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2o5)田启身子一载歪,也险些从车椅上翻下来,他急忙扶住前面的车椅,稳住身形,接着急问道:“怎么回事?” ,。

    “启哥,有人在路上撒铁钉!”司机边踩刹车边大叫道。

    “什么?”田启大吃一惊,有人撒铁钉?这是怎么回事?他正琢磨着,后面追杀上前的方天化也到了,随着咔嚓一声脆响,方天化抡dao将车窗砸了个细碎,车内的众人脸色皆是一变,田启反应也快,喝道:“下车!”

    临近车门的小混混们急忙开门,窜了出去,可是刚到外面,便遭遇到方天化等人的疯砍。对方纠缠不放,和字会的人也没办法,只能咬牙迎zhan,这时候,jing笛声已经更近了。田启心急如焚,如果这时候再不跑,自己和兄弟们可就没机会再跑了。想着,他大声叫喊道:“兄弟们,快走,分头跑,边管他们了!”

    听闻田启的喊声,小混混们纷纷弃掉汽车,甩开双腿,向回路跑。他们跑出不远,快到十字路口的时候,街道两旁分别行出两辆面包车,将街道堵死,接着,从车门里跳出二十多号黑衣汉子,一字排开,将街道堵了个严实合缝。

    哎呀!跑在前面的田启看的清楚,心中暗叫一声不好!自己本来是算计人家,现在倒反过来了,成了被人家所算计。他边跑边转头对手下人大喊道:“不要停,给我直接冲过去!”

    他们想冲过去,那谈何容易,双方刚一接触,小混混就被出手强悍凶猛的黑衣人们打到一排。而这批黑衣人,正是出自文东会的暗组,其成员轮起身手来,并不比血杀差多少。和字会的人被暗组所阻,但jing察却没有遇到任何的阻拦,飞快地赶到现场。见到混乱不堪的火拼现场,jing察们呼喊着齐齐跑下车,不管是文东会的还是和字会的,统统一块抓捕。相隔时间不长,防暴jing察也随之赶到了,场面变得更加混乱,到最后,方天化和田启谁都没跑掉,双双被捕。

    另一边,谢文东接到暗组的回报,知道jing察和防暴jing察都被吸引到酒吧那边,他微微一笑,对身边的袁天仲、五行等人轻声说道:“动手!”

    随着他的话音,潜伏在小胡同里的文东会人员齐齐将缠在脖子上的黒巾拽起,挡住嘴巴,接着,各自抽出片dao,一瞬间,黑漆漆的胡同里闪起寒光一片。dao面上折射的幽光与人眼中放射出来的精光,使小胡同即阴森、恐怖,又有种说不出的诡异。

    谢文东回头看了看,双眼也随之眯缝成一条缝,他深吸口气,率先走出胡同,直向南洪门据点的大门而去。

    此时已经接近凌晨三点,原本在外负责巡视的南洪们守卫都回到据点睡觉去了,只有2名青年站在大门的左侧。靠墙而站,脑袋耸拉,打着瞌睡,谢文东边快步走去,边向身旁的袁天仲甩上头。

    后者会意,几个箭步,穿过谢文东,悄然无声的来到2名南洪们守卫近前,他片刻也未停顿,立掌为dao。对着一名青年的脖子根砍了下去。砰!随着一声闷响,那青年眼睛都没睁一下,直接在迷迷糊糊中晕死过去,不等他的身子倒地,袁天仲抢先将他的身子扶住,转头再看旁边那位南洪们守卫,还是毫无擦觉,依然打着瞌睡,袁天仲心中冷笑一声,慢慢的将他击晕的守卫放倒,然后来到另名守卫近前,含笑拍拍他的肩膀,那名守卫吓了一激灵,急忙抬头睁开眼睛,可他还没等看清楚怎么回事,袁天仲的手已经先一步按住他的嘴巴。

    呜。。。。呜!那名守卫又惊又骇,但是却叫不出声,嗓子里出囤囵不清的呻吟。

    袁天仲一手按住对方的嘴巴。另只手提着软剑架在他的脖子上,冷冰冰的说道:如果你不想死的话,就给我乖乖的听说。

    感觉到脖子上的冰冷,那名守卫吓得打了个冷颤,两眼张的滚圆,目光中满是惊慌和恐惧,他不能说话,只好连连点头,袁天仲慢慢的将手挪开,低声问道:你们据点里面有多少人?头目是谁?住在几楼?

    感觉脖子上的冰冷,那名守卫吓得打了个冷zhan,俩眼张的滚圆,目光中满是惊慌和恐惧。他不能说话,只好连连点头。袁天仲慢慢将手挪开,低声问道:“你们据点里面有多少人?头目是谁?住在几楼?”

    那名守卫脸色苍白,看到袁天仲身后快步而来的谢文东等人,他脸色更白。不用问,只看对方的架势就知道是来偷袭己方的据点的,而在南宁,敢对己方下手的帮派还没有,那么这些人肯定是出自文东会了。守卫暗暗咧嘴,在生死攸关当头,他不敢隐瞒,说道:“据点里有几十名兄弟,我们老大是福哥,住在二楼左侧最里面的房间!”

    袁天仲听完,两眼目光变的幽深,紧盯着守卫的眼睛,冷冷说道:“你敢骗我?”

    守卫吓得一激灵,连声说道:“大哥,我没有骗你,我说的都是真……”

    不等他说完,袁天仲手腕一翻,将软键调了个,以剑把重击那守卫的脖根。那守卫只觉得眼前一黑,接着什么都不知道了,身子靠墙而倒,步了他同伴的后尘。清理完俩名守卫,袁天仲转回身形,将守卫说的话对谢文东重复了一遍。

    谢文东听完悠然而笑,说道:“我们的偷袭正是时候,上!”

    众人穿过正门,进入据点之内,袁天仲度最快,近来之后,向谢文东招呼一声,然后直奔二楼,去找守卫所说的那个”福哥”。上到二楼,他看了看走廊两侧,皆是空荡无人,他暗松口气。随后身形左转,快步走想最里面的房间。

    他没走出几步,一楼突然传来一阵大乱,袁天仲明白,那是己方兄弟和南洪门的人交上手了。他加快脚步,几个纵身来到房门前,身手一拧门把,见防们未锁,他直接推门而入。

    等他进入房间之后,一楼的混乱,嘈杂声已越来越大,袁天仲没有理会,快补走到房间的床前,只见床上躺有一男一女,正在相拥熟睡,袁天仲嘴角挑起。以软剑在那男人的脖子上蹭了蹭。顷刻之间那名汉字的身子一震,猛的把眼睛睁开,当他看到床前站有一名陌生的黑衣人时,忍不住惊叫一声:”啊!你是什么人?”

    袁天仲弯小腰,问道:”你是福哥?”

    ”没错!你是。。。,”

    ”我找的就是你!”袁天重语音未落,手中的软剑顺势向前一抹,只听扑的一声,那汉字的喉咙被锋利的剑峰硬生生割开,顷刻之间,喷涌而入的鲜血将洁白的被单染得猩红一片,同时,鲜血也溅在他身边女人的脸上。

    那女人皱了皱眉头,眼睛未挣,一变摸着脸上的血,一边迷迷糊糊地说道:”干什么嘛。。。。”

    袁天仲本不想杀她,可这时忽听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隐约能听到有人喊叫道:”福哥。福哥,不好了,敌人来偷袭了。。。”

    袁天仲眼睛一瞪,再不由于,手腕一翻,又是一剑,顺势取了那名女人的性命。

    ”咚,咚。咚!”

    他刚把床上的二人解决,急促的砸门声便传了过来。袁天仲压低声音,故做不满的语气,沉声问道:“什么事?”

    由于事态紧急,门外的人也没仔细分辨说话声的真伪,他急声说道:“福哥,大事不好,我们遇到敌人的偷袭,现在对方已经打近来了!”

    “好,我知道了!传我命令,让兄弟们守在二楼,不要轻举妄动!”

    “可是……那一楼的兄弟怎么办?”

    袁天仲忍不住暗中嗤笑一声,语气不满地尖声吼叫道:“妈的,哪来那些废话,我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

    门外的南洪门小弟吓得一缩脖,感觉今天的福哥与平时不太一样,声音不一样,语气不一样,连性格都有些不太一样。他正胡乱琢磨着,后面跑来几名南洪门人员,急声问道:“福哥怎么说?”

    那小弟说道:“福哥让我们守在二楼!”

    “什么?守在二楼?敌人可已经冲到一楼了,我们如果不下去,一楼的兄弟们肯定顶不住!”

    “是啊!我也这样说。可是福哥就是让我们守在二楼!”

    “……”南洪门众人面面相觑,皆都无言了。福哥是1aojiang湖了,按理说不应该犯下这样的错误,可今天是怎么回事?

    那名小弟说道:等会福哥出来,我们再问个清楚吧!

    恩!众人纷纷点头,福哥是据点里的老大,他的话就是命令,虽然明知道不对,但是南洪们众人却无一人敢违背,2楼的人员全都守在楼梯口处,听着脚下的激zhan声,没有一人下去援助。

    他们想等福哥出来,可是哪里想到,福哥早已经死在床上,而杀人的袁天仲腿开窗户,直接跳了出去,逃之夭夭。

    很快,南洪们一楼的人员在鼓励无援的情况下,被谢文东为的文东会兄弟打的落花流水,一塌糊涂,时间不长就散了,随后,谢文东下令,向2楼起进攻。

    对方已经打到眼皮子底下了,可福哥还没有出来,这时南洪们众人都意识到事情不对劲,相互看看,不约而同的向福哥房间冲去。

    【坏蛋文东会】家族堂主招人中,欢迎各位书迷的加入

    【坏蛋文东会】龙堂5666419o

    【坏蛋文东会】虎堂58912171

    【坏蛋文东会】豹堂76534oo8

    【坏蛋文东会】飞鹰堂58248421

    【坏蛋文东会】战英堂45571853(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