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

    (335)谢文东是在手下留情,除了立场不同之外,周挺的为人还是相当不错的,而且也是个难得的人才,现在要亲手杀了他,谢文东还真有些不忍心下手。 ,。

    周挺心中很清楚,以现在的形式,自己要么投降,要么就是死,但无论于情于理,自己投降是肯定不可能的,他已报了一死的决心,只是不想死在那些无名小卒的手里,所以才向谢文东起挑战。谢文东也看出了这一点,所以没有听姜森的劝阻,硬是下场,与周挺展开一对一的单挑,他二人虽然是敌人,但都很了解对方,这也是二人再动手前相视所笑的原因所在。

    周挺当然也能感觉出来谢文东在手下留情,混迹黑道这么多年,向来都是他对别人留情,而此时此刻,自己却落到受人怜悯的境地,周挺的心里要比双腿上的伤口更疼更难受,连胜也泛起不自然的红晕。

    他咬了咬牙关,边与谢文东交手边厉声说道:“谢文东,别tm再虚情假意了,老子用不着你手下留情,!”说话之间,他急岀数刀,反将谢文东连续逼退数步。

    见老大在场上落于下风,文东会的小弟们忍不住开始为谢文东加油鼓劲,刚开始只是零星几人,但很快众人一齐呐喊出声,高声喝道:“东哥杀死周挺,东哥必胜!东哥必胜____”

    在手下兄弟的加油声中,谢文东眼中精光顿先,双目随之眯缝成两条弯线,他身形突然一闪,避开周挺强弩之末的一刀,接着手臂挥动,开山刀横扫周挺的胸口。

    嘶!若在平时,周挺闪过这一击绝对没问题,但是现在,身子已不由他做主,周挺躲闪不及,被这一刀正中胸口,刀锋在他胸前横着划出一条近尺长的大口子,皮肉外翻,连白森森的胸骨都露了出来。

    周挺本就受了重伤,失血过多,再加上这一刀,他眼前一黑,险些当场晕死过去。他闷哼一声,踉跄连退四五步,身子一阵摇晃,似乎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见谢文东一刀伤敌,文东会众人更是热血沸腾,高呼声一浪接着一浪。

    “东哥必胜!东哥杀!东哥必胜!东哥杀!”

    谢文东看眼摇摇欲坠的周挺,心中暗暗叹口气,他提到快步上前,对这周挺的脑袋就是一刀。周挺无力闪躲,只能横刀招架。当啷啷!随着一声脆响,他二人的刀像是吸铁一般,粘到了一起,谢文东持刀下压,而周挺横刀上档,两人较起了力气。

    趁着较力的空机,谢文东身子自然而然的前探,靠近周挺,在他耳边低声说道:“你投降,我不杀你,放你回去!”现在的周挺浑身上下都是伤,想恢复过来,至少得修养个两三月,在谢文东看来,这么长的时间里已足够他击垮南洪门的了,所以说周挺对他已不构成威胁,放不放他离开也影响不大。

    周挺闻言,嘴角抽搐了几下,想笑,但终究还是没有笑出来,他幽幽说道:“想不到心狠手辣的谢文东谢老大还有心慈手软的时候!”顿了一下,他又小声说道:“仗打到现在,上千的兄弟都让我带光了,我还有何脸面回去见向大哥,能死在战场上,也算是回报了向大哥的知遇之恩!”

    周挺态度强硬,谢文东想饶他也饶不了,否则无法向自己这边的兄弟们交代。他还想再劝周挺几句,可突然之间,周挺上档的刀落了下去,放弃格挡,而此时谢文东的刀还在下压,没了阻挡,刀锋顺势下落,正砍在周挺的脖颈处。

    扑!

    这一刀太重了,几乎半个刀身都没入了周挺的脖颈中,被砍断的静脉立刻喷射出滚烫的鲜血,溅了谢文东满脸满身。

    “啊?”想不到周挺会突然放弃抵抗,谢文东大吃一惊,他想收回刀,可已然来不及了。

    扑通!周挺的身躯直挺挺的倒在地上,没有断气的身体还在地上有一下没有一下的抽搐着,他双目圆睁,但眼中已没有了任何的神采,脸上也布起一层死灰,生命正在他的身体里迅的流失掉。

    一瞬间,走廊里的呐喊声消失了,变身静悄悄的,人们的目光都集中在躺在地上的周挺身上,不知过了多久,好像是几秒钟,又好像是有几个世纪那么长,文东会的阵营突然暴起一阵狂吼声,无数的文东会小弟们睁大血红的眼睛,撕心裂肺的高吼道:“东哥必胜!文东会必胜!东哥必胜!文东会必胜……”

    喊声震耳欲聋,几乎要将头上的顶棚鼓开。

    要知道一直以来周挺都是南洪门与文东会交战中的急先锋,死伤在他手中的文东会兄弟已不计其数,这次暗算孟旬也有他的一份,而且他带领大批的南洪门帮众围攻文东会据点,连日来的恶战,使谢文东损兵折将,上下人力锐减了八成左右,剩下的人恐怕得全军覆没。文东会对周挺是又憎恨,又惧怕,现在见他死在谢文东的刀下,心里憋着的压抑、怒火、恐惧甚至绝望等等的情绪统统爆出来,一个个幸福的都快失去了理智。

    谢文东看着周挺的尸体,脸上没有丝毫的兴奋之色,反而充满了惋惜。

    他和周挺相视多年,可以说也勾心斗角、明争暗斗了多年,周挺是南洪门的强硬派,当他在时,谢文东千方百计的想找机会除掉此人,可现在周挺死了,谢文东感觉自己的心理好像一下子少了些什么,空落落的。

    “兄弟们,杀啊!把南洪门的兔崽子们统统杀光!”文东会中不知是谁大吼一声,听闻话音,文东会众人呐喊着齐齐举起片刀,作势就向周挺那几名心腹人员冲杀过去。

    现在,周挺那几名心腹都已经惊呆吓傻了,虽然心里明知道今天是凶多吉少,可眼睁睁看着周挺惨死于谢文东的刀口下时,那种震撼对他们的冲击太强了。此时文东会众人蜂拥杀来,他们竟然丝毫无法应,一个个站在原地,如同木头桩子似的。

    这时,谢文东反应过来,当手下兄弟跑过他身边时,谢文东突然断喝道:“都给我站住!”

    哗!文东会众人急忙收住脚步,然后齐齐向谢文东看去。

    谢文东没有理会他们,转头看向周挺那几名心腹,沉默了片刻,他面无表情的说道:“你们把周挺的尸体带回广州,见到向问天,替我传句话,南北统一,大势所趋,南洪门现在已是风雨飘摇,千疮百孔,如果愿意求和,我举双手欢迎,若是再抵抗下去,那么,很多人都会死,以前是6寇,现在是周挺,以后可能就会轮到他的头上!”说完话,谢文东深深看了尸体一眼,随后一甩衣襟,转身向楼梯间走去。

    直到这时,那几名南洪门头目才弄明白谢文东要让他们几人活着离开。

    一名年岁较轻的头目颤声问道:“你……你真不杀我们?”

    谢文东冷笑一声,脚步都未停,只漠然说道:“你们不配!”

    和周挺比起来,他这些心腹人员差的实在太远了,对谢文东而言,根本构不成任何的威胁。

    周挺死了。

    他自出道以来就加入南洪门,对向问天忠心耿耿,南征北战,立下的战功不计其数,年岁轻轻就已成为南洪门的中间骨干,并与6寇、萧方等人并成为南洪门的八大天王。

    可谁能想到,梧州一战竟然成为了周挺的最后一战,在形势明显占优的情况下,却被谢文东的一步险招逆转。周挺为人暴躁,单性情也忠贞刚硬,在最终无路可走的情况下,选择了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可见其人的刚烈。

    这一战,对于文东会而言是个转机,而对南洪门来讲无疑是致命的一击。

    6寇的死对南洪门的打击很大,但那时上下帮众还有信心,甚至还想着为6寇去报仇雪恨,但现在周挺身亡,很多人的信心被击垮,就连向问天和萧方在内。

    听闻周挺被杀的消息,向问天什么话都没说,将身边的人打走,缩上房门,扑倒在床上,放声痛哭,他视6寇为兄长,视周挺为弟弟,可现在这两位与他最为亲近的兄弟相继离去,心中的哀痛已无法来形容。

    现在他甚至怀疑自己的坚持是不是从头到尾都错了,与北洪门、文东会长年恶战,牺牲了那么多兄弟的性命,这么做究竟值不值得?向问天找不到答案,这一刻,他甚至觉得干脆向谢文东投降算了,接受被吞并的命运。

    不过很快他就为自己有这个的想法感到脸红,已经有那么多兄弟为了坚持信念而惨死在敌人之手,作为社团的老大,他理应作战到最后,流干最后一滴血,这也是对九泉之下兄弟们的交代。

    向问天悲痛欲绝,和他同样悲伤的还有萧方。

    南洪门老牌的八大天王已经差不多都死光了,现在只剩下他一个,当年兄弟们齐聚一堂的欢闹场景还历历在目,而此时却已天人两隔。

    更多精彩期待336章(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