齐齐冲杀上来,就连体力严重透支的李爽以及鼻青脸肿的方天化也不甘落后,冲在最前面。

    田启是个机敏狡诈之人,在战场上也不会只靠蛮力,刚才那大汉和李爽单挑的时候他就看出来此人应该是这片青帮帮众的大头目,若是能把他杀掉,肯定会对青帮人员的士气造成打击。

    事实上也果然如此。田启一个人,只用了个鱼目混珠这种不入流的小把戏,却在关键时刻完全改变了战场的局势,青帮由略占优势立刻变成全面被动,多数帮众还处于极度震惊之中,被反扑过来的文东会人员杀了个措手不及,瞬间之间被砍倒了一片,其余人员吓得不敢再战,连连后退,其阵营开始全面溃败下来。

    青帮在这边的失利很快就影响了整个战场,也引起了韩非的注意。

    韩非翘脚观望,搞不明白好端端的己方阵营怎么突然乱了起来。这时,一名青帮小头目慌慌张张跑了回来,到了韩非近前,结结巴巴地说道:“韩大哥,不。。。。。。不好了,忠哥被文东会的人。。。。。。杀了。。。。。。”

    “啊?吴敏忠死了?”韩非听到这个消息大吃一惊。那位被称为忠哥的大汉名叫吴敏忠,脾气虽然暴躁,但对青帮十分忠诚,加上又能争善战,是韩非十分看重的心腹人员,此时听说吴敏忠被杀,韩非又惊又急,脸色也变了。

    “是。。。。。。是的!是文东会的人太狡猾,混在我们兄弟里,突下杀手,忠哥没有准备,就。。。。。。就着了对方的道。。。。。”

    哎呀!只是顷刻之间,韩非脑门渗出一层汗珠。俗话说的好,千军易得,一将难求,牺牲一个能力过人又无比忠诚的干部,比失去成百上千的帮助更令人心疼。韩非足足愣了十多秒钟才缓过这口气来,他本想亲自过去,稳住那边的情况,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妥,他的责任在于指挥大局,不能只顾虑一角而失去对大局的控制。想罢,他侧头对身后的肖雅说道:“小雅,阿忠战死,那边的兄弟群龙无,恐怕难以抵御对方的进攻,你过去稳一稳那边的情况如何?”

    韩非对肖雅还是很客气的,此时虽然急火攻心,但言语还是充满敬意。

    他是老大,既然了话,肖雅当然不会拒绝。后者微微点下头,轻声说道:“没问题,交给我了!”说话间,肖雅快步向吴敏忠被杀的那边战场走去。她下战场,可不是单单一个人,后面还跟有一大群青帮头目以及帮众,这些人皆出自五湖帮。

    别看肖雅年纪轻轻,又是个女人,但她是原五湖帮的帮主,现青帮副帮主,在青帮极有威望,她亲自上阵,原本人心惶惶又混乱不堪的青帮阵营很快的稳定了下来,与文东会又展开了你死我活的混战。田启整跟随李爽、方天化二人杀得兴起,追砍青帮帮众,突见青帮阵营又稳定下来,开始组织有效的抵抗和反击,田启暗暗吃惊,急忙收住脚步,举目向青帮阵营内部观望,很快他就看到了肖雅这群人,田启多聪明,马上明白了,青帮见己方的头目被杀,马上又派来一名大头目来安定人心,不用问,对方阵营中被众星捧月的那个女人在青帮的身份和地位肯定不简单。

    想着。田启眼珠转了转,要是再能把这个女人除掉,那这边的青帮人员必败无疑,可是那里的青帮人数太多,自己想故计重施,再混过去暗下杀手很难成功,他略微寻思了一会,计上心头,他决步上前面的李爽和方天化,然后扣住二人。

    李爽和方天化还在尽力杀敌,见田启把自己直向后拉,两人并口同声的问道:“怎么回事?”

    田启正色说到:“爽哥,天化,我们不能毫不目标的乱打,擒贼想擒王,我们应该先干掉对方的头目!”

    李爽闻言,暗道有道理,他点点头,边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边问道:“没错!可对方的头目在那呢?”

    田启伸手一指肖雅等人所在的方向,说道:“那边!爽哥。你看,人群里那个女人肯定是青帮的大头目!”(nba好看)

    李爽个子矮小,看不太真切,他找到一处高点,踩在上面(天使好听),踩在上面伸长脖子张望,李爽经验丰富,只看肖雅的阵势,就知道田启所言不假那确实是青帮的大头目,他心中大喜,连连点头,对看方天化说道:“天化,走,我们向那边去!”

    方天化没有意见,先攻击对方的头目这乱战之中最容易去胜的办法只一。

    李爽和方天化带领各自手下兄弟,又开始对肖雅所在的方向展开了猛攻。

    擒贼先擒王这句话并没有错,但也要论情况而定,如果双方的势力差距较大,恐怕就称了擒贼不成,以卵击石了。

    田启引李爽和方天化向肖雅那边冲杀并没有恶意,只有私心,他想趁局面混乱之际,在即再混过去,抓住机会下手,自己立功的同时还能确保己方取胜,何乐而不为呢?只是事情的进展远没不是像他想象中的那么顺利。。(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