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

    (215)两名文东会的小弟拖着那伟向谢文东走去,可是刚刚走出人群不远,原本奄奄一息的那伟突然之间一震双臂,两名文东会小弟毫无防备,也没想到他受了重伤还能有如此大的力气,二人受力,双双向后退去,借着这难得的空挡,那伟一下子由病猫变成了猛虎,甩开双腿,直向他早已看准了的路边的一条小胡同跑去。 ,。

    这个突变令在场的众人都有些措手不及,谁都没想到奄奄一息的那伟竟然是伪装的,甚至为了完成这个伪装不惜硬挨了一刀。

    “不好!”文东会众人反应过来,纷纷惊叫一声,举刀追了过去,五行兄弟此时也拔出qiang来,可是放眼看去,眼前皆是己方拥挤的兄弟,根本看不到那伟的身影。

    生死关头,那伟也顾不上背后伤口的疼痛,把吃奶的力气都出来了,直向胡同深处跑去。他对滨湖路这一带的地形并不熟,这是不是一条死胡同,他也不知道,现在只能赌运气了。

    在黑漆漆的胡同里,那伟高一脚低一脚地跑的飞快,时间不长,便将后面的文东会人员甩出好远。

    又跑出好一段距离,前方突然出现亮光,那伟心头一喜,更是使出全冲了过去。胡同的尽头对着一条街道,那伟出来之后,向前后望了望,这时刚好有辆的士经过,那伟想也没想,直接站在道路中央,双臂张开,大吼道:“停车、停车!”

    “吱嘎!”随着一声刺耳急促的刹车声,那辆出租车在距离那伟不足一米的地方停下,接着从车窗里探出一只脑袋,不满地大吼道:“你疯了?站在路上想找死吗?”

    那伟没有理会他,三步并两步,走到车前,一把将车门拉开,直接坐了进去,随后急声说道:“快开车!赶快开车!”

    司机被他凶神恶煞般的样子吓了一跳,见他身上还有血迹,司机显得更是惊慌,结结巴巴地问道:“你……你要去哪?”

    无论去哪,赶快开车!”那伟没好气的咆哮道。

    司机显然是个吃软怕硬的人,被那伟一吼,吓得不敢在多言,立刻启动汽车,飞驰而去.当文东会众人追出小胡同时,只看到了出租车逐渐远去的背影.

    这时候,方天化满头大汗地从后面追了上来,见己方兄弟都站在大道上干瞪眼,他大声质问道:”那伟人呢?”

    ”方大哥!”文定会众人齐齐凑了过来,纷纷愤愤不平地说道:”算他小子运气好,拦了一辆出租车,跑了!”

    ”跑了?”方天化又气又急,狠狠的跺了跺脚,这次的计划可谓是既周密又巧妙,主要的目标就是那伟,其他的人都是其次,可是己方最想拿住的那伟却偏偏跑掉了.方天化长叹口气,象街道的前后望了望,暗暗摇头.

    这不是一条主道,相对狭窄,地脚也十分闭塞,此时又是深夜,街道上空空荡荡,既看不到行人也找不到车辆.方天化眉头深锁,喃喃嘀咕道:”怎么这么巧,那伟一出来就能碰到出租车?这是从哪钻出来的出租车呢?”

    听着他的自语,文东会众人面面相觑,是啊,此事也太巧了,出租车早不来,晚不来,怎么就偏偏就赶到那伟出来的时候来了呢?

    正当众人感到事情诡异的时候,忽然听后方有人哈哈大笑.

    方天化转回头一瞧,笑的不是旁人,正是田启.在夜总会后身一战,方天化对田启的印象改变了不少,但心里还是音乐有些厌恶,此时他心情不佳,又见田启笑的开心,顿时火往上撞,怒声喝道:”田启,你笑什么?”

    田启走上前来,冲着出租车消失的方向望了望,悠然说道:”那亮出租车是我派过来的.”

    ”什么是.”方天化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田启.

    田启没有理会他,继续笑吟吟说道:”所以说,那伟跑不了!”

    田启说得没错,那辆出租车确实是他派过来的.他对滨湖路一带太熟悉了,看见那伟钻进胡同里,他马上便知道这条胡同会通向何处,他片刻都未耽搁,立刻掏出手机给手下的兄弟打去电话,令其找辆出租车,到那伟可能出现的地方等候.果不其然,田启的手下人还真把那伟给等到了.

    且说那伟,坐上出租车,看到文东会的追兵被远远地甩在身后,他长长松了口气,暗道一声好险,自己简直象是在鬼门关转了一圈.想着,他忍不住哈哈大笑,神经质般地狠声嘟囔道:”谢文东,你费尽心思想杀我..”顿了一下,他又咬牙切齿地冷声道:”田启啊田启,你这个卑鄙下流的小人,以后我定要找机会将你碎尸万断!”说着话,他背后的伤口被牵动,那伟立刻又露出一脸的苦相.

    开车的司机小心翼翼地颤声问道:”大哥..你要去哪?”

    ”先去医院!”那伟说道:..不行,去市中心的医院,快!别给老子慢吞吞的,不然老大一刀劈了你!”那伟吹胡子瞪眼,加上一身血迹,其摸样倒也挺吓人.

    司机胆小怕事,被那伟这一吓唬,慌了手脚,连声说道:”哦,好.好!我这就去!”

    ”快点!”

    !”在那伟的连翻催促下,司机将出租车开得越来越快.此时夜身人静,街道上的车辆极少,行到路口时,即使看到有红灯,司机见左右无车,便直接冲了过去.那伟对司机的表现很满意,拍着司机的肩膀,柔声说道:”兄弟,只要你能把我平安的送到医院,好处我绝不会少给你的.”

    ”谢谢大哥.谢谢大哥!”司机连连点头.

    汽车距离夜总会越来越远,那伟的心也渐渐放了下来,这时候他才想起手下的兄弟们.自己跑了,尤春平被田启所害,下面的兄弟无人指挥,又中了文东会的埋伏,不知道有多少人能逃出来.想到这,那伟忍不住哀叹一声,他对谢文东的作风太了解了,一旦让谢文东占到上风,己方的损失一定不会小.看来,..

    正当那伟琢磨的时候,突然间耳边响起急促的煞车声,那伟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受其惯性,身子前冲,一头撞在前方座椅的靠背上.

    .”那伟惊叫一声,抬起头来,怒声问道:”怎么回事?”

    司机没有答话,而是推开车门,直接下了车,那伟顺势向车外一瞧,这才明白,原来出租车在闯红灯的时候跟另一辆破旧不堪的汽车刮上了.只见司机到了那辆汽车近前,对里面的人没好气地叫道:”你怎么开车的?”

    对方也不示弱,车门齐开,走下四名青年,将出租车司机围住,一各个满面怒气,怒声道:”你倒是会恶人先告状!你知不知道,你闯红灯了!”

    “我车上有人受伤了”

    “那关我们什么事?没什么好说的了,赔钱吧···”

    双方你一言,我一语,开始剧烈地争吵起来。坐在车里的那伟哪有时间等他们吵完,他脸色难看,咒骂了一声,推开车门也走了出来。他边向众人走去边不满地喝道:“吵什么吵?你们不是要陪偿吗?我出了!”

    几名青年闻言,相互看了一眼,皆都乐了,他们齐刷刷看着那伟,疑问道:“你能出多少钱?”

    “你们想要多少?”

    “这个···”几名青年低头商议了一下,其中一人转回头,嬉皮笑脸地说道:“不多!五千就行!”

    那伟看了看他们开的那辆破汽车,估计拿到二手市场都未必能卖得上五千。他没时间也没心情和对方讨价还价,点点头,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说道:“明天按照这上面的地址来找我,我会把钱给你们!”

    青年狐疑地结果名片,只翻看了两眼,嗤笑一声,挥手将名片甩飞,冷笑道:“大叔,你别用这个糊弄我们,要么现在给钱,要么我就给警察打电话,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那伟三十对岁,被几名小青年叫成大叔倒也没什么,不过对方蛮横的态度令他心中窝火,加上对方就纠缠不放,那伟受不了了,指着青年的鼻子,骂道:m的b,你最好少在我面前废话,不然我让你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哟?!”青年嘿嘿怪笑,道:“大叔火了!”说这话,几名青年一齐向那伟围拢过去,说话的青年站在那伟的前面,歪着脑袋,掐着腰,一副地痞流氓的样子,笑道:“我倒想看看,你能把我们怎么着?”

    那伟哪受过这个气,一把将青年的脖领子抓住,令只手高高举起,作势就要向青年脸上扇去。

    这时,两外三个青年纷纷上前,将那伟搂抱住。那伟心中冷笑,就这样的小混混,别说四个,就算四十个他也不放在眼里。他身躯猛的一震,抱住他的三名青年惊叫一声,纷纷被震退出去,不过那伟在用力的同时也牵动了伤口,疼的直咧嘴,脸上露出痛苦之色(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