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

    (261)何浩然身负重伤,又执意不肯离开,而来增援的文东会人员根本顶不住s手的冲击,情况紧迫,正在这个关键时刻,文东会总部给何浩然打来电话,彭飞从何浩然的口袋里掏出手机,接通之后,语气急迫地说道:“喂?” ,。

    “是····浩然哥吗?”

    “我是彭飞!”

    “啊!是飞哥!何小姐现在已经被下面的兄弟救出来了,正在送往医院!”

    “啊?”彭飞听闻这话,忍不住惊叫出声。何嫣然被救出来了?而且还是被下面兄弟救出来的,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疑声问道:“你说什么?”

    “何小姐被救出来了!”

    “此话当真?”

    “这···这种事哪能开玩笑”

    哎呀!彭飞大喜,当即对左右的文东会人员说道:“快,快带上浩然哥,马上离开这里!”

    文东会众人围拢上前,想抬着何浩然撤下去,后者此时业已神志不清,但手臂却连连摆动,示意两旁众人都走开,不要动他,彭飞明白他的意思,蹲下身来,说道:“浩然哥,何小姐已经被救出来了!”

    何浩然楞了一下,眼睛猛的瞪圆,直勾勾地看着彭飞。彭飞继续道:“这是真的,总部的兄弟刚刚打来电话!”

    “啊····”闻言,何浩然呻吟了一声,随后慢慢闭上眼睛,抬起的手臂也随之放了下去,彭飞见状,急忙冲周围众人挥手,说道“快走!”

    在文东会众人的护送下,何浩然被抬进汽车内,彭飞也跟了进去,直奔医院而去。何浩然与何嫣然兄妹俩被送到同一家医院,但二人的情况却截然不同,后者只是受到了惊吓,但身体并未受到伤害,服过镇静的药品后便无大碍。而何浩然的形势却不乐观,所中两枪都是在要害上,加上耽搁的时间太长,失血过多,人到医院时业已昏迷不醒,眼看着就要不行了。

    进入医院之后,何浩然第一时间被送到手术室,文东会众人都在走廊外等候消息。

    这一场混战,对猛虎帮来说损失不小,同时的,文东会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何浩然身受重伤,生死未卜,副堂主彭飞亦是受了枪伤,虽然没有伤到要害,但想彻底痊愈,也需要一段时间修养。静↓心

    文东会在东北偌大的势力,现在已群龙无,众多干部们在手术室急得直打转。

    “各位,我们现在是不是该给东哥和三眼哥他们打电话了?”一名三十多岁的汉子皱着眉头,凝声说道:“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就算浩然哥没事,我估计也得调养好长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里,谁来主持大局?”

    这时,一名带着眼镜的青年不满地说道:“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先看看浩然哥的伤势如何再说!”

    “哎!”那名汉子长叹一声,垂下头,不再说话。

    这一晚,众人谁都没有走,一直在走廊外等待手术的结果。不过,众人只看到医护人员进进出出个不停,而何浩然却迟迟没有被送出来,一个个无不心急如焚,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等到凌晨四点左右的时候,彭飞也来了。他脖子上、肩膀上皆

    缠着厚厚的绷带,上身赤脯,批着一件西服外套,在俩名文东会小弟的搀扶下缓缓走来。到恶劣众人近前,他问道:“浩然哥的伤势如何?”

    文东会干部耳目内纷纷摇头,有人说道:“已经进手术室四五个小时了,浩然哥不会。。。。。。”话说到一半,他急忙顿住,没有继续说下去。

    彭飞瞪了他一眼,声音低沉地说道:“不要乱讲!”说着,他看向左右众人,问道:“何小姐现在怎么样?”

    这时,黄彪从人群中挤了出来,急声说道:“何小姐没事,现在就在楼上的加护病房里,打了一针,已经睡下了。”

    “哦!”彭飞点点头,迟疑了片刻,问道:“他。。。没有手到伤害吧?

    没有!应该没有!黄彪肯定的说道。

    “那就好!””稍微松了口气,接着,将黄彪上下打量了一番,问道;“是你把何小姐送到医院的?”

    “是的!”在彭飞面前,黄彪可丝毫不敢怠慢,必恭必敬地说道。

    彭飞疑问道:“你救出了何小姐?”

    “不、不、不!”黄彪急忙摇头,说道:“何小姐不是被我救出来的,是被马力兄弟救的。”

    “哦?”彭飞听说过马力这个人,知道他参与过陈百成动的东北之乱,后来受到牵连,一直未得到重用。他环视了一周,没有看到马力的身影。问道:“马力他人呢?”

    黄彪叹口气,说道:“阿力为了救何小姐,也是身负重伤,不过已经做或输血和包扎,现在没事了,正在病房休息!”

    彭飞点点头,又摇了摇头,他想不明白,总部那么多兄弟四处搜寻,快将h市翻个底朝天也没现何嫣然的下落,这个马力是怎么把人给找到的?他不解地问道:“马力是怎么查出何小姐下落的?”

    黄彪眨眨眼睛,支支吾吾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他哪知道马力是怎么把人找到的,这个问题只有亲自问马力本人才能弄清楚。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直至天边见亮,何浩然也没从手术里出来。以彭飞为的文东会干部们没有等到手术结果,倒是接到了各地纷纷打来的告急电话,称社团在各个城市的据点纷纷遭遇到陌生敌人的偷袭,对方来势汹汹,文东会这边损失惨重。

    听到这个消息,在场的众人是大惊失色乙方在东北各个城市的据点同时遭遇偷袭,说明敌人的实力强大的可怕,可是这个敌人是哪冒出来的?怎么早不动手晚不动手,偏偏感到浩然身受重伤的时候动手?

    一时间,走廊里乱成了一团,众人议论纷纷,七嘴八舌,说什么的都有。彭飞皱皱眉头,细细琢磨了一会,暗暗叹口气,他抬起未受伤的胳膊,挥动几下,同时大声喝道:“不要吵!都不要再吵了!”

    众人纷纷停止议论,目光齐刷刷看他看来。

    彭飞幽幽说道:“何小姐被bangjia”浩然哥遇刺,陌生敌人突然偷袭,这些事情应该决不是碰巧一起生的,而是一整套早有预谋的周密计划,现在的形式对我们十分不利,我们心须得沉住气,大家不要都留在医院里了,回总部一部分人,先将各地的损失以及敌人的情况查清楚,然后再做打算。”

    “是!”何浩然出了事,作为其副手的喔飞自然接过指挥权,众人纷纷点头应道。

    ”对了,还有”彭飞又补充道:“让我们在h市的兄弟也都提高警惕,预防敌人的偷袭!”

    “明白!”

    在彭飞的安排下,一部分文东会干部急冲冲的返回了总部,等众人走后,彭飞低头沉思,琢磨了良久,最终还是决定给谢文东打去电话,说明情况。现在何浩然出事,自己虽然是副堂主,但是声望不够,未必能指挥得动其他堂口的干部,一旦文东会在东北这边生大乱子,后果不堪设想。

    此时正是凌晨5点多钟,身在广东的谢文东正睡得香甜。

    以谢文东为的文东会自进入广东之后,遭遇了南洪们最为强硬的抵抗,攻势进展的并不顺利,连日来,还没有拿下一个南洪们在广东的堂口,不过谢文东并不着急,他心里很清楚,自己能进入广东,对南洪们来说已经是个极大的震慑,只要将这种压迫保持下去,南洪们早晚有一天会崩溃。

    他酣睡之时,手机响起,过了良久,谢文东才在床上翻了个身,同时轻轻叹口气。他拿起电话,接通之后,谚语囫囵不清的说道:“什么事?”

    “是。。。是东哥吗?”彭飞这还是第一次与谢文东通话,语气中难免带些拘束和紧张。

    谢文东躺在床上,眼睛都没睁,大脑正处于半休眠状态,他嗓音沙哑地低声说道:“我是谢文东,有什么事,直接说!”

    “东哥,你好!我叫彭飞,是飞鹰堂的副堂主。”

    听了这话,谢文东把眼睛睁开,彭飞?好陌生是名字呀!彭飞职位虽然高,但加入文东会时间并不长,谢文东也是第一次听到他的名字。不过,他却隐隐约约中有种不祥的预感,身为飞鹰堂的副堂主,这么早给自己打电话,那肯定是有要紧的事生了,想着,谢文东心头一震,清醒了不少,人也下意识的翻身坐了起来。

    “东哥,东北这边,。。生了一些意外!”

    谢文东暗暗吃惊,果然!他眯缝着眼睛,凝声问道:“什么意外?”

    “哦,浩然哥遭遇了袭击,身受重伤,正在医院里抢救,另外,我们在各地的据点遭遇到神秘敌人的突然袭击,各有损失。”

    哎呀!各地的据点遇袭,谢文东还不怕,但听说何浩然受了重伤,他拿着电话的手都是一哆嗦,脸色也跟着变了。

    更多精彩期待262章!(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