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21o)孟旬含笑说道:“既然东哥决定按照田启的计划行事,那我们现在就该动身了!” ,。

    谢文东一笑,站起身形,停顿了片刻,说道:“召集兄弟们,准备出!”

    方天化一记重拳打得田启不轻,一路走出来,脑袋都是晕沉沉的。到了据点一楼,他边向外走边拿出手机,给医院里的手下兄弟打去电话。和字会与方天化等人的一场火拼,和字会这边受伤的人不少,直到现在还躺在医院里的仍大有人在。田启令那些能走动的兄弟统统出来,约好地点ji合。到了相约的地点,田启的那些手下兄弟已到,放眼看去,一个个皆是里倒外斜的,有鼻青脸肿的,有脑袋被打破的,还有胳膊,身上缠着绷带的。

    见手下兄弟这幅模样,田启忍不住苦笑了一声,不过他要的也正是这种效果。看田启的眼睛封了侯,和字会众人同是一惊,纷纷问道:“启哥,你也被那帮人给打伤了?”田启刚刚加入文东会,还没来得及告诉医院里的兄弟,所以这些人并不知情。

    田启嘴角动了动,刚要解释,可转念一想,又暗暗摇了摇头,顺着众人的话说:“没错!是被文东会的人打得!”

    “文东会?”众人皆是惊讶地张大嘴巴,骇然道:“和我们打架的那些人是文东会?”

    田启点点头,苦笑道:“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

    “唉!”众人纷纷哀叹出生,都有些泄气了,如果对方只是一般的混混,他们还可以去找对方报复,但人家是文东会的,自己若是找上门去,只怕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了!“启哥,我……我们是没办法报仇了!”

    “还有一个办法!”田启瞪了瞪眼睛,恨声说道:“只能找人帮我们了!”

    “找谁?谁敢和文东会为敌?”

    “南洪门!”田启说道:“只有南洪门才有实力与文东会抗衡!”

    众人听候,无不打点起头,七嘴八舌地赞叹道:“启哥,好主意!南洪门和文东会有深仇,让他们帮我们,肯定没问题的。”“对对对……我们去找南洪门!”

    田启带着一干受伤的兄弟前去南洪门的堂口。

    刚到堂口的大门处,田启等人就被南洪门的守卫拦住了。南洪门人员皱着眉头,看了看田启众人,心中暗道这是从哪里来的一群残兵败将啊?怎么都伤成这幅样子了?不过看衣着,应该不是己方的兄弟。南洪门守卫没好气地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就往里闯?!”

    田启走上前去,露出一脸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说道:“兄弟,我是和字会的老大田启,我想渐渐那伟那大哥和尤春平尤大哥,麻烦你去通告一声。”

    “和字会的?”和字会虽然只是个三流的小黑帮,但南洪门的守卫还是听说过他们的名字。他满面狐疑地问道:“你有什么事吗?”

    “我有极为重要的情报要告诉那大哥和尤大哥!是关于文东会的!”

    “哦……”南洪门守卫闻言一震,低头想了想,没敢耽搁,说道:“你现在这里等一会!说完话,他转回身,快步跑进堂口之内。时间不长,尤春平跟随下面的小弟从堂口里走了出来。

    尤春平是南洪门在南宁的堂主,生活在这里有段时间,对于南宁的情况也异常熟悉。他以前倒是见过田启,但并未说过话,更谈不上交情。出来之后,看到眼眶黑青,眼睛封侯的田启,尤春平辨认了好一会才把他认出来。

    认了好一会才把他认出来。

    尤春平差点笑出声来,走上前来,疑问道:“田启,你这是怎么搞的?”

    田启看到尤春平仿佛看到亲人似的,双腿一弯,扑通跪倒在地,鼻涕眼泪一齐流了出来,哭喊道:“尤大哥,看在我们同是南宁道上兄弟的情分上,你得帮我报仇啊……”

    “哎、哎、哎?你这是干什么?!”此时天色虽然已晚,但路上仍有车辆和行人,尤春平被田启众目睽睽的一跪弄得也有些慌了手脚,急忙将他扶起,说道:“有什么话,我们进里面谈吧!”

    田启擦擦眼泪,默默地点点头,站起身形,跟随尤春平进入堂口之内。

    将田启让进会客厅,尤春平看着他,皱着眉头问道:“田启,究竟是怎么回事?是谁把你和你的兄弟们打成这样的?”

    “是***文东会!”田启咬牙切齿地说道。

    “哦!”尤春平一点都不感到意外,他早就得到了手下兄弟的回报,知道文东会与和字会在滨湖路那边展开过一场恶战,最终以双方统统被逮捕而告终。只是田启这么快就被警方放出来倒是挺出人意外的。

    他幽幽说道:“这件事我也听说了,对了,你不是被警察抓住了吗?怎么出来的?”

    田启连想都没想,脱口说道:“花钱出来的!为了买通关系,我基本已把全部的家当都拿出来了。”

    尤春平点点头,他时常和警方打交道,也深知市局刘局长贪婪的本性。他长叹一声,说道:“田启,你说你惹谁不好,偏偏去招惹文东会,这不是自找苦吃吗?”

    “尤大哥,我们同是南宁道上的,你得为我做主、为我报仇啊!”说着话,田启眼圈一红,眼泪又掉了下来。

    尤春平苦笑,他何尝不想干掉进入南宁的文东会势力,可是文东会不仅战斗力强,还有个老谋深算的谢文东,与其交手,想取胜实在太难了。他拍拍田启的肩膀,说道:“今晚凌晨,我们会对文东会强占的三处据点起反攻,如果你想报仇的话,就带着你的兄弟们和我们一起去吧!”

    田启闻言,连连点头,过了一会,恍然又想起什么,问道:“尤大哥,你说今晚要打哪?”

    尤春平正色说道:“我们有三处据点被文东会所占,就在今晚,我们要将其夺回来。”

    “不行、不行!”田启听完,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似的。

    尤春平一怔,没明白他是什么意思,挑起眉毛,疑问道:“为什么不行?”

    田启急声说道:“谢文东的老巢根本不在那三处据点。”

    啊?尤春平暗吃一惊,急忙追问道:“那他在哪里?”

    田启说道:“在我们和字会的地头上!”咽了口唾沫,他又说道:“文东会的主力已把三处据点牢牢控制住,但谢文东可能觉得还是不安全,所以他秘密住在滨湖路那边,遥控指挥。尤大哥就算把三处据点夺回来,也抓不住谢文东,我看还不如直接去偷袭谢文东的住所,只要谢文东一死,文东会也就完蛋了!”

    哎呀!田启说的这些是南洪门眼线从未提到过的消息,尤春平惊讶得两眼大睁,一把抓住田启的胳膊,凝声问道:“你是什么知道这些的?”

    田启愣愣地说道:“我的底盘虽然被文东会给抢占了,不过我那些跑散的兄弟都还在,对那边的情况了如指掌。谢文东住在滨湖路一带也是我的兄弟亲眼所见的!”

    尤春平心中惊叹一声,想不到还有这样的事,如果田启所言不假的话,这倒真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想着,他狐疑地大量着田启,嘴角一挑,露出冷笑,突然,他脸色一沉,冷冰冰地说道:“田启,你是谢文东派过来引我们上当的吧?”

    田启心头一惊,暗叫糟糕,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如果对方真看出自己有问题的话,根本不会和自己废话这么半天,更不会把自己让进堂口之内。尤春平是在诈自己!想到这,田启的心情一下子又平缓了下来,他故意露出又惊又怒的表情,抬起手来,指指自己的眼睛,接着又转身指指手下的兄弟,大声吼道:“尤大哥这么说简直是在羞辱我,我怎么可能是谢文东派来的呢?你怀疑我的话是假的,难道我脑袋上的伤是假的,我兄弟们身上的刀口子也是假的吗?”

    田启越说越怒,说到最后,额头上的青筋都绷起好高。

    尤春平双眼眨也不眨地看着他,将田启的反映一点不漏地全都看在眼中。隔了片刻,他扑哧一声,冷冷地脸上又露出了笑容,越过田启,走到和宇会小弟们的近前,逐个看了一番,幽幽说道:“田启,你不用着急嘛,我只是在和你开个玩笑!”他话音未落,猛的伸出手来,抓住一名和宇会小弟肩膀的绷带处,接着猛的用力一捏,只听嗷的一声,那小弟疼得差点晕死过去,刚刚缝针包扎过的伤口哪经得住这个,鲜血也随之渗了出来。

    尤春平看罢,暗暗点头,没错,的确是刀伤的伤口!他故作惊讶状,将那名小弟搀扶住,连声道:“哎呀,兄弟,我没有看到你肩膀有伤,实在对不住!”

    看着装模做样的尤春平,田启明白是怎么回事,他心中暗叹,大社团就是大社团,里面的头目简直都是成了精的老狐狸,南洪门是这样,文东会以同样如此,多亏自己早有准备!(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