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四章

    听说又有车队过来,三眼等人都很奇怪,刚才己方的援军已经到了,那么这波车队又是怎么回事?李爽摸摸他的大圆脑袋,疑惑地嘀咕道:‘难道是研江也过来了?’ ,。

    文东会的援军虽然赶到,但与张一在一起的张研江并没有一同前来,这时李爽自认而然的想到了他身上了,三眼点点头,觉的李爽说的也有可能,想着张研江能来,他稍微松了口气,对于前者的头脑三眼可是十分佩服的,有张研江在也一定能想出破敌的良策。

    与文东会这边一样,北洪门那边也收到了又有车队接近的消息,三眼面露喜色,对谢文东说道:“东哥,一定是啊一他们来了”

    ‘恩’谢文东只是轻轻应了一声,目光仍停在前面的战场上,可是时间不长,谢文东的手机再次响起,这回打来电话的不是灵敏,而是刘波,手机刚一接通,话筒内就传出刘波急迫的声音:“东哥,接近我们的车队的不是自己人!”

    谢文东愣了片刻才会过来神,反问道:“那是什么人?”

    “不清楚!总之不是自己人!”刘波急声说道:“为了安全起见,东哥在做准备!”

    谢文东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来到不是自己人,那会是谁?南洪门的人?不可能啊!南洪门的主力应该都集中在总部之内了,不太可能分到外面一部分,谢文东想不明白,问道:“知道对方有多少人吗?”

    “”还不清楚,但是数量绝对不少!

    “我知道了!”谢文东挂断电话,满脑子的问号,虽然弄不清楚对方的身份,不过既然不是就自己,己方还是应该做好防范,想着,他对身边的东心雷说道:“老雷,让前面的兄弟立刻撤下来!”

    现在己方场面占优,东心雷不明白为什么要撤退,他莫名奇妙地看着谢文东,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疑到:“撤退?现在?”

    谢文东正色说道:“刚才老刘传回来消息,一批数量不明身份不明的车队正在向我们这边赶来,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我们先看是怎么个情况!”

    东心雷吸口气,惊讶道:“来的不是啊一他们?”不是张一那会是谁?连谢文东都想不明白,东心雷更是满头雾水,他琢磨了好一会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不敢再耽搁,随后急忙传令下去,另前方作战的北洪门人员全面撤退。

    正常来说,北洪门正在门压着南洪门,他们突然撤退,南洪门应该觉得庆幸才对,可出人意料的,南洪门竟然趁机反杀出来,随后追击撤退的北洪门人员。

    处于劣势的南洪们突然反击起来,这破出北洪门众人的预料,北洪门被对方打了个措手不及,顷刻之间被对方杀到数十人,见状,负责进攻的头目大怒,马上停止了后退,调转回头,追击杀出来的南洪门帮众,

    他们停止了撤退,追杀出来的南洪门帮众理科又龟缩会总部之内,继续死守,可是北洪门一旦要撤,他们又第一时间追杀出来,如此数次,直讲北洪门这边气得暴跳如雷,可又拿起无可奈何。

    谢文东多聪明,时间不长便看出南洪门用的是拖延的战术,他们是想把机房拖住在南洪门总部里,再联系到快而来的那波未知车队,谢文东理科意识到不好,他倒吸口凉气,急忙转头对东心雷等人喝道:“来的是敌人,准备迎战!”

    他者没头没脑的一句话把众人都说愣了,换了一会众人纷纷才反应过来,谢文东说的正是那波向己方赶来的车队,人们是对那波车队的身份感到好奇,可是也没想到会是敌人,现在听了谢文东的话,都慌了手脚,一边指挥前方兄弟全退回来,一边组织人手准备迎战。

    可也就在这个时候,那波车队也已到了。这波车队比北洪门众人想象中要庞大得多,分成两路,将街头和街尾完全封锁住,举目望去,对方的汽车一辆连着一辆,仿佛要将整条街的两端都铺满似的,当车队在距离北洪门阵营还有十米远的地方时一齐停下来,接着,从车内涌出来数之不清的黑衣人,手中青一色的片刀,在月光和路灯的映射下白茫茫的一片。这些人下来之后,见喊冲天,直向北洪门的阵营扑杀过去,与此同时,南洪门也不甘寂寞,其总部好像被捅的马蜂窝似的,南洪门帮众一窝蜂的冲杀出来,远远望去,白花花的一团,好似在地面上铺了一层白色的毯子。

    此事北洪门的外围受到陌生人的围攻,而内部则受到南洪门的全力冲击,其转变来的太快太突然了。

    哎呀!看到这里,北洪门众人的脸色无不大变,心中又骇又惊,他们倒不是怕冲杀出来的南洪门,而是对这波新加入的陌生敌人感到不可思议,不明身份,不明背景,不明数量,对方的一切都是陌生未知的,当然,未知的东西也是最令人惧怕的。

    直到这个时候,谢文东才明白了南洪门的种种反常,可以说己方自己进入广州就等于是钻进了南洪门早已设计好的圈套之中。南洪门各处据点之所以人力少,不堪一击,一是为了保存,集中力量,另外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引己方深入广州,现在己方动用全部的人力进攻南洪门总部,正中对方的下怀,南洪门运用不知道从哪搬来的援军对机房实行内外夹击战术,这就是要将己方全歼啊!

    原来如此!真是令人难以置信,南洪门竟然从头到尾都在使用如此狡猾歹毒的策略!谢文东眯缝着眼睛,不过他脸上的表情却没有象其他人那样的惊慌,而是流露出阴柔又浓烈的微笑,他喜欢精彩,厌恶平淡,现在紧张的局势反而越能让他感到兴奋。

    不管谢文东的笑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他对北洪门众人来讲就如此一颗定心丸。

    北洪门毕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顶级社团,人们慌乱的情绪在谢文东的笑容中马上稳定下来。东心雷脸上的惊讶消失,取而代之的冷静与阴沉,他沉声喝道:“夏凡!”

    “在!”夏凡抢步上前应道。

    东心雷手指冲杀出来的南洪门帮众说道:“你带兄弟给我顶住南洪门的人,无论如何也不能露出来一个,不然我要了你的脑袋!”

    “明白!”东心雷是北洪门的二号人物,他的命令也是极具分量的。夏凡身子一震,接着干脆的答应了一声,二话不说,拉上他带来的那数百号兄弟,迎击杀出来的南洪门帮众。

    随后东心雷连续下令,北洪门的精锐人员被一分为二,分去抵御由街头。街尾杀过来的敌人。等把一切都安排好了之后,东心雷的脸色稍微缓和一些,接着看向谢文东,看后者对自己的安排是否满意。

    谢文东冲着东心雷含笑点点头,表示对他的安排并无异议,接着,他举目分别向街头和街尾瞧了瞧,感觉两遍敌人的数量都差不多,他说道:“老雷,你去街头,负责指挥那边的兄弟作战,我去街尾,今天这仗我们已经很难再打下南洪门的总部,必须得从长计议,我们先突杀出去再说!”

    打了一大通,兄弟们损伤无数,结果却一无所获,这样的结果令人难以接受,可是这波陌生敌人的出现将北洪门和文东会的种种布局都打乱了,唯今之计,也只能按照谢文东的意思办了。

    东心雷暗暗叹口气,点头说道:“知道了,东哥!”

    北洪门的应变能力之强,也颇出南洪门和青帮的预料,如此的形势下,竟然这么快就稳住了阵脚,还能沉着应战,这是平常社团远远无法比拟的。

    北洪门这边受到青帮的攻击,文东会那边也同样如此,而且所遇到的敌人丝毫不比正门这边少,更要命的是,敌人不仅仅有坐车而来的,还有悄悄潜伏在文东会背后的,战斗刚一开始,便从暗处全部杀了出来,与文东会展开了胶着在一起的大混战。

    这时,战斗的中心已由南洪门总部转移到了外围,在顶楼的向问天走到窗台前,拉开床两,垂俯视。

    虽然远离战场,火拼的人们在脚下如同蚂蚁一般微小,但向问天还是能感觉到楼下火拼的激烈程度。他皱着眉头,幽幽说道:“韩兄,如果我们只靠这点人就想打败北洪门和文东会,那太难了!”

    韩非不只何时走到向问天的身边,笑吟吟的低头看着楼外的战场,信心十足的说道:“向兄不用担心,这仅仅是开始而已!”

    向问天转头看了韩非一眼之间他那副毫不在乎的表情就知道青帮还有后续人力。向问天表面上没说什么心中也在暗暗打鼓,青帮退回到台湾的时候可以说亿变剩下空架子,这才多久的光景,竟然又壮大如斯,除了和台湾的环境有关系外,韩非这人的能力也实在太恐怖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