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2o9)方天化说道:“我们可以分成多股兄弟去骚扰南洪门的据点和堂口,南洪门人力再多,要防守这许多地方也终究会有疏漏的地点,只要抓到他们薄弱的地方,我们可立刻集结主力前去进攻,打完就跑,消灭南洪门的有生力量,往返几次下来,我想南洪门就得全面龟缩回堂口了,到那时,我们不仅不用担心南洪门的反扑,而且想怎么打他们就怎么打,优势已牢牢掌握在我们手中了!” ,。

    谢文东边听边琢磨,方天化虽然说得头头是道,不过其中也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南洪门的眼线遍布全市,己方稍微有个风吹草动,对方肯定会在第一时间现,己方是骚扰还是主攻,恐怕也瞒不过对方眼线的眼睛。

    方天化说完,见谢文东久久无语,他脸上的得意顿时消失,看了看周围众人,用力地扰扰头,随即将头低了下去。

    这时,孟旬微微一笑,说道:“天化的计谋或许鲁莽了一些,不过倒也可以一试,按照上次偷袭南洪门堂口的办法,派出小波精锐兄弟,既能瞒过对方的眼线,在交战中还能挥出强大的战斗力,杀南洪门个措手不及。”顿了一下,他又幽幽说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南洪门今天晚上还会反扑我们所占的三处据点,不知道东哥有何打算?”

    对于这点,谢文东已经考虑到了,他悠然一笑,说道:“现在我们人手充足,抵御南洪门的反扑不成问题,而且三处据点都位于市区,南洪门的人数虽多,但展开战斗的时间不会太长,只要我们顶住半个钟头,警察就会赶到,南洪门自然会无功而返。”

    如果谢文东没去和刘局长打过招呼,他不敢断言警方会来得这么及时,但现在情况不一样了,警方已不会再偏向南洪门那一边,他的信心也足了许多。

    孟旬点点头,虽然利用警方吓退南洪门很不光明,也有失脸面,但就目前的形势而言确实是最直接有效的办法。

    田启坐在会桌的末端,本想要说话,可是向左右瞧了瞧,将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在场的众人都是文东会的核心干部,而他是初来乍到,觉得自己在这时候表意见有些不太合适。

    方天化不像田启顾虑那么多,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他嘿嘿一笑,说道:“东哥,我看我们不如在南洪门来时的路上设下伏兵,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他话还没说完,田启忍不住嗤笑出声。若是旁人,方天化可能就忍了,但嗤笑自己的是田启,他咽不下这口气,方天化虎目圆睁,怒气冲冲地盯着田启,冷声问道:“田启,你笑什么?”

    “我笑你出的主义太白痴!”

    “啪”方天化猛的一砸会桌,拍案而起。

    谢文东见状,脸色随之一沉,不满地喝道:“天化!”

    “东哥,他。。。。。。。”

    “坐下!”谢文东皱着眉头,说道:“现在是在开会,你这个样子象什么花?!”

    恩。。。。。方天化从鼻子眼里哼出一口气,两眼喷火,怒视着田启,不过还是慢慢坐回到椅子上。

    谢文东向田启扬扬头,笑问道:“田启,你说说看天化的主义有何不妥之处?”

    田启正色说道:“东哥,南洪门人多势众,据我所知,他们在南宁的人力不下两千,主力来攻,我们得设下多少伏兵合适?埋伏的少了,根本不起效果,反而还容易被对方围歼,如果埋伏的太多,又怎样可以骗得过男洪门的眼线?引起南洪门的怀疑,只怕埋伏不成,反被对方袭击!”

    谢文东边听边点头,其他众人皆是面露惊讶,好奇地打量着田启。田启是和字会的老大,这点众人都清楚,只是对他并不了解,认为此人只是个小混混,谁也没把他放在眼里,可听完他这席话,众人对这个田启皆刮目相看,不敢再小瞧,就连方天化也是皱着眉头,沉思不语,感觉自己的办法确实有问题,存在着隐患。

    过了片刻,谢文东手指轻轻敲打桌面,疑问道:“田启,你可有破敌的办法?”

    田启忧郁了一会,低声说道:“有是有,只是不知道可不可行!”

    谢文东含笑道:“说说看!我们大家一起讨论嘛!”

    田启深吸口气。正色道:“东哥,你看这样行不行。今天晚上,我去找南洪门的头头那伟!”

    “啊?”此言一出,众人皆惊。

    谢文东心中一动,随之挑起眉毛,来了兴趣,身子微微前控,眯缝着眼睛,说道:“说下去。”

    田启将自己心里核计的计谋详细讲述一遍,最后,他幽幽说道:“若是南洪门的人真中了计,就算我们不能杀死那伟,也能大大削弱南洪门的实力!”顿了一下,他看了看在场的众人,见大家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最后他的目光落到谢文东脸上,不好意思地干笑道:“东哥,这个主意是我刚刚想出来的,我也不知道究竟可不可行。”

    谢文东目光幽深,狭长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田启,柔声说道:“办法虽好,不过,这么做对你来说实在是太冒险了吧?”

    田启腰板一挺,一字一顿地说道:“我和东可为敌,或哥不仅没怨恨我,还把我从局子里救济出来,并收容我入会,回报东哥和知遇之恩是我心甘情愿的,我愿意去冒这个险。”

    谢文东微微皱眉,转头看向身旁的孟旬。此时孟旬的眉头也拧成个疙瘩,默默沉思的目光。在他二人的眼神中,不约而同地都带着疑虑,见状,两人又都笑了。

    孟旬目光垂视桌面,笑容在脸上保持了三秒钟,随即微微点了点头。

    孟旬目光垂视桌面,笑容在脸上保持了三秒钟,随即微微点了点头。

    见他点头,谢文东不再犹豫,对田启说道:“田启,就按照你的意思去做,不过,你可务必小心,能行则做,若是看出对方心中生疑,立刻想办法逃走,我会派人去接应你!”

    田启脸上闪过喜色,急忙站起身形,重重地道:“请东哥放心,我一定不辱使命!”

    等会议结束之后,众人纷纷向外走去,只有谢文东和孟旬心照不宣地坐在椅子上没有动。

    田启到了会场外,走出没多远,正好看到方天化低着头从自己身边走过,田启眼珠转了转,随后鼻子一提,重重的哼了一声。

    方天化现在对田启过敏到了极点,听到他哼哼,方天化立刻收住脚步,转回头,冷冷注视着田启,问道:“田启,你哼什么?”

    “我哼你啊!”田启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即没本事,又没头脑,就不要在会场上大放厥词,丢人现眼!”

    听完这话,方天化的鼻子都差点气歪了,这个家伙,简直就是专门来找自己茬的!他手指着田启,怒声道:“如果不是看在东哥的面子上,我现在就揍你个满脸桃花开……”

    他话音未落,田启探着脑袋,嗤笑着讽刺道:“你敢吗?有种你就打我试试!”

    方天化的脾气暴烈,任何人都不放在眼里,在东北的时候就没少得罪上面的头头,这也是他始终得不到重用的原因所在。现在听了田启这话,他只觉得脑袋轰了一声,熊熊的怒火将他的理智烧的一干二静,他咆哮一声,怒喝道:“我打你又如何?!”说着话,他轮圈胳膊,对着田启的面门就是一记重拳。

    啊,方天化没想到田启这么没用,连自己明晃晃达来的一都没避开,他忍不住惊叫出声,疾步上前,看着倒在地上,半晌爬不起来的田启,关切的问到,田。。。。田启,你没事吧????

    田启苦笑,心中暗道,你还真是往死里打我啊。他甩甩混浆浆的脑袋,眼前漆黑,一片金星,他慢慢坐起身,摇晃着摇摇头,说到,坏蛋2吧苏苏手打方天化,你这我收下了,我欠你的也算还清了。。。说着,他扶着墙壁,艰难地站起,一步三摇地走开了。。。

    方天化看着田启慢慢远去的背影,愣在原地,半晌回不过神来。。。

    会场内。

    等众人都离开后,谢文东看着孟旬,笑问到,小旬,你也认为田启的计谋可行?

    孟旬点点头,笑了,只是笑得有些怪异,说道:可行是可行,关键的问题是。。。。。

    说着这,他顿住,看着谢文东,接着,二人异口同声的说道:关键是问题是此人能不能靠的住!说完话,两人先是一楞,随后皆仰面大笑,谢文东暗暗点头,最了解自己心思的兄弟,莫过于孟旬啊!

    孟旬笑问道:东哥认为这个田启能靠得住?

    谢文东眯了眯眼睛,轻声喃喃道:人心最难测,有时候,也只能赌一赌了。”

    <spansty1e=”text-dbsp;under1ine”><spansty1e="bsp;#8ooo8o”>【坏蛋文东会】家族火爆招人中,欢迎各位书迷的加入

    【坏蛋文东会】龙堂5666419o

    【坏蛋文东会】虎堂58912171

    【坏蛋文东会】豹堂76534oo8

    【坏蛋文东会】飞鹰堂58248421

    【坏蛋文东会】战英堂45571853(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