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三章

    (313)“是我!”随着话音,一名青年快步走了过来,田启仔细一瞧,原来来的不是旁人,正是马力。 ,。

    他暗暗吃惊,心中嘀咕道:马力怎么来了?不会是来和自己抢功劳的吧?想着,他急忙蹲下身形,将原本已经昏迷的中年人摁住,慢悠悠的说道:“马兄弟,你来晚了一步,他已经被我抓到啦!”

    马里没有答话,走到近前之后,也蹲下身来,将昏迷的中年人打量了一番,然后把他伸向怀中的手拽了出来。

    看着马力的举动,田启在旁大皱眉头,可是很快,他的不满就变成了惊骇,之间中年人手里并没有钱或者支票,而是我这一把黑漆漆的小手枪,马力慢慢将中年人的手枪拿起,来回翻看一会,然后向马力怀中一扔,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似笑非笑,别有深意的说道:“田兄,看起来我来得并不晚,而是正是时候!”说完话,他站起身型,冲着田启咧嘴一笑,转身走开了。

    田启蹲在原地,脸色一会白,一会红看着马力一步步的走远,他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猛虎帮的援军是赶过来了,只是比文东会的主力玩到了许久,当他们感到猛虎帮分部的时候,火拼早已结束,文东会的人也都扯得一干二净,他们只看到一片狼藉的现场,还有到处都是猛虎帮的伤员。

    马力那一砖头砸的很重,当中年人被带到文东会据点时,他还没有清醒过来,谢文东急于知道猛虎帮总部的信息,没时间等他自己苏醒过来,令手下兄弟把中年人抬到一件隔音良好的小屋里,然后弄了一同凉水,全浇到中年人的身上。

    被冰冷刺骨的凉水一浇,中年人激灵灵打个冷战,悠悠转醒,此时他觉得脑袋像是裂开般疼痛,躺在地上慢慢蠕动,同时出一阵阵痛苦的呻吟声,谢文东没时间和他干耗,他想身边的刘波摔下头,后者会意,抢不来到中年人近前,用脚推了推他的脑袋。冷声说道:“起来,起来,别再地上装死!”

    过了好一会,中年人的眼皮才算撩起来,他眼珠转了转,先是环视一周,然后又把眼睛闭上了,有气无力的说道:“落到你们手里,算我倒霉,你们要杀就杀,给个痛快吧!”

    “你现在想死,也没那么容易!”刘波蹲下身形,指指靠墙而站,双手插兜的谢文东,问道:“你知道他是谁吗”

    中年人闭上的眼睛有缓缓睁开,先是看了刘波一眼,然后有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瞧瞧谢文东。眼前这名青年,岁数不大,二十出头的样子,黑衣白面,相貌清秀,身材消瘦,一双狭长的眼睛半睁半眯,不过其中却不时流露出惊人的光彩。刚打量谢文东的时候,中年人还没什么感觉,可是他越看越吃惊,最后两只眼睛大睁,结结巴巴地说道:“他……他是……”

    谢文东挺直身躯,面无表情地说道:“我是谢文东!”

    其实中年人已将他亲口说出谢文东这个名字,还是显得很震惊,他身子猛的一颤,几乎是本能地向后蹭。进攻猛虎帮分部的时候,谢文东是在场,只是当时场面混乱,中年人根本没注意到他。

    谢文东走近中年人,随口问道:“告诉我你的名字。”

    中年人两眼直勾勾地看着他,嘴巴张大,半晌没说出话来。

    刘波皱了皱眉,他弯下腰身,甩手就是一记耳光,打在中年人的脸上,冷声喝道:“东哥在问你话呢!”

    “我……”中年人反应过来,回手握住被打的又红又肿的面颊,颤声说道:“我叫……杜有德。”

    谢文东点点头,并不追问杜有德这个名字是真是假,也不问他在猛虎帮内是什么身份,直截了当地说道:“我要知道,猛虎帮的总部在哪里。你来告诉我。”

    听闻这话,中年人的身子又是一震,猛虎帮之所以敢在东北和文东会硬碰硬的对拼,除了准备充分之外,还有很重要的一个原因,那就是将总部搬到国外,远离东北,如此一来,无论与文东会争斗的结果如何,都不会对猛虎帮造成太大的伤害,这也是猛虎帮的护身法宝。现在谢文东问到这个问题,等于是问到了猛虎帮的命门,中年人怎能不惊骇。他目光飘忽,支支吾吾半晌,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若在平时,谢文东还有耐心和他周旋,威逼利诱的手段都能用一遍,可是现在时间太紧张了,文东会各地的据点、分部都受着猛虎帮的进攻,形势吃紧,另外他回东北的时间也太长了,担心广州那边情况有变。

    他握了握拳头,倒退一步,对刘波简洁地说道:“让他开口!”

    刘波应了一声,将早已经准备好的皮兜子拎到杜有德面前,将兜子的拉锁打开,向里面一瞧,里面又是刀子又是锤子,甚至还有电钻。杜有德只是瞄了一眼,忍不住打了个冷战,急声问道:“你……你……要干什么”

    刘波没有理他,在皮兜里抓出一把锤子,然后对左右的文东会小弟说道:“把他的手给我按住!”

    “是!”两名文东会大汉答应一声,快步上前,两人合力将杜有德的右臂控制住,并将其手掌按在地上。杜有德意识到对方要做什么了,他剧烈地挣扎着,同时出撕心裂肺般的叫喊声。刘波没管那些,举起锤子,对着中年人的食指,猛然就是一锤,恶狠狠地砸了下去。

    只听啪的一声脆响,这一锤子,直将杜有德的半截手指砸了个稀碎,后者通吼一声,紧接着两眼翻白,有晕死过去。

    刘波令下面小弟继续取来冷水,将其浇醒,然后他又让那两名大汉继续按住杜有德的胳膊,他举起锤子,对准杜有德的中指,猛的又是一锤。随着骨骼破碎的声音,杜有德再次痛叫着昏迷过去。

    他这种折磨和摧残,不是任何一个人能忍受得了的。就连周围的文东会小弟们都看得心中一阵阵毛,背后直冒凉气。

    连续砸碎杜有德两个手指,后者让不肯开口角代,刘波气笑了,他点点头,两眼冒出凶光,从皮兜里有拿出一把钳子,接着领手下兄弟把杜有德的嘴巴掰开,他双手喔铁钳,夹住杜有得的一颗虎牙,手臂猛地一用力,只听咔的一声,一刻洁白挂着血丝的虎牙被他硬生生拧了下来。。。。。。

    刘波折磨人的手段极多。只在杜有得身上用了两三种,后者就受不了啦。

    此时,杜有德身上,脸上都是血,人已经神志不清,目光迷离涣散,看起来像是一具行尸走肉,当刘波准备对他动用第四种酷刑的时候,他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言语不清,断断续续的说道:“双城子。。。在。。。双城子。。。”

    听闻这话,刘波眼睛一亮,停止动刑,他直起腰身,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然后扭头看向谢文东。

    此时谢文东正面对着窗户,默默地抽着眼,听到杜有德的话,他慢慢将手中的半截烟头掐灭,接着转回身,看着被折磨得快不**形的杜有德,漠然问道:”那里也叫乌苏里斯克,对吗?”

    杜有德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好像一只破风箱,他看着谢文东,呆呆地点点头,虽然他没有说话,但任谁都能看出来,他对谢文东竟然知道猛虎帮的总部在乌苏里斯克很的惊讶。

    谢文东哼了一声,继续说道:”你们以为将总部设到国外,别人就达不到了,可是天下哪有不透风的墙!你继续说,梦话帮的总部在双城子的什么地方?”

    杜有德这时有种想大哭一场的冲动,他忍受了这么多的折磨,一直坚守秘密,想不到谢文东竟然早已经知道了,这还算个狗屁秘密?!他仰面而笑,不过笑的比哭还难看,他摇了摇头,说道:“既然你已经知道,为什么还来问我?”现在,他觉得谢文东简直是在拿自己开心。

    谢文东没有答话,只是目光冰冷地注视着杜有德。

    刘波明白谢文东的心思,他回身从皮兜里又拿出电钻,接上电源,将电钻打开,作势就向杜有德的眼睛刺去。

    杜有德现在是真被刘波折磨怕了,见他要拿电钻钻自己的眼睛,吓得怪叫一声,再不敢废话,急声说道:“在双城子的剥落利亚街……那里有个巴科耶沃俱乐部,就是我们的总部!”

    电钻在杜有德眼前不到三厘米的地方停下来,刘波回头看着谢文东,等他做出决定。

    谢文东沉默了片刻,凝声问道:“你没有骗我吧?”

    听着眼前电钻嗡嗡的叫声,杜有德尖声叫道:“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谢文东点下头,对刘波微微摆了摆手,然后说道:“马上去查,到底有没有这个地方!”(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