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231)等金眼走后,谢文东举目环视了一周,在会场的角落里,他见到了皮龙。内贝,而在其身后却多了两名身穿西装的汉子。这两个人表情阴冷,目光如冰,仅仅盯着皮龙。内贝。不用问,谢文东也能猜得出来,这俩人是在见识皮龙。内贝。 ,。

    谢文东眉头皱的更深,此时,李晓芸已走到前面的会台上,将支票递给费尔南多。后者笑呵呵的道谢接过,低头看了一眼,随后高高举起,大声说道:“东亚银行,两百万,美元!”说话时,费尔南多特别将两百万和美元加重。

    “哗——”听完费尔南多的话,宴会上一片哗然。人人都能猜到东亚银行的捐款不会少,只是谁都没有人想会竟然有这么多,能达到两百万美金。要知道安哥拉正处于战后重建,各企业为了展,可动用的资金都不多,一下子拿出两百万美金,东亚银行算是头一个了,也是唯一的一个。

    会场内现实乱了一阵,随后暴起如雷的掌声,媒体的记者更不会错过这个特大新闻,闪光灯又是闪成一片。理想云的表现十分自然,脸上带着迷人的微笑,连连向台下挥手。过了好一会,费尔南多才伸出手来,示意大家都静一静,然后走到李晓芸近前,充满感激的说道:“李小姐,这次真的是太感激你了,也很感谢东亚银行的慷慨解囊,安哥拉人民不会忘记东亚银行的恩情,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费尔南多的话又博得一阵热烈的掌声,整个会场内的气氛被推到了顶点费尔南多到不是真的感谢东亚银行,之所以会这么说,也是为他自己考虑,毕竟东亚银行是他找来的,前者出风头,表现的好,他不仅脸上有光,得到更多的支持,总理的位置也就会随之巩固

    看着李晓芸在台上风光无限,应对自如,细纹东长嘘口气。他心里欣慰不已,有了李晓芸,东亚银行连代言人都省下了等到明天,她迷人又灿烂的笑容登上电视和报纸,安哥拉民众对东亚银行的好感肯定会进一步增强。想着,谢文东忍不住的露出一丝微笑。不过很快,他的笑容又消失了,因为直到现在,他都看不出来危机究竟在哪里。宴会上的重要人物太多,而且云集大量的记者,费尔南多想对自己下手,根本是不可能的事,那么皮龙·内贝为什么要提醒自己不应该来,应尽快离开呢?那么聪明的谢文东这时候也被弄糊涂了,想不清楚其中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过了好一会儿,李晓芸从台上走下来,到了谢文东的身边,笑呵呵地低声说道:“怎么样,文东,我没有骗你吧?虽然拿出二百万美金,不过这却是一个大大的公益广告,既要让安哥拉民众明白,东亚银行是个安全可靠的银行机构,还能让他们知道,东亚银行来到安哥拉是为了这里的人民牟利的!”

    谢文东挑起大拇指,赞道:“晓芸,你做得好极了!”说着话,他拉起了她的胳膊,低声说道:“不过,我们现在该走了!”想来想去,谢文东决定还是听信皮龙·内贝,无论从哪方面讲,皮龙·内贝都要比费尔南多更加可靠的多。

    “现在就走?”李晓芸迷惑地看着谢文东,说道:“现在晚会还没有结束,这时候离开,是不是太不礼貌了?”

    “不管那么多了!”谢文东正色说道:“先离开此地我再向你解释。”

    见谢文东面色凝重,李晓芸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肯定是生了什么要紧的事。李晓芸不再多问,在随着谢文东慢慢向外走,边走边低声问道:“文东,连和总理都不打声招呼吗?”

    谢文东冷笑一声,没有说话,只是微微摇了摇头。当他二人走到会场的门口时,费尔南多从场内快步追了出来,满面的疑问,好奇道:“谢先生,李小姐,你们这是去哪?”

    没等李晓芸说话,谢文东抢先说:“我身体不舒服,而且还有要紧的事和晓芸处理,所以就先走一步了,还望总理先生不要见怪!”

    “哦,是这样……”费尔南多眼睛转了转,挽留道:“宴会马上也要结束了,而且还有很多朋友想结识谢先生和李小姐,可不可以再等一等?”

    费尔南多身为总理,能如此低声下气的挽留,那已经算是给天大的面子了,李晓芸都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转头看着谢文东,暗合眼色,让他不要再坚持,不过谢文东的态度异常坚决,摇头说道:“我确实有事,总理先生请多谅解!”

    见谢文东执意要走,费尔南多也没有办法再强求下去,只好无奈说道:“好吧!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勉强谢先生了,我们下次再见!”

    “再见!”说完话,谢文东眯缝眼睛,注视了费尔南多一会,随即挽着李晓芸,走出总理府。刚到外面,金眼就把车开了过来,等谢文东和李晓芸上了车之后,金眼脚踩油门,飞驰而去,时间不长,木子等人的车也快地追了上来。

    车人李晓芸不解地问道:“文东,究竟是出了什么事?为什么走得如此匆忙,连总理的面子都不给?”

    谢文东眉头紧锁,幽幽说道:“问题就出在费尔南多身上!我得到暗示,费尔南多可能要对我不利。”

    “啊?”李晓芸大吃一惊,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又惊又骇地说道:“那……那怎么可能?你和总理的关系一向亲密,他怎么可能对你不利呢?”

    谢文东轻叹口气,将前两日自己与费尔南多针锋相对的一场谈话讲述一遍,随后摇头说道:“如果说以前我和费尔南多是相互利用,那么现在就是相互制约和要挟,费尔南多恐怕还不能适应这种关系,他想铲除我,也不是没有可能。另外,我在安哥拉军方的朋友已经连续两次暗示我尽快离开安哥拉,想来,这肯定和费尔南多有关系!”

    李晓芸听得脸色顿变,惊讶道:“我……我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起过这些!”

    谢文东苦笑道:“我,不希望你担心!”

    李晓芸闻言,心中一下子平静了许多。谢文东虽然貌不惊人,身材也消瘦,不过与他接触,很容易便能感觉他是个真正的男人,与他在一起,会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安全感,一旦出现问题,他会独自去承担,而不是找人去分担。

    沉默了一会,李晓芸问道:“文东,那你决定怎么做?”

    谢文东沉吟了片刻,说道:“先回国再说,实际不行,费尔南多这个人不能再留下了!”

    李晓芸听完这话,激灵灵打个冷战,下意识的抓住谢文东的胳膊,关切地急声说道:“文东,你要做什么?你可不能乱来,费尔南多是总理,身份可不比常人……”

    不等他把话说完,谢文东摆摆手,打断她,脸上露出令人宽心的笑容,说道:“晓芸,你不用担心,我心里有数,我也很清楚该怎么去做!”

    李晓芸轻轻的叹了口气,她怎么可能不担心,以谢文东的为人,真的会说到做到,可费尔南多是总理,要去杀他,一个不好谢文东也会陷进去难以脱身。想着,李晓芸更担忧了。

    见她愁眉不展,谢文东笑呵呵地轻松的说道:“费尔南多要对付的是我,而不是你,你在安哥拉的处境还算安全,没事的!”

    李晓芸没有担心自己,她最担心的恰恰就是谢文东,看着谢文东笑呵呵的样子,李晓芸嘴角动了动,最终还是没有把话说出口。

    两辆轿车回往别墅,等路程过半后,谢文东暗暗松了口气,不过心里疑惑更多,皮龙贝尔提醒自己要小心,可是小心什么?

    他琢磨着,忽然听到前方的的金眼说道:“东哥,有点不对劲。”

    “怎么了?”谢文东一怔。

    金眼挑目,盯着头顶的倒车镜,皱着眉头说道:“后面有辆车已经跟了我们三条街了!”

    谢文东转回头,拢目观瞧,果然,在己方车辆的后面远远行着一辆黑色的轿车,由于距离较远,只隐隐约约能看到车里人影的轮廓。谢文东原本放下的心顿时又提了起来,他低声说道:“通知前面的木子他们,加快度,甩掉对方!”

    “明白!”金眼边答应着,边拿出手机,给行在前面的木子打电话。

    这时,李晓芸也紧张起来,不自觉地紧紧抓住谢文东的手掌。

    此时已是晚间十点多钟,路上的行人和车辆都已稀少,谢文东等人所坐的两辆轿车开始加,在笔直的街道上行得飞快,风驰电掣一般呼啸而过。

    他们度加快,后面的那辆轿车也跟着加,不过依然保持原来的距离。

    见状,谢文东的人更加肯定这辆车有问题,来者不善。

    时间不长,木子给金眼打来电话,说道:“老大,你在前面走,我们断后,把后面那辆车拦住,看他们究竟要干什么?”

    金眼想了想,觉得这样做最为妥当,随即点头说道:“好!”

    </h4>

    文东同盟※血天使165946758

    文东同盟※血天使256o97o26

    文东同盟※血天使365947573(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