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七章

    (357)被两把枪逼住,那人身子一哆嗦,他喘息急促,惊问道:“朋友,你们是什么人?我认识你们吗?是不是有误会?” ,。

    这小子的问题很多,话也很多嘛!姜森可一点没客气,手腕以翻,调转枪口,使枪把向下,对着哪人的脑袋连砸两下。

    啪!啪!这两枪把砸的结实,直把那人疼的差点当场晕死过去,顿时间,他的额头也流出血来,眼前满是金星。姜森伏下身来,冷冰冰的说道:“我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少跟我废话!”他话音刚落,忽听二楼走廊里端的房间还有动静,他向刘波使个眼色,然后提起手qiang,小心翼翼的向走廊里端走去。

    来到房间前,他身子先闪到墙后,用枪筒慢慢将房门推开,同时他迅的向里面瞄了一眼。房间显然是卧室,中中央有智囊巨大的双人床,床上坐着一个满面惊慌的女人,她双手紧紧抓着毯子遮住身体,身子不停的哆嗦,没有现其他人,姜森放心下来,他深吸口气,晃身走进房间。

    见一个黑衣陌生人突然闯了进来,床上的女郎本能的出刺耳的尖叫声,姜森心中暗骂,疾步来到床前,冷喝道:“你不许叫!”说着话,他伸手一抓女郎掩在身上的毯子,猛地一扯,将毯子甩飞出去。

    看到毯子下面的情况,姜森的脸腾地红了,可很快,脸色又是一变。

    原来女郎身上寸丝未挂,扯掉毯子,**裸的全部呈现在姜森眼前,不过他很快便看到了女郎手中还握有一把明晃晃的b,在窗外月光的隐射下,闪出诡异的蓝光。

    就赛姜森这一愣神的瞬间,原本惊惶无助的女郎突然从床上跃起,手中的b直刺姜森的喉咙。突如其来又奇又快的一刀,即便是反应那么快,身手那么敏捷的姜森都未能全身而退,只是比周马上要刺中自己咽喉的那一刻尽量将身子侧了侧、

    随着嘶的一声,b在他的脖颈左侧掠过,同时也将他的脖侧花开一条两寸长的大口子,由于伤口太深,连皮肉都翻了起来,鲜血汩汩流出。哎呀!那钻心的疼痛令姜森晕的头脑一下子清明过来,他咬紧牙关,没等女郎将b收回,抡起胳膊,对着女郎的小腿横扫一拳。

    女郎躲闪不及,只听嘭的一声,他尖叫出声,身子横着倒在床上。姜森不给他起身的机会,伸手将他的喉咙扣住,沉声喝道:“再动我捏碎你的脖子……”他话还没说完,那女郎突然双腿大张,一腿勾住姜森的腰身,一腿蜷起则恨踢他的下阴。

    这是下了死手,若真被他踢中,姜森就算不死也的半残。对这么一个年轻漂亮的女郎,姜森根本不忍下杀手,但见对方如此很堵他将心一横,也顾不上什么怜香惜玉了,双手加力,借着寸劲,猛地一拧,只听咔嚓一声,女郎的眼睛猛然瞪圆,身子只颤动了几下便软了下去。原来他纤细的脖颈已被姜森硬生生的拧断,鲜血和口水顺着她的嘴角慢慢流淌出来。

    姜森看了眼女郎还温热的身体,喘了口粗气,随后的抽出床上铺着的被单,胡乱团了团,压住脖颈上的伤口。

    见姜森从房间里走出来,但衣服上却都是血,刘波吓了一跳,急忙问道:“老森,你怎么了?”

    “被‘咬’了一口,小意思,没事!”姜森满不在乎的说道。这时灵敏以及数名血杀人员业已上了楼,见姜森负伤,众人都很紧张,两名血杀的兄弟立刻从口袋里取出纱布和止血药,帮姜森包扎。

    看姜森的模样,知道不是大伤,刘波稍微放心,他低头看着趴在地上的男人,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被姜森打了两枪把,男人老实了很多,他掩口吐沫,低声说道:“陈昊!”

    “找的就是你!”刘波站起身形,对左右的血杀人员甩下头,说道:“把他带到屋里去!”

    两名血杀人员答应一声,将陈昊从地上提起,拽着就向屋里走。等近来之后,举目一瞧,正好看到惨死在床上的女人,两名兄弟只是愣了愣,没有说什么,可陈昊却是面露惊骇之色,双腿开始不住的打颤。

    他倒不是心疼死在床上的女人,而是感觉对方的下手太狠了,来头肯定不简单,今天这关自己恐怕是不好过了。他正心惊胆跳的琢磨着,两名血杀人员将他按在床上,同时背过他的双手,以要带捆绑住。

    等二人把陈昊捆绑结实之后,刘波、灵敏以及刚包扎完伤口的姜森从外面走了进来。灵敏毕竟是女人,看到床上的裸尸,她玉面顿红,刘波随手从地上捡起毯子,盖在尸体身上,随后走到陈昊近前站定,问道:“你是力健健身俱乐部的实际负责人吧?”

    陈昊心中一寒,假装糊涂,茫然说道:“力健健身俱乐部?我从没听过……”

    啪!他话还没说完,刘波的巴掌已重重拍在他的脸上,说道:“我们既然找上你,就已经把你的身份查清楚了,你最好合作店,不然的话,遭罪的是你自己!明白吗?”

    陈昊被刘波这记耳光打得耳朵嗡嗡直响,半晌才缓过这口气来,他咧开嘴巴,吐口血水,喘息着问道:“你们究竟是谁?到底要干什么?”

    “文东会,暗组!”刘波一字一顿的说道。

    一旁的姜森随后接道:“文东会,血杀!”

    陈昊听到暗组二字,人已是一哆嗦,当他又听到血杀时,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暗叫一声完了!落到谁的手里不好,偏偏落到了暗组和血杀的手里,这不是要了命吗?!他脸色难看,眼珠子咕噜噜转个不停。

    姜森弯腰凑了过来,说道:“陈昊,你最好是老实一点,别和我们耍花招,你合作,我们大家都轻松,你也不用死,否则的话,你也看到了,你的下场将会和她一样!”说着话,姜森指指床上的尸体。

    陈昊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刘波虽然用毯子将女郎盖住,但脑袋那里海没盖严,顺着缝隙,陈昊能看到女郎等着滚圆又空洞的眼色还有扭曲的五官。

    他激灵灵的打了个冷战,急忙扭过头去不敢再看。这名女郎和他一样,都是南洪门的人,身手一般,不过为人浇花,下手也毒辣,刚才进来的好在是姜森,若换成旁人,恐怕真会着了他的道。

    见威吓起了作用,姜森嘴角微微挑了挑,他继续说道“我们队力健健身俱乐部的秘密感兴趣,希望你能详细给我们讲一讲!”

    陈昊闻言,脸上顿时显现出惊色,下意识的问道:“你们都知道了什么?”

    姜森、刘波、灵敏这三人多聪明,眼睫毛拔下一根都是空的,三人互相看了一眼,心中暗道:果然!这家俱乐部果然有问题!刘波双目射出两道逼人的森光,慢悠悠的说道:“你悲观我们都知道什么,我们只想听你说!”

    “说……你们让我说什么?”

    “说里面那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陈昊目光慌乱的看着他们,随后舔舔干的嘴唇,脑袋摇得像波浪鼓似的,急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姜森耸肩乐了,对刘波和灵敏说道:“老刘,小敏,你俩先出去待会,我要和陈先生单独聊聊!”

    明白姜森要动刑了,刘波和灵敏也懒着看这些,二人没有意见,并肩走出卧室。见状,陈昊心里毛,尖声叫道“你们……你们要对我做什么?”

    刘波和灵敏没有理他,刚走出房间,里面的血杀人员就将房门关严,他俩相视苦笑,刘波靠墙而站,从口袋里掏出香烟,点燃,深深的吸了口。

    灵敏站在刘波的身边,幽幽说道:“希望这次能在陈昊身上得到以邪恶有价值的消息!”

    刘波淡然说道:“这人知道的事情肯定不少,只要能撬开它的嘴巴,我想我们差不多就可以向东哥交差了。”说着话,他扭头直视灵敏。后者被他看的心中毛,刚要询问,刘波先开口问道:“心情好点了没有?”

    灵敏被他这莫名其妙的一句话问迷糊了,面带茫然,疑惑道:“为什么这么问?”

    刘波转回头,目光下垂,轻声说道:“听说,你和周挺的私交不错……”

    灵敏身子一震,别过头去,,语气平淡的说道:“我和他根本就没什么。”

    “啊——”刘波还没说话,忽听卧室里传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可很快,叫声消失,只剩下囫囵不清的闷哼。

    刘波吐口青烟,双目上望,说道:“即使他活着,即使没有帮派之间的仇恨,他也不适合你!”

    灵敏转回头,惊诧的看着刘波。

    刘波嘴角叼着香烟,老神在在的补充道:“其实对任何女人他都不太适合!”

    灵敏心中本来还有些伤感,可被刘波这句话逗笑了,他扑哧一声,好像第一次认识刘波似的,目光怪异的上下打量他,很难想象,这个貌不惊人平时像是闷葫芦的男人还会说出这样的话。

    刘波和灵敏都是搞情报的,接触的机会特别多,相互之间称得上十分熟悉,但他俩在一起时只是谈论工作,至于私下的话题,两人都很少涉及,像现在这样,在灵敏记忆中感觉还是第一次。(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