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241)那名南洪门干部听完他的话一愣,会面的时候于华臣与对方都谈的好好的了,而且还承诺要一天的考虑时间,怎么才刚刚分手就要做拼杀的准备了呢? ,。

    看出手下兄弟的疑惑,于华臣乐呵呵的说道:“我是不会同意向文东会投降的,等一天的时间过了,恼羞成怒的文东会一定会大举来攻,提前做好准备还是有必要的。”

    ..”南洪门干部面带难色,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虽然他嘴上说愿意与文东会死拼到底,可是真让他去这么做,马上又心生惧意。他沉吟了好一会,方低声说道:“华哥,我看算了,文东会势大,而我们势弱,虽然我们暂时能占些优势,不过文东会又源源不断的援军啊,而谁来增援我们呢?打下去,我们顶不了多长时间。”

    “呵呵!”于华臣悠然而笑,点头说道:“没错!我们如果能顶住文东会半个月就算是侥幸了。不过,即便要投降,也不可能是现在,还得再等等!”于华臣又他自己的想法,为了投降之后能得到谢文东的重用,他希望趁现在这个机会,尽可能多的表现自己的能力,至于下面的兄弟,在他眼里只是一堆炮灰,是他表现能力的工具。

    下面的兄弟没明白他的意思,好奇的问道:...华哥准备等到什么时候?”

    于华臣揉了揉额头,慢悠悠说道:“至少,得等到这场z打完之后。”

    与于华臣会面完之后,文东会这边开始按兵不动,等于华臣给出答复。可是一整天的时间过去,南洪门那边始终是风平浪静,看南洪门的堂口,根本没有要投降的意思,而于华臣也一直未打来电话。

    孟旬为此心中十分不满,于华臣这人怎么说话不讲信誉,无论你同不同意向己方投降,都应该打个电话知会一声啊!最后,还是孟旬先给于华臣打去电话,询问他考虑的如何。

    接到孟旬的电话之后,于华臣连忙陪笑,说了一通无关紧要的客话,不过当孟旬问他是否愿意归顺文东会的时候,后者的态度立刻冷淡下来,说道:“我既然已经加入洪门,必当竭尽全力,忠贞不二,怎能三心两意,反复无常呢?关于投降的话,孟先生以后不要再向我提起了!”

    听完这话,孟旬的鼻子差点气歪了,这个化臣实在是可恶之极,昨天晚上,是他自己提出来要考虑考虑的,今天倒好,反而责怪起自己来了!他强压怒火,幽幽说道:“于兄若是这么说,那我们只能在zhan场上bing戎相见了!”

    “哈哈!”于华臣大笑,说道:“贵帮实力虽强,不过,那能吓得住别人,但还吓不住我!”

    孟旬眉头拧成个疙瘩,没有再说话,直接挂断了电话。收起手机后,他忍不住怒骂了一句:“可恶!”随后,孟旬找到谢文东,将自己与于华臣的通话大只讲说了一遍。谢文东听后也很生气,面对反复无偿的人谁的心情都好不了。

    琢磨了一会,谢文东问孟旬道:“小旬,你看我们应该怎么做?”

    孟旬想也没想,正色道:“东哥,以我之见今晚就对南洪门的堂口下手,即使强攻不下来,也要给他个下马威!”

    谢文东点点头,可随后又摇摇头。他心里虽然也很气恼,不过却比孟旬冷静得多,于华臣的态度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必是有所依仗,如果现在强攻过去的话,只怕未必能占到便宜。想罢,谢文东委婉的说道:“小旬,我们是不是等等再去进攻?”

    孟旬多聪明,听谢文东这么一说,也就明白了他的顾虑。孟旬深吸口气,尽量让心中的怒火平息下来,然后冷静地寻思了一会,说道:“东哥,以目前的形势来看,南洪门不太可能在堂口附近时下埋伏也不大可能再来新的援军了,我们强攻过去,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思了片刻,随即点头说道:”好吧,小旬,这次进攻仍然由你来主导,不过我需要带二百兄弟,给你做接应.”

    ”接应?”孟旬疑惑地看着谢文东.

    谢文东笑道:”万一你强攻不下,撤退时遭受南洪门的追击,我可以带兄弟接应你,顺便为你殿后!”

    孟旬哈哈大笑,说道:”我看东哥是多虑了,前面我已经进攻南洪门堂口两次,可皆是无功而返,撤得也很仓促,可是两次南洪门都没有追杀出来,说明他们也是心存疑虑,不敢草率从堂口出来.”

    谢文东微微一笑,说道:”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小旬这次,这次你听我的!”

    孟旬耸耸肩,无奈笑道:”好吧,东哥!”他虽然觉得谢文东这么做是多此一举,不过后者是老大,他只能无条件的服从.

    凌晨两点过后,以谢文东,孟旬为的文东会帮众倾巢而出,浩浩荡荡地向南洪门堂口冲去.

    路程过半,谢文东带着方天化,田启以及二百兄弟留在原地,不走了,孟旬带领文东会的主力兄弟,没有停留,继续向南洪门堂口进。

    很快,孟旬等人便捣乱南洪门堂口近前,看得出来,南洪门对文东会的进攻也是早有准备,上下人员严阵以待,双方碰面之后皆无二话,当场便厮杀到了一处。

    jiao战时间不长,堂口外的南洪门帮众放弃与文东会混hun战,开始缓缓后撤,退回到堂口之内。见对方又用起龟缩防守的策略,孟旬随即下令,全里猛攻,务必要将对方的堂口的冲处一个缺口。

    这时候,双方人员皆使出了全力,在人数相当的情况下,文东会战斗力强,而南洪门占有地利的优势,双方各有所长,打得也是势均力敌。这样的争斗最为艰苦,处于交zhan中心处的双方人员不时有浑身是血的伤者被同伴背下来。

    正在双方激战正酬时,梧州当地hei帮的yun军又来了,这些小混混的时候是不强,但是在双方相当的情况下,他们突然出现,也足可以改变场上的局势。

    孟旬早算到本地黑帮会来帮忙,已做了相应的准备,小混混刚一出现,一旁待令的诸博在孟旬的示意下带着一队兄弟迎了过去。

    诸博带领的人手不多,只三十来号,但都是在望月阁手过训的文东会精英,双方一接触,小混混们就被放倒十余号人。见对方异常凶狠,小混混们大呼小叫地喊喝着,可一各个只是叫的厉害,真正上前拼命的却没有几个。

    随着小混混加入的争斗,场上的局势更始混乱,堂口的门口处与激战之中,外面的也打得热火朝天。

    指挥作战的孟旬的眉头拧成了疙瘩,赶来支援的小混混们倒是不足为虑,不过南洪门顽强的防守切颇令人感到头疼,已方这么多人却死活打不进去对方的堂口,反而损兵折将,损失惨重。

    文东会这边感到困难,南洪门那边更不轻松,面对文东会犹如潮水般的攻击,南洪门伤员更多,留在战场的人也几乎都麻木了只是在咬牙坚持着。

    仗打到这种程度,老奸巨滑的于华臣也一个劲把擦冷汗,不是呼真边的兄弟前压,绝不能放过一个文东会的人突破近来。

    他正指挥着。忽听堂口大门处一片混乱,于华臣举目观瞧,只见堂口正门多出一个彪型大汉,这人两米靠外的身高。皮肤黝黑,站在人群当中,如同一坐能移动的小山。

    只是远远地看着,于华臣就已感到丝丝的寒意,他忙拉过一名心腹手下,问道:“此人是谁?”

    这名南洪门的干部顺着于华臣手指的方向望了望,暗暗咧嘴,低声说道:“看身材,如果没错的话应该是格桑!”

    于华臣闻言,暗暗吸了口凉气。他没见过格桑,可是却听说过不少关于他的战绩,知道此人凶猛过人,常人难以匹敌。

    果然。随着格桑的参zhan,堵在堂口大门处的南洪门帮众一阵混乱,格桑手中并无器,但两只碗口大的拳头却比任何武器都犀利,随着他双拳的挥舞,周围总会传来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以及骨头折断的脆响声。

    张望了一会,于华臣一咬牙说道:”快想办法,顶住格桑,绝不能让他冲进来!”

    “是,华哥!”

    于华臣的几名心腹兄齐齐答应一声,带着留守堂口大厅的数十名南洪门人员冲了过去。

    知道格桑骁勇善战,身手过人,这些人到场之后,并不与格桑缠斗,而是一拥而上,又是搂脖子又是抱腰,想把格桑硬挤出去。

    格桑凭借自身力大,到也不怕,只听他猛然大吼一声,数名大汉非但没有推动他。反被他撞的连连后退。周围人员见状,又冲上来数十人,顶住格桑。近二十号人与格桑一人较劲,就算他力气再大,也承受不了。

    格桑庞大的身躯被对方推挤得连连后退,时间不长,已彻底放弃推出堂口大门。(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