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264)女护士看了看谢文东,再瞧瞧众人,怯怯地摇了摇头,说道:“不可以!病人的伤势很重,现在又不稳定你如果进去,一旦生意外怎么办?” ,。

    如果可以进入病房里面去探望何浩然,文东会众人早就进去了,不过现在有谢文东在场,众人的底气足了很多,也想在他面前表现表现,见护士拒绝,那头目冷着脸走上前来,沉声说道:“东哥可是大老远从外地赶回来的,难道进里面看一眼还不行吗?你们医院别做的太过分了!”

    女护士被他凶恶的样子吓了一跳,不过还是没有同意谢文东进入,小声说道:“这。。。。。。。这确实是不行。。。。。。”

    那名头目还想说话,谢文东摆摆手,将他拦住,摇头说道:“算了!我就在这里呆一会,你们都去忙你们的吧!”

    “哦。。。。。。是,东哥!”那名头目顿了片刻点头应道,随后向手下众人挥下手,低声喝道:“别在这里站着了,都会自己的岗位上去!”

    文东是文东会的老大,但露面的时候极少,文东会大多数人都没有见过他,现在他终于出现,下面的兄弟们都好奇得很,皆想多看几眼,可惜老大了话,众人又不敢不听,一个个心有不甘特不愿地慢慢散开了。

    谢文东站在玻璃窗前,看着还处于昏遂中的何浩然,,心中又苦又涩,又悲又痒,如果自己当初能留下三眼、高强、李爽等兄弟中的任何一个,浩然恐怕也不会遭如此横祸了。。。。。。想着,他转头看向身旁未走的那名头目,问道:“医生怎么说?”

    “这。。。。。。这。。。。。。”那名头目这了半天也没说出个下文。他知道何浩然是属于第一批跟随谢文东打拼的‘老人’之间的感情非同寻常,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把话说出口。

    见他犹犹豫豫,支支吾吾的样子,谢文东心中更急,皱着眉头,说道:“医生到底怎么说!”

    那头目咽口吐沫,略有些结巴道:“医生说。。。浩然哥的中枢神经受损,可能。。。可能会留下后遗症!”

    谢文东闻言,身子猛的有震,呆了几秒钟,急问道:“什么后遗症?”

    头目低头小声说道:“下半身可能会瘫痪!”

    谢文东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嗡了一声,下半身瘫痪,那这人不等于废了吗?他再沉不住气,一把抓住那名头目的胳膊,两眼直直的瞪着他,虽然他没有说话,但是那两道犀利的眼神却如同刀子一般,能刺进人的内心深处。

    那名头目本就和谢文东接触不多,此时见他如此模样,吓得身子一哆嗦,急忙说道:“东,东哥,这。。。这是大夫说的,不过大夫也不敢肯定,可能。。。会有转机的。。。。”

    谢文东良久无语,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慢慢松开手,接着转过身去,用手扶着窗棱,看着病房里的何浩然,眼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他不想哭,但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

    他背对着众人,虽然总人看不到他的脸,但是也能感受得到他心情的沉重与哀痛,刘波深深吸了口气,抹了抹眼角,走到谢文东旁边,轻轻拍下谢文东的后背,细声说道:“东哥,吉人自有天象,我相信浩然是不会有事的!”

    谢文东脑袋低垂,只是微微点点头,还是一句话也未说。

    过了许久,当他抬起头时,他的脸上只剩下了泪痕,但眼中已无泪水,他转头看着那名头目,问道:“查出是什么人干的了吗?”

    “是猛虎帮做的!”那头目斩钉截铁的狠声说道。

    “猛虎帮?”听到这个名字,谢文东眼中的杀机顿现。猛虎帮可算是谢文东的老对手了,自他出道以来,就一直与猛虎帮纠缠不清,双方的大战小战打了无数次,最终文东会取得压倒性的优势,控制了东北的黑道。不过猛虎帮也并未从东北消失,一直潜伏在暗中,陈百成之所以敢叛乱,很大程度上就是受到猛虎帮的支持与资助。东北之乱还没过去多久,这阴魂不散的猛虎帮又出来搞出这么大的事来。

    谢文东握着头凝声说道:“浩然行事,向来小心谨慎,这次怎么会着了猛虎帮的道?”

    “东哥,是这样的。。。”那名头目将整件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地详细讲述了一遍。谢文东听完,忍不住长叹了一声。何浩然性情沉稳,头脑精明,即不贪财,又不好女色,几乎没有什么弱点,但是有一点,他太在乎他的妹妹了,当初谢文东也正是先抓了他的妹妹才逼迫何浩然就范,加入了文东会,想不到这次猛虎帮也利用了这一点,使何浩然在关键时记得失去了理智,冒险前去赴约,结果中了人家的埋伏。

    谢文东狠狠地瞪瞪头目,牙头咬得咯咯作响。过了好一会,他的心情才算平静下来,又问道:“嫣然现在没事了吧!”

    “是的!何小姐没受到什么伤害,情绪也很稳定,只是。。。只是她还不知道浩然哥受伤的事!”

    “恩!”谢文东点点头,何浩然兄妹俩相依为命,感情极深,如果让她知道何浩然这次受这么重的伤,只怕她会受不了。他对那头目说道:“先将此事瞒下来,不要告诉嫣然,等浩然的情况彻底稳定下来之后再说!”

    “明白,东哥!那头目连连点头,说道:”飞哥也是这么交待的!

    飞哥?谢文东一怔,转念一想,心中明了,他指的肯定是彭飞了。

    ”还有,你刚才提刀的那个马力,这位兄弟的头脑倒是很精明,是个人才,你帮我转达给他一句话,又现却隐瞒不报,我该重罚他,而他又成功救出嫣然,我该重谢他,功过相抵,不罚不谢,如果他真想大展宏图,就早日出院,随我去敌猛虎帮!”说完话,谢文东又深深看了一眼病房内的何浩然,嘴唇动了动,不知说了句什么,随后向刘波,田启,五行众人一甩头,道:“我们回总部!”说着,他大步流星向楼下走去。

    “是,是,是!我一定把东哥的话带到!”那名头目跟在谢文东的身后,连连点头,心中却暗骂马力走了狗屎运,捅出这么大的篓子,非但没有收到处罚,反而还得到了在东哥身边做事的机会,以后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谢文东没用文东会众人的护送,到了外面,拦了两辆出租车,返回文东会的总部。

    当他们抵达时,已是深夜,不过文东会总部内部却是灯火通明,众多的干部以及帮中门都没有睡觉,一边紧张的忙碌着,一边接听各地打来的电hua,记录战局的情况。

    各地的战报向雪片一般在彭飞这里聚集,这两天两夜,他才睡了不到三个小时,加上有伤在身,又疲又倦,眼窝深陷,双目通红,整个人看起来异常的憔悴,正当他与众干部们分析各地传回的战报时,一名文东会小弟慌慌张张的从外面跑了进来,门也没敲,直接到了彭飞近前,急声说道:“东哥。。。。东哥回来了!”

    彭飞此时正与众干部门做着讨论,听闻小第的话,他心不在焉的问道:“那个东哥?”

    “是。。。是我们的老大,东哥啊!”

    “啊?”彭飞终于反映过来,瞪大猩红的眼睛,看着小弟,惊讶道:“你是说。。。。。。东哥回来了?”

    “是呀!现在就在大门口呢!”

    “哎呀!”彭飞与中干部们无不惊叫出声,他们做梦也没想到,谢文东竟然会回来得这么快。彭飞愣了片刻,回过神来,见众人还在呆,他急声说到:“都楞着干什么,快去接东哥进来啊!”说着,他率先向外急行而去。

    众干部们如梦方醒,一各个解释喜上眉梢,如同打了一阵兴奋剂,急匆匆地追了出去。

    文东会总部里的干部是不少,但谢文东认识的却没有几个,东北之乱后,文东会经过一场大换血,新人很多,彭飞就是其中之一。

    看着眼前迎出来的这一群陌生兄弟,谢文东暗自苦笑一声。

    彭飞率先来到他近前,恭恭敬敬地说道:“东哥,你好,我是彭飞!”

    谢文东上下大量他,彭飞虽然算不上帅气,但也绝对不难看,相貌刚毅,脸上棱角非分明,浓眉阔目,只是看起来有些憔悴,另外他的脖子和胳膊上打着绷带,显然是有伤在身。谢文东淡然地点点头,说道:“彭兄弟辛苦了!”

    “东哥叫我阿飞就好!”彭飞说道。

    谢文东点点头,随后说道:“我们进去说话吧!”

    在彭飞和文东会众多干部的簇拥下,谢文东等人进入文东会总部。一直跟在谢文东身边的田启暗暗咂舌不宜,他以前只是听说文东会在东北做得很大,但具体大到什么程度,他不清楚,现在看来,文东会在东北的势力也是大得惊人,单单是总部的大楼就够气派夺目的,其帮众更是数都数不过来。

    进入小会议室之后,彭飞将谢文东让到位,然后与其他众人纷纷在两旁落座。

    彭飞强颜笑道:“东哥是刚刚会h市吧?怎么没有事先通知一声,好让我们去机场接你啊!”

    更多精彩期待265章!(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