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193)按照谢文东的意思,卡不派出两名心腹手下连夜赶往西林,去与文东会去得联系。 ,。

    卡布对谢文东可谓是礼遇有加,将他以及刘波等人安置在距离别墅不远处的住宅,里面设备应有尽有,虽然算不上奢华,但却十分舒适,另外还特别留下手下兄弟照顾谢文东,如果他有什么需要,可随时提供。

    他安排的周全,谢文东心里也十分感激。等卡布离开之后,谢文东又将卡布留下的手下支走,这才拿出手机,给西林那边的孟旬打去电话,将白色这里生的事情详细地叙述了一遍。

    孟旬听后,暗吃一惊,想不到南洪门竟然会破釜沉舟地使用强硬手段逼迫当地众黑帮就范,为其提供援助,在最短的时间里筹集出八百多人的援军,这许多人,就算战斗力在弱,一旦到了西林转变,也足可以干煸敌我双方的战局。

    现在来看,东哥冒险去百色这步棋还真走对了。孟旬长出一口气,问道:“东哥,你看我们现在该怎么做?”

    谢文东随即又将如何说服卡布的事讲明,然后说道:“卡布在百色一带颇有威望,人脉极广,他肯站到我们这边,那么其他黑帮的老大自然会有不少也支持我们。我会想办法让他们筹集出那八百号人出与西林的南洪门shi1i交战,冷魂手打而你则趁机抽调出二白兄弟潜伏到百色,我们要在这里给南洪门来个釜底抽薪”

    孟旬多聪明,一点即透,他琢磨了片刻,仰面而笑,赞道:“东哥,好主意!”

    谢文东笑道:“卡布今天晚上已经派出手下去西林要与你们取得联系,小孟,你明白该怎么做了吧?!”

    “东哥尽管放心,此事交给我了。”孟旬含笑说道。

    对孟旬,谢文东是再放心布过了,如果孟旬都办不好的事,那恐怕连自己都未必能办的好。

    这一夜虽然风平浪静,但是对于很多人来说都难以睡得安稳,反倒是身处险境的谢文东睡得十分香甜。

    早上六点刚过,谢文东正在熟睡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响了好一会,谢文东才心不甘情不愿地睁开眼睛,拿起一旁的手表,看了一眼,囫囵不清地嘟嚷了一声,翻身从床上坐起,披上外衣,将房门打开。

    站在房门外的是金眼,见谢文东满面倦意,金眼有些尴尬地低声说道:“东哥,卡布来了,他要见你,现在就在客厅里。”

    “哦!”谢文东喃喃地应了一声,心中暗道他来得还真够早的!他知道卡布一定会来找自己,不过被人打扰了睡眠,他心中还是很不痛快。沉思片刻,(疯少手打)他说道:“让他稍等我一会。”说着话,谢文东回到房间,坐在床沿了会呆,这才穿好衣服,又胡乱地洗了把脸,从房内走出来。

    到客厅一瞧,只见卡布正坐立难安地来回走动,眼中有不少血丝,显然昨天晚上他没怎么睡好。见谢文东出来,他快步走上前去,急声道:“小兄弟,你可算出来了,快急死了!”

    谢文东故作糊涂,茫然地问道:“卡布大哥在为什么忧心?”

    卡布面带难色地说道:“我派出的手下兄弟已经到了西林,并且已经联系上了文东会,但对方的老大却迟迟没有露面,小兄弟,你看文东会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是不想与我合作?”

    谢文东摇头一笑,信心十足地说道:“卡布大哥尽管放心,文东会与你合作,对大家都有好处,他们怎么会拒绝呢?卡布大哥还是耐心等等,也许文东会的负责人要要事缠身,一时没抽出来时间而已。”

    谢文东的预测之准已给卡布留下深刻的印象,他希望这次也能被他言重。听了谢文东的安慰,卡布心中稍安,肥胖的身躯慢慢坐到沙上,长叹道:“希望如此!”他现在把打跨南洪门势力的希望都寄托在文东会身上,也只有得到文东会的协助,他才有信息对南洪门展开放手一搏。

    卡布和谢文东正坐在客厅里交谈,所过时间不长,他的电话响起。卡布精神一振,因为是西林那边的兄弟打来的,急忙将电话接通。令他失望的是打来电话并非来自西林,而是与他关系交好的黑道大哥打来的。

    对周围的撕杀,谢文东仿佛没有看到一般,他坐在沙上,端起茶水,刚要喝一口,一道血剑从旁边喷射过来,洒在茶杯里,也溅到他的手上。。。

    谢文东轻叹了口气,将茶杯放下,然后掏出手绢,擦了擦手,又拿起一只新杯子,重新倒了茶水,慢悠悠地喝了起来。。。

    无头的si体仍坐在他的对面,腔子里仍咕咚咕咚地冒着血,si体左右的两名女郎早就彻底吓傻了,坐在原位,身子好象被点了**道,一动不动,呆呆地看着谢文东。。。

    杀!!!!

    这时,一名南洪门的大汉从谢文东的背后突然冲了过来,他浑身上下都是血,数不清有多少条口子,跑动中,鲜血顺着衣角直淌。到了谢文东身后,高举的片刀对准谢文东的后脑,用尽全力地劈了下去。。。

    谢文东象是没看到也没感觉到似的,仍在喝他的茶水,可是,就在大汉的刀刚落下的那一瞬间,横刺里突然踹来一脚,正中他的软肋,只听砰的一声,那大汉怪叫一声,身子横着飞了出去。。。

    扑通,足足摔出两米多远,大汉才滚落在地,他趴在地上,抽搐了几下,接着哇的吐了口鲜血,再没了动静。。。

    卡布大哥,你现在有没有主意呢?我们到底要怎么办?是不是真出兄弟帮南洪门去与文东会交手!这位老大象连珠跑似的问!

    此时卡布心烦意乱,哪有心思回答他的问题,不耐烦的说道:好了好了,这事等会再说,先这样吧!说完话不给对方时间,立刻将电话挂断。

    收起手机后,他面带苦笑的看着谢文东描述道:小兄弟,道上的兄弟们早已经开始坐不住了,我想用不了多久南洪门就会催促我们派人去往西林,这。。。。这文东会若是再没人出来露面和我商谈,恐怕就来不及了。

    谢文东悠然而笑,安慰了卡布几句,同时心里也在暗暗感叹,这孟旬还真够沉得住气的。

    又过了好一会儿,卡布的电话再次响起,后者脸色阴沉着将电话接通,没好气的问道:喂?又有什么事?

    老大,是我!话筒传来卡布的心腹手下的声音。

    卡布身子一阵,急忙将腰身挺直。急问道:”啊飞,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文东会的负责人还没有出拉见你们的吗?“

    那名叫阿飞的人压低声音说道:文东会的干部已经出来和我们接触了,是个叫孟旬的年轻人。

    孟旬。。。。卡布低声念叨这个名字,觉得陌生的很,并没有听过,可转念一想,自己对文东会根本就不熟悉,除了知道老大叫谢文东外,其他的人一概不知。他沉思片刻,又问道:对方怎么说?

    他想直接和老大你谈!

    没问题,你把电话给他。

    是!

    所过时间不长,电话那边传来爽朗的话音:阁下可是卡布老大?

    “没错!你是···”

    “我叫孟旬,是文东会这边的负责人。”

    “哦?”卡布一愣,文东会的负责人?文东会的老大不是谢文东吗?什么时候变成一个叫孟旬的人来负责了。感觉出他的疑惑,孟旬含笑说道:“卡布老大,东哥现在未在西林,这边的事完全由我来负责。”

    “啊!原来如此!”卡布不管对方是谁,只要能做主就行。他沉吟了一会,方说道:“南洪门在百色一带飞扬跋扈,气焰嚣张,已到了让人无法忍受的地步,所以我才想和贵方联合,联手对付南洪门。”

    “呵呵!”孟旬轻笑一声,说道:“如果单单是卡布老大一家和我们联合,恐怕分量还不够啊!”

    卡布急道:“在百色道上,我还有几个交情过得去的好朋友,拉上几家实力强进的大帮派跟着我们一起干是没问题的。”

    “卡布老大说的这几家帮派可都是合出八百人的那些黑帮之一?”孟旬含笑问道。

    他说的平淡,可卡布听后却脸色为之一变。这个孟旬是怎么知道白色这边的黑帮要合出八百人的?这是昨天晚上刚刚生的是。文东会的消息在灵通,也不至于治国十几个小时就知道了吧?想到这里,卡布的冷汗留了下来。

    察觉出卡布的惊诧,孟旬哈哈大笑,道:“卡布老大,我们文东会虽然还没有正事进入百色,但早已将那里的是为我们的下一个目标,眼线业已遍布百色全市,只要稍微有个风吹草动,我们都能在第一时间掌握,这并没有什么稀奇。愿意与我们文东会合作的帮派,我们当然是举手欢迎,如果保持中立的门派,我们也绝对秋毫不犯,南洪门垮台之日,必是他灭亡之时!”

    孟旬的话,先软后硬,卡布听的暗暗咧嘴,转目地看了谢文东一眼,感激地点了点头,好在他提议让自己去与文东会取得联系,不然的话,自己若真是派出兄弟去帮南洪门。未必能阻止文东会不说,等文东会打到百色,自己也跟着遭殃。

    他连声说道:“孟兄弟有所不知。百色道上的兄弟们对南洪门大多没有好感,加上昨天晚上生的事,对其厌恶至极,我是真心实意地想和贵帮合作,我想很多同道兄弟也会有和我同样的想法!”

    “那就好!”孟旬说道:“若是这样,我们就有继续谈下去的必要了。”

    “。。。。。。”

    卡布与孟旬取得联系,秘密商谈如何联手击垮南洪门在百色、西邻两地的势力。谢文东在旁时不时的给卡布提些意见,表面上看是在帮助卡布,而实际上则实在为他自己的计划制造便利条件。

    这一通电话,足足打了一个钟头的时间,卡布也和孟旬足足商谈了一个钟头,等对方达成共识,将计划定下来后,这放各自挂断电话。

    将手机收起之后,卡布长出一口气,随后兴奋的一拍巴掌,挺身站起,对谢文东笑道:小兄弟,这回若是事成,我可要重重感谢你啊!

    谢文东坐在沙上笑的开心,等事成之后,谁会给谁好处那还不一定呢。

    <spansty1e=”text-dbsp;under1ine”><spansty1e="bsp;#8ooo8o”>【坏蛋文东会】龙堂5666419o

    【坏蛋文东会】虎堂58912171

    【坏蛋文东会】豹堂76534oo8

    【坏蛋文东会】飞鹰堂58248421

    【坏蛋文东会】战英堂45571853(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