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六章

    国兴转过头来,看着门口的俱乐部负责人,疑问道:“这房间刚刚装修过?” ,。

    那名负责人脸色先是微微一变,接着,点头呵呵笑道:“是的,俱乐部确实刚刚装修过,毕竟我们这里是高档俱乐部,装饰翻新是经常要做的事,这很正常嘛!”

    果然如此!早不装修,晚不装修,偏偏赶到这个时候装修。国兴暗暗点头,看起来谢文东确实没骗自己,这家俱乐部还真的有问题。他伸出手来,说道:“给我一把刀子!”

    “什么?”俱乐部负责人茫然地看着他,没明白国兴是什么意思。

    国兴沉声说道:“我说给我一把刀子!”

    俱乐部负责人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不过还是让手下的员工取来一把水果刀,交给国兴。后者接过,蹲下身来,在墙壁纸上划条口子,再用刀尖翘起一角,的一撕,随着嘶啦一声,墙壁纸被他撕开好大一块,向其下面看,墙壁纸下是黑糊糊的墙壁。

    众人都被国兴的举动弄愣了,一各个大眼瞪着小眼,茫然的瞅着他。

    国兴注视了一会,随后慢慢站起身形,将水果刀递还给俱乐部负责人的同时轻轻拍下他的肩膀,另有所指地说道:“贵方好快的度啊!不过我相信事实早晚有一天会浮出水面,不能永远被掩盖!”说完话,他侧身从负责人身边走过,出了房间,边向楼下走边说道:“刚才弄坏的墙壁纸我会赔偿的!”

    现在国兴对谢文东的话已经信了成。录象带里,房间的墙壁纸是暗色,而现在的墙壁纸是则是淡粉色,国兴本以为南洪门这边只是在原墙壁纸上又加了一层,可是撕开一看,原墙壁纸已经被对方全部取下了,也正因为这样undefined墙壁只是黑糊糊的,这只能说南洪门的动作太快了,做事也太小心谨慎了,没有留下任何破绽。

    等他走到楼梯口的时候俱乐部负责人才回过神来,他快步追上前来,笑呵呵地说道:“国科长,说赔帐就太见外了,我们以后还得指望国科长多多照顾呢!”

    “遵纪守就是你们对自己最好的照顾!”国兴回头冷冰冰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沉哼一声,快步下了楼。

    他离开俱乐部不久,省公安厅高层领导的电话便打了过来,让国兴在调查廖常青这个案子时不要纠缠洪天集团以其旗下产业,而应该注意力主要集中在谢文东身上。国兴是聪明人,他一听马上就明白了,南洪门在广州的势力根深蒂固,与省厅的高层也多有往来,这次自己调查力健健身俱乐部引起南洪门的恐慌,直接找到了自己的上司。现在来看,南洪门这是做贼心虚啊!国兴心里明镜似的,不过在电话里还是连声答应。

    另一边,谢文东并没有因为廖常青的死引来省厅调查而停止对南洪门进攻,正相反,北洪门和文东会的干部们一致认为这是个好机会,南洪门因为他们搬来省厅调查己方,自己这边就不敢轻举妄动,这正好打他们一个出其不意。很快,谢文东和手下的和性安瓿们做出决定,放弃南洪门在广州其余据点,直接偷袭他们的总部。

    要偷袭南洪门的总部并不容易,在其周围有好几处南洪门大据点,一旦进攻的时间过长,便会把南洪门的大队人马吸引过来,到时双方就变成了焦灼战,偷袭很难成,所以必须得战决,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必须得把南洪门的高层全部堵在总部里,一网打尽,也只有这样才能一击成,不给南洪门任何回旋的余地

    当然,这需要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

    谢文东等人将进攻的具体计划商议出来,北洪门主攻南洪门的正面,文东会则主攻后方,双管齐下,确保里面的人员不会有逃脱的机会。另外为了躲避南洪门的眼线,进攻人员全部化整为零,分散行动,等到南洪门总部附近在开始集结。

    将众人的任务意义安排妥当,接下来就是打探消息,刘波和灵敏都派出各自的精明强干的手下探子潜伏在你那后面总部周围,探听南洪门高层的动静。

    谢文东这边一等就是三天,这天晚间八点左右,谢文东吃过饭后,正和张一讨论进攻上的细节,这时,刘波的电话打了进来,“东哥,南洪门今晚要开会!”

    “哦?”听完,谢文东精神为之一振,疑问道:“开到什么时候?”

    刘波说道:“应该会很晚!不知道南洪门的高层在商讨什么,会意已经开了整整一下午,到现在还没有结束,兄弟刚刚传回消息,南洪门已在附近的一家饭店订了夜宵,看起来这场会意要开刀半夜,东哥,这正是好机会!”

    “恩!”谢文东目光幽深的点点头,南洪门的高层会议要开刀半夜,这当然是个绝佳的机会,一旦偷袭成,便可能将南洪门的高层全部歼灭,想着,他又问道:“向问天也在总部里?”

    刘波肯定的回答道:“是的!向问天的车还停在停车场,一直没动过!”

    谢文东点点头,说道:“我知道了!老刘,你等我的消息!”

    “好的,东哥!”刘波干脆的答应了一声,随后挂断电话。

    和刘波通过电话后,谢文东当即把北洪门和文东会两边的干部统统找来,说明情况之后,众人相互看看皆咧嘴笑了,东心雷说道:“东哥,南洪门高层开会,又是在晚间,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正合适我们下手!”

    这回文东会和北洪门的干部们意见一致,以三眼为的文东会众人纷纷点头,表示东心雷的话没错。

    谢文东没有马上表态,而是看向张一和张研江二人,含笑问道:“阿一,研江,你俩怎么看?”

    张研江没有答话,张一轻声说道:“这确实是个好机会,既然机会来了,我们没有理由放过!”

    见一向沉稳谨慎的张一也同意出击,谢文东笑呵呵的点点头,说道:“那好,我们就按照以前制定好的计划做!”

    “是!”

    众人齐声喝道。这应该算是与南洪门交战以来最为关键的一战,一旦成,己方将会大获全胜,多年来与南洪门的争斗彻底画上句号,若是失败,争斗还将继续下去,而且不知还要打多长时间。北洪门和文东会众人的心气都很足,一各个摩拳擦掌,恨不得一下杀进南洪门的总部里去似的。

    这时,张研江面色凝重的说道:“东哥,此战事关重大,我觉得不能把兄弟们一下子都派出去,应该有所保留!”

    谢文东目光幽深,反问道:“研江,你的意思是”

    “我们应该先派出小部分精锐兄弟先去做个试探,确认南洪门那边没有埋伏之后再将主力兄弟派出去。”

    “不妥!”没等谢文东说话,东心雷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似的,说道:“这一战必须得快,就是要一击必胜,先派小部分兄弟去做试探,时间拖得太长了,不仅会给南洪门集结人力的机会,而且还容易把警察引来,别忘了,现在的警方对我们盯得很紧,正愁找不到治我们的口实呢!”

    张研江深吸口气,缓缓点了点头,东心雷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只是贸然将己方的主力全都派进南洪门的腹地,他觉得太冒险了,赢了固然是好,可一旦输了,己方的后果不堪设想。张研江的顾虑,谢文东也想到了,可是现在自己这边做不到两全其美,想既不冒险又要在短时间内消灭南洪门,那根本不可能。

    谢文东眼珠滴流乱转,心里急转,沉默了一会,他目光一凝,拳头紧握,语气坚定的说道:“就按照原计划办!”

    众人面露喜色,纷纷点头应是,不再停留,快步离开会场,各去准备。

    等众人都离开之后,谢文东站起身形,缓缓将衣服的口子系好,随后掏出香烟,点燃,走到窗台前幽幽吸了起来。

    对这一战能否取胜,谢文东心中也没底,不过凭双方的势力,他这边是战绝对优势的,就算南洪门真有埋伏或者后手,他也不怕。

    道理虽然是这样,可谢文东的心中还是有些感到不安,隐隐约约中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以前他打过这么多场凶险的恶战,可也没像现在这样犹豫不决,心绪难平。想着,他忍不住摇头笑了,可能是因为自己与南洪门斗的太久了,终于到最后一战,自己有些不太适应。

    他正琢磨着,张一从他身后走了过来,看眼谢文东,幽幽问道:“东哥对着一战感到担忧?”

    谢文东咧嘴乐了,耸耸肩,故意露出轻松的样子,笑道“或许我还不太习惯将要没有南洪门的日子!”(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