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212)等田启挂断电话后,那伟和尤春平异口同声地问道:“出了什么事?” ,。

    田启皱着眉头说道:“下面兄弟制服文东会眼线时生了冲突,好在我们人多,又来的突然,没有给对方生警报的机会!”

    “哦!”那伟和尤春平闻言,长出一口气。和字会的人去制服文东会的眼线,起冲突是很正常的,要知道文东会的暗组人员可是厉害非常,不起冲突才令人奇怪呢!那伟不放心地问道:“田兄弟,消息没有走漏出去吧?”

    “绝对没有!”田启信誓旦旦地说道。

    “好!”那伟站起身形,环视在场的南洪门干部,振声喝道:“兄弟们,现在正是个能令我们反败为胜的好机会,今天晚上无论如何也要干掉谢文东,我们出!”

    “是!”南洪门众人气势如宏,齐声呐喊,在旁观望的田启暗暗担心不已,看来南洪门要动主力前往了,即使文东会那边早有准备和埋伏,但能不能抵御得住,还真是两说呢!

    那伟和尤春平将南洪门的主力分成数波,向原和字会地盘上的春兰夜总会潜行而去。前往时,那伟特意将田启留在自己的身边,一路上问东问西,了解夜总会内外的情况。

    一路无话,很快,那伟所坐的车辆到了春兰夜总会的附近。此时已是深夜,街道上静悄悄,空荡荡,那伟在车里不时向外观望,隐隐约约中,他总能感到一股肃杀和不祥之气,而且越接近夜总会,这种感觉就越强烈。那伟忍不住看看身边的田启,后者脸上没有丝毫的不安,两眼瞪得溜圆,拳头握的紧紧的,嘴巴一张一合,不知道在嘟囔什么,看他的样子,是既紧张又兴奋,好象恨不得能一下冲着谢文东近前,好报仇雪恨。

    那伟见状,稍微松了口气,他用力地甩甩脑袋,想将莫名的恐惧感甩出体外。他与谢文东交手数次,可以说屡战屡败,从未胜过,现在机会来了。他反而越不安起来。

    时间不长,那伟的手机响起,接起一听,是手下兄弟打来的,第一队人员已经到位,随时都可以对夜总会展开进攻。接着,第二个、第三个。。。。。。一个接一个的电话纷纷打来,南洪门的主力人员纷纷就位,皆埋伏在夜总会的四周。

    那伟探着脑袋,目光幽深,凝视远处夜总会门头上的霓虹灯招牌,久久无语。同车的尤春平见他还不下达命令,忍不住皱皱眉头,凑到那伟近前,轻声说道:“那大哥,兄弟们都已经准备妥当了,我们是不是该动手了?”

    呼!那伟回过神来,长长出了口气,他抬起手来,正想下达,进攻命令,可转念一想,他的手又慢慢放了下去,不放心地问尤春平道:“春平,你看这里会不会有埋伏?”

    尤春平先是一楞,接着忍不住笑了,摇头说道:“那大哥,这里怎么可能有埋伏呢?再者说,文东会的主力都在那三处据点,就算有埋伏,人员也不会太多,又能把我们如何?那大哥,别再犹豫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动手吧!”

    那伟重重地点下投,深吸口气,不再耽搁,沉声喝道:“动手!”

    尤春平闻言,立刻将那伟的命令传达下去,隐藏在夜总会周围的南洪门人员纷纷从暗处走了出来,顿时间,夜总会门前的街道放佛盖了一层雪,白花花的一片,不计其数的南洪门人员手持利器,直向夜总会内冲杀过去。

    咚!随着一声闷响,夜总会的房门被跑在前面的南洪门人员撞开,紧接着,南洪门帮众如果潮水般涌了进去,几乎在同一时间,夜总会内便传出了打斗声以及人们的惊叫声。尤春平拉开车窗,探着脑袋张望了一会,然后缩回头来,满面喜色地对那伟说道:“兄弟们已和对方打起来了,看样子,文东会确实是毫无准备,那大哥,我们是不是也过去看看?”

    那伟对谢文东的忌惮太深了,此时眼看着兄弟们冲进夜总会里,他也想亲临战场去指挥,不过他的理智压住了冲动,缓缓地摇了摇头,说道:“再等等看。”

    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尤春平在心里不满地追问了一句,可他嘴上却不敢这么说,他沉默了片刻,说道:“那大哥,我过去看看夜总会的情况,怎么样?”

    那伟沉吟了片刻,点头说道:“好!不过春平,你可务必要小心啊!谢文东太狡猾了。。。。。。”

    “那大哥,你就放心吧,没事!”尤春平一笑,正想拉开车门下车,这时候,田启走了过来,急声说道:“那大哥,让我也去吧,今天无论如何,我一定要手刃谢文东,报仇雪恨!”他的一只眼睛已经封侯,另只眼睛布满血丝,五官扭曲得变了形。

    那伟本还想拒绝,可一看他这副模样,到了嘴边的话又收了回来,慢慢地点点头,说道:“好吧!田兄弟,你也要小心点!”说着,他又对尤春平使了个眼色,别有深意的说道:“春平,田兄弟对我们可有功劳啊,你务必要‘照顾’好他,决不能有任何地散失!”

    尤春平多聪明,立刻明白了那伟话中的含义,心中暗笑,那大哥实在太小心了,田启根本没有可能与谢文东串通一气嘛!他笑呵呵的说道:“那大哥请放心,我会照看好田兄弟的!”

    “恩!那就好。”那伟慢悠悠的应了一声。

    田启和尤春平下了车之后,快步走向夜总会。此时夜总会的内外已是一片混乱,人喊马嘶的。

    由于南洪门的人员太多,虽然已经进入夜总会内一部分,但还有不少帮众挤在外面进不去,急得直喊叫,尤春平和田启到了近前,前者忍不住皱皱眉头,大声喝问道:“里面的情况怎么样了?有没有抓住谢文东?”

    一名附近的小头目见堂主来了,急忙跑上前去,正色说道:“平哥,现在还不清楚里面的情况,不过我们已经有很多兄弟进去了,谢文东绝对跑不掉!”

    “恩!”尤春平冷笑着点点头,对身边的田启说道:“田兄弟,你放心吧,只要抓住谢文东,我让你拿他开刀!”

    田启满面的兴奋,连声的道谢,他翘起脚来,向夜总会的大门里望了望,只见里面人头涌涌,别说挤进去,就是连个缝隙都找不到。他故意露出焦急的样子,连连搓手,感叹道:“尤大哥,你们洪门的兄弟也太多了,杀掉谢文东,根本不需要来这些人嘛!”

    尤春平得意得哈哈大笑,说道:“这点人算得了什么,比这再大几倍的阵势我也见过、经历过!”顿了一下,他又正色说道:“不过谢文东对我们太重要了,只要能杀掉他,便能改变许多事,所以还是谨慎一点的好。”

    现在尤春平完全把田启当成自己人,对他没有丝毫的戒心。

    田启应了一声,又焦急得说道:“尤大哥,我看正门是进不去了,我们从后门进吧!”

    尤春平想了想,点点头,说道:“也好!我们去后门看看情况。”

    此时夜总会的周围都是南洪门的人,正门、后门基本都一样,不过夜总会后身的小胡同可比正门要热闹得多,数十名南洪门人员正与从后门冲杀出来的文东会人员激烈的交锋,场面上也显得火爆和血腥。

    尤春平见状,精神为之一振,兴奋得对身边的田启说道:“文东会的兔崽子们不行了,想从后门逃跑,哼哼!”他冷笑了两声,随即抽出刀来,快步向双方交战的中心走去。

    田启握着拳头,紧紧跟在尤春平的身后,表情阴冷,目光中不时流露出杀机。

    到了交战的中心,只见文东会仅有十余人,为的是位彪形大汉,手持钢刀,异常凶猛,虽然被数十号南洪门人员围攻,这大汉仍沉着不乱,而且不时有南洪门的帮众伤在他的重刀之下。

    尤春平看着直皱眉,喃喃自语道:“这人是谁?怎么这么厉害!”

    “我知道!”田启急忙说道:“尤大哥,这人叫方天化,我眼睛上这一拳就是被他打伤的。”

    “哦!”尤春平笑道:“我听说过这个人,原来他就是方天化,看起来,文东会高级干部藏在这里的还真不少呢,今天我们算是来着了!”说着,他高声喊道:“兄弟们,都给我加把劲,谁能杀掉这个人,我奖赏十万!”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听闻尤春平的话,南洪门帮众都来了精神,更是了疯的围攻方天化。

    顿时间,方天化感觉周围的压力激增,他突然大吼一声,连出数刀,砍倒正面的两名南洪门大汉,随后左右的十余名文东会人员急叫道:“顶不住了,兄弟们,快跟我撤!”(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