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白燕肯去住酒店,在刘海波看来是最好的选择,等日后文东会查起时,也很容易查出他们的身份,如此一来,更方便将文东会的注意力转移到南洪门身上,给猛虎帮创造偷袭的有利条件。 ,。

    吕兴国也明白这个道理,只是舍不得让白燕走,更舍不得这个近水楼台的好机会。在刘海波的一再暗示下,吕兴国没有办法,这才心不干情不愿意导放弃纠缠白燕,派出手下人员,送白燕到了附近一家还算不错的酒店下榻。

    第二天,傍晚六点左右,六月酒吧。

    六月酒吧位于h市的市中心,是一间中等规模的酒吧,生意还算不错,在h市也算是小有名气。

    白燕、吕兴国、刘海波等人早早地赶到了酒吧,只是没有进去。几人藏身在酒吧门外的一辆面包车里,默默地观察着外面的情况。等到六点半左右时,外面还有没有动静,白燕不耐烦地看看手表,不满地问道:“何嫣然怎么还没来?不会是有什么变故了吧?”

    吕兴国连连摇头,说道:“应该不会,如果有问题,会有人打电话来通知我的。”

    听他说的得誓旦旦,白燕深吸口气没有再追问下去,只好耐着性子继续等。又过了十分钟,这时,一辆黑色的宝马轿车缓缓行驶到酒吧外口的停车区,熄火之后,车门一开,先是从里面走出两名彪形大汉,接着,又从车后门下来一、对青年男女。这两人可算是登对至极,年岁都不大,二十出头的样子,男的英俊,女的漂亮,身装虽称不上华丽,但也考究合体。

    “来了!”透过车窗,看清楚下车的女郎,吕兴国精神为之一振,脸上也随之露出了喜色,他压低声音,对着外面的女方始弩弩嘴,含笑说道:“白小姐,这个女孩就是何浩然的妹妹!”话罢,他又皱了皱眉头,轻轻咦了一声,狐疑道:“她旁边跟着的那个小子不知道是干什么的……”

    “那应该是何嫣然的男友!”刘海波低声解释道。

    “他怎么跟来了?”吕兴国疑问道。

    刘海波耸耸户,嘟囔道:“天知道!”

    白燕瞪大眼睛,看着正向酒吧里面走的女郎,暗暗点了点头,何嫣然确实很漂亮,其本人要比照片漂亮得多。等那对青年男女以及两名汉子都进入酒吧之后,白燕转头对吕兴国和刘海波问道:“现在多了一个麻烦,怎么办?”

    吕兴国握了握拳头,深思片刻,随后咬牙说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不管这些了,按计划继续进行!”

    白燕笑了笑,随即向身后的几名手下一甩头。轻声说道:“我们知道该怎么做了!”

    几名汉子进入酒吧大门,快地将身上的外套脱掉,露出里面的小背心以及大片刺眼的纹身,接着几人又拿出香烟,斜掉在嘴角,走路时横着膀子晃,脑袋高高扬起,转瞬之间,几名汉子便变成了pi子味十足的小混混。

    进入酒吧大厅,几人偷偷环视了一遍,很快就现坐在酒吧里端,正和闺友、男友欢快笑的何嫣然以及坐在一旁的两名保膘。几人相互看了一眼,然后随意地找了一处空桌坐下。几人边装模做样地聊天,边仔细观察何嫣然那边的动静。

    很快,几人便看到酒吧服务生将何嫣然等人点的酒送送上,几名大汉相互看了一眼,皆慢慢地点了点头。又过了一会,何嫣然杯中的饮料已入腹过半,几名大汉见时机已经成熟,不约而同地站起身形,向何嫣然那桌晃晃悠悠走过去。

    没等走到近前为的那名大汉嘿嘿地出一阵怪笑,冲着何嫣然大声说道:“小姐长得好漂亮啊,陪哥几个喝两杯怎么样?”

    闻言,何嫣然以及周围的众人皆是大皱眉头,尤其那名年轻英俊的青年,目光冰冷的几乎能冻死一头大象,冷冷地注视着他们。

    小姐,我们大哥跟你说话呢!几名汉子走到桌旁,纷纷向何嫣然围拢过来,为的那名大汉更是过分,直接伸出手来,向何嫣然的香肩搭去。

    “喂!”那英俊青年再忍不住,猛的一挥胳膊将大汉的手打开,冷声说道:“朋友,请你放尊重点!”

    “你***是谁啊?想讨打吗?”大汉满面通红,看样子是恼羞成怒,伸于将英俊青年的衣领子抓住。

    英俊青年的模样漂亮,但论起打架来可就不行了,力气也大汉相比也差了很多,他想将对方抓自己衣领的手扯掉,可是用了几次力,对方的手纹丝未动,反而引来众大汉们的一阵哄笑。英俊青年哪受过这种窝囊气,而且还是在他心爱的女孩面前,他面子挂不住怒吼一声,猛的抓起桌上的饮料瓶,对着大汉的脑袋就砸了下去。

    “啪!”

    这一瓶子砸的结实,随着一声脆响,玻璃瓶应声而碎,再看那大汉,脑袋倒是没事,可里面那大半下子的饮料洒了他满头满身,狼狈不堪,另只手伸出来掐住青年的脖子,吼叫道:“草泥马的,老子掐死你!”

    大汉的力气极大,只是顷刻之间,青年的白面已变成酱紫色,嘴巴大张,舌头也吐了出来。

    见状,坐在一旁的何嫣然吓得尖叫一声,刚要起身想拉开青年,可是身子刚刚站起一半,她突然觉得一阵头晕眼花,随后又无力地坐了下去,这时再看周围,天旋地转,好象整个世界都飞了起来似的。

    这时,坐在一旁的两名保镖看不下去了,快步走上前来,其中的一人彭的一声将大汉掐住青年的脖子那只手手腕扣住,而无表情地说道“朋友,你们闹够了吧!”说着,他手掌猛地用力一捏,顿时间,大汉觉得自己整条胳膊象是过了电似的,麻酥酥的,一点力气也用不出来。

    行家一伸手,知有没有。大汉心中一颤,对方的身手不简单,显然是经过训练过的。他故做夸张的样子,怪叫一声,甩着胳膊连连后退,同时露出惊骇的表情,瞪大眼睛瞅着对方。

    出手的那名保镖将众大汉们打量了一番,见是些面生的小混混,也没有放在心上,挥手说道:“不想惹罪受的话,立马给我滚蛋!”

    为的那名大汉白着脸,喘着粗气,问道:“朋友你是混哪条道的?”

    听了这话,两名保镖相视而笑,随后,其中一人朗声说道“文东会!”

    “啊?”大汉惊讶地倒吸口凉气,脸色随之由白转青,没笑硬是挤出笑,结结巴巴地说道:“原……原来是文东会的朋友,误会,这是一场误会,刚才多有得罪,还望朋友不要见怪!”

    “呵呵!”保镖笑了,摆手说道“既然是误会,那就算了,我不想再见到你们,出去!”

    “好、好、好!我们这就走,这就走”为着的汉子连声说道,他转身刚要离开,突然又顿住,对那保镖笑道:“我对文东会的朋友仰慕已久,只是一直无缘认识,今天既然碰上了文东会的大哥,实在是幸运得很,不知两位愿不愿意交我这个朋友?”

    混黑道的,最看重的就是一个脸面。大汉的话即客气又恭维让人听了倍感舒心。

    没等两名保镖说话,他含笑伸出手来,又继续说道:“我叫阿彰!”

    一名保镖走上前来,微微一笑,握住大汉的手,说道:“兄弟,想交朋友,可以,不过今天不行,今天……”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感觉不对劲,对方的手瞬间加力,象是一把铁钳将自己的手掌死死握住。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那大汉从口袋里摸出一把弹簧刀,对准保镖的肚子就刺了下去,嘴里还恶狠狠地说道:“文东会有什么了不起?!去死吧!”

    这一刀太突然了保镖做梦也想不到对方会突然下死手,不过他对应也快,身子也灵活,当bi的锋芒要刺到他的衣服时,保镖尽力地将腰身一扭,躲避其锋芒。

    嘶!

    匕没刺中他的肚子,却将他肋下的衣服刺也一个大窟窿,锋利的刀刃也将他的软肋划开一条口子。

    见一击不中,大汉尖声叫道:“兄弟们,跑!”说着话,他松开保镖的手,转头就向酒吧外跑。

    那名保镖愣了一下,接着摸摸肋下的口子,收回手掌一看,脸心都是血,他气极咆哮,对方实在可狠至极,竟然出手偷袭,而且还是下的死手,如果不是自己的反应快点,没准还真着了他的道呢!想着,他二话没说,随后就追了出去。“

    另一外保镖也怕他有失,也随之跟了出去。

    看着小混混们都跑了,那名英俊青年的心里长长松了口气嘴上还不服输地说道:“算他们跑得快!”说着,他转头看向何嫣然,只见后者脸色不自然的红晕,目光迷离,青年吊滞。英俊青年吓了一跳,急声问道:“嫣然,你怎么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