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

    (317)将正事都谈完,谢文东稍微缓了口气,沉默片刻,恍然又想起什么,问道:“现在浩然的伤势如何?” ,。

    听到谢文东提到何浩然,彭飞明显顿了一下,然后低声说道:“比……比以前强了一些……”

    唉!谢文东既感心痛,又觉得疲惫,他忍不住揉了揉额头。最近一段时间真可谓是多事之秋,祸不单行,何浩然遭人暗算,孟旬又遭人暗杀,可以说这两人的语词,等于折了谢文东最得力的左膀右臂,现在所言的担子全都压在他一人身上,这令谢文东感到压抑,夜蛾有些力不从心。、

    下午四点左右,谢文东带上马力以及伤势还没有痊愈的五行兄弟坐飞机去往广东。两地相隔遥远,即使是坐飞机,也需要五个小时左右。这段时间,南洪门可没闲着,对文东会的势力展开的强烈的猛攻。

    现在,文东会势力已经退回到两广交界处的梧州,其事务暂时由姜森全权负责,由于事先已得到谢文东的提醒,姜森指挥下面的兄弟做足了准备,可既便如此,当南洪门人员大举来攻时,文东会这边抵御起来仍很吃力,值得庆幸的是,南洪门那边可动用的人力也不是很多。

    双方在梧州一带展开真刀真q的硬拼,姜森指挥文东会帮众正面御敌,而方天化则带着一部分文东会人员出去鱼南洪门打乱战,在梧州城内四处乱窜,虽然不敢鱼南洪门的主力正面交锋,但在某种程度上对南洪门也造成一定的牵制作用。

    谢文东抵达广东的时候,已是晚间九点多,再坐车到达梧州,已接近凌晨三点左右。这段时间里,南洪门对文东会在梧州的据点已动了数次大规模进攻,一方是全力出击,一方是背水一战,火拼的异常激烈,双方人员的损失都不小。

    当谢文东到达梧州时,正赶上南洪门在动最后一轮的猛攻,远远的,谢文东等人便看到己方据点的门前挤满了车辆,人头涌涌,为数众多身穿白衣的南洪门帮众在拼命向据点里冲杀,而己方的兄弟则全部退缩到据点之内死守,场面被动,形势危急。

    谢文东等人坐的是出租车,开车的司机见前方正有两拨人在打斗,吓得不敢再继续向前开,将车停靠到路边,回头谢文东等人说道:“先生,前面太乱了,我可不敢过去,你们还是在这里下车吧!”

    “你是怕我们不给钱吗?”听了司机的话,马力气往上撞,不满地反问道。

    “不不不,我可没有这个意思,你们也看到了,前面确实很乱嘛……”

    不等司机说完话,谢文东摆了摆手,从口袋里抽出一张钞票,递给司机,说道:“不用找了!”说完话,他推开车门下了车,举目仔细观望前方的战场。

    见他已下车,马力也不好再多说什么,跟着下了车,来到谢文东身边,举目看了一会,暗暗咧嘴。他加入文东会的时间不算短,大场面也见过不少,但像眼前这么大规模的火拼,他也没见过几次。马力咽口唾沫,低声问道:“东哥,前面那里就是我们在梧州的据点?”

    谢文东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

    马力苦笑,摇头说道:“敌人的数量太多了,我们根本进不去嘛!”

    谢文东两眼眯缝成一条缝,依旧是一言不。孟旬身重数q,现在生死未卜,而谋害孟旬的人就在眼前进攻己方的据点,此时此刻,要说谢文东心中不很不怒那是骗人的,他甚至有种直接提刀冲上前去鱼对方拼死一战的冲动,可他的理智也在告诉他,那根本没用,非但不能帮孟旬报仇,还会让自己和身边的兄弟丢了性命。

    他握着拳头,良久不语,这时候,五行兄弟也纷纷走了过来,默默等他指令。

    过了好一会,谢文东深吸口气,将心中的怒火压了又压,回头看看马力和五行,说道:“据点后面有后门,我们去那边看看!”

    “好!东哥!”

    马力和五行齐齐答应一声。由于据点正门处的南洪门帮众太多,谢文东等人不敢直接走过去,他们钻进大道旁边的小胡同,绕着弯的向据点后门走。

    此时,文东会据点的后门也生火拼,只是南洪门的进攻重点并不在这里,其规模与正门比起来小了许多。

    谢文东等人七拐八绕,好不容易从胡同里钻出来,看着也在生激战的据点后门,马力问道:“东哥,我们过去吗?”

    由于距离较远,谢文东等人只能看到后门在撕sha,至于具体情况看不真切。谢文东面无表情地幽幽说道:“先过去看看什么情况!”

    他们步伐快地向据点后门方向走去,随着逐渐的接近,众人的心也渐渐提了起来。后门的交zhan规模是不大,但也同样激烈,上百号的南洪门帮众聚在门外,与门内的文东会人员展开面对面的恶战,场面混乱,人群里时而传出惨叫声,不时能看到南洪门帮众将浑身是xie的同伴从人群里抬出来,送到停在路边的汽车里,然后急匆匆的去往医院。

    没等谢文东等人靠到近前,突然有两名身穿白衣的大汉疾步跑过来,他俩将谢文东等人打量了几眼,随后冷声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谢文东没有说话,马力在旁故作轻松地说道:“路过的!”

    “路过的?这么晚,你们要去哪?我看你们都是文东会的人吧!”一名大汉冷笑着说道。

    他话音刚落,原本一脸平静的谢文东手腕猛地一抖,金刀落入掌中,毫无预兆,他手臂猛的一挥,掌中弹出一道金光,直取大汉喉咙。

    太快了,也太突然了,那名大汉毫无防备,被金光射了个正着,只听扑的一声,金刀正刺在大汉的咽喉上,大半个刀身都没入其中。谢文东片刻都未停顿,身子如同离弦之箭,一个箭步窜到两名大汉前,右手握拳,重重击打在另一名大汉的小腹。

    那大汉吃痛,本能的弯下腰身,谢文东趁机晃动左臂,以银丝勒住大汉的脖子。大汉只觉得脖子一紧,马上意识到不好,张嘴刚要大汉,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极细的银丝如同一把锋利的刀子,随着谢文东用力回手,瞬间将大汉的喉咙割断,鲜血如同泉水一般汩汩地冒了出来。

    只眨眼的功夫,谢文东连续两人的性命,五行兄弟对谢文东的手法见得多了,没什么感觉,站在一旁的马力却惊讶地张开嘴巴,瞪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他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谢文东亲自出手,以前他一直以为谢文东只是头脑过人,想不到身手也这么厉害,“快、准、狠这三字要诀都占了。”

    谢文东蹲身,收刀,顺便将金刀上的xue迹在shi体的衣服上蹭了蹭,随后举目瞧瞧后门的战场,语气坚定地说道:“我们硬冲进去!”

    马力精神为之一振,连声说道:“好!”

    谢文东从两具shi体上翻出两把片dao,将其中一把递给马力,接着站起身形,直向南洪门帮众的人群跑去。

    他两杀两名南洪门人员,在战场外围的南洪门帮众已经看了,只是谢文东的度太快,南洪门帮众刚刚叫喊道:”不好,有敌人-----”话刚喊完,谢文东已提刀到了近前,手中的片刀抡圆了,对着一名背对着他的大汉狠狠劈了下去.

    扑哧!这一刀砍得结实,片刀在大汉的背后足足划开一条半尺多长深可见骨的大口子,那大汉惨叫一声,扑到在地,左右的南洪门帮众见事不好,他们身形刚刚转回来,谢文东的刀也已到了他们眼前.

    随着一阵刀锋切肉的声音,南洪门帮众瞬间被谢文东砍倒数人,这时候,马力和五行也冲了过来,对着准备不足的南洪门人员下了死手,抡起手中的偏刀,劈头盖脸就是一阵猛砍猛杀.

    南洪门帮众的注意力都放在前面的文东会众人身上,哪里想到身后会突然出现敌人,虽然谢文东一众才只有七人,却令整个南洪门阵营都为之一片混乱,顶在前面与文东会人员交zhan的南洪门帮众不知道后门生了什么事,但听到打斗声,心里也都乱了,不敢继续恋战,纷纷向后撤.

    而据点里面的文东会人员也不清楚南洪门阵营的后方是怎么了,但听其打斗的声音,似乎是有己方的兄弟突然杀到了.

    文东会负责看守后门的头目不是旁人,正是并不太擅长群站的袁天仲,他心里奇怪,己方的兄弟已全部退缩到据点里了,唯一一支留在外面的人员就是方天化一众,难道他打乱战都打到了己方据点来了?袁天仲想不明白,他向前急进几步,扯着脖子喊道:”外面的兄弟是谁?报上名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