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一名南洪门帮众闪躲不及,被谢文东这一刀正砍在胸口上,谢文东前冲的惯性加上自身的力道,使这刀的分量极重,那名南洪门帮众惨叫一声,胸口喷血,人义倒飞出去,足足退了两米多远,才摔在地上,四肢抽搐几下便没了动静。 ,。

    另外两名南洪门人员见状大惊失色,直到这时候他们才反应过来是敌人杀到家里来了,那二人扯脖子大叫道:“有敌人!敌人来偷袭啊——”

    不等他二人喊完话五行兄弟跟随谢文东赶到,我把刀齐挥,皆砍中那二人的要害,可怜这两名南洪门帮众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人已倒在血泊中。

    大堂内的喊叫声很快引得南洪门据点一阵大乱,虽然南洪门毫无防备,但反应度极快,远非寻常黑帮可比。

    谢文东等人还没来得及向楼上冲杀,大堂两侧的走廊里蜂拥涌出数十号南洪门帮众,这些人虽然都是衣衫不整,但手里可皆是提着家伙,看到谢文东等人后,先是冷下神,接着咆哮着抡刀迎上前来。

    暗道一声好快,谢文东不敢在继续带兄弟们向里面突进,他侧头大喝一声:“兄弟们,杀!”

    随着他的话音,冲进大楼内的文东会人员与南洪门帮众撕杀到了一起,由于南洪门还没有彻底反应过来,出来硬战的人员并不是很多,加上准备不足,场面上文东会这边占尽了上风。

    只见谢文东和五行带领八十名兄弟如同下山的猛虎,见人就劈,逢人便砍,直将南洪门那几十名出来迎敌的帮众砍杀的哭爹喊娘,如下饺子一般向下倒。时间不长,南洪门那边已有二十多人中刀不起,此时,谢文东等人也都杀红了眼,将余下的十多名南洪门帮众逼到墙角,全力冲杀,这些南洪门人员被杀的心惊胆寒,但却无一人站出来投降,在一片惨叫和哀号声中,十几名南洪门帮众纷纷不支,喊叫着摔倒在地,而周围的墙壁也都被喷射而出的鲜血染得猩红。

    刚刚将第一批南洪门人员放到,谢文东等人还没来得及喘口气,这时,南洪门第二批人员又到了。

    这回出来的帮众可比刚才要多得多,衣服和武器也更加整齐,为的一位是名身材魁梧的表行大汉,手里拎着一把大砍刀,到了大堂一瞧,映入眼帘的都是己方倒地的兄弟,有些人一动不动,有些人还清醒着,在地上痛苦的扭动呻吟着,那大汉看罢之后,眉毛都竖立起来,大吼一声道:“别给我放跑一个,上!”

    “杀——”

    气急败坏的南洪门帮众好像白色的海浪,一拥而上,手指高举的片刀真如同刀林一般,谢文东心中暗叹,南洪门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儿出来的这些根本不算什么,真正的主力还在后面,敌众我寡,谢文东不想让手下的兄弟太分散,他高声喊道:“撤回来!”

    听闻谢文东的命令,文东会帮众齐齐退到谢文东四周,而此时,南洪门帮众也到了近前,双方哎大堂内展开了大规模的拼杀,这场激战惨烈又血腥,两边人都使出吃奶的力气,只见场上刀光霍霍,喊杀声此起彼伏,不时有鲜血喷射出来,将周围的人淋着满脸满身都是血迹。

    南洪门为的那名大汉倒也强硬,毫无畏惧,抡刀顶在最前面,出手由衷又毒,时间不长,已有三名文东会兄弟倒在他的刀下,

    谢文东暗暗咬牙,默不作声的摸了过去,他混在文东会的人群里,到饿了那名大汉的身侧,毫无预兆,恶狠狠的就是一记闷刀。

    他这刀下了死手,直刺那大汉的软肋,若真被他刺中,大汉不死也得重伤,不过那汉子反应几块,看得出来火并的经验也丰富,当谢文东的刀快粘到他衣服的时候,大汉身形猛然一侧,堪堪避开锋芒,他二话没说,反手回敬了一刀。

    大砍刀挂着劲风,直削谢文东的脑袋,现在谢文东身边都是人,想抽身闪躲已不可能,而收刀回救也来不及了,他只能尽力将身子向下一弯,躲其锋芒,刷!大砍刀几乎是贴着他的头破而过,将他头顶的头萧下一缕。

    谢文东不隔日大汉收刀继续进攻的机会,他弯曲的腰身蒙人挺直,身躯如同弹簧一般,直向大汉扑去,大汉想不到他会来这找,闪躲不及,被谢文东扑了个正着。

    扑通,哗啦啦!随着一阵乱响,谢文东的脑袋重重撞在大汉的胸口,二人同时站立不住,齐齐后仰而倒,大汉的后面都是南洪门的人,被他俩这么一压,顿时间倒下一大片。

    虽然已经倒地,但谢文东仍死死压在大汉的身上,这时他想将开山刀收回结果大汉的性命,可是开山刀太长,空间不够,谢文东应变能力极强,想也没想,左手腕一抖,弹出金刀,石光电闪般在大汉的脖颈处抹了一下,接着,抽身而退。

    大汉根本没看明白怎么回事,见对方从自己身上下来,他气的满脸涨红,作势要跟着站起来,可觉得喉咙处凉飕飕的,他本能的低头一瞧,看不到脖子上的伤口,却看到自己红彤彤的衣襟,大汉脸色顿变,他想大汉,可是嘴巴张开了,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扑通!大汉挺起的身躯又倒下了,大量的血顺着他的喉咙扑扑向外喷射,周围的南洪门众人看的清楚,忍不住怪叫出声,紧接着,七,八把片刀齐齐向谢文东的脑袋罩来。

    谢文东刚刚从地上爬起,身子还没站直,见突然砍来这么多把片刀,他心中一颤,单手持开山刀,向上硬架。

    当朗朗!

    谢文东得力其实不小,爆力更是惊人,但毕竟是单手持刀,硬接两三把或许还有可能,可同时招架七八把刀片,他也做不到这一点,随着一阵铁器的碰撞声,谢文东感觉像是一座山到他压在自己的开山刀上。

    随着碰的一声闷响。谢文东吃力不住,开山刀的刀背重重砸在他自己的肩头,同时他脚下一软,单腿跪在地上。

    周围的南洪门帮众见谢文东没死,不依不饶,纷纷收刀,随后又重劈下来。

    谢文东无处可躲,只能再次提刀硬架,这一次脆响声更大,谢文东手中的开山刀应声被震落,有数把刀片一起砍在他的肩头上,好在谢文东有防弹衣护体,刀锋不能入,不然他的身子就得被对方砍到数块。

    既便如此,谢文东还是感觉胸口闷,嗓子眼甜,一股滚烫的热流从胸腹之间返了上来,谢文东知道那是什么,他将牙关一咬,将翻上来的血水有硬生生咽了回去,同时左手向外一挥,随着一道金光闪出,位于他正前方的一名南洪门人员还没看清楚怎么回事,忽觉心口窝一凉,身子不受他自己控制软了下去。

    谁都没想到谢文东在身中数刀的情况下还能出手伤人,而且那道金光是什么,谁都没看清楚,随着那名南洪门人员的倒地,周围南洪门帮众无比惊骇,本能的愣了愣神。

    也就趁着他们愣神这零点几秒的时候,谢文东身子就地一滚,狼狈的轱辘回己方阵营,正想出手抢救的文东会众人见老大回来了,自动的向左右分开,让出一条通道。等谢文东进来之后,人群又立即合拢,将谢文东死死护在人群中。

    说来漫长,突然所生的一切只是眨眼功夫的事。

    谢文东只凭一击之力杀掉南洪门带队的头目,使其上下兄弟斗志倍增,而南洪门帮众则开始显得慌手慌脚,进攻不像刚开始是那么凶猛,打起来也变得缩手缩脚,显得信心不足。

    谢文东那会放过这个机会,从地上爬起之后,他用力抚了抚疼痛的胸口,喘了几口粗气,高声叫道:“兄弟们,南洪门顶不住了,我们一口气冲垮对方!”

    “冲啊---”

    受到谢文东的鼓舞,文东会数十人对南洪门帮中展开反扑.

    老大死了,南洪门帮众根本就没了主心骨,在被文东会这么一冲杀,败像顿现,前方人员抵挡不住,被逼的连连后退,而后方人员看不到前面的情况,被前面退下的人装的之踉跄,不用文东会打,南洪门阵营自己就先乱了。

    兵败如山倒,失去信心的南洪门人员被宠傻得节节败退,就在这个关键时刻,又有一大批南洪门帮众从楼上杀了下来。

    这批人数量更多,放眼看去,密压压的一大片,为的一名青年,中等身材,出奇的是男生女相,皮肤白净,五官俊美妖艳,手中提着一把钢刀,脸色阴沉,冷如冰霜,这位不是旁人,正是南洪门老牌的八大天王之一,周挺。

    本来他正睡得香甜,听从手下传报有人来偷袭机房的据点,吓得急忙从床上爬起,仔细一问才知道,是文东会来偷袭了,周挺听完鼻子都差点气歪了,文东会现在还剩下多少人,他心里清清楚楚,只这么点人就赶来偷袭己方的据点,简直就是送死来啦。

    他一边不慌不忙的穿衣服,一边还让手下人无需紧张,可时间不长,南洪门的小弟又回报,己方一名大头目在乱战中被对方所杀,周挺闻言,身子一震,脸也沉了下来。(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