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232)木子将汽车闪向一旁,让过后面谢文东所坐的轿车,随后放慢车。后面那辆黑色的教程本想越过木子的汽车,不过木子经验丰富,驾驶车辆左右摇摆不定,将黑色轿车死死挡在后面。正当对方急着想办法越过他时,木子突然脚踩刹车,将汽车停在路中。 ,。

    “嘎吱!”随着急促的刹车声,后面的那辆黑色轿车也随之急急的停了下来,等那两辆轿车都停下时,车头与车尾的距离,已经不足半米远。静!场面上异常的安静,没有人下车,也没有人说话。在幽暗的路灯下,整条街都是静悄悄的,有种说不出的诡异感。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几秒钟,又像是有几个世纪那么长,突然之间,木子等人所在的轿车出啪的一声脆响,与此同时,轿车的后车窗多出一个拇指大的窟窿。没有枪声,但子弹确确实实从外面打了进来。木子、水镜、土山、火焰四人的反应极快,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伏下身来,异口同声道:“有杀手!”

    木子四人抽出手枪,位于后排的火焰微微探头,瞄了一眼后面的黑色轿车,正好看见一只装有消音器的手枪从车窗内伸出来,枪筒里还冒着青烟。火焰想也没想,甩手就打出两枪。嘭、嘭!沉闷的枪声打破深夜的宁静,回音久久不散。

    黑色轿车的后窗随着枪声的破碎,同一时间,车内传出低微的叫声。火焰的两枪彻底拉开双方枪战的序幕。木子、水镜、土山也不再停顿,各开车门,从车内滚了出来,趴伏在地上,对着黑色轿车开枪怒射。

    没有子弹打空,四人每一枪都打在轿车的车身上,只眨眼功夫,在连续的枪声中,黑色轿车已变得千疮百孔,车体布满弹痕。鲜血顺着车门的缝隙,流淌出来。

    听到一阵阵枪声从后面传来,李晓芸突然有种错觉,仿佛又回到了安哥拉内战时代,她手脚冰凉,将谢文东的手抓的更紧了。谢文东感觉到李晓芸的惊吓,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柔声说道:“没事的,别担心!”

    弱国不是有李晓云在自己身边,谢文东这时候肯定早已让金眼停车,与木子等人去并肩作战了,不过现在有李晓云在,谢文东心里多了许多顾虑,不敢再轻易涉险。

    后面的枪声越来越遥远,时间不长,已一点声音都听不到。很快,金眼开着车又行出两条街,一路上风平浪静,没有再遇到变故。当走到桑巴路的时候,金眼将车渐渐缓了下来,到最后,几乎与人快步而行的度差不多。

    不用问谢文东也知道肯定又生了什么事,他皱着眉头,凝道:“怎么回事?”

    金眼凝声说道:”今天的桑巴路有些反常。”

    闻言,谢文东扭头向车窗外望了望,可不是嘛,宽宽长长的街道,竟然一辆汽车、一个行人都没有,整条街道放佛一条死街,寂静得可怕。罗安达入夜之后是很宁静,不过桑巴路不比其他的小街道,而是一条主路,即使再晚,一页没有这么宁静过。

    谢文东手指轻轻敲打着车窗,沉吟片刻,说道:“调头!换条路走!”

    “是!”金眼急忙答应一声,将汽车停下来,刚要调头往回走,突然,后门的路口处转出三辆黑色轿车,轿车崭新,车身铮亮,只是都没有车牌。金眼见状,暗吸口凉气,急声说道:“东哥,回不去,怎么办?”

    这时候,谢文东也看出来了,对方明显是有备而来。先是假意跟踪,引走自己身边的保镖,然后在自己回家的必经之路设下埋伏。既然后路被断,那么不用问,前方肯定也有敌人。他正琢磨着,果不其然,在前方道路上也并行来三辆轿车,和后面的轿车一样,都是新车,蛋都无车牌。

    “该死的!”金眼咒骂一声,回头看向谢文东,等他作出决定。

    谢文东反应极快,临危不乱,几乎是眨眼的工夫,脑海中便闪过一连串的方案。他扬头说道:“前方右手的岔道,拐进去!”谢文东聪明过人,过目不忘,而且桑巴路是他每次出门的必经之路,所以对周围的环境比较熟悉。

    经谢文东这么一说,金眼也恍然想起,桑巴路中段的左侧确实有一条岔道,只是以前从来没走过,能通向何处,他也不是很清楚。现在情况紧急,可也管不了那么多了,金眼看看前往,三辆轿车正飞行来,他深深吸了口气,脚踩油门,突然加,迎着那三辆轿车便冲了过去。

    双方的车都快的出奇,又是逆向行驶,只是顷刻之间,两边的距离已不足时五米。如此近的距离,金眼仍没有减和避让的意思,别说把对方吓了一跳,即使是车内的谢文东也把心提到了嗓子眼。至于李晓芸,干脆将头埋在斜纹的怀里,眼睛紧闭,不敢再看。

    如果双方以全相撞,那么车里的人谁都活不成,不过对方倒也是强硬,丝毫没有躲闪的意思,仍直直冲了过来。就在双方的距离只剩下五米远的时候,金眼猛地一打方向盘,随着嘎吱一声轮胎磨地的尖叫声,轿车突然改变方向,猛地向左侧的岔口冲去。

    嗡!就在金眼改变方向的同时,对方的三辆轿车与之擦肩而过,车内的人甚至能听到铁皮之间相互摩擦的嘶嘶声。

    呼!以急转向让过对方,金眼也常常吁了口气,不过他片刻也为未停顿,直想做侧的那条岔道冲了进去。他刚刚进入路口,只听车上和路口的墙壁处响起一片噼啪之声,紧接着,轿车的后窗破碎。谢文东不用回头看也明白是怎么回事,第一时间按住李晓芸的脑袋,伏在车底。

    只见那三辆轿车已齐齐停在路中,车窗齐开,从里面伸出数支枪筒,对着谢文东所坐的汽车练练开火,只可惜双方距离已远,而且金眼将油门踩到了底,车极快,大多数的子弹都没有命中目标,打在路边的墙壁上。

    登进入岔口,成功避开对方的视线之后,谢文东和金眼不约而同的长长出了口气。

    谢文东慢慢挺身身躯,同时甩了甩头上的玻璃碎片,回头观望了一会,见对方没有追上来,他这才将李晓芸拉起,见她脸色苍白难看,他关切的问道:“晓云,你没事吧?”

    李晓芸是受了惊吓,不过表情还算镇静,毕竟她是政治部出身,比普通女人经历的东西多得多。他掩口涂抹,微微的摇了摇头,向后看了一会,接着抓住谢文东的胳膊,问道:“那些事是那人?为什么要杀我们?”

    谢文东也想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从这些人的素质和配合来看,肯定大有来头,不是普通的泛泛之辈。想着,他眼睛眯了眯,沉声说道:“想来,这些人就是被费尔南多安排来杀我的人!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们应该是安哥拉的特工人员!”

    费尔南多身为一国的总理,不太可能雇佣杀手来暗算自己,那么他所能调动的精锐人员,又能为他保守秘密的,除了安哥拉的特工,谢文东以再想不出其他

    听完他的话,李晓芸暗吃一经,骇然道:“这么说,费尔南多是铁了心的要除掉你?!”

    “哼”谢文东目光一下子冰冷下来,两眼冒着精光,嘴角微微挑起,冷笑说道:“最近谁能除掉谁还不一定呢!”

    正说着话,忽听进言说道:“东哥,不好,这条路上也有敌人!”

    谢文东举目前往,果然,在路口的出处,停了两辆轿车,轿车周围站有四名身穿黑色西装的黑人汉子,在手中,皆拿出黑漆漆的手枪。

    前有堵截,后有追兵,这可如何是好?谢文东眯着眼睛,脑筋飞运转着,熏死了片刻,他将心一横,冷声道:“金眼,现在只能进不能退,冲过去!”

    “明白!”金眼应了一声,对着前方的车和人,一头冲了过去。

    见他们没有停的意思,几名黑人汉子互相看看,随后一起抬起手中手枪,对着谢文东等人所坐的汽车开始疯狂扫射。

    子弹无眼。那么临危不乱的谢文东此时也紧张到了极点,他再次将李晓芸压在身上,伏在车里,而前面开车的金眼更是当其冲,呗疯狂射来的子弹压得头都太不起来,只能露出半个脑袋一只眼睛看向前方的路面。

    啪,啪,啪——轿车的车身被子弹打得火星四溅,布满了弹痕,不过总算是冲到了对方的近前,由于轿车的度太快,几名黑人汉子都不敢抵其锋芒,纷纷放下手中枪,抽身向两旁闪躲。

    轰隆!

    就在他们让开的一刹那,轿车与挡在路中的两辆汽车相撞,金眼的冲击很巧妙,所撞的位置刚好是两车之间,使其阻力降到了最低,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两辆车倾斜,轿车由其中撞开的细缝急穿行而过。(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