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

    (3o5)嘭、嘭、嘭。。。。。。枪声在耳边响成了一片,身在交战心中点的田启甚至能感觉到子弹飞过自己头顶时所产生的劲风。面对如此激烈的枪战,田启也是吓得脸色苍白,整个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他转头看看身边的李雪若,后者早已被惊呆吓傻了,身子蜷成一团,不停地哆嗦着。田启从后腰快地摸出手枪,本来想安慰李雪若几句,可是话还没有说出口,就看到不远处的郭准了。 ,。

    郭准此时就躺在距离他俩两米左右的地方,鼻孔、嘴巴都是鲜血。他中了田启的阴招鼻子被撞伤,不过他的反映也快得出奇,刚刚听到枪声,就马上卧倒在地,没有被四处穿梭的流弹伤及到。

    田启看到郭准,而后者也恰恰看到了他,两人的目光碰撞在一起,立刻就爆出了火光。

    “你这王八蛋!”郭准气急怒吼一声,一手擦着鼻血,另只手抓起枪,瞄向田启。

    他快,田启也不慢,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后者立刻将刚从后腰拔出的手枪对准了郭准,他二人侧卧在地上,皆用枪指着对方的脑袋,可是谁都不敢轻易去扣动扳机。

    田启能沉得住气,但郭准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他边与田启对峙边用眼角余光扫视周围的情况,猛虎帮的这批精锐人员枪法不错,但是还没有达到强过暗组的程度,加上暗组开枪在前,抢得先机,无形中占了极大的便宜。

    几轮枪击过后,猛虎帮那几名精锐人员已经倒地六个,还能继续作战的只剩下一个人,而暗组那边也有人员伤亡,但是比猛虎帮要少的多,见这样下去兄弟们都得死在这里,连自己也活不成,郭准心中一寒,再顾不上什么毒品,也管不了李雪若了,喘着粗气,端着手枪匍匐着向后急退。

    看出他有要跑的意图,田启哪肯放他离开,他双手持枪,厉声喝道:“郭准,你想往哪跑?”

    郭准虽然是退,可他的枪口也一直没离开过田启的脑袋,听闻后者的叫喊,他两眼冒着骇人的凶光,狞声说道:“小子,你我无冤无仇,这次你放我走,咱俩谁都没事,不然的话,我死之前,也先整死你!”说这话,他手指搬动手枪的击锤,只要他再轻轻扣动下扳机,子弹就能打出老。

    田启心里害怕,可是脸上并没有表露出来,他也看出现在场上的形势是己方占优,只要能拖延时间,等刘波他们将猛虎帮的人全部搞定,郭准也就算插翅也难飞看。他冷笑一声,也将手枪的击锤撇开,说道:“郭准,咱们同时开枪,谁死谁活,还不一定呢!”

    郭准怒声道:“你真想和我拼个你死我活……”他的话音还未落,随着扑的一声闷响,郭准持枪的手腕处突然喷出一团血雾,手中枪也随之掉落在地。郭准疼得连连怪叫,抱着中枪的手腕在地上直翻滚。

    这时,一条黑影飞得窜到郭准近前,手中枪也顺势顶住他的脑袋,同时冷声说道:“不许动,再动打碎你的脑袋!”

    不远处的田启举目一看,长出一口气,端起的枪也慢慢放了下来,原来窜过来的这条黑影正是暗组兄弟中的一个。他喘了两口粗气,说道:“兄弟,别杀他,要抓活的!”

    “嗯!”那名暗组人员点点头,半蹲下身子,想要制服郭准,可正在这时,公园里面冷然间传出一声枪响,田启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只见那名暗组人员身子一震,膝盖软,跪倒在地,田启垂目一看,这才现,那暗组兄弟的膝盖被一颗子弹击穿,鲜血顺着裤腿汩汩流淌而出。

    “啊?”田启忍不住惊叫出声,可不等他转头去看公园里谁在放冷枪,‘嗖’,子弹飞行时刺耳的呼啸声又起,随着扑的一声闷响,呼啸声戛然而止,再看那名跪在地上的暗组人员的脑袋猛地向后一仰,一道血箭由后脑喷出,接着,身子直挺挺得向后倒去。直到死,他的脸上还带着茫然。

    太快了,只是眨眼的功夫,一名活蹦乱跳的己方精锐兄弟就变成了一具直挺挺的尸体。田启原打算站起的身子又立刻伏了下去,楞了片刻,才双眼猩红的冲着街道对面正向自己这边走来的刘波等人喊道:“还有敌人!公园里还有敌人!”

    随着他的喊声,公园内的树林中枪声四起,嗖嗖嗖的子弹密集的穿梭声令在场的每个人的心都缩成了一团。好在刘波和余下的两名暗组兄弟反应得快,在得到田启的提示后,马上卧倒,避开了对方的第一轮齐射。

    正如刘波所说,郭准带来的手下确实不只表面上那十几个人,在暗中还隐藏着一批,只是这批人数量并不多,可都是用枪的老手,称得上枪法精湛。此时,他们躲在公园的树林里,借着手中的黑暗以及树木做掩护,肆无忌惮得对公园门口的刘波等人展开连射。

    刘波等人被压制得不敢抬头,田启见状,暗叹口气,这时候已不能指望刘波他们冲过来救自己了。想着,他回手一把抓住李雪若的胳膊,急声说道:“李小姐,走,快走!”说这话,也不管李雪若的有没有听见自己的话,强行拖着李雪若,使劲全力,向街道对面爬去。

    现在,反倒是受伤的郭准恢复了一些,他的右手腕中了一枪,子弹的冲击力几乎将他的腕骨击碎,那钻心的疼痛刺激着他身上每一根神经,疼得他浑身直哆嗦。他瞥到田启拉着李雪若向街道对面逃,郭准毫无血色的脸上挤出一丝阴笑,他的右手彻底废了,用左手抓起刚才掉落在地的手枪,接着,以受伤的右臂驻地,艰难得欠起上半身,左手哆嗦着瞄着田启的后心。

    虽然他的手颤抖得厉害,可是在如此近的距离下,想不打中都不容易。

    就在他的手指要扣动扳机的一瞬间,趴伏在道路中央正向后急退的刘波突然看到他的举动,心中一颤,来不及瞄准,甩手就是一枪。

    这没有瞄准的一枪正中郭准的肩头,虽说不是击中要害,但子弹的撞击力还是让郭准欠起的身子又重重的摔回到地上,手腕的疼痛、肩膀的疼痛,让早已处于疯狂状态的郭准变得更加的疯狂,似乎连最后一丝理智也消失了,他浑身乏力的躺在地上,嘴巴却没闲着,练练嘶吼道:“杀了他们!给老子把他们统统杀掉!”

    田启听到后面如同鬼嚎的喊声,可是现在他以管不了那么多了。

    正在双方还在激烈枪战的时候,马路上飞快的行来一辆白色面包车,这辆车,正是刚刚被暗组兄弟开走的那一辆。

    等汽车到了近前,车门一开,里面有名青年探出脑袋,冲着刘波连连招手,急道:“刘哥,快走!”

    刘波边向树林里面盲射,边对车内的青年叫道:“先掩护田兄弟和李小姐!”

    此时,田启和李雪若还没有穿过马路,不过看到己方的车辆,总算是看到了希望,田启拉着李雪若加快度,手脚并用,直接钻进面包车的车底下,然后在刘波以及几名暗组兄弟的拉扯下,从另一边钻了出来。

    终于逃回己方阵营,还没等他松口气,随着哗啦啦的脆响声,面包车的书面车窗被飞射而来的流弹击了个粉碎。

    刘波将田启和李雪若向车上一推,同时他自己也跟了上去,沉声喝道:“走!”

    等暗组人员全部都上了下后,司机脚踩油门,将汽车全行驶出去。

    汽车足足行出二十多米远,后面仍能听到零星的枪声,可是对车内的众人已不构成威胁,这时,奔驰中面包车的车门又再次被打开,从里面甩出来四具尸体,皆是喉咙被割断的尸体。

    这一场枪战中,整个过程的时间并不长,仅仅是几分秒而已,可是就是在这几分钟里,暗组有三人中弹身亡,身受枪伤的有六位,而猛虎帮那边更惨,被当场射杀的有五人,另有三人身负重伤,就连老大郭准也是身中两枪,可见这场短暂枪战的激烈程度。

    结果惨烈,不过好在是成功就出了李雪若,这让田启在心里长长出口气。此时,他心中也是一阵阵的后怕,那么混乱又激烈的场面,只要又一颗流弹稍微偏那么一点点,恐怕自己就得永远的躺在那里了,想着,他心有余悸地打了个冷战,抹了一把额头上的虚汗,转头看向李雪若。

    田启是黑道出身,打打杀杀的场面见多了,他尚且吓得直流冷汗,李雪若的情况也就可想而知了,李雪若坐在车内,面色苍白的快要透明,双目空洞,整个人好像丢失了魂魄,如同行尸走肉似的。

    田启掩口吐沫,小心翼翼地问道:“李小姐,你没事吧?”

    “……”李雪若好像没听到他的问话,身子一动不动,甚至连眼珠都未转一下。

    田启皱皱眉头,迷糊地看向刘波。

    后者身子向后一仰,幽幽说道:“惊吓过度!”

    更多精彩期待3o6章(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