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274)饭店里,马力大吃大喝,邻桌的猛虎帮等人也吃喝痛快,双方看起来相安无事,但暗中却充满了杀机,吃喝的差不多了,马力将手上油乎乎的手套摘掉,换上一副新的,同时抬起头,看向对面的两名暗组兄弟。 ,。

    两名暗组人员明白他的意思,双双放下碗筷,挺直身躯,接着各从口袋里抽出黑皮手套,慢慢的戴在手上,马力站起身形,拿起餐巾纸,先是抹了抹脑门上密布的汗水,接着又擦擦嘴上的油渍,直向相隔不远的韩华走去。

    见状,两名暗组的人员纷纷将手伸向桌子下方,摸进衣襟之内,紧紧抓住藏于肋下的开山刀,只见马力绕过猛虎帮其他众人,当路过韩华身后时,他身形突然停住,身子前探,环视众人,笑呵呵的问道:“各位朋友,你们刚才说谁是乡巴佬?”

    猛虎帮众人先是一怔,等看清楚问话的人是马力,相互看了看,接着爆出一片哄笑声。一名猛虎帮的大汉挥挥手,边笑着边不耐烦的说道:“滚,滚,滚,没你什么事!”

    “我只想知道是谁说我是乡巴佬!”马力挠挠头,他的手上还带着饭店赠送的塑料手套,挠头的模样看起来十分好笑。

    韩华身子后仰,抬起头来,看了身后的马力一眼。

    马力衣着普通,模样更普通,脸色苍白,一脸的病态,任谁都不会把他放在眼里,韩华嗤笑出声,耸肩说道:“是我说的,你又能怎么着?***,你

    没等他把话说完,马力突然间的伸出手来,一把将韩华的头抓住,用力向后一拉,韩华受力,脑袋高高仰起,马力另之手不知何时已多出一把明晃晃的钢刀。,他反手持刀,对准韩华的脖颈飞快的抹了一下。

    说来迟,实则极快,马力一连串的动作只是石火电闪的事,随着他的刀锋摸过,只听嘶的一声,韩华的喉咙上喷出一道血箭,溅在桌子上,也溅到的饭菜中,马力二话没说,松开韩华的头,快步向外跑去。

    这一切生的太快了,快到马力已跑出好远,猛虎帮众人才反应过来。

    “啊———”

    猛虎帮众人了出一阵尖叫声:“华哥!华哥——”众人再看韩华,人已经不行了,马呼这一刀下手极狠,将韩华的动脉和喉管一并割断,有当场就不行了,两眼直,嘴巴大张,身子剧烈地哆嗦着,直向椅子下出溜。

    “哎呀!”猛虎帮众人做梦也想不到,那吃起饭来怪模怪样的‘乡下人’竟然是要命的杀手。众人不约而同地站起身,咆哮道:“小子,你别跑……”没等他们去追赶,忽听‘啊、啊’两声惨叫,再看两名猛虎帮汉子,胸前多出两只明晃晃的尖刀,鲜血顺着刀身上的血槽扑扑直喷。

    沙!随着两名暗组人员抽刀,那两名大汉双双倒地,四肢只抽搐几下,就没了动静。暗组人员杀了两人之后,再不停留,转身就向后门跑。这一下,猛虎帮余下的几人彻底蒙了,心里生寒,不知道饭馆里还隐藏着多少杀手。

    他们纷纷两出家伙,将饭桌掀掉,聚集在一起,紧张地四处张望,同时连声吼叫。

    一时间整个饭店乱成了一团,人仰马翻,喊叫声,尖叫声不断,目光所及之处,都是四处逃窜的食客

    马力出了饭店,将手中的钢刀随后搜一扔,接着钻进早已等候在路边的小轿车,等他进来之后,都轿车启动,飞驰而去。

    他们这边刚毅得手,谢文东那边也得到了消息,他心中赞叹一声好,随即下令,立即对猛虎帮在旅顺的据点展开进攻。

    猛虎帮在旅顺的据点准备的比较充分,正常情况下,文东会想硬打下来,付出的代价不会太小,单仙子啊其大头目韩华被杀,上下一片慌乱,各干部之间谁又指挥不动谁,如此以来,哪还能抵御住文东会饿草原狼的冲击。

    争斗展开的快,结束的也快,前后没有过半个钟头的时间,猛虎帮在旅顺的两百多人要么败逃而去,要么身受重伤,要么撑了俘虏,其势力被迅瓦解。

    这一仗打得如此顺利流畅,马力无疑是立下了功,谢文东并未食言,不仅给了他高额的奖金,还直接将马力调到文东会的总部,成为文东会的核心人员之一。

    众人自然都为马力感到高兴。不过有个人却是例外,田启。

    三眼、高强、李爽等人可以算是文东会的老人,也是第一批核心人员,而彭飞、马力、田启等人则是文东会的后起之秀,称得上是第二批核心干部。前者之间并不存在竞争,其关系也是在一次次的出生入死之中磨练而成,十分深厚牢固,面后者则不然,相互之间并无私交,更谈不上感情,完全是靠文东会这个纽带把他们联系在一起,其间存有强烈的排斥性,只是这种明争暗斗还没浮出水面罢了。

    看到马力春风得意,由文东会的一名底层小干部一跃成为总部的核心人员之一,田启心中愤愤不平,同时也感觉到一种威胁,虽然表面上他也装出一副开心的样子。

    稳定了dl这边的情况,等于是出去谢文东一块心病,对文东会而言,在东北最为重要的两处地方就是h市和dl,只要这两处地方形式稳定,那无论猛虎帮怎么折腾,对谢文东乃至整个文东会的影响都不大。

    dl平定之后,谢文东对以巴戈尔为的草原狼众人万分感谢,并亲自送他们去了机场,临行之前,他还送给草原狼一笔丰厚的资金,算是作为他们帮助自己的回报,至于在拼杀中受伤的草原狼人员则全部留在dl修养,其费用也由谢文东全包了。

    一波非平,一波又起。

    谢文东刚刚把dl这里的猛虎帮势力铲除掉,正准备向其他地区的猛虎帮势力动手的时候,广州那边突然打来电话,称南洪门开始对己方展开全面反扑,己方在广东立足未稳,难以抵挡,形式岌岌可危。

    听到这个消息,谢文东暗暗吸口气,向问天这个反击的机会抓的实在太好了,自己远在东北,忙于应付猛虎帮,根本顾及不到广东那边,谢文东沉吟许久,给孟旬打去电话,令他不要再进攻南洪门,以防御为主,一切等自己回去之后再做打算

    孟旬暗暗苦叹,他倒是想抵御住南洪门的反扑,可是如何能呢?

    现在南洪门已经放弃了双线作战的策略,趁着谢文东回东北这个空挡,向问天当机立断,决定放弃一边,全力主攻另一边,他将在前方地域张一,三眼等人的南洪门帮众大批抽调回来,专心对付孟旬一系,并随之展开疯狂反攻。

    孟旬手里的可用之人本就不多,趁南洪门人员大多顶在前方,他在后面占点便宜,可现在南洪门将主力调回与他硬战,孟旬也没有良策,不管他的头脑再怎么精明灵活,可毕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实力上的差距使其无法与南洪门正面抗衡,形势异常被动,进入广东的文东会势力也被逼的一退再退,几乎要全线溃败回广西。

    只是这些事情,孟旬不想对谢文东说,他知道,说了也没有用,无论于公于私,东北都是重中之重,没把东北安定下来,谢文东根本回不来,既然他回不来,说的越多只会让谢文东担心,还不如由自己一个人来承担。

    孟旬绝对是个识大体的人,听了谢文东的叮嘱,他微微一笑,说道:”东哥,我会安排好兄弟抵挡南洪门的反击,你就不用再担心了!”

    他的话虽然说得轻松,不过谢文东还是从中听出一丝沉重,他皱了皱眉头,说道:”小旬,如果有困难,一定要告诉我,我们一起想主意!”

    ”呵呵!东哥,没事,我了解南洪门的人!”

    孟旬说的是实话,他是了解南洪门的人,可是同样,南洪门的人也了解他,这为日后留下了大大隐患.

    听他这么说,谢文东稍感安心,又叮嘱了几句,方与孟旬互道珍重,挂断了电hua.

    随即,他又给张一和三眼打去电话,既然南洪门从前方抽调人力展开反击,那么前方必定人力空虚,正好借着这个机会,让张一和三眼等人抓紧进攻的节奏,如此一来,也能大大缓解孟旬那边的压力.

    接到谢文东电话,张一和三眼都是连声答应,而实际上,他们进攻的度并没有加快多少,

    这倒不是他们没有去认真执行谢文东的命令,而是手性格所限.

    张一为人向来谨慎,指挥打仗也是稳扎稳打,步步为营,虽然他也感觉到南洪门的人力在逐渐减少,可是怕中对方的诡计,进攻的节奏只是相对加快而已,实际上,还是十分缓慢,由于被他所拖,三眼那边想快也快不起来,如此一来,他们对广州造成的压力不够,孟旬一系更加吃紧(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