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八章

    自上次一别,谢文东与东心雷、三眼等人已有数月未见,现在终于又聚到了一起。只是分别时他们是在上海,而再次聚的时候,他们已在广东,准备对南洪门展开最后也是最致命的一击。 ,。

    现在,以谢文东为的北洪门、文东会干部们基本都聚集在广州附近的s市。北洪门这边为的有东心雷、任长风、灵敏、张一等人,文东会为的有三眼、高强、李爽、张研江、姜森以及后起之秀方天化。马力等人,双边人。光是核心的干部加在一起就达到数十号之多,下面的普通帮众更是不计其数。众人会聚的第二天,文东会在东北那边再次调集过来为数众多的援军,带队前来的正式刘波和田启二人,如此一来,谢文东麾下的人手更足,北洪门和文东会的主力也齐齐聚集于此,称得上是兵强马壮,士气如宏,大有一鼓作气吞下广州,彻底歼灭南洪门的架势。

    当北洪门和文东会的人聚到以来时一向很热绕,这次自然也不例外。

    由于众多兄弟们都是许久未见了,谢文东特意让人在中山酒店包下一间会场,一是与众多兄弟们一起吃顿饭,联络感情,再者也想商议接下来的行动。会场的面积够大,足有二百多平,可是等北洪门和文东会的干部们都到齐了之后,诺大的会场便显得狭小。拥挤、放眼看去,人头涌涌。黑压压的一片,不过,人数虽多,但却没有平庸之辈,随便挑出一个,要么是骁勇善战的悍将,要么是谋略过人的智囊,皆是出类拔萃的人中龙凤,也正是因为有这些骨干人员的存在,才将庞大的北洪门和文东会这两大社团支撑起来,傲视群雄。

    当谢文东到时,北洪门和文东会的干部们都已经齐了。谢文东推门进入会场。他近(原文是近)(进)来的快,出去的也快,只见会场里烟雾缭绕,呛人眼鼻,谢文东虽然也抽烟,但还是被里面弄弄(浓浓)的烟味给熏了出来。

    见谢文东进来又出去了,众人中不少都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不过聊天的停止了交谈,抽烟的将手中烟头恰(掐)灭,喝茶的也纷纷放下茶杯。众人的目光齐齐向谢文东看去。谢文东站在门外好一会,等里面的烟雾淡一了些,他这才漫步了近(进)来,笑呵呵地说道:“我还以为这里着火了呢!”

    众人还是一愣,随后皆哈哈大笑起来。这时,李爽站了起来,指指身边的空座,笑道:“东哥,位置都给你留好了!”

    谢文东点点头,缓步走到李爽身侧,提裤而坐,他环视一周,随后问道:“酒菜都点好了吗?”

    李爽应到:“是的,东哥,现在是不是可以上菜了!”

    “等一下!”谢文东说道:“我们先谈正事。”

    听闻这话,众人收敛笑容,脸上都露出正色,李爽急忙挥挥手,叫来一名文东会的小头目,在其耳边低语了几句。那小头目答应一声,急匆匆跑了出去,临出门前,小心地将会场大门关严。

    顿时间,会场内静悄悄的,声息皆无。谢文东手指轻轻敲打会桌案,随后幽幽说道:“战事进展的顺利,南洪门现在已经全面退缩到广州这一点,接下来,就是我们对他们展开最后一击了,这也是最最关键的一战。不知各位兄弟都有什么想法,说出来听听吧!”

    谢文东说完话,没有一个人出来答言,倒不是众人心中没有打算,而是都想先听听别人的意见,见众人皆沉默无语,谢文东含笑挑起眉毛,疑问道:“怎么?难道各位兄弟心里连点想法都没有?”

    李爽呵呵笑了一声,说道:“南洪门主动退缩,说明他们已经不行了,而我们要人有人,要钱有钱,我觉得以现在这种情况来说,只要我们能一鼓作气冲进广州去,砍下向问天的脑袋,彻底击垮南洪门只是手到擒来的事!”

    听完李爽这番话,谢文东仰起头,眼珠骨碌碌乱转,即没有表示肯定,也没有直接否定。

    “我认为还是小心一点的好!”坐在邻桌的张一微微欠下身,正色说道:“南洪门主动退缩,十分蹊跷。其中也隐藏什么阴谋,我们如果贸然进入广州,只怕会中对方的埋伏!”

    “嘿嘿!”李爽干笑一声,反问道:“南洪门能玩出什么花招?他们又能设下什么埋伏?”说着话,他扭头看向同桌的刘波、故意放大声音,问道:“老刘,南洪门在广州有什么动作吗?”

    这段时间刘波虽然实在东北,可是暗组的兄弟一直在留意广州的动静。听完李爽的问话,他摇了摇头,说道:“根据我这边的情报,南洪门在广州很安静,其人员也都是闭门不出,做出了死守的架势!”

    “哦!”李爽点点头,然后伸长脖子,看向邻桌的灵敏,又问道:“小敏,你那边的情报呢?”

    自进入会场,灵敏一直显得很安静,对周挺的死,她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即压抑又悲痛,虽然她很清楚对敌人的悲痛是不对的,可就是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此时听李爽提到自己的名字,灵敏恍然回过神来,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李爽问自己什么,他心不在焉地点头说道:“我这里的情报和刘哥的那边的一样,南洪门没有异动!”

    两位负责情报的头头都说南洪门没有异常,李爽满脸的得意。看着张一笑嘻嘻地说道:“张兄,你听到了吧,南洪门已经无计可施了,摆出死守的架势,就是等着我们去打嘛!”

    张一苦笑,他南洪门那边的情报,我早就问过刘波和灵敏了,可南洪门越是安寂,他就越觉得心里没底,总感觉南洪门似乎在酝酿着什么。他叹口气,皱着眉头说道:“看到的,未必是真实的,而没看到的,也未必代表他不会生。总之,我觉得还是小心一点的好,稳扎稳打,步步为营,不给南洪门阴我们的机会!”

    对他的话,李爽嗤之以鼻。他不再理会张一,转头看向谢文东,说道:“东哥,我们和南洪门已经打了一年多了。兄弟们也出来一年多了,这么长时间,南征北战,身心疲惫不说。而且大部分的兄弟都想家了,和南洪门的决战不能再拖下去,不然,我担心兄弟们的心会散掉。”说着,他瞄瞄邻桌的北洪门的众人,继续道:“我想北洪门的兄弟也应该和我们一样。”

    他这番话倒是引起了众人的共鸣,别说下面的兄弟,就连他们这些核心干部们也都打累了,打腻了,甚至一听到火拼二字就会从心往外的感觉恶心和排斥。

    李爽说的这一点倒是谢文东没想到的。,他仔细观察众人的表情,暗暗点头,看来小爽此言不假,众兄弟们对长时间连续不断的征战已经感到极度厌恶了,好在这种情绪没有爆出来,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我同意小爽的意见”任长风瞅了瞅左右众人,又瞄言张一,沉声说道:“南洪门的实力本就大大不如我们,经过这段时间的消耗,其实力更是大打折扣,大家可以数数南洪门的干部还剩下几人,一个强弩之末的社团,名头再响也不算什么。只要我们全力进攻,我相信定能一击取胜!”

    “嗯!”东心雷在旁大点其头,表示赞同,其他人和他一样,对强攻广州十分有信心,只有张一眉头紧锁,低头沉思不语。

    很明显,张一是反对强攻广州的,只是支持他的却没有几个。谢文东南下云南时,将北洪门的事务交给张一管理,他指挥作战的风格就是沉稳,不管南洪门表现的是强硬还是软弱,他都不为所动,带领北洪门稳扎稳打。一点点的蚕食南洪门地盘,在南洪门看来,张一是个可怕的对手,想引他上当,几乎没有可能,而在北洪门和文东会众人看来,张一的谨慎就是胆小,把许多次可以歼灭对手取得大胜的机会都错过了。、

    本来谢文东也想沉稳点,毕竟现在已经打到了最后,不想在这个关键时候出现问题,功亏一篑,可是李爽的那番话又令他不得不重新考虑,社团再怎么庞大,其基础还是下面的兄弟们,如果兄弟们的心散了,那社团也就要垮了。

    一直以来,每当谢文东犹豫不决的时候。他先会想到一个人,张研江,他目光一转。看向(毕勤琴呵呵!看向我)坐在他不远处的张研江,后者倒是满脸的悠然,面带微笑,对李爽和张一的争论不以为然。

    谢文东笑了笑,柔声问道:“研江,你怎么看?”

    闻言,张研江急忙挺直身躯说道:“东哥,其实小爽和张雄说的都有道理。”

    此言一出,把在场的众人都差点气笑了,他这话等于是没说。

    谢文东了解张研江的性格,没有接话,等他继续说下去。

    果然。顿了一下,张研江又到:“为了稳定兄弟们的情绪,广州我们是一定要打的,而且还得尽快打,另外,南洪门的主动退缩是有些诡异,我们不能小看他们,毕竟南洪门的大智囊萧方还在。所以,我看不如这样,我们分兵两路,一路全力猛攻,另一路则按照张兄的意思,先静观其变,然后再稳扎稳打的推进!”(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