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

    213)“妈的,你们想往哪里跑!”见方天化等人要撤,田启突然嗷的一嗓子,抽刀便追了上去。 ,。

    “田兄弟,小心!”尤春平看出方天化的身手于常人,急切叫喊一声,怕他有失,随之也跟了过去。

    田启有伤在身,但度倒是快得出奇,如同离弦之箭,穿过南洪门众人,眨眼工夫就到了方天化身后,二话没说,抡刀就劈。

    他这一刀运足了力气,力道极大,挂着劲风,呼啸而至。

    方天化听身后恶风不善,来不及细看,身躯猛地向旁一扭,堪堪避开了锋芒。唰!钢刀几乎是贴着他的胳膊划过,将其衣袖挑开一条一尺多长的大口子。方天化又窜出两步,这才将身形稳住,回头一瞧,站于自己身后的原来是田启。

    方天化勃然大怒,当初在会上说得好好地,他要到南洪门那边施展苦肉计,现在倒好,自己险些被他一刀劈死!方天化仰天怒吼,想也没想,挥臂就还了一刀,只取田启的脖颈,同时喝道:“我劈死你这个小人!”

    他这一刀来势汹汹,田启不敢抵其锋芒,急忙抽身而退,他这一退,正好撞在随后追杀上来的南洪门众人,只听呼啦一声,田启和南洪门帮众摔倒一片,滚成一团。田启身子也灵活,倒地之后,又像弹簧一般窜了起来,怒喝道:“兄弟们加把劲,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跑方天化!”说这话,他又带头冲上前去,斜肩带背的又是一刀。

    方天化又恨又气,压根都直痒痒,他双手持刀,用力向外一架,随着当啷啷的脆响声,双刀结实。

    田启用力下压,同时身子自然而然地贴近方天化,在其耳边用低的不能再低的声音急道:“快跑!”

    方天化一愣,怔怔地看着田启。后者暗骂一声笨蛋,不等方天化力,他好像是被强大的力道弹开似的,噔噔噔连连后退,又撞进南洪门的阵营里。此时尤春平已经追上前来,将田启扶起,见他脸色难看,尤春平说道:“田兄弟,方天化厉害,你不是他的对手,退到后面去!”

    田启浑身都直哆嗦,大叫道:“他必杀此人!”说着,他一把将尤春平推开,疯了似的又追杀过去。

    尤春平暗叹一声,无奈之下,也只好跟上前去。田启冲刺的度倒是快的惊人,时间不长,又追到方天化的身后,后者此时已然明白田启是在故意给自己制造逃跑的机会,他心生感激,随手回砍了一刀。

    就是这随意的一刀,却又将田启震退出数步,后面的尤春平再次上来搀扶,同时劝阻道:“田兄弟,方天化只是个小人物,我们的目标可是谢……”他话还没有说完,向后倒退的田启毫无预兆,对着尤春平的脑袋,冷然就是一记重劈。

    尤春平做梦也想不到田启会给自己一刀,他毫无防备,当片刀扫过他的脖颈时,他的脸上还带着惊讶,连闪躲和格挡的动作都未来得及做出。

    咔嚓!

    这一刀砍得结实,尤春平的脑袋应声而落,扑,鲜血随着无头的身子喷射而出,好像一道红色的喷泉,溅起好高。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别说南洪门众人惊呆了,就连方天化等文东会人员也是吓了一跳,暗道一声好狠!

    扑通!随着尤春平尸体倒地的声音,呆站在原地的南洪门众人方如梦初醒,一各个睁大双眼,满面惊骇地看着田启,结结巴巴地问道:“你……你在干什么?怎么……把平哥杀了!”

    田启不再停顿,对着南洪门众人冷笑一声,接着,快向方天化跑去,边跑边喝道:“快走!”

    直到这个时候,南洪门众人才反应过来,田启根本不是来协助己方的,而是文东会的奸细!可是他们这时候才弄明白已然来不急了,田启跟着方天化,已跑到胡同深处。

    “啊——”不知道是谁突然怒吼一声,嚎叫道:“杀掉田启这畜生,为平哥报仇啊!”“杀!”义愤填膺的南洪门众人都急了,两眼充血,拎着片刀就追了下去。

    很快,田启和方天化等文东会人员穿过胡同,到了外面一条小街,随后众人在街中央站立住,不再逃跑。

    悲愤交加,怒极攻心的南洪门人员已顾不上其他,紧接着追到了近前,数十号人,象潮水一般分散开来,将田启和方天化十余人围在中央。

    方天化环视左右,呵呵笑了,满面轻松地说道:“你们给我听着,现在投降,你们还有机会,如若不然,只有死路一条!”

    “放你女马的屁!死到临头你还敢大言不惭,兄弟们一起上,统统不要放过,为平哥报仇!”一名南洪门头目扯脖子尖叫道。对方只有十几个人,而己方有数十号兄弟,他哪会将方天化的放在心上,以为他只是在虚张声势。

    听了小头目的话,南洪门帮众齐声呐喊,随后一点点向方天化等人逼去,包围圈也随之变得越来越小。

    正在这个时候,忽然街道两侧车灯大亮,黑漆漆的夜幕中,车灯的亮光显得格外的刺眼。南洪门众人北晃得睁不开眼睛,纷纷低下头去,用手挡在眼睛上方,眯缝着双目,惊慌地向前后张望,嘴里不时说道:“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

    没有人答话,随着哗啦啦的声响,街道两侧的汽车车门齐开,接着,从里面下来二十多号黑衣汉子,清一色的黑衣、黑裤、黑皮

    手套,手中同是擦得铮亮的开山刀。没人号施令,但黑衣人的动作却出奇的一致,不约而同地向南洪门众人走来。

    他们度不快,但却给人造成一股极大的压力和恐惧感。当黑衣人们距离南洪门帮众只有十步之遥时,纷纷将缠在脖子上的黑巾撩起,遮于鼻下。

    “这……这***是搞什么鬼?”那名南洪门的头目慌了手脚,时而看看前面,时而瞧瞧身后,当黑衣人距离南洪门阵营已不足五米远时,那名头目忍不住质问道:“你……你们是什么人?”

    “文东会!血杀!”

    由于黑认有们的嘴巴都被围巾挡住,看不出来是谁在说话,只是那冰冷的声音令人不寒而栗。

    有两名南洪门帮众受不了对方带来的压力,突然大吼一声,双双向黑衣人冲杀过去。

    他二人刚到黑衣人近前,高举在半空的刀还没有落下,只见两道电光闪过,两名南洪门汉子的身子猛然僵硬住,接着,脖颈窜血,双双扑倒在地。

    众黑衣人没有看他俩一眼,一各个面无表情地从尸体上跨过。

    “杀啊!”

    南洪门人惊呆了,反倒是被他们围困住的方天化来了精神,冷然大吼一声,由内向外展开了反扑。方天化的吼叫也彻底拉开了双方撕杀的序幕,南洪门数十人不得不分成两次作战,外围的抵御突然而至的黑衣人,里面的则与方天化、田启等人展开激战。

    南洪门的人是不少,如果单单是围攻方天化等人,或许还能占有一定的优势,可是随着二十多名血杀人员的参战,争斗由一开始就变成了一边倒的局势。血杀人员近身格斗的能力极强,而且各个经验丰富,下手也狠毒,时间不长,便已有十名南范例门人员倒在他们的开山刀下。

    血杀在外围打得南洪门损失惨重,使里面的方天化等人压力顿减,方天化这时也来了精神,将手中的钢刀挥舞开来,凭借一身临其境蛮力,倒也是锐不可挡。

    争斗没有持续五分钟,数十号的南洪门人员便彻底败下阵来,有二十多号身负重伤的人员倒地不起,其余人等直吓得魂飞魄散,无心恋战,四散而逃。

    见对方已败坏,血杀兄弟也不追击,直接走到田启的前,其中一名大汉拉下围巾,露出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孔,面无表还必须地说道:“田启,东哥让我们带你去见他!”

    “哦!”田启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水,同时将手中刀上的血迹蹭了蹭,边别在后腰边问道:“东哥现在在哪?”

    “跟我们走,你自然会知道!”那名血杀大汉冷漠地说道。

    田启暗暗苦笑,不过他知道血杀是文东会内最为锋利的一把尖刀,其中的成员自然也有骄傲的本钱。他没有多说什么,作势就要跟血杀人员走。方天化笑嘻嘻地凑到近前,问道:“兄弟,东哥有没有交代我什么?”

    那名血杀汉子看了方天化一眼,摇摇头,说道:“东哥没有交代。”顿了一下,那名血杀大汉嘴角挑了挑,说道:“化哥自行作战就好!”方天化现在已今非夕比,贵为龙堂的副堂主,血杀人员对他也是很尊重的。

    方天化笑了笑,转目又看向田启,心中可谓是酸甜苦辣,五味具全,他憋了半晌,方说道:“田启,这次多谢了!”

    在小胡同里,如果没有天启做掩护,方天化等人能不能顺利冲出来还真不一定呢!

    听了他的话,天启心中一暖,不过脸上可没有表露出来,看都没看方天化,边跟着血杀人员离开边头也不回地说道:“算了吧,你不用谢我,我所做的一切也不是为你,而是为了东哥!”(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