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329)这一晚,文东会据点显得格外的安静,整座大楼黑漆漆一片,里面的人员早早的休息,看似安静,而世界上,血腥的激战正在慢慢酝酿着,谢文东同其他人以一样,很早就睡下了,明日凌晨的一战事关重大,不仅涉及到他自己和众多兄弟的生死,也关联到社团的前途和安危,他必须得养足精神,全力以赴。 ,。

    谢文东睡的并不安稳,其实对于这一次偷袭南洪门据点的兄弟,他心里没有任何的把握,迷迷糊糊中,他听到外面传来敲门声,谢文东睁开眼睛,拿起枕边的手表一瞧,现在已经凌晨四点了,他嘘了口气,说道:“进!”

    随着他的话音,金眼从外面走进来,到了床边,低声说道:“东哥,时间差不多了!”

    谢文东点点头,飘身下了床,走到窗前,将窗帘轻轻一拉,推开窗户,仰面望向夜空,此时,天空中乌云密布,下起了蒙蒙细雨,夜风不强,却让人有种凉飕飕的冰冷感,谢文东打了个冷战,下意识的环起双臂,不过他脸上却露出了笑容,低声说道:“真是天助我也!”

    有雨,南洪门据点的守卫会相对少一些,如此一来,偷袭成功的几率将会大一些,他双手扶着窗台,身子前探,深深吸了口气扑面而来,的潮湿空气,接着,回头说道:“金眼,召集兄弟们jihe,准备出!”

    “是,东哥!”金眼面色一正,答应一声,转身形快步走了出去。

    正如谢文东所料,今天南洪门的据点守卫确实不多,其实,这一阵子南洪门的防备都很松懈。

    连日来的争斗,让文东会人员筋疲力尽,南洪门那边也好不到哪去,作为进攻一方,他们付出的力气比文东会要大很多,其上下人员身心疲惫,已成了强弩之末。根本无力在做严密的防守,加上以周挺在内的南洪门干部们都认为文东会不可能也没有那个胆量来袭击己方的据点,所以守卫人员不多,等到后半夜,天又下起了雨,其守卫更少。

    周挺虽然和谢文东交手过无数次,对谢文东也称得上了解,但是他还是疏忽了一点,谢文东不是一个中规中矩只打把握仗的人。

    南洪门据点,两公里外。

    谢文东,姜森,袁天仲,格桑,方天化,马力等一干文东会的骨干门将下面能作战的兄弟几乎都带了出来,可谓是倾巢而出,一行人所做的车辆就有二十多台,为了隐秘,他们分头出的,在距离南洪门据点还有两公里远的时候停了下来,等各路人员都到齐后,谢文东现实让姜森派出血杀兄弟在前开路,而他们则在原地等待消息。

    血杀人员经验丰富,一走一过间,将南洪门据点周围的鸣哨暗哨清理的干干净净,很快姜森就收到下面兄弟的短信,他转头看向谢文东,低声说道:“东哥,行了!”

    谢文东嗯了一声,看了看姜森,袁天仲等人,说道:“按计划进行,我先动手,然后你们在行动!”

    “明白!”众人纷纷点头应道。接着,又不放心的异口同声道:“东哥,你要小心啊!”

    谢文东喳喳眼睛,笑了,悠然说道:“如果我运气好,碰上周挺,可能你们还没到,我就取了他的性命!”他心里是很紧张,不过看他的表情,听他的口气,任谁也感觉不出来。

    听完他的话,众人面面相觑,谁都没有言语,碰上周挺,那是运气好吗?东哥身边只有八十个兄弟,若周挺真看到东哥,肯定不会错过这个机会,能把南洪门所有人员调过来围攻,后果不堪设想。众人在心里默默祈祷,在己方没赶到之前东哥可千万别和周挺碰上。

    血杀解决掉南洪门据点四周的暗哨,谢文东等人步行前进,迅又悄然无声的接近据点,正常情况下,现在天边已应该泛起鱼肚白,可由于是阴雨天气,天空依然是灰蒙蒙的,南洪门据点远离市中心,地方本来就偏僻,再加上雨越下越大,路上根本看不到人迹。

    等据点已清晰映入眼帘的时候,谢文东感觉差不多啦,随即下令停止前进,并叫姜森等人让他们带领各自的兄弟先行准备。

    此时是箭在弦上不得不,众人在不多言,姜森带领八十兄弟绕向据点的后方,袁天仲,方天化带八十兄弟绕向据点的右侧,格桑和马力带八十兄弟绕向据点的左侧,时间不长,谢文东身后黑压压的人群以少了一大半,只剩下八十人和贴身的五行兄弟。

    他吸了口气,转回头来,望着不远处的南洪门据点,嬷嬷沉思了片刻,接着甩头说道:“走!”

    一行人继续前行,时间不长,他们距离南洪门的据点已只剩下二十多米远,谢文东等人蹲在路边墙角下的阴影中,注视着据点内外的动静,现在他们能清楚看到南洪门据点的情况,那是一栋三层楼的楼房,虽然不高,但占地可不小,四周有院落,在大门口的上方,悬挂有一盏路灯,灯下有两名身穿黑色雨衣得人,无精打采的靠墙而站,身子直打晃,一副摇摇欲睡的样子。

    看罢,谢文东舔了舔有些干的嘴唇,挥手将要间的开山刀抽了出来,同时向身后的众人晃了晃,示意他们不要动,然后作势就要起身冲过去,这时,金眼先一步将谢文东的衣服抓住,低声说道:“东哥,让我去吧!”

    谢文东看了看金眼,没有多说什么,挺起的身躯又缩了回来,只细声叮嘱道:“千万别打草惊蛇!”

    “明白!”金眼应了一声,毛腰起身,借着墙下阴影的掩护,快得向据点正门摸去。

    金眼擅长的是qiang法,但论起身手来,也称得上是出类拔萃,越接近正门,他的度就越慢,脚步也越轻,后面的谢文东等人看的清楚,金眼已悄悄摸到左侧那名守卫的身后,而那人却动都没动,显然是毫无察觉。

    且说金眼,他潜行到守卫的身后,随之慢慢站起身形,只稍微停顿的两秒钟,接着猛然一伸手臂,将那名守卫的嘴巴捂住,没等那人弄清楚怎们回事,他手中的bi狠狠刺进守卫的后心。

    精准又致命的一刀。

    那名守卫眼睛突地瞪圆,身子剧烈的颤动着,可是嘴巴被封堵,一点声音都没出来。很快,他抖动的身子软了下去,脑袋也无力的垂下,金眼快提住他的后颈脖,使尸体立而不倒。

    守卫死前的颤抖还是惊动了对面的同伴,那人慢慢睁开眼睛,看眼送拉着脑袋身子左右摇晃的同伴,皱着眉头,疑问道:“你怎么啦?”

    没人答话,守卫好像没听到他问话似得,依旧低垂着头。

    那人感觉有些不对劲,慢慢走上前来,伸手推推同伴的肩膀,不满的说道:“你到底怎么了,撞邪了?”

    他这一推,那守卫的身子竟然软绵绵的倒了下去,那人大吃一惊,低头一看,只见同伴躺在地上,两眼上翻,猩红的鲜血顺着地上的雨水一直流到大街上。

    “啊----”

    直到这时,他才看出同伴生了意外,同时也看到在同伴的身后还站有一名面沉似水两眼冒着凶光的陌生汉子,这守卫刚要开口大叫,突然觉得眼前寒光闪过,随后,任何叫声都喊不出来了,鲜血顺着他的脖子啾啾冒出。

    他下意识的回手捂住颈脖,想把喉咙上的伤口堵住,可是那哪能管用,被割断的动脉瞬间将他的生命烧的一干二净!

    扑通!

    又一具尸体摔倒在雨水中,扩散得极快,转瞬之间,地面一红了好大一滩。

    金眼看也没看地上的尸体,他身子贴着门柱,探头向院内望了望,没有现其他的守卫,他放下心来,回头向谢文东等人所在的方向用力挥了挥手。

    得到他的示意,谢文东等人纷纷从阴影中串出,以最快的度冲向据点正门。

    等他们到了近前时,金眼已将据点正门的大铁门推开,一行人未耽搁半点时间,直接涌了进去。

    谢文东度最快,一马当先,穿过院落,直向正中的楼房而去,很快,谢文东就冲到了楼房前的台阶下,没等上去,从门内突然跳出一人,大声喝喊道:“什么人----”

    那人的喊声未落,谢文东猛地一挥手臂,将手中的开山刀甩了出去。

    开山刀在空中打着旋,化成一道电光,正中对方的胸口,只听扑的一声,这势大力沉的一记飞刀,几乎将那人的胸膛刺穿,刀身没进去一半。

    刀快,谢文东的度也不慢,他三步并成两步,串上台阶,到了那人近前,脚步不停,只顺势低身,将开山刀从尸体身上拔了下来,不过,那人的喊声还是惊动了楼内大堂里的守卫,谢文东刚刚进入大堂,迎面冲来三名身穿白衣的南洪门帮众,三人手里虽然拧着家伙,但看到谢文东,确是满脸的错愕。还没反应过来己方据点已遭遇了敌人的偷袭。

    不等三人先动手,也不给他们说话的机会,谢文东提刀上前,挥手就是一刀。(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