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章

    (28o)这时,从会场里端走出一群人,皆是膀大腰圆的汉子,为的一位是名三十岁左右岁的壮汉,身高一米八零开外满脸的落腮胡子,横肉狰狞,相貌异常凶恶,身上散出一股逼人的霸气和杀机。 ,。

    这名凶恶的大汉走到谢文东的近前,上上下下将他仔细打量一番,随后咧嘴大笑,说道:“我道是谁呢,原来是文东会的大哥,谢文东谢先生!谢先生大架光临,真是让咱这个小地方蓬壁生辉啊,哈哈!”说着话,凶恶汉子仰面一阵大笑。

    谢文东笑眯眯地看着他,没有说话,也没有做出任何的动作。

    凶恶大汉笑了好一会,收住笑声,好象恍然想起什么,说道:“哦,对了,我叫郭淮,是我起的,没有邀请谢先生,是我的事物,还望谢先生多加包涵!”没看他模样凶狠彪悍,但是说起话来却文诌诌的,十分客气。

    郭淮?!谢文东暗暗想了想,对这个名字没有任何印象,但话说回来,猛虎帮的人能给谢文东留下印象,基本也都死了,他微微一笑,说道:“郭先生,你好!”

    郭淮笑道:“郭先生客气了!”

    谢文东经验丰富,阅人无数,虽然和这个名叫郭淮的汉子是初级见面,但却能感觉到此人不简单,别看其外表粗犷,但实则应该是个心思周密,头脑灵活的人,他站在原地没有动,笑眯眯地看着郭淮,问道:“郭先生邀请这许多大哥,不知有何用意?”

    郭淮眨眨眼睛,笑道:“其实并没有什么目的,主要是想和各位老大商议一下,以后s市的地盘如何划分。”

    谢文东挑起眉毛,好奇地含笑看着他。

    郭准解释说:“贵帮和我们实力相差悬殊,被打出s市,是早晚的事情,对于贵帮曾经占有的那些地盘,我们猛虎帮不打算独享,准备拿出一些,分给在座的老大们”

    哗。。。。。此言一出,会场内一片哗然,别看郭准的态度很客气,但话语却如刀子,当着谢文东面要瓜分文东会的地盘,这就等于当众打脸一样,不过,他说要把文东会的地盘拿出一些分给在场的众人,对那些老大们的诱惑力实在太大了,众人听的两眼放光,连吞唾沫,心里虽然充满了期待,但谁都没敢多说一句,毕竟文东会不是软柿子,哪能任人摆布?

    谢文东看来郭准一会,突然噗哧一声笑了,他疑问道:“郭先生举办聚会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个?”

    “没错”郭准笑吟吟说道:“就是为了这个”

    谢文东点点头,目光越过郭准,环视在场众人

    他双目如电,犀利的目光如同两把刀子,在众人的脸上一一扫过,随后振声说道:“我看各位老大还是各回各家吧,这次聚会毫无意义,我在这里可以郑重承诺一句,文东会绝不会退出s市,到时猛虎帮,在东北苦心经营数年的势力就要土崩瓦解了。各位想继续和我文东会做朋友的,我举双手欢迎,如果想在我文东会身上占便宜,趁火打劫,落井下石,呵呵,那么继猛虎帮之后要倒霉的可就是在座的各位了”

    他这番话,令在场的众人脸色皆是一变,猛虎帮最近势头强劲是不假,不过文东会可是老牌的大社团,雄霸东北多年,早已在众人心中留下不可动摇的地位,相对而言,谢文东的话比郭准的有分量的多

    场内寂静了片刻,接着,有一位老大猛地站起身形,冲着谢文东和郭准连连点头,满脸干笑说道:“对不起,谢先生,郭先生,我。。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说着话,这名老大快步向外走去。

    他这么一带头,令许多心里没地的老大们也觉得是非之地不宜久留,跟着站起身想状,纷纷向郭淮告辞,想要离开,郭淮两眼直勾勾地看着谢文东,脸上原本灿烂的笑容逐渐变得幽深,阴冷,两只眼睛射出凶光,模样骇人,仿佛要一口将谢文东生吞似的。

    等众老大们要从他身边走过时,他猛的一伸手臂,将众人拦住,阴笑着说道:“今天,我是这里的主人,没有得到我的允许,你们谁都不能走!”说着,他又对谢文东含笑说道:“谢先生,我对你暮名已久,却一直苦于无见面的机会,今日得见,果然名不虚传,我看这样吧,谢先生既然来了,就不要再走了,就永远的留在这里吧!”

    听闻这话,在场众人的身子同是一僵,郭淮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他是要对谢文东下毒手了。

    谢文东脸上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依旧是笑眯眯的样子,他反问道:“我事务繁忙,恐怕要让郭先生失望了!”

    “呵呵。。。。。。哈哈。。。。。。”郭淮先是轻声,随后变成大笑,他边笑边退后,一直退到他的手下人当中,方将身形停住,接着,笑声停止,他脸上的笑容也随之消失,眼内的凶光更盛,直勾勾地冷视着谢文东,阴天沉沉地说道:“谢文东,你好大的胆子,你当我们猛虎帮的地头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随便撒野的地方吗?嘿嘿,我想抓你都抓不到,而你今天却主动送上门来了,这是你自己找死,怪不得别人!”说着,他台起手来,啪的一声,打了清脆的指响。

    “杀------”

    随着声响,只听会场的门外的走廊里以及会场里端双双传出震耳的喊杀声,紧接着,会场的门外和里端通出来无数手持利器的彪形大汉,一各个杀气腾腾,满面的阴沉,锋芒直指谢文东。

    看到这番情景,在场的老大们脸色都白了,一个个满脸的惊骇,踉踉跄跄地闪到一旁,郭准摆摆手,振声说道:“各位老大不用害怕,今晚我要留下的只有谢文东,没有你们的事,你们只管坐在一旁,喝酒看戏就行了”

    话是这么说,可众老大心都揪成一团,刀枪无眼,一旦动起手来,谁敢保证就肯定伤不道自己?这时候,众人都有些后悔,觉得自己不应该接受猛虎帮的邀请,来蹚这浑水

    谢文东看都未看那些猛虎帮的帮众,对郭准含笑说道:“你想杀我?”

    “没错”郭准这时候也不再掩饰,他狞笑说道:“谢文东,只要你死了,文东会也就完了,人人都说你聪明,我看不过如此,这次竟然只带了这么几个人就敢来我的地头上,不知道是你太目中无人还是太自信了,不过不要紧,我说了,今天你既然来了,就别想在离开”说完话,他将手一挥,沉声喝道:“给我杀!凡能杀掉谢文东的,我重赏五百万”

    一句话,直将猛虎帮众人说的两眼直冒金光,此时,谢文东身边只有十几人,而猛虎帮却有数百之众,外面的人员则更多,就算谢文东等人在厉害,浑身是铁又能碾碎几根钉?猛虎帮帮众在郭准的重赏下,士气高涨,一步步响谢文东逼去。

    谢文东双手插在口袋里,站在原地,动也未动,他幽幽说道:“郭先生,我不得不提醒你,外面可是有警察的!”

    郭准先是一愣,接着好像听到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忍不住仰面大笑,过了好一会,他方喘息着收住笑音,敲敲额头,问道:“谢文东,你是不是这里有问题?你以为找来那么几个警察就能做你的护身符?实在可笑之极,放心吧,等你死的时候,那些警察会进来帮你收尸的!上!”

    正如谢文东所料,那名分局局长在谢文东找过他之后,立刻就给猛虎帮打去电话报了信,猛虎帮早知道谢文东要来参加聚会,已经过了周密的安排,不仅在饭店里布置了众多的伏兵,而且为了保险起见,在饭店外也埋伏了大批帮众,可以说猛虎帮将能动用的人力都用上了,其目的就是要置谢文东之死地,另外郭准也很奇怪,以目前双方的关系,谢文东为什么要冒着如此大的风险来参加己方的聚会呢?

    本来他一直没想明白,直至谢文东从文东会的分部里出来,文东会人员开始大批集结,他这时才恍然明白,原来谢文东来参加聚会是为了吸引己方的人力,好让文东会势力乘机去经被己方抢占的场子和地盘。

    想明白谢文东的几乎,郭准暗笑,与谢文东比起来,区区的几个场子,几片地盘又算得了什么呢?只要能杀死谢文东,往大了说,会使整个社团的战略上全面主动,往小了说,自己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谢文东的感觉没错,郭准是典型的外表粗犷,内心精细之人,在猛虎帮内崛起的度也很快,年纪轻轻,就成为了猛虎帮的绝对核心之一,郭准率众进攻s市,也没有让猛虎帮的高层失望,连连取胜,大败文东会的势力。

    “杀!”

    随着一声响亮的呐喊,一名猛虎帮大汉率先下了死手,冲到谢文东近前,将手中片刀抡圆了,斜肩带臂劈下去。(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