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h5>(253)猛虎帮?”马力眼睛猛地瞪圆,接着垂下头来,眼珠连转,如果何嫣然是被猛虎帮绑架了,那事情可就难办了。而且猛虎帮的目标绝对不是何嫣然,而应该是何浩然以及整个文东会。想到这里,马力脸色变得更加苍白,汗水也更多了,他拿起手绢,连擦额头,顿了好半响,他方低声问道:“老虎,你肯定?”  “妈的,你的枪都指到我脑袋上了,我还能和你说谎吗?”魏虎咬牙说道。 ,。

    马力将shou枪慢慢拿起,话锋一转,慢悠悠的问道:“是你把车借给猛虎帮的?”

    魏虎摇头,说道:“我的车确实是丢了,但是后来查明,是猛虎帮的人偷的,我只是个小人物,和猛虎帮根本没法比,就算明知道是他们偷得,也只能哑巴吃黄连,装作不知道了。”

    马力幽幽说道:“我们一直在打击猛虎帮,你不知道吗?”

    魏虎急道:“我当然知道!而且我还知道猛虎帮的人一直都潜伏在h市,不仅是我,许多同道的兄弟都知道,可是谁敢对你们说这些啊,要知道猛虎帮也是心狠手辣的大社团,杀人不眨眼,找他们的麻烦,不等于找死吗?

    马力苦笑,己方苦苦追寻的猛虎帮,原来一直都躲藏在己方的眼皮子地下,可是这些黑道的混子明明知道,却没有一个来向己方通风报信的,实在是可恨又可气。他凝声问道:“你知道猛虎帮的落脚点在哪吗?”

    魏虎深含顾忌地低下头,小声说道:“我只知道,猛虎帮的人经常出现在星苑歌舞厅出没。”

    “星苑歌舞厅?”马力挑起眉毛。他是土生土长的h市人,在道上也混迹多年,但h市太大了,他不可能将所有的娱乐场都记住,星苑歌舞厅这个名字他还是第一次听到。

    见他面露疑惑,魏虎说道:“在道外的阳春街,一家不大的场子。”

    马力点点头,沉思了片刻,随后站起身形,说道:“今天的事,到此为止!”说着话,他低头看着地上的尸体,接着说道:“你兄弟的死,可以酸在我头上,想怎么解决,也随便你,但不是现在,我得先处理何小姐的事!”

    魏虎脸色难看,没有说话。人已经被马力杀了,自己不出头,如何向自己的手下兄弟交代,可若是去找马力的麻烦,势必会惹上文东会,自己能抗衡得过整个文东会吗?他亦是左右为难,不知改如何是好。

    马力没有理会那么多,说完话,向兄弟一甩头,大步流星向外走去。文东会纷纷收起qiang械,一个个快地跟在马力身后。临出门前,马力突然又想起什么,顿住身形,侧头说道:“老虎,关于几天事我希望你呢个管住你的嘴巴,不要对任何人说起,你要知道,这并不是我一个人呃事,而是整个文东会的事!”

    魏虎心中一颤,眉头拧成个疙瘩。

    马力看了一眼,不再多言,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离开夜总会,马力马不停蹄的又去找己方在道外地区的兄弟,询问他们有没有听说过星苑歌舞厅。文东会在道外的人员倒是知道有这么一个场子,只是对其并不熟悉,星苑歌舞厅开业的时间已经很久远,里面的设备和装饰又旧又破,加上地角偏僻,客人十分稀少,对这么一家生意冷淡又地处偏僻的场子,文东会那里会刚兴趣?文明情况之后,马力安安点头,若是这样说,猛虎帮的人躲藏在那里倒是有可能,不过不知道何嫣然是不是也被猛虎帮的人藏在那里。

    思前想后,他决定派出手下兄弟先过去冉冉情况。

    马力这边的调查一直都是在独自进行,另一边的何浩然等人并不知情。自从何嫣然被绑架以来,文东会在h市的帮众一直在四处搜寻,只可惜一点线索都没查出来。更加令人担忧的是绑匪自绑架何言人一来,音讯皆无,既无索要赎金,也并未提出什么条件,连个电话也没有,可越是这样,越让人揪心。一天过去,毫无消息,二天过去,还是没有任何消息,绑匪以及何嫣然好像人间蒸了似的。

    这两天,对于何浩然来说可算是这辈子最难熬的两天,已经连续两宿,他连眼睛都未合一下,整个心都提在嗓子眼,神经绷的紧紧的,只怕何嫣然还没有找到,何浩然就先垮掉了,到时候文东会群龙无,出了乱子,那还了得?

    众人不敢私自行动,联合起来,一起去找何浩然。刚进何浩然的房间,一股浓浓的烟味便迎面扑来,之间何浩然面容憔悴地站在窗台前,手中夹着香烟,而窗台上的烟灰缸里的烟头已经塞得的满满的了。

    文东会干部相互看看,其中一名资格较老的干部上前几步,来到何浩然的身后,轻声说道:“浩然哥!”

    闻声,何浩然回过神来,转头一瞧,见兄弟们都来了,而且人人都是面色凝重,他心里兔兔直颤,几乎快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浓密的剑眉也拧成个疙瘩,凝声问道:“嫣然……有消息了?”

    “没有!”那名头目连连摇头,顿了片刻,他低声说道:“浩然哥,我看……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是不是给东哥,三眼哥他们打个电话,知会一下这面的情况?”

    呼!原来是为了这件事!何浩然心中长嘘了口气,可同时又颇感失望。他微微摇了下头,语气沉重地说道:“如果让东哥知道这件事,他一定会回来,可是前方与南洪门的交战正紧,不能因为我而耽误了东哥的大事。何况,就算东哥现在回来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

    那名头目垂下头,话虽然是这么说,不过。。。。。。。他忧心重重地说道:“其实,我们大伙是担心浩然哥一个人挺不住。。。。。。。”

    何浩然一怔,举目环视众人,看着兄弟们满面的关切之色,他倍感窝心。他轻轻拍拍那头目的肩膀,对众人说道:“大家尽管放心,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我们没闯过,这次的事,压不倒我的!”

    众人听后,心里暗暗叹了口气,相互看看,谁都不再多言。

    文东会这边气氛凝重,而合力抓了何嫣然的猛虎帮和白燕一众也生了矛盾。将何嫣然带回到近郊的小楼,猛虎帮的头头吕兴国见她貌美,顿生邪念,不过白燕却从中拦阻,她态度很明确,他们要对付的是何浩然和文东会,至于这个女人,暂时不能动,以免生出波折。

    吕兴国哪会听白燕的指挥,结果双方生了激烈的争执,最终还是刘海波出来打圆场,才算将气氛平息下来,白燕决定不再住在宾馆里,而是留在小楼,由她以及收下人员看管何嫣然。吕兴国对此当然不痛快,可是又拿态度强硬的白燕无可奈何。

    且说马力,派出手下兄弟混进歌舞厅打探消息,一个晚上过去,什么都没查出来,更没有现何嫣然的下落,马力暗暗皱眉,事情已经生了两天了,何嫣然生死未卜,此事已片刻都不能再耽搁了。最后,他决定亲自走一趟。

    马力带上两名兄弟手下装扮成普通顾客的模样,混进星怨歌舞厅,和前一批兄弟一样,他们也没有现猛虎帮人员的行迹,马力表面轻松,心里却急得很。他看着空荡荡没有几个客人的舞厅,连连擦汗,眼珠转个不停,脑中突然灵光一闪,计上心头。

    他拿出手机,给下面的手下人员打去电话,让他们装扮成小混混的模样,故意来这里找麻烦,收取高额保护费,以此将猛虎帮的人引出来。

    他这一招还真见了效果,当几名文东会兄弟装成小混混到舞厅内大吵大闹,又砸又打的时候,从舞厅的楼上下来几名大汉,这些人到了文东会兄弟近前,并没有多说话,只是将衣服一撩,露出别在腰间黑漆漆的枪把,为的一名汉子冷声说到:“你们如果想找死,就继续给我闹下去!”

    看到枪,几名文东会兄弟的脸色同是一变,嚣张劲顿时消失,露出笑脸,点头哈腰连陪不是,随后落荒而逃。

    马力将整件事的过程看的清清楚楚,这时候,他心里基本已能肯定,这些陌生又带枪的汉子,应该就是猛虎帮的人没错了,如此来看,何嫣然也很可能被藏到了这里。

    想着,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身上暗藏的shou枪,可是心思一转,又觉得不妥,己方有枪,对方也有枪,一旦打起来,己方未必能找到便宜,何况这里是人家的地头,说不定暗中还藏有多少人呢!他琢磨了一会,向左右的兄弟使个眼色,站起身形,向舞厅外走去。

    到了外面,他立刻对身边的手下说道:“把我们的兄弟统统交过了,马上!”

    </h5>(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