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258)吕兴国等人嬉皮笑脸的走进房内,只看他们的样子,就知道没安好心,被捆在床上的和嫣然又气又急,挣扎的更厉害,可是她身上的绑绳却令她难以动弹分毫,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向自己逼近 ,。

    何嫣然玉面通红,模样更显得娇艳,吕兴国看的心里直痒痒,回手就要吧闷关上

    可房门只关到一半就不动了,像是被什么东西卡住,吕兴国低头一看,鼻子差点气歪了,只见白燕的那名手下人站在门旁,一只脚伸出来,将房门顶住,脸上的表情死气沉沉,一对死鱼眼向上翻翻着,正瞅着自己,吕兴国掩口涂抹,强压怒火,冷声问道:“兄弟,你这什么意思啊”

    “你不能动她”那名汉子表情阴冷,语气也冷,冷冰冰地说道:“白小姐有过交代,她没打来te1之前,谁都不能动她”

    吕兴国火往上撞,再也忍耐不住,伸手一推那大汉的胳膊,怒声骂道:“你算个什么东西,给我滚开”吕兴国的力气不小,这一推,直接将大汉退出去三步,后者的脸色更加阴沉,什么话都没说,回手将q掏了出来,直指吕兴国的脑袋

    他动了q,在场众人的脸色皆是一变,吕兴国先是一愣,随后嘴角上挑,幽幽冷笑,他冲着q口,脑袋向前探探着,歪着脖子,冷笑道:“怎么?你tmd敢对我开q?”

    那大汉名无表情地说道:“我只是按照白小姐的意思做,如果你执意要碰她,我会开q的”

    “tmd”吕兴国气得脸色煞白,恶狠狠地怒骂一声,这时,另外那个猛虎帮的守卫也将q逃了出来,在那大汉的后面抬q顶住其后脑,同时说道:“兄弟,不想死的话,就把q放下”

    那大汉皱皱眉头,并没有动,这时,吕国兴的一干手下也纷纷掏出家伙。将大汉逼住,吕国兴耸肩笑了笑,走到大汉近前,伸手将他指着自己脑袋的抢推开,然后幽幽说道:“兄弟,你要记住,这是我的地盘,不是你那个够屁白小姐的!”说着,他侧头喝道:“给我捆了!”

    随着他一声令下,,猛虎帮的那名守卫将手中抢抬了抬,接着,一枪托对着大汉的后脑重重砸了一下,只听啪的一声,那大汉觉得眼前一黑,头脑晕,应声扑到在地,周围的猛虎帮众人顺势一拥而上,三五下便将大汉制住,同时用腰带将其双手捆绑住。

    吕国兴低头看了看那大汉,冷笑道:“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把他带走,关起来,等会我在收拾他!”说着话,他转身回到房间内,看着床上的何嫣然,出一连串的怪笑。

    他漫步走到床前,一把将何嫣然嘴里的布条扯掉,同时说道:“今天你怪不得我们,要怪只能怪你那个死鬼哥哥,不过没关系,等会我就送你上路,让你兄妹俩一起到阎王爷那里报道!”说着话,他伸手捏了捏何嫣然的粉腮。

    后者像是被咬了一口似的,出刺耳的尖叫声,吕国兴脸色一沉,甩头给她一记耳光,冷声道:“叫什么?叫得在大声也不会有人来救你!”说着,他双手下移,向何嫣然的酥胸抓去。

    正在这时,只听走廊外咚咚咚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接着,一名大汉从外面直接撞了进来,吕国兴吓了一跳,急忙转回身,看清楚来人之后,怒声喝道:“你上来干什么?”

    “老大,不好了,外面有人偷袭!”

    “什么?”一听这话,吕国兴的身子猛的一震,身体里的欲huo顿时熄灭了大半,周围的猛虎帮众人也都是脸色大变,面露惊诧之色,搞不懂究竟是怎么回事。

    “有人偷袭?什么人来偷袭?”

    那名大汉结结巴巴地说道:“看。。。。看对方的衣着,像是文。。。。文东会的人!”

    “啊”不知道是急得还是气得,吕兴国一蹦多高,在顾不上何嫣然,边疾步向外追边问道:“文东会的人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不知道啊,这群人好像是从地底下钻出来似的,突然就杀到了”

    “没用的东西”

    吕兴国带着一干手下人急匆匆地向楼下跑去。当他们到达一楼大厅的时候,这里已经打成一团,偷袭的人都是黑衣打扮,而猛虎帮的人也是黑衣黑裤。双方混战一起,都分不清楚谁是谁

    看到这般场景,吕兴国怒吼连连,接着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四处查看,在大厅最里端的墙角,他终于找到刘海波,刘海波出谋划策、搞个外交都可以,但这种你死我活的厮杀是他最不擅长的,此时他缩在墙角,惊恐的看着战场,身子直打哆嗦

    吕兴国大步流星地向他走去,同时问道:“海波,这是怎么回事。。。”他话还没有说完,侧面猛然间劈来一刀,直取他的脑袋。对方下了死手,这一刀又重又快。吕兴国也不敢大意,急忙抽身闪躲,顺势也将后腰的片刀抽了出来,反手还了一刀

    他本以为自己这刀就算伤不道对方,也能将其逼退,哪知来人的身手既不简单,反应也快的出奇,身子微微一侧,闪过他这刀的同时,膝盖高高提起,猛点他的小腹,吕兴国暗吸口气,不敢抵其锋芒,抽身退的好远

    直到这时,他才有机会打量对方的模样,只见在自己面前站着一名青年,三十左右的模样,中等身材,但却一脸病态,脸色苍白不说,汗珠顺着面颊直淌,好像刚刚经过一场马拉松比赛似的,吕国兴皱皱眉头,疑问道:“朋友,你是干什么的?为什么找我们的麻烦?”

    “我是要你命的!”这位病态青年不是旁人,正是马力,随着话音,他抡刀又上,别看他身材瘦弱,又是满脸的病态,但力气可不小,一刀抡出,刀锋破风,出嗡嗡的呼啸。

    在猛虎帮内,吕国兴也是以骁勇善战着称,虽然感觉对方实力不俗,但并不畏惧,挥刀与马力战在一处。

    双方的火并很激烈,但是谁都没有动枪,不是不想,二十没有机会,小楼的大厅本就不大,此时挤满敌我双方这许多人,谁都不敢轻易动枪,一个不小心,打不到敌人不说,还会误伤到自己人。

    随着时间的流逝,火并的场面越来越激烈,也越来越血腥,许多人被坎得浑身口子,还是咬牙坚持着继续战斗,鲜血将大厅的地面染得片片猩红,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耳轮中也尽是嘶声力竭的喊杀声。

    其实猛虎帮在h市潜伏的人员并不少,只是十分分散,为了保密起见,总部的人也并不多,与文东会这边大致持平,不过他们吃亏在准备不足,遭遇了偷袭,一开始就落雨下风,越打下去越吃力,人员也越来越少。

    吕国兴边偷眼观望战场,暗中直咧嘴,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弄不好自己和兄弟们都得交代在这!他不分心,也仅仅能与马力打个不相上下,此时心中一慌乱,败绩顿现,趁着吕国兴一个不注意,马力出力如电,片刀横扫而出,直抹吕国兴的脖颈,后者激灵灵打个冷战,忍不住出啊的一声惊叫,身上的汗毛都随之竖立起来,他急忙低头躲闪,上面这一刀是避开了,可是却没有注意到马力下面还有一记扫堂腿。

    当他意识到不好,再想躲闪依然来不及了,只听啪的一声,马力这一脚正踢在他脚踝上,后者疼的熬的一声怪叫,仰面摔倒,不等他爬起来,马力的刀又到了,力劈华山,直取他脑袋

    吕兴国吓得丢弃片刀,双手抱头,身子就地侧滚,骨碌到一旁。随着嘶的一声,借着身体的翻滚惯性,顺势爬起,再不敢继续恋战,抬腿就跑

    马力这时候已经杀红了眼,哪肯放他离开,随后就追。哪知吕兴国跑出去没两步,猛的抽出q来,回手就是一q

    他二人之间的距离极进,好在马力机敏过人,在吕兴国抽q的时候就有所察觉,等对方回手开q的时候,他身子已经蹲下,同时一把抓住旁边不远的一名猛虎帮的大汉,挡在自己的身前

    吕兴国这q没打中马力。倒是将那名汉子的胸膛开个大洞,哎呀!吕国兴心中暗叫一声,将心一横,顺势又胡乱开了两枪,接着跑的更快了。

    他是跑了,可是连开数抢却拉开了文东会与猛虎帮qiang战的序幕,随着枪声,双方人员的身子同是一僵,紧接着纷纷丢掉手中的片刀,回手摸身上携带的手枪。

    “嘭——”

    不知谁先开的第一枪,可随后枪声便连成了一片,双方人员混在一起,又是在极近的距离下,相互对射,几乎没有赢家,一时间,小楼大厅之内嘭嘭嘭的闷响不绝与耳,其中还不时夹杂着惨叫声。(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